第二十三章 江上逞威(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明心天真的道:「師尊是得成正果,修真成仙,我們還為她高興哩!」

    明惠遠較明心懂事,解釋道:「我們道家修真,有三種成仙途徑,上則舉形升虛,謂之天仙。中則遊乎名山,謂之地仙。下則先死後蛻,稱為屍解仙。師尊本可白日飛升,但為送我們到靜齋去,只可以屍解之術蛻變為仙。」

    龍鷹想起丹清子坐化的寶相,心中湧起奇異的感覺。

    夢蝶向龍鷹打個眼色,起立道:「我要到甲板呼吸兩口江風。」

    龍鷹來到立在船首,發飄衣拂,美得像天仙下凡的美女旁,道:「大姐在擔心嗎?」

    夢蝶道:「若只是你和我,人家會覺得刺激好玩,可是帶著這麼兩個不懂世情的小道姑,怎可能不擔心呢?敵人太強橫了。」

    龍鷹道:「幸好不是硬幹,不能力敵,惟有智取。對嗎?」

    夢蝶嘆道:「你曉得那沈奉真是怎樣的一個對手嗎?」

    龍鷹謙虛的道:「大姐有以教我。」

    夢蝶驚訝的瞥他一眼,首次看到龍鷹肯虛心受教的一面。道:「西晉之末,中源亂離,飢饉瘟疫,閭里凋荒,死亡枕席,令很多人萌生出家之念,上清派便是於此時成立。第一代的創派宗師是魏華存,著有《黃庭經》,奠定了道家‘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的基礎,被譽為壽世長生之妙典。上清派亦成女冠最重要的流派。道觀遍布天下名山。所以法明找上無上智觀,絕非偶然的事。失去了丹清子的支持。一旦讓沈奉真重返上清派,道門的分裂是早晚間事。」

    龍鷹沉吟不語。

    夢蝶道:「我十四歲時。師尊曾帶我到慈航靜齋拜訪師齋主。」

    龍鷹大喜道:「幸好有我的花間美人兒出馬,對我們擬定路線將大大有利。」

    夢蝶皺眉道:「你在說什麼?誰是你的?」

    龍鷹補救道:「大姐息怒。我意思是指大家同屬魔門一脈,嘿!指的是我們魔門花間派美女大姐你。哈!」

    夢蝶冷冷道:「我是我,花間派是花間派,與你的魔門沒有半點關係。」

    龍鷹給她搶白得一臉尷尬神色,無奈道:「明白了!」

    夢蝶淡淡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說我們是相依為命。」

    龍鷹見她唇角含春。得意洋洋,恍然道:「夢蝶是在報我們昨夜定情的一吻之仇。」

    夢蝶大嗔道:「你在說什麼?」

    龍鷹笑嘻嘻道:「我們是天賜良緣、風打雷劈也分不開來,表面看,是因著同一目標。大姐不得不與我併肩作戰,事實上我們是兩情相悅……不!不!不!我是用錯了詞語,指的是相處融洽,合作無間。哈!」

    夢蝶沒好氣的道:「不要妄想,花間派男的不會娶妻生子,女的亦永不嫁人。」

    龍鷹欣然道:「嫁不嫁我沒關係,最重要是肯做小弟的情人,當然要有**的關係,否則只是紅顏知己,而非情人。」

    夢蝶「噗哧」嬌笑。如鮮花之盛放,喘息道:「你裡面的魔種肯定不是好東西,整天在想色慾的事。恕我沒興趣奉陪。」

    龍鷹笑道:「什麼都好!小弟當然不會強大姐所難,情投意合時一切水到渠成。有夢蝶在我身旁,已是夢想成真。遲點親熱早點親熱沒有問題,最重要是有得親熱。哈!愈說愈爽,差點忘了,剛才我們說到哪裡去哩!記起了!大姐可告訴我和令師到靜齋的路線嗎?」

    夢蝶啼笑皆非地白他千嬌百媚的一眼,那種似有情又無情的美樣兒。令龍鷹魂蕩魄搖。深吸一口河風,道:「若不想沉船,必須在虎跳峽前登岸,改走陸路。到有長江第一灣之稱的石鼓後,沿江南下,慈航靜齋便在江東的雨濛山裡。」

    想起端木菱深居於這麼偏遠的地方,龍鷹心中湧起奇異的滋味。

    自與美修娜芙在白帝城分手,因為事情接踵而來,令他沒暇去想心中的美女,給夢蝶一句話,勾起他深心處重見心愛人兒們的渴想和思念。

    夢蝶續道:「莫問常要截擊我們,最佳的位置該是虎跳峽之北,否則便要在金沙江東岸布下天羅地網,等我們送上去。」

    龍鷹搖頭道:「太被動了!我準備主動出擊,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讓莫問常曉得誰是獵手?誰是獵物?」

