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追求妙著(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憐意大起,知她在多年後的今天,仍未從侯希白遇害的打擊回復過來。正容道:「我見過法明,其武功雖是深不可測,但如以大姐的身手去推測令師的功架,法明仍沒有獨力傷害令師的本領,故必有幫兇。這個人就是‘邪宗’莫問常。大姐聽過一個叫‘上智’的道家流派嗎?她們典藏的《無上智經》,於個許月前被法明闖觀奪走。」

    接著把丹清子三師徒南來擬逃往慈航靜齋的情況詳細道出來。

    花間美女盈盈起立,像向龍鷹驕傲地展示她無限美好的身段,雙目異芒閃爍,道:「這是人家首次未下畢全局,便推棋認輸。好吧!讓我們到青城山去。」

    星月下的山野,兩人抄快捷方式全速奔馳,花間美女在前領路,緊追在她身後的龍鷹心神俱醉,眼前風格獨特似有情又無情的美人兒,彷如從天上偷下凡間來的女神,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完美無瑕,輕盈瀟灑,盡顯花間派與別不同的心法武功,令他愈看愈愛。那種扣人心弦處,絕不在靜齋仙子端木菱之下。

    夢蝶掠上高崗,忽然停下。

    龍鷹來到她身旁,並肩而立,只要往左移上一寸,即可碰觸她香肩。

    夢蝶目注前方,道:「越過前方的山,就是青城山。相傳青城山是道教始祖之一寧封子的修真處。寧封子是曾助黃帝打敗蚩尤的大臣。故此青城山被道門奉為聖地。東漢末年張天師於此創立五斗米教,並著道書二十篇。到現在山上道觀林立。達數十所之多。」

    龍鷹皺眉道:「不知小弟是否過於敏感,當我心神集中往前方。竟似嗅到血腥的氣味。」

    夢蝶香肩輕碰他一下,道:「我們立即趕去。」

    領先掠下山崗。

    山上隱隱傳來人聲和兵器交擊的聲音,使他們曉得害怕發生的事,變成夢魘般的現實。

    兩人掠進山門,一條用紅砂石嵌砌的石梯隨著山勢蜿蜒盤旋而上,正是著名的「丹梯」。沿丹梯亭坊相接。古木參天,可惜他們無心欣賞。

    第一座道觀出現上方,在刻有「天師洞」三字的門樓處,五個道人伏屍其下。三支火把插在山門下的磚隙中。攔著去路。

    三十多個身穿黑色勁裝的大漢,從上而下朝他們奔殺下來,拿刀提劍,也有擎槍持矛的,只看他們動作整齊劃一,便曉得是訓練有素,熟練戰陣的精銳好手,有足夠實力封鎖登觀之路。

    龍鷹輕呼道:「讓我打頭陣!」

    拔出背上蛇首刀,心神晉入魔極至境。

    今次又和以往任何一次不同。以前與敵搏鬥,不同的感官是獨立運作。看是看,嗅還嗅,但今次刀入手中,所有感官渾融為一,化為整體的觸感,無有遺漏,來得自然而然,妙若天成。

