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巧擒大盜(下)-追求妙著(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早祭出蛇首刀,算準馬速、距離和方位,從藏處射出,剛好攻向採花盜的左後側。拿捏的精確度,盡顯他魔種超乎一般高手的靈銳。

    採花盜也是了得,龍鷹雙腳離樹的一刻,他立即驚覺,想都不想的拔出馬刀,反手後劈,動作一氣呵成,堪堪擋格龍鷹此刀。

    龍鷹是蓄勢而發,貫注全身全靈的魔功,採花盜是臨危應變,倉卒還招。即使兩人功力難分軒輊,亦要大大吃虧。

    高手相爭,往往繫乎此一著之差。

    「鏘!」

    兩刀相爭,發出聲傳裡外的激響,濺出金鐵碰撞的火花,粉碎了黑夜官道的寧靜。

    健馬痛嘶,吃不住力道的往右方歪歪斜斜的倒跌下去。

    採花盜噴出漫空鮮血,被龍鷹的刀氣魔勁連人帶刀劈得拋跌下馬,滾進道旁的疏林裡去。

    龍鷹給反震得手臂痠麻,暗叫厲害,豈容對手有扳回平手的機會,點在馬股處,借力如影隨形的往採花盜投去,觸地前,已化去被反侵的驚人氣勁,持刀的手回復靈活。

    採花盜撞斷了一株小樹後,借力彈起來,來不及拭去嘴角的血漬,龍鷹一陣風般殺至,一刀朝他頸項抹過去。

    「叮!」

    採花盜再擋格龍鷹一刀,挫退兩步,雙目兇光大盛,現出拚死力戰的氣概。

    龍鷹知他走的必是以命搏命的路子,豈容他有全面展開刀法的機會。欺往他右側,刀光劇盛,倏忽間向他劈出十多刀。

    金鐵鳴聲爆竹般響起,火花四濺。

    採花盜從沒想過有人用刀比他更凌厲,全是不顧命的打法,無一刀不是險著,令他只能見招拆招。完全陷於被動。

    龍鷹知對方敗勢雖成,卻非沒有反擊之力,採花盜固然被自己殺得左支右絀。卻是韌力驚人,氣脈悠長。而且對方顯然擅長打這種硬仗,往往利用樹木的障礙閃躲挪移。只待一個脫身的機會,便可利用天遁爪逃之夭夭,所以自己極可能功虧一簣。

    龍鷹可肯定對方是比得上橫空牧野的高手,絕對在薛懷義之上。若不是多方設計,現在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龍鷹刀交左手,以左手刀對左手刀,展開另一輪猛攻。

    採花盜剛摸熱了點他的右手刀,龍鷹竟改用左手,刀刀如天馬行空。又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登時吃不消。

    「當!當!當!」

    採花盜不知碰到什麼東西,一個踉蹌,空門大露。

    龍鷹清楚掌握到他心神一絲不亂。顯然在用詐,不以刀刺,反側身以肩頭硬撞往他胸口,蛇首刀則劈向他揚起的刀。

    「當!」

    蛇首刀險險擋格住對方回劈而來的一刀,採花盜則應肩往後拋擲。龍鷹沒有絲毫遲疑的追過去,就在採花盜落地前。蛇首刀連點他三下,封閉了他大**道。

    「砰!」

    採花盜重重摔落一堆草叢去。

    龍鷹也雙腳發軟,坐在一塊石上,不住喘息。首次曉得魔種也不是無窮無盡的,可以因過度損耗而力竭。

    他從魔極的境界回落下來,卻與以往稍有不同,但又很難說出不同處在哪裡,直覺是不似以前般回落至谷底,而是提升了一點點。

    「叮!」

    六碗豆漿碰在一起,然後齊齊一口喝乾,就像喝烈酒慶功那麼興高采烈。

    鄭工嘆道:「真想不到,白日夢變成了現實。」

    張岱道:「這是個大功德,我該已化去災劫。」

    富金道:「究竟是什麼災劫,總是不肯說出來。」

    張岱再不將災劫放在心上的道:「往事不消提,想想將來幹什麼事方為正理。」

    詹榮俊道:「當然是追隨範大哥,跟他學東西。」

    龍鷹笑道:「打打殺殺有什麼好學的,男人追求的,一是錢銀,一是女人。你們現在人人發了筆大財,夠你們豪花幾年,不好好享受人生是正蠢蛋。明白嗎?」

    六人處身的地方是位於少城商業區的一所荳品店,剛開門他們便一擁而入,吃的雖是饅頭,感覺卻如山珍海錯,特別是際此大功告成,賞金入口袋的時刻,當然,由於金子過重,仍是存於庫內。