    夢蝶道:「你想由我送她們到靜齋去,你卻去與敵人大打出手。這算什麼策略?」

    龍鷹道:「當然不是這樣,我怎捨得離開大姐?莫問常攻打青城山,造成嚴重傷亡,成都軍方當然非常震怒,並發動軍方的力量全力緝兇。此事還會直接驚動武曌,如讓她曉得與法明有關,法明肯定有禍。」

    稍頓續道:「在這樣的形勢下,莫問常必須化整為零,著手下們避往四處躲風頭,故此能來追截我們的,除昨晚沈奉真等八個高手外,其他手下該不過百數。唯一優勢是他暗我明,若我們能將此形勢反轉過來,便輪到他們受苦,我們的目標是為大姐報一半仇,並去掉法明一臂。」

    夢蝶雙目射出感激的神色,垂下螓首輕輕道:「我們真能辦得到嗎?」

    龍鷹差點想探手過去摟她的小蠻腰,順口香她一記,當然不敢輕舉妄動,道:「昨夜我們連手一擊,傷得莫混蛋頗重,否則不會立即撤走。我的魔種愈來愈厲害,可輕易找到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的趁莫問常不宜動手的時刻,殺得多少個便多少個,你們什麼都不用理的好好休息,我會在明早追上你們。哈!我會讓我的好大姐親手幹掉莫問常,到時怎都該有個香吻慰藉小弟對大姐的一片癡心吧!」

    夢蝶橫他一眼,像在說你這乘人之危的混蛋。柔聲道:「明白了!你是否感應到莫問常呢?」

    龍鷹道:「正是如此,老莫現在從後方追來,離我們不到二十里,如被追上,沒命的是我們。」

    夢蝶探手抓著他肩頭,輕柔的道:「小心點!」

    龍鷹哈哈笑道:「這話你該對莫混蛋說。」

    解下蛇首刀和腰囊,一個側翻,落到江水裡去。

    龍鷹撲附船身離水稍高處,隨船而去。莫問常追來的是兩艘雙桅帆船,比他們的船大上一倍,只此推斷,兩船加起來的敵人當不過百數。

    剛才苦待至黃昏的兩個多時辰,龍鷹沒有浪費掉,順道鍛煉水底功夫,讓魔種能在水內的世界發揮應有的威力。

    他很希望能脫掉所有衣物,像魚兒般無憂無慮在水內暢遊,只恨這非是適當的時候,自結魔後,他一天比一天更享受生命,活得愈來愈精采。別的不論,只是靈銳的感官,已使他與心愛的人雅三女和美修娜芙男歡女愛時,攀上靈慾一致的頂峰,也讓她們分享到他與別不同的愛。

    耳朵貼往船身,收攝心神,下一刻他已攀上魔極至境,一絲不漏掌握船內空間的所有動靜。來得那麼自然而然,易似探囊。

    莫問常帶點嘶啞的聲音道:「還有多久追上他們?」

    只聽聲音,便知他仍未從花間美女的指擊回復過來,不過算他了得,換了別人早屍橫青城山。

    一個沉雄的聲音答道:「半個時辰前我們開始全速航行,預計可在明天日出前追上他們。」

    另一個聲音道:「怎會平白鑽了這麼一個範輕舟出來?此人不論才智武功,都是上上之選。我們昨夜是功虧一簣,還損失了三百五十二人,且是打草驚蛇,對我們針對道門的計劃大大不利。」

    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道:「我們早已調查過範輕舟,據報他是個愛黑吃黑的強徒,從來不做好事,怎會忽然變成道門的護門人,還不惜千里的送無上女丹到靜齋去?」

    該是沈奉真的女聲道:「有什麼好人壞人?只要丹清子誘之以重酬,要他出賣父母都可以。如果可以把他爭取過來,一切可迎刃而解。」

    幾下哼聲同時響起,顯示對他龍鷹仇恨甚深,不肯和解。

    莫問常道:「如非靜齋天險難越,我就索性盡起人手攻入靜齋,什麼佛門勝地也要自此從江湖除名。」

    稍頓又道:「今次是不容有失,關係到僧王奪天下的全盤計劃,那時你們要什麼有什麼,再不用東躲西藏的過活。」

    龍鷹離船入水,潛往另一艘船去。趁敵方高手全集中在這條船,不趁機去殺人放火,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登上甲板時,龍鷹已擬定全盤的作戰大計。

    敵人最大的失著,是不知面對的是什麼,所以沒有足夠的警覺和防備。

    他的目標是要令敵人打不響如意算盤,沒法對他們展開有效率和有組織的追捕,那時殺莫問常的機會便來了,獵人反變成獵物。

    他從船尾偷上去,解決了兩個在閒聊的敵人,進入船艙,大多數敵人仍在艙房內好夢正酣,不知死神已至。這是可以理解的,他們仍未從昨夜的激戰回復過來,不好好休息,如何應付天亮追上他們時的另一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