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追求妙著(下)-力推強敵(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從兩道人間通往攻打山路的最前線,心神晉入魔極至境,兩手同時展開槍法,最厲害處是左右手槍法不同,活像兩個不同的超級槍手同時攻堅衝陣。

    揮、打、刺、掃、戳、挑、劈,兩支長槍來到龍鷹手內,變成可怕如毒蛇吐信般的靈物,幾把對方的攻擊全接下來,敵人一排排的在前方濺血倒下,倏忽間殲敵十多人。

    龍鷹?驀又退後,喝道:「道兄們上。」

    眾道人終曉得他的戰略,齊聲發喊,將殺過來的敵人硬迫回去。

    夢蝶來到他背後,道:「下一回輪到我。」

    龍鷹搖頭道:「下一回我們一起出動,保證可過關,絕不可戀戰,大局為重。」

    夢蝶道:「好吧!」

    龍鷹不住運轉魔功,力圖在短時間內恢復過來。

    夢蝶輕輕道:「多謝你邀人家來。」

    龍鷹語帶雙關的道:「我是不可以沒有大姐的。」

    夢蝶柔聲道:「還要說這些話。敵人正不住增加,闖關並不容易。」

    龍鷹明白她話裡的含意。

    這批武士不但武技強橫,且精群戰之術,一旦落入陣中,短兵相接,根本沒有回氣的機會,真元魔勁像烈日照射下一灘淺水般急速蒸發,油盡燈枯時就是死期到了。連夢蝶的不死印法和自己的魔種,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亦難以倖免。

    今戰不但令他龍鷹更上一層樓。也使他曉得自己的不足處。

    龍鷹道:「窮則變,變則通。只要我把大姐送往敵陣的大後方。闖關的可能性將大大增加。」

    夢蝶道:「但你呢?你可躍過多遠的距離?」

    龍鷹湧起和她生死與共的動人滋味,道:「只要大姐肯給小弟一個鼓勵。我可躍過二十到三十丈的距離。」

    夢蝶道:「那是沒可能的。你……唉!你想人家怎樣鼓勵你呢?」

    龍鷹道:「一個香吻!」

    夢蝶生氣道:「這是威脅!」

    龍鷹欣然道:「只是說笑!大姐準備好了嗎?」

    夢蝶往上躍起,龍鷹雙掌往她鞋底一托,魔勁爆發,將她直送往山路,從敵人頭頂上掠空而過,投往敵陣後方去。

    花間美女凌空投往敵陣大後方的一刻。龍鷹朝前疾衝,忽地拔身斜上,藉兩支長槍撐地的助力,靠手勁疾射而去。追在美人兒後方,掠過近二十五丈的遼闊距離,差夢蝶的落點不到五丈,但已被近二十個黑衣武士隔在兩邊。

    夢蝶準確落在敵人後方,趁對方仍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良機,旋身投往敵人,幻影身法加不死印奇功,剎那間已放倒對方四、五個人,個個脈裂骨碎而亡。

    龍鷹仍在敵方頭頂之際,鐵拳轟擊。兩敵頹然倒下,趁敵人在他們前後夾攻下陣形散亂的一刻,施出魔極的近身搏鬥手段,拳、掌、指、肩、肘、腳、膝,幾乎身體每一部分都變成了凶器,無所不用其極下,純憑感覺在火把閃耀的山道上,如虎入羊群,殺得敵人潰不成軍。

    到與夢蝶會合時。敵人敗勢已成,銜著敵人陣尾狂攻而下,配合道門高手從下方攻上來,戰鬥變成了屠殺,不到片刻已盡殲扼守山道的敵人。

    龍鷹渾身創傷,戰血染衣。見眾道想衝上山,忙伸手攔著山路,喝道:「這樣在不明情況下衝上去,必中敵人埋伏。」

    眾道止步停下,都是身疲力竭,難賈餘勇。剛才和龍鷹說話的老道長排眾而出,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龍鷹道:「上面交給我們,道長可領他們收拾下方仍在頑抗的敵人,收拾他們後也不要衝上去,最適當是在一旁列陣布防,如果敵人是被驅趕下來,可殺個痛快。但若敵人退而不亂,陣容整齊,千萬不要逞強,任他們退走方為上策。」

