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全力緝兇(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時人人曉得事不尋常,因為在如今的情況下,何時輪得到一個隨從來發言.

    總巡捕曹良午悶哼一聲,表示心中的不滿,不過被黑齒常之以凌厲的眼神掃他一眼,登時嚇得把正要說出口的話硬咽回去。

    在全無徵兆下,龍鷹拔地騰升,直上二十多尺的上空,超過屋簷的高度,一個空翻投往屋頂,消沒在眾人視線之外。

    包括黑齒常之在內,人人動容。

    片刻後龍鷹回到地上,面對黑齒常之道:「只要巡捕大人肯和我們六位兄弟組成的擒盜團攜手合作,小人有九成把握在今夜緝捕兇徒歸案,明天即可領取千二兩的懸賞。」

    黑齒常之道:「這麼說,兇徒和採花盜該是同一人。」

    龍鷹道:「正是如此。」

    曹良午見龍鷹這麼捧他,令他在黑齒常之和其他人面前大有光采,一改態度,欣然道:「賞金就在府庫之內,等範先生來領賞。」

    黑齒常之道:「范先生現在並不打算透露詳情。是嗎?」

    龍鷹道:「請大人見諒,確是如此。」

    當眾人以為黑齒常之會痛責龍鷹時,出乎所有人料外,黑齒常之長笑道:「好!不但良午和你緊密合作,全城兵馬聽你調動,明天我們再慶功。」

    說罷昂然去了,嚇得大半將領和親衛全追在他身後。

    眾人目光落在龍鷹身上。

    龍鷹道:「何處可吃到最出色和地道的川菜?愈辣愈好。」

    啟越將軍搖頭嘆道:「我開始有點明白哩!良午,由你做東道主。請范先生和他的兄弟去大吃一頓。」

    又對管定仁道:「定仁一道去,看看如何將功贖罪。」

    在成都建城期間,曾在城外西北面大量採土,以作築城之用,因而形成幾個大池,其中最著名的是城北的萬歲池,廣袤十里。最妙是陂池與陂池之間。有水流通,四時不竭,除作灌溉之用外。更是最棒的養魚池。

    曹良午帶他們來吃地道川菜之處正是位於萬歲池旁的川香樓。二樓的廂房雅座,視野遼闊,池岸美景。盡收眼底。

    這位成都的總巡捕叫了滿桌肺片、龍抄手、湯圓、麻婆豆腐等各式美食,吃得龍鷹他們不亦樂乎。

    膳後,在各人期待下,轉入正題。

    龍鷹道:「什麼採花盜、神秘刺客集團,事實上沒有一件事是獨立的。看似個別的事件,只是某一勢力集團策劃統籌的陰謀其中的一個環節,最後的目標是要控制巴蜀的黑白兩道。」

    曹良午道:「我也有相同的感覺,只是苦無證據。」

    龍鷹道:「這樣的理解非常重要,關係到我們今晚能否生擒採花盜。」

    眾人你眼望我眼,不明白兩者間如何扯得上關係。

    龍鷹道:「道理很簡單。假設今天殺人滅口者和採花盜是同一個人,他會怎麼做?」

    管定仁道:「這純是猜估。」

    龍鷹欣然道:「此正為我要到瓦背搜尋的原因,給我發現上面有鐵器鉤抓過的遺痕。」

    詹榮俊拍桌道:「是索鉤!」

    曹良午不愧總巡捕,道:「該是比紹鉤更高幾級,像天遁爪那類飛簷走壁的工具。難怪採花賊能高來高去,無影無蹤。」

    張岱不解道:「其他人也可以用天遁爪,故怎可斷定兇徒是採花盜呢?」

    曹良午得龍鷹啟發,開了竅似的道:「所以范先生說如果所有事都是同一勢力在搞風搞雨,那兇徒和採花盜便大有可能是同一個人。讓我們設身處地去想,如果我要在手下裡挑一個人做採花盜。此人除武功高強外,必須是最擅長高來高去、潛蹤匿跡的人。好哩!現在要到蜀王府內殺人滅口,不挑這個最適合的人挑誰?你來告訴我吧!」

    沒人說得出反駁的話。

    龍鷹道:「採花盜之所以從未失過手,原因在他有接應,犯案後可迅速轉換另一個身分,等於忽然消失掉。」

    稍頓續道:「故而採花盜今次殺人滅口,事後必千方百計,故布疑陣,令我們沒法將他和滅口兇徒聯繫在一起。最好的方法,是今晚出來犯案,令我們錯以為他是兩個不同的人。這或許不是最佳的辦法,卻是唯一的辦法。」

    曹良午點頭道:「這個我最明白,且是用來騙我們巡捕房最有效的手段。江湖黑道的慣常做法,犯案後一是躲起來,一是有多遠溜多遠,少有在數天內再犯案,更絕不會白天犯案,晚上又犯案。」

