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任重道遠(下)-全力緝兇(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丹清子道:「此人在二十多年前惡名遠播,不但因他手段凶殘,動輒殺人,更因他愛好男風,專揀男童下手,惹得天怒人怨,長期被官府通緝,更曾多次被人圍攻,仍給他脫身逃去。之後忽然銷聲匿跡,再沒有現身江湖。」

    龍鷹道:「他是否托庇於法明門下?」

    丹清子道:「正是如此。紙包不住火,法明與他的關係由佛門弟子揭發,承端木姑娘告知老身,並指出此人擅長追蹤之術,法明若沒法親來追捕我們,當會派出此人。莫問常手上還有一批武功高強的死士,專替法明幹他不願出面做的事。而法明與莫問常的關係有師亦友,莫問常對法明的忠心,是無庸置疑的。」

    龍鷹道:「此人武功如何?」

    丹清子道:「此人當年外號‘邪宗」二十多年前橫行天下無人能制,現在得到法明指點,武功該差不了法明多少,否則何用勞煩先生?」

    龍鷹冷哼道:「只要想想有多少個小和尚受害,我就要先取他的狗命。他奶奶…,嘿!沒什麼。」

    明心現出個趣怪削神態,明惠則是沒好氣的表情,同是那麼生動活潑。

    龍鷹心中奇怪,兩女不但不會臉紅,且毫不害羞,可知她們的武功心法,必是另闢蹊徑。

    再聊幾句後,龍鷹告退。

    回到艙廳,鄭工五人正大吃大喝,高談闊論,旁若無人,見龍鷹駕臨,慌忙起立齊叫大哥。

    龍鷹坐到他們的一桌去,見艙廳只兩桌坐有人,壓低聲音道:「我們擒拿大盜的計劃有著落哩!」

    眾人忙問其詳。

    龍鷹將王昱的計劃說出來後,道:「由現在起,我們六人扮作王大人的隨從,隨他到蜀王府履新明白嗎?」

    眾人稱善。

    龍鷹道:「抓得採huā盜,千二兩黃金大家平分,每人二百兩,絕不食言。」

    眾人都不好意思起來。

    富金道:「不如我們每人各十兩,其他都是范大哥的。」

    詹榮俊道:「十兩我已心滿意足哩!」

    龍鷹道:「我說平分就是平分,錢財身外物,哪及得上我們出生入死之情?」

    眾人齊告臉紅。

    張岱感動的道:「比起範大哥,我們只是無名小卒大哥不嫌我們礙手礙腳,我們已非常感激。」

    船速減緩下來。

    龍鷹道:「到成都哩!」

    無論在政治上、地理上和經濟上,川蜀均享有非常特殊的地位。

    天下治時,主蜀中者位高權重,出將入相:天下亂時,則可割地稱王。

    唐代建立節度使制度,分天下為十道,成都成為劍南西川節度使治所。由於巴蜀地近吐蕃,大將黑齒常之於青海擊退吐蕃大軍,順理成章出任劍南節度使以重兵鎮壓吐蕃人。凡成為節度使者,地方軍政財刑、生殺予奪大權全操於他一人之手。而劍南節度使更有著其他節度使沒有的優惠,就是可享用綺麗奢華的蜀王府,理所當然以其為官署。

    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成都曾是開明氏、公孫述、劉備和李雄等人的都城。自然條件得天獨厚,不但氣候溫和、雨量適中、河渠縱橫、土地肥沃且物產豐饒,景色秀麗。

    烏江幫的客船抵達城外碼頭,那種大陣仗是船上所有人沒想過的。

    整個碼頭區給封鎖起來,閒人勿近,首先將段客四個重囚押解登岸,送入囚車,再以重兵押往蜀王府。

    然後輪到王昱一家大小,龍鷹等隨從和丹清子三師徒登岸由不同的馬車送走,均有軍隊護送。最後才是其他船客。

    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玉倩,打扮得huā枝招展,又故意延長現身露面的時間,艾薩克下誘餌。

    黑齒常之派出副手啟越將軍來接船其他還有烏江幫的池上樓x巴蜀盟新繼任的女龍頭翟煙翠和其他大小幫會的頭領,關心的自然是首次不但避過刺殺還擒得四名活口的事發經過,這個責任落在與龍鷹等串好口供的烏江幫舵主李清輝身上。

    龍鷹暗裡留意池土樓。

    此君確是罕見的美男子,長得如風過庭般風流瀟灑,渾身魅力,還對身旁的翟煙翠大獻殷勤,給足她知情的方便。

    同時龍鷹也從他的舉手投足看穿他是可怕的高手,自己想殺他並不容易。

    看翟煙翠的外貌衣著,她該屬少數民族的女子,最引人是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身材苗條修長,絕不似一個大幫會的領袖,與她談情說愛則肯定是所有男人求之不得的美事。

