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行動時刻(下)-任重道遠(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眾幫徒吆喝響應,齊心合力控帆改舷,朝南岸的方向駛去。

    龍鷹第二枝勁箭離弦而去,命中另一船的主桅,不但比平常箭程遠上一倍,其精準度更是眼睜睜看著也沒法相信。要知敵我雙方的船都在高速移動中,並非固定的靶子,要像龍鷹般命中目標,必須將雙方不斷改變位置的關係計算在內。而那根本不是一般的神箭手能辦到的事。

    豈知龍鷹際此背負全船人性命重責的一刻,心神再次晉入魔極至境,並不是用眼去看,而是以直覺去掌握,故能人之所不能。

    三艘敵船改向追來,火箭對他們一時間只能造成微不足道的損害。

    「砰!」

    敵船風帆被火箭燃著,登時狼狽不堪。

    而敵人射來的火箭,最近的也離開他們的船有二、三丈遠,構不成威脅。

    鄭工等忘情的喝采歡呼,再不介意做的是跑腿般的工作。

    己船往外繞個大彎,到快抵南岸,轉向靠岸逆流而上,變成敵船在後側方追來。

    「砰!砰!砰!」

    敵船所有風帆全告著火焚燒,船速顯著減慢。

    龍鷹停止發箭。

    此刻他最想做的事是到敵船上大開殺戒,他最恨連婦人孺子都不肯放過的兇徒,多殺一人可為世間多除一個禍害。還有個他自己也不肯承認的原因,就是這般做可大大滿足他的魔性。不用以道心去壓抑。

    只恨如此一來,他真正的身分將無可遁形。誰都曉得範輕舟不會如此厲害。

    「范先生!」

    龍鷹別頭看去,兩個各自有其獨特美態的俏道姑來到他身後。兩雙美目閃耀生光,以崇慕的眼神大膽的瞧他。

    較年長的明惠道:「師尊著我們來,看有沒有幫得上忙的地方。」

    明心「噗哧」嬌笑,烏溜溜的大眼睛像在說船都遠得看不見了,師姐還說要幫忙。

    五人中特別是鄭工和詹榮俊都現出神魂顛倒的模樣。

    客船再次回到航道,逆流而上。後方的敵船變作三股衝天的火焰,像大江上三個浮動的大燭台。

    王昱偕妻妾興奮的來到眾人後方,大喜道:「沒可能的,但偏給範兄辦到了。」

    龍鷹提醒道:「記得到成都後該怎麼說。還有是我這五位兄弟入城之事,全付託到王大人手上哩!」

    舉船歡騰下,悠長的一夜終於過去,成都在個半時辰的船程內。

    龍鷹正和李清輝在船尾說話,小婢奉王昱之命來請他到艙房去。龍鷹向李清輝多交代幾句話後,往見王昱。

    王昱單獨在房內見他,整個人神采奕奕,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坐下後,道:「不瞞范兄。我今次到成都去,並非正常的調動,而是負有特殊的任務。」

    自知道他是「蕩魔團」的智囊之一,龍鷹早曉得他不簡單,點頭道:「我明白!不過看來已洩露風聲。對嗎?」

    王昱嘆道:「我已盡量低調,想不到仍惹起敵人警覺,幸好有範兄出手,否則早屍沉江底。現在卻是因禍得福,有四個活口在手。可見福佑大周。」

    龍鷹心中一動,問道:「王大人是否負有聖上密諭呢?」

    王昱愕然道:「沒可能給範兄猜到的。」

    龍鷹心忖有什麼難猜的,武曌既要對付大江聯,當然要著地方政府做工夫,而王昱有對付魔門的珍貴經驗,該是應付大江聯背後神秘勢力的理想人選。

    岔開話題道:「今次王大人找小弟來,有何指教呢?」

    王昱道:「因為我想到一個精采的計劃,但必須有像范兄般高明的人物相助才行得通,否則會弄巧成拙。」

    龍鷹心中叫苦,他範輕舟的身分變成有等於無,若再幫官府辦事,更不知如何了局。一時說不出話來。

    王昱還以為龍鷹怪他隱瞞,道:「我對範兄是完全信任,推心置腹,亦有必要向範兄解釋清楚,方可借助範兄的智慧武功,以對付眼前企圖顛覆我大周的禍患。」

    龍鷹嘆道:「王大人有什麼可以告訴小弟的呢?」

    王昱正容道:「關鍵處在我的小妾玉倩身上,她並非一般女子,而是我表妹的貼身宮娥,她由表妹一手訓練出來,精通技擊。」

    龍鷹大奇道:「宮娥?她竟是來自皇宮嗎?王大人的表妹是誰?」

    王昱微笑道:「我的表妹叫上官婉兒,在皇宮有內舍人之稱,不論文才武功,均非常有名,本為聖上的貼身侍婢,但十四歲時被免去奴婢身分,自此聖上令她掌管宮中詔命,現在聖上的詔敕多出於她手。今次我的任命,也全賴她推薦。」

    龍鷹心忖竟有此女。旋又想到自己在皇宮時日尚短,活動的範圍又限於上陽宮,不認識武曌的女官毫不稀奇。

    但自己真的沒見過她嗎?問道:「她長得美麗嗎?」話出口方曉得失了禮節,哪有這般去問王昱的?