    街上人來人往,回復熱鬧,一切如常,沒人曉得採花盜已經落網。

    鄭工笑道:「范大哥說得對,現在成都就是我們的樂土,連總巡捕也和我們稱兄道弟,軍中有熟人朋友,不在這裡荒唐一段歲月,怎對得起自己?」

    石如山道:「無所事事的日子還過得不夠嗎?我認為早上該找點事做,晚上才去逛青樓尋樂子。不如今晚我們一起去青樓,每人摟著個娘兒來慶功,不是更棒嗎?」

    見眾人目光往自己投來,龍鷹嘆道:「我沒有你們的福氣,回蜀王府交代兩句後,我須立即趕往青城山去。」

    詹榮俊怪笑道:「還說沒有福氣,范大哥的豔福我們是望塵莫及呢。」

    眾人齊聲起哄。

    此時總巡捕來了,神采飛揚的道:「節度使想見範兄,其他人繼續吃喝好了。」

    蜀王府。

    節度使內節堂,黑齒常之請龍鷹坐在下方右首,另一邊是啟越將軍和王昱。

    黑齒常之道:「我們以大刑伺候了他兩個時辰,他仍不肯說半句話。這類人我見過了,心志堅毅超常,休想從他身上問出半句話來。」

    啟越道:「范先生有辦法嗎?」

    看他恭敬的神情,龍鷹曉得他亦知悉自己的真正身分。道:「換了來俊臣來也問不到東西。此人武功之高,可比得上風過庭,所以我們絕不可讓他活命。」

    黑齒常之同意道:「我打算在正午時分,將他在市內先施以凌遲之刑,再斬首示眾,以收殺雞儆猴之效。」

    王昱道:「沒法從他身上追尋出同黨,是否很可惜呢?」

    龍鷹道:「我看還是一刀斬掉他的臭頭較好一點,以免夜長夢多。」

    轉向王昱道:「他沒有招出任何人,但我們卻可詐作他已招了供,只要有人做賊心虛,我們便成功了。而由於我們肯給他一個痛快,會更令敵人疑神疑鬼。」

    王昱欣然道:「那我們是否該請池上樓那個小子到來見節度使大人呢?」

    啟越道:「給我一點時間,做好佈置,可把池上樓和他的奸黨一網打盡。」

    此時曹良午匆匆趕至,鐵青著臉道:「池上樓天未亮已率人離開成都,乘船溜掉了。」

    黑齒常之輕鬆的道:「能逃到哪裡去?立即給我發出通緝令,讓他嘗嘗天下雖大,卻沒有容身之所的滋味。」

    龍鷹從天而降,落到船首的甲板上,吟道:「人生無根蒂,飄如陌上塵。原來是這麼的一回事。」

    樓船的上層傳來花間美女夢蝶迷人的嬌笑聲,道:「假設你仍是那副陳腔濫調,說不出來見我的道理,就要看你的種魔之法,能否勝過本夫人的不死印奇功哩!」

    龍鷹負手往艙門走去,笑嘻嘻道:「小弟今趟不惜千里而來,是要和夫人下一盤棋。」

    夢蝶的聲音從最上層傳下來道:「此著是廢棋,本夫人根本沒有和你對弈的閒情。」

    他步入艙門,欣然道:「夫人誤會了,這是局不用棋盤的較量,讓老子先來個定石。哈!‘邪宗’莫問常如何?」

    艙廊展現前方,兩女提劍攔著去路,其中之一正是那天收他五兩銀的俏婢。

    龍鷹止步道:「這一著夠厲害吧!」

    夢蝶道:「還算可以,讓他上來。」

    後一句是對兩女說的,兩女剛往旁避開,龍鷹擦身而過,還探手摸了那認識的俏婢臉蛋,俏婢想抗議時,占她便宜者早消失在樓梯處,氣得她踩足不依。

    龍鷹負手步入艙廳,令他心迷神醉的大美人坐在中央的圓桌子的另一邊,美眸閃亮的瞧他。廳子布置典雅宜人,充分體現出花間美女的才華氣質。

    龍鷹在她對面坐下,道:「到你下子。」

    夢蝶嗔道:「真是冤孽!告訴我,你到巴蜀來幹什麼?」

    龍鷹直覺感到她說得嘴硬,其實芳心內充盈見到他的喜悅,「冤孽」兩字可圈可點。點頭道:「只可用冥冥之中,自有主宰來解釋我為何會坐在這被命名為‘陌上塵’的樓船上。如果我告訴花間大姐小弟來巴蜀的前因後果,大姐更可深切體會陌上飄塵的意境。」

    夢蝶道:「莫問常是師尊深痛惡絕的惡徒,曾千里迢迢的去追緝他,卻被他負傷遁逃,使師尊引以為憾。所以你這一子雖算下得不錯,對全局仍未能起死回生。」

    龍鷹道:「大姐怎會認定武曌與令師之死有關呢?」

    夢蝶岔開道:「你為何留個滿臉鬍鬚,難看死了。」

    龍鷹不以為意的道:「我們邊走邊說好嗎?」

    夢蝶輕輕嘆息,柔聲道:「我是首次看不穿你的棋局,落在下風。龍鷹呵!你憑什麼如此有恃無恐,認定夢蝶會隨你走?」

    龍鷹道:「只差一點點始真的有恃無恐,令師身上是否有兩種不同的傷勢?」

    夢蝶嬌軀輕顫,垂下螓首,向他展示天鵝般高貴優美的玉項,堪稱當世絕色的花容現出深刻的哀傷,語調出奇地平靜,道:「說下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