    翟煙翠有一句沒一句的應付池上樓的美男攻勢,如果不是懷疑他就該是對他興趣不大,又或因父親遭遇不幸而無心於男女情事。

    為保護玉倩,龍鷹不得不與她共乘一車,龍鷹雖貪她美色,可是因玉倩始終是王昱的未來愛妾,故坐在她後排的位置,只留心窗外美景,不敢撩她說話。

    反是玉倩別過俏臉,含笑道:「范先生覺得妾身這身打扮還可以嗎?」

    曉得她的出身後,龍鷹對她有著不同的看法。像她般美麗的宮娥,伺候的除非是沒人敢惹的武曌,像上官婉兒那樣的宮內女官,若有人向她要玉倩侍寢,像武氏子弟或張家兄弟那種有權有勢者,是無從拒絕,更犯不著因此開罪人。

    只看玉倩現在的神態,知她在男女之事上態度隨便,否則不會第一天便讓王昱得到她。

    恭敬的道:「夫人麗質天生,即使荊布釵裙,仍可引得採huā盜自投羅網。」

    玉倩整個嬌軀轉過來臉對臉的嬌嗔道:「你是知道的,玉倩不是什麼夫人,只是上官大家派來為王大人辦事的奴婢。」

    龍鷹首次不知如何應付美女,玉倩是闡明車馬來引誘自己,就像麗綺閣的宮娥,分別在玉倩是自發的。

    玉倩媚態橫生的道:「范爺呵!你可知玉倩從未見過比你更厲害的人。你射箭時那種談笑用兵,臨敵從容的神態,看得人家那顆心怦怦亂跳。到蜀宮後,范爺可不要避開人家,讓亞、倩留下一段美麗的回憶好嗎?」

    龍鷹目瞪口呆的瞧她,不知該如何回應。

    玉倩白他一眼,道:「大人不是請范爺晚晚貼身保護玉倩嗎?」

    龍鷹苦笑道:「豈非要老子監守自盜?」

    玉倩喜孜孜的道:「正是想你監守自盜。范爺呵!玉倩難得才有這麼一個機會,做出自己歡喜的選擇,不是淫蕩,而是情不自禁嘛!」

    龍鷹湧起憐意。

    她這幾句話道盡宮娥的辛酸,就是身不由己,一切由主子安排。和心愛的男子偷情是她們可望不可及的夢想。

    車馬隊忽然停下,蹄聲轟鳴。

    龍鷹暗嘆一口氣,已猜到發生什麼事。

    蜀王府。

    劍南節度使黑齒常之,將軍啟越,成都總巡捕曹良午,十多個軍方的將領,再加王昱和他的六個「隨從。」全體在現場聽負責押解段客等四犯的偏將管定仁描述他們被滅口的經過。

    管定仁臉青唇白,龍鷹真怕他未說完已先暈倒。

    四條屍一排放在一旁,均是咽喉中毒箭,準確度令人見之驚心。

    黑齒常之年過六十,仍是精神抖擻。這個當代名將一派儒者學人的風範,雙目藏神,穿的是便服,卻比其他任何一身軍服的將領更有統帥的氣魄和威嚴。

    他看龍鷹一眼後,似故意不再看他。龍鷹直覺感到他曉得自己是誰,不用說是丘神績那傢伙暗中知會他。龍鷹愈來憊明白朝廷和軍方的潛規則。黑齒常之的地位在丘神績之上,如果向他隱瞞龍鷹的事,將來事情曝光,表面上黑齒常之拿丘神績沒法子,但在某些時刻說不定會為難老丘。丘神績才不會為龍鷹幾句話去冒這個險。

    管定仁誠惶誠恐的垂首立在一旁,若如一個待判刑的死囚。

    一陣難堪的沉默。

    黑齒常之不說話,沒人敢說話。

    黑齒常之望往刺客發射袖箭的簷頂處,沉吟片刻,道:「定仁不用慌張,你並沒有出錯,錯就錯在我們太低估對手。」

    管定仁明顯鬆一口氣,回復了點血色。

    龍鷹旁鄭工等五人大氣不敢透一口,因為他們做夢都未想過可與這麼多當今之世叱吒風雲的人物聚在一起議事。

    啟越不悅道:「全是蠢材,光天化日之下,讓敵人從容逃脫已是不該,卻竟看不清楚對方高矮肥瘦,今次叫我們如何向烏江幫交代」「黑齒常之道:「將他們全拿去斬首於事何補?敵人實在高明。王大人,你和你的屬下有什麼意見呢?」

    王昱大感錯愕,他在官場打滾十多年,當然聽得出黑齒常之的弦外之音,忙道:「范先生是這方面高手中的高手,由下官重金禮聘回來,必有擒拿兇徒之法。范先生!」

    除黑齒常之外,所有人均朝龍鷹六人望來,弄得富金等渾身不自在。

    龍鷹乾咳一聲,踏前一步,道:「讓小人先到敵人發箭的屋頂看一遍後,再答節度使大人的問題如何?」

    黑齒常之欣然道:「范先生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