    一直只聽不語的王昱道:「如果我是採花盜,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再到蜀王府犯事,以表示根本不曉得蜀王府已因今早的事加強戒備。蜀王府遠比不上西京和神都宮城的規模,不論如何增加人手,仍是有隙可尋。」

    石如山磨拳擦掌道:「今晚看你這混蛋能逃到哪裡去?」

    龍鷹道:「見到他,仍沒法抓到他。採花盜正因有恃無恐,今晚方敢夜闖蜀王府,而目標正是玉倩。打開始我已有這個直覺,再經思量後始明白為何會有這個感覺。」

    曹良午雙目閃動興奮的光芒,沉聲道:「這是擒拿採花盜千載難逢的機會,如何可破他的妖法呢?」

    龍鷹道:「百密也有一疏,何況只是個採花盜。他會用工具嗎?我們比他更會用。來!離開這裡再說。」

    蜀王府大致可分為五個區域,分為正殿、東宮、西廳、後宮和苑圃五區,一如其他宮城,全城坐北朝南,南大門是宣德門,入門後是官署所在的皇城,左右各開朝西和朝東兩門。今早殺人滅口的地方是巡捕房外的廣場,位於朝東門側。

    皇城往北有神獸和瑞獸兩門,以進入皇宮。

    神獸門內為正殿區,依次為會同殿、承乾殿和壽光閣。三重殿閣之間,有闊落的庭院,以廊廡連接。

    正殿區東為東宮,分大球場和東內宮兩部分。唐代自開國以來,盛行打馬球,故有此設施。西為西廳區,乃皇宮中樞,有多重殿宇,也是黑齒常之處理軍機大事的內節堂所在,門禁森嚴。

    西廳區後為後宮,現為黑齒常之的內宅。後宮最奇特的建築是百尺樓,也是全宮最高的建築物,為以前的蜀主用來儲藏奇珍異寶而建,現在成了藏酒牢。登上樓頂,不但可俯瞰整座皇宮,宮外的城景亦一瞰無遺。

    最西面是苑圃,可從連接皇城的瑞獸門進入,內有大池名摩訶,遍植林木,幽靜自然,野趣橫生。凝煙閣、迎仙宮、韶光殿等多座院落,依形勢分布池周。

    王昱一家大小,被安置在大池西面的迎仙宮,也是圃內景緻最美的園林亭閣。

    完全了解掌握蜀王府的形勢後,龍鷹回到迎仙宮,已是黃昏時分,王昱知他回來,在進入後宅的廊道截著他道:「一切安排好了嗎?」

    龍鷹偕他到中院的亭子坐下,欣然道:「今次定教採花盜來得卻去不得。」

    王昱患得患失道:「最怕他不到蜀王府來採花,而是在府外犯案,效果相同,但我們卻失之交臂。」

    龍鷹道:「若我沒有猜錯,採花盜如非正宗的突厥人,也該是突厥化的漢人,否則中土怎會忽然鑽了這麼多高手出來?突厥人最重面子,忍受不了屈辱。今次他們損兵折將,定必想方設法挽回失著,最能打擊我們的,就是採掉玉倩這朵鮮嫩的花,亦可達最震撼的效果,大大損害節度使的威信。」

    王昱目射奇光,沉聲道:「范先生怎會想到對方是突厥人呢?」

    龍鷹苦笑道:「因為瞞你再沒有意思,節度使早得丘神績知會,曉得小弟是何方神聖,不過我的身分仍須保密,除王大人外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小弟正是龍鷹。」

    王昱一震道:「果然是你,難怪談笑間已粉碎了敵人來勢洶洶的偷襲,段客等則沒有人是你一招之敵。我真蠢,竟猜不到是你。」

    龍鷹道:「什麼都好,處理好採花盜後,我必須離開一段時間,好完成對丹清子的承諾。現在形勢已告清楚分明,大江聯對巴蜀是永遠不會死心的,他們用的是美男計,只要池上樓再奪得翟煙翠的身心,便可像對烏江幫般逐步控制巴蜀盟,方法是不住引進他們的人,對舊人加以殺戮。不過若採花盜今晚落入我們手上,我們可設計對付池上樓,至不濟也可將他逼走。」

    王昱興奮道:「有你鷹爺主事,小官像節度使般放心。哈!真爽,竟可與鷹爺並肩作戰。表姐給我的信中,多次提及你,並表示非常欣賞,又指鷹爺魅力非凡,我終於親身領會。」

    又擔心道:「蜀王府這麼大,最怕採花盜不懂尋到這裡來。」

    龍鷹道:「憑的當然是他的鼻子,只要對蜀王府稍有認識,便該知你被招呼到苑圃來。時間差不多哩!王大人和家小先撤走,我現在到後院去看玉倩。」

    玉倩所居的兩層小樓位於迎仙宮後花園中央處。入園後,管定仁迎上來道:「一切安排妥當。」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