    此時他無暇深究,蛇首刀化作隨身疾走的重重刀氣刀影。硬撞入敵陣之內。

    三敵鮮血激濺,打著轉的東倒西歪,往兩邊跌去。

    夢蝶嬌叱一聲,竟後發先至,從上方越過龍鷹,投往敵陣後方。

    在火把光的掩映里,兵凶戰危激烈的短兵相接下,不但沒有招式可言,且是以命搏命,就看誰傷得更重。

    龍鷹用的戰術,就是武曌當晚對付法明手下的戰術,入陣破陣,令敵人沒法展開陣法,反轉了對方人多勢眾的強勢,變為利寡不利眾。

    夢蝶落處,敵人左僕右跌,幾個照面已潰不成軍,混亂蔓延往龍鷹的一方,登時大大減輕他的壓力。刀勢開展,凡被他貫滿魔勁的蛇首刀劈中者,立斃刀下。

    他是名副其實殺出一條血路,到與花間美女會合時,三十六個敵人,全變成丹梯的伏屍,鮮血染梯。

    兩人互望一眼,均看出對方心內寒意。

    終於認識到法明驚人的實力。

    垮在他們手下的黑衣武士,拿任何一個出去,都是能獨當一面的好手,現在一下子來了三十多個,而在山上作戰的當然遠超此數,那是非常可怕的力量。

    夢蝶首次表現出對龍鷹的關心,探手按著他左肩,道:「你受傷了!」

    龍鷹道:「三處創傷都是微不足道,你也被槍刺中後肩背。」

    夢蝶收回纖手,秀眸殺機遽盛,寒聲道:「生死事小,今晚我將會大開殺戒,希望莫問常親自領軍。」

    兩人剛才一戰,雖不夠半刻鐘,但真元損耗極鉅,也是龍鷹首次感到後勁不繼,故必須稍作調息,才能應付接踵而至的戰鬥。由此亦可知今晚形勢的兇險。

    夢蝶仍立在身前近處,目閃奇光的看他。

    龍鷹忍不住道:「大姐此刻有沒有與小子相依為命的感覺?」

    花間美女沒好氣的道:「現今是怎麼樣的情況,還有閒情說這種話。噢!」

    龍鷹摸了她香嫩的臉蛋一把,帶著滿身血漬,擦肩而過,在攔路火把間穿過去,踏足道觀前的大廣場。

    夢蝶氣鼓鼓的來到他身邊,屍橫遍地的慘烈情況映入眼簾,一時忘了和龍鷹算賬。

    宏偉的道觀,矗立前方,打鬥聲遠遠從殿宇重重的觀後傳來。

    龍鷹回刀鞘內,領先奔出,尚未抵達觀門,六個黑衣武士從石階奔下來,一式持槍,看來是守門者。就此看來,敵人已控制了大局。

    青城山為道家洞天重地,在此修真的道人該有過萬之眾,其中只要有十分之一人懂武技,便有逾千道人有頑抗之力,現在落得如此局面,可知今次來強攻的敵人,人數當不少於五百。

    法明由奪經到遣人來追殺丹清子師徒,絕非魯莽行事,而是謀定而動,乘機重重打擊被李世民封為國教的道門,肅清反對他假佛門的力量。

    氣勁爆響。

    龍鷹手撮成刀,劈開標刺而來的兩槍,同時閃入兩人之間,兩肘左右開弓,兩敵往外噴血拋跌時,一拳擊出,命中當胸刺來的另一槍,魔勁如暴發的山洪般,硬將來敵震得連人帶槍直拋往石階頂,「砰」的一聲軟癱地上,變成沒有生命的另一具屍體。

    同時往後下撤,避過追擊而來的三槍,由花間美女搶前應付,配合得天衣無縫。

    這些黑衣武士有個共同點,是人人悍不畏死,使龍鷹記起丹清子提過的「死士」兩字,真不知是什麼力量在他們背後作祟。

    慘叫聲連串爆起,夢蝶大展不死印法的功架,在三敵間飆移騰挪,幾個照面已再沒有一個活人。

    輪到夢蝶殺入觀門。

    三清主殿已被鮮血染紅,被供奉的道家始祖太清、上清、玉清俯視眼前景象,不知是有心無力,或只是漠然不理。

    兩人穿殿而過,來到連接殿宇的廊道,進入第二進的天師殿。

    殿內道人的屍數減少,反是黑衣武士的屍體增多,可推想敵人攻入此殿時,遇上道門真正高手的反擊。

    堂內向門的壁上,有一幅高達三丈的大石刻,描繪張天師的坐像,濃眉廣額,手持印符,神情似在思索人世間的鬥爭仇殺,為何會發生於本與世無爭的修真靜地內。

    他們腳步不停的穿廊過殿,越過三皇殿和黃帝祠後,終抵天師洞後方的廣場。

    數百道人正圍著十多組黑衣武士狂攻,表面看似道人一方佔盡上風,但兩人卻掌握到道門一方正處於劣勢。且給對方緊扼通往第一峰上清觀山道的入口,硬將從山上其他道觀來的援兵擋在這裡。

    龍鷹湊過去咬著夢蝶晶瑩的耳朵道:「上清觀才是主戰場,莫問常以奇兵突擊,深入青城山道門腹地,現已遭道門全力反撲,我們只要能破關闖峰,大有機會突襲莫問常,為大姐報一半仇。」

    花間美女眉頭深鎖道:「這麼看去,把守山道的武士不但是對方精銳裡的精銳,且人數超過六十之眾,你有把握嗎?」

    龍鷹道:「只我們當然不行,幸好有大批幫手,看我的!」

    覷準對方勢力最弱,只剩下十五人的一組黑衣武士撲過去。

    這是以上駟對下駟的戰術。

    「轟!」

    龍鷹離對方尚有丈許,隔空一拳衝出,魔勁透拳而去,目標的黑衣武士正揮刀劈開一支長棍,空門大露下被拳勁擊中胸口,噴血拋飛,撞在己方的人身上,立令陣不成陣,軍不成軍。

    花間美女鬼魅般越龍鷹而去,搶入對方陣內。

    有人喝道:「朋友是誰!」

    龍鷹朝揚聲者瞧去,原來是個老道長,慈眉善目,忙應道:「本人范輕舟,偕好友來見丹清子前輩。」

    老道長叫道:「范先生終於來哩!快到上清觀去。這裡有我們應付。」

    龍鷹已撲入陣內,助夢蝶和士氣大振的道人們收拾對方的這一組殘兵,奪得兩支長槍後,朝山路方向殺去,兩人沿途不住助陣,立令對方兇焰大減,此消彼長下,道門一方開始取得優勢。

    夢蝶追到他身旁道:「仍用剛才登丹梯的策略好嗎?」

    龍鷹應道:「就這麼決定。」

    大喝道:「諸位道兄請讓開,今次由小子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