    見老道人猶豫難決,再加一句道:「對方絕非烏合之眾,而是訓練有素的精英。現在是兩敗俱傷,道長首要之務是保持元氣。」

    老道長點頭道:「還是范先生想得周詳,千萬小心。」

    說罷領眾道往天師洞殿後廣場殺去。

    龍鷹雙腿發軟,差點跌坐地上。

    花間美女抓著他肩膀,柔聲道:「你傷得這麼厲害,撐得住嗎?」

    龍鷹不住運行魔功,苦笑道:「有空請傳小師弟不死印法,挨刀挨槍也不會有事。」

    花間美女歎道:「我比你好多少呢?警告你,人家只得二十二歲,不比你大多少,不要什麼大師姐小師弟的,把人叫老了。」

    龍鷹心中暗喜,她肯計較被叫老了,證明她對自己非是毫無意思,且肯坦告芳齡,更是天大吉兆。打蛇隨棍上道:「老子喚你作夢蝶或美蝶兒成嗎?」

    夢蝶笑道:「老子?你有多老,不和你胡扯,可以上山了嗎?」

    又道:「你倒清醒,懂得鬥智不鬥力。」

    龍鷹道:「因為根本無力去鬥,我們去吧!」

    兩人並肩蹲在一棵參天老樹的橫乾處,遙觀上清觀的情況,一邊運氣調息。

    觀前空地上壁壘分明,僵持不下。

    黑衣武士一方共有五組,每組約百人之眾,其中一組佈陣在登峰入口處的門樓,竟有十多個弩箭手,幸好龍鷹沒有逞強領道人們直殺上來,否則敵人居高臨下施放弩箭,死傷必重。

    另四組黑衣武士一字排開,面向上清觀。敵陣前高高矮矮站著九個人,他們沒有穿黑衣,只是這點已將他們突出來,不用猜也知是敵方的領袖人物。

    當中兩個人分外令人注目。

    一個長得特別高挺雄偉,有如鶴立雞群,卻長了一把長髮,差數寸可及腰,頗有不男不女的感覺,背掛兩把彎月形的刀,令他分外陰森恐怖。

    另一個是立在他旁的紅衣女郎,雖距離龍鷹逾三百步,但仍可見她身材惹火,體態撩人,腿長腰細,比長髮怪人只矮上兩寸許,但以女人來說已長得很高。

    其他七人高矮肥瘦不一,看其氣度,全是一等一的高手。由於背向他們,只看到背影。

    上清觀的登殿石階頂的階台處,一橫排開七個人,盤膝安坐。

    丹清子居中,左右各三個老道人,由於面向龍鷹的一方,可看到道人們個個相格古奇,氣定神閒,顯然是上清觀元老級的道門高手,難怪能力保觀門,硬擋著多至不成比例的敵人於石階下。

    道門方面還有三十多人,大部分是男道士,也有女道姑,伏於觀頂瓦坡上,持著強弓勁箭,盡得居高臨下的優勢。

    上清觀一方沒有半點燈火,全賴黑衣武士方的數十支火炬隱隱照耀著。

    龍鷹心忖如讓敵人殺死丹清子七人,道門的損失將是難以彌補。

    夢蝶湊近道:「可以藉峰崖處的盤根老樹潛過去。」

    龍鷹道:「那我們將失去奇兵的優勢。掛彎月刀的是不是莫問常?」

    夢蝶狠狠道:「正是他。現在我明白師尊身上奇異的傷痕了。小心他的長髮,那是他的秘密武器。」

    又道:「那女子是道門上清派的叛徒沈奉真,愛穿紅衣,與派主爭掌門之位失敗後,脫離上清派。她當年已是道門的著名高手,想不到竟拜於法明旗下。我們和對方的實力太懸殊了,怎辦好呢?」

    龍鷹笑道:「給小弟一點鼓勵,包保可想出妙法。」

    想不到的是花間美女想也不想的在他面頰香了一口,柔軟的嘴唇令龍鷹魂為之銷,說不出話來。

    夢蝶移開嬌軀,螓首微垂,在龍鷹的魔眼下,臉蛋微現紅暈。

    龍鷹忙收攝心神,目光投往滿布敵屍的登觀石階和階下,道:「大姐你道莫問常在等什麼呢?理該一波一波的持續強攻,直至上清觀一方崩潰。」

    夢蝶輕輕道:「當然是待天師洞的手下控制局面後,可到此增加實力,同時將守門樓的弩弓手調往前線助攻。」

    龍鷹乘機道:「夢蝶真是聰明伶俐,所以只要我們擊潰門樓的那組敵人,又成功殺抵石階處,我有十成把握可迫退莫問常。」

    夢蝶道:「如果你可弄熄門樓的火把,我有把握殺傷對方的弓箭手。」

    龍鷹大喜道:「你有暗器嗎?」

    夢蝶一呆道:「你的腦袋是怎樣造出來的,為何一口猜中人家有暗器?」

    龍鷹欣然道:「小弟不但猜到你有暗器,且肯定是棋子,對嗎?哈!有多少粒?」

    夢蝶俏臉微紅,道:「背囊內不但有棋子,還有織錦做的軟棋盤。唉!真不捨得拿來做暗器用。」

    龍鷹咬著她耳朵道:「原來夢蝶準備閒來和小弟下棋作樂,我早說過哩!夢蝶和我在一起,永不會沉悶。」

    花間美女氣道:「還要說瘋話,快動手。」

    龍鷹迅疾無倫的往她嬌嫩雪白的臉蛋偷襲一口,來個倒翻,落往山道處,登時惹得門樓的弩弓手向他齊齊發射。

    龍鷹幾個晃身,弓箭全射往空處,在第二輪弓箭上架前,欺至離門樓兩丈許處,在呼吸間隔空擊出十多拳,插在門樓和山道高處的十多個火把應拳碎裂,門樓一方立即陷於暗黑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