    王昱倒沒什麼,欣然道:「正因為她長得異常漂亮,方會被聖上看中。」

    龍鷹心中一動,已知自己曾見過她。

    那晚斬殺薛懷義,太平公主坐馬車隨武曌出來收拾殘局,為太平公主駕車的美麗御者,該就是她。而自那晚後,再沒見過她,可知她非是一般御者,而是臨時充當此責。對此女他仍是印象深刻。

    王昱道:「我們的敵人,極可能是長江最大的幫會大江聯。」

    接著將大江聯的來龍去脈解釋一番,迫得龍鷹須耐著性子將自己已曉得的事再聽一遍。王昱又說及成都目前的情況。然後道:「現在肆虐成都的採花盜,照我猜測該是大江聯弄出來的把戲,目的是轉移視線,方便他們進行控制地方幫會的行動。」

    龍鷹道:「王大人沒想過池上樓是大江聯的人嗎?」

    王昱苦笑道:「不但想過,還派人調查過他,只是他的出身來歷無懈可擊,教我們找不到任何破綻。」

    龍鷹道:「王大人尚未說出你的大計。」

    王昱道:「我的計劃就是要誘擒採花盜。」

    龍鷹拍案叫絕道:「好!果然好計。」

    王昱愕然道:「我尚未說出來,範兄竟已曉得是行得通的妙計?」

    龍鷹笑道:「王大人早告訴了我,關鍵處在你的小妾身上,對嗎?」

    王昱像對他重新估計似的打量好一會,道:「我本有七個小妾,但由於不想張揚,今趟沒有讓她們隨行,但都及不上玉倩的姿色。事實上她是奉表妹之命來當我的護衛。哈!不瞞范兄,男人就是男人,第一天我已忍不住和她歡好,並正認真考慮收她作妾。」

    龍鷹笑道:「換了小弟也會那麼辦。」

    說起女人,兩人間的距離像忽然拉近了。

    王昱壓低聲音道:「待會我們下船,玉倩會特別打扮,我們則巧妙安排,務要令她惹人注目,只要採花盜以她為目標,我們的計劃就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則要看範兄。」

    龍鷹還有什麼話好說的,他可以拒絕嗎?如果玉倩或另一個美女被採,他肯定自己以後都快樂不起來。

    兩人商議了行事的細節後,玉倩敲門來報,丹清子想見龍鷹。

    丹清子睜開眼睛,看著龍鷹道:「種魔**,果然神通廣大,異乎其技,老身能在離世前親眼目睹,是還了心頭大願。無上智師曾說過,始祖地尼親口告訴她,種魔**是沒可能練成功的,但其理法則是完美無瑕,想不到先有向雨田,現在又有你龍鷹。始祖對種魔**,的確是看錯了。難怪當年謝眺對佛法不屑一顧。」

    明惠和明心兩女分坐丹清子兩旁,滿有興趣聽他們說話。

    龍鷹道:「小子只是運道好吧!」

    丹清子道:「你的相格非常特別,可見奇人奇運。老身已撐得非常疲倦,恐怕捱不過十日之數,幸好遇上先生。抵成都後,我會帶她們兩人到青城山道友的上清觀暫住,先生必須在十日內來領她們走,否則若老身不在,會禍及道友,千萬切記。」

    龍鷹斷然道:「前輩放心,小子定會送兩位……嘿……兩位道姐到慈航靜齋去。」

    明心「噗哧」笑道:「道姐?說得真好聽。」

    明惠也抿嘴淺笑。

    龍鷹看得大惑不解,她們的師尊仙去在即,兩女不但沒有絲毫悲戚,還開開心心的,確是古怪。不過怎都比她們哭哭啼啼好上百倍。

    丹清子現出笑容,道:「我們道門信奉的是老莊之道,漠視生死,先生勿要見怪。明惠有少許行走江湖的經驗,可以照顧明心。先生和她們不用講求世俗之禮,事事順心而行,反對她們有益無害。現在她們兩人,已成了上智觀最後的希望。」

    龍鷹皺眉道:「前輩的話暗含玄機,小子不明白。」

    丹清子道:「終有一天先生會明白。」

    稍頓續道:「法明對明心是志在必得,先生千萬別存僥倖之心。」

    龍鷹道:「法明現在與武曌激烈對抗,該沒法離開淨念禪院。」

    丹清子道:「先生可聽過一個叫莫問常的人嗎?」

    龍鷹搖頭表示未聽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