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行動時刻(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王昱欣然道:「愚生果然沒有看錯人,範兄是個正人君子。◎聰明的孩子記住超快手打更新.◎沒關係,愚生的身子還可以,吹一會風沒有問題。」

    接著壓低聲音道:「我們與女道長同在揚州登船,曾數次求見,都被她婉言拒絕。最奇怪是她們三師徒今天竟首次到艙廳吃早點,稍後又肯接見范兄,益發耐人尋味。愚生也知道這麼來問範兄實嫌唐突,又按捺不住好奇心,請範兄勿要見怪。」

    龍鷹道:「王兄為何想見女道長呢?」

    王昱道:「女道長是由竹花幫的人安排登船,竹花幫的大龍頭更親來送行。桂幫主和家父頗有交情,承他告知女道長是有大德的修真之士,故而生出仰慕之心。唉!不知是什麼原因,愚生看範兄的第一眼,已生出結交之意,對愚生來說是很奇怪的事。」

    龍鷹問道:「王兄的令尊該是大有名望的人。」

    王昱道:「不瞞范兄,我們王家是巴蜀的大族,今次是返家鄉任職。範兄勿要誤會愚生是憑家族的關係調回成都,這次是節度使親自要求愚生回去,好助他應付成都現在的風風雨雨。」

    龍鷹頓然對他刮目相看,又想到大江聯的行動,主要目標大有可能是眼前此君,在公在私,自己亦不能讓他和家人受到傷害。

    龍鷹探手搭著他肩頭,道:「難怪烏江幫會出動李清輝來負責今次的船航,王兄該是敵人深切顧忌的人。來!讓我們到艙尾商議。最好是將李清輝也請過來,那就更萬無一失。」

    王昱佔了丹清子師徒隔鄰和對面的四間大艙房。

    在外廳坐下,喝過小婢奉上的茶。李清輝來了,在王昱旁坐好後疑惑地瞧著龍鷹道:「王大人找小人來,有什麼急事呢?」

    王昱微笑道:「我也不知道所為何事,只因範兄要求請李舵主來,遂照他的吩咐辦。」

    李清輝雙目射出不滿之色。只是礙著王昱的情面,不便發作。向龍鷹道:「范兄似是對別人的事很感興趣,說得不好聽點就是多管閒事。不知範兄到成都有何貴幹?」

    王昱皺眉道:「李舵主!」

    龍鷹向王昱打出勿要說下去的手勢。向李清輝苦笑道:「實不相瞞,我不但是船上最不愛管別人閒事的人,更絕不該去理會其他事。只因沒法袖手不理。」

    敲門聲響。

    王昱像早曉得是何人般,毫無訝異神色,道:「進來!」

    來的是他年輕的美妾,向兩人致禮後,在王昱指示下坐到他身旁。

    王昱道:「這是愚生的小妾玉倩,剛才愚生著她去請教女道長有關範兄的情況。」

    接著向玉倩道:「道長有什麼說話,勿要有任何隱瞞的說出來。」

    再向兩人道:「連愚生也不知道道長的指示。」

    龍鷹立即對王昱做出新的估計,這一著當然是針對李清輝對自己的懷疑使的手段,且是對症下藥,顯示出王昱的才智。

    玉倩瞥龍鷹一眼。輕輕道:「丹清師的話很奇怪,她說不要去理會范先生的出身來歷,只須認定范先生是絕對可信的人,今晚可安然度過大劫。」

    王昱訝道:「沒有其他說話嗎?」

    李清輝朝龍鷹道:「今晚會發生什麼事?」

    玉倩道:「丹清師還說了兩句很奇怪的話。」

    在三人注視下,稍頓續道:「她說的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龍鷹盯著李清輝道:「李舵主信任丹清子道長嗎?」

    李清輝坦然道:「我只知竹花幫的人千叮萬囑我須好好照料她們三師徒,卻弄不清楚原因。不過仍曉得兩位道姐深諳武技,老道長的武功則是深不可測。若老道長認為今晚有災劫,當然非同小可。」

    然後不解道:「范兄憑什麼令她們這般信範兄而不疑?」

    龍鷹明白必須把李清輝爭取到自己這邊來,不但為應付今晚的情況,更是為日後在成都的行事。否則如讓他將這兩天在船上發生的事如實告知池上樓。不被他懷疑才怪。

    王昱不悅道:「李舵主又忘了老道長的吩咐,不要問範兄的出身來歷嘛!」

    龍鷹把心一橫,道:「范某人敢肯定連竹花幫的人也不清楚她們三師徒的來歷,只因中間的介紹人大有來頭,所以給足面子。前輩!小子說得對嗎?」

    三人聽到最後兩句,你看我,我看你的,完全掌握不到這兩句話的含意。

    丹清子蒼老的聲音在房內響起道:「有什麼事可瞞過范先生的法眼丹心?老身是拿著慈航靜齋端木姑娘的信函去見桂幫主,再由他安排往成都的事宜。」

    三人同告動容,不但因慈航靜齋如雷貫耳的四個字,更被丹清子能隔廊穿壁而來的傳音功夫鎮攝。

    丹清子續道:「王昱大人是當年盪魔團長江以南地區的首席軍師,之後一直在丘神績大將軍的轄下辦事,對南方的形勢有深入了解,所以成為敵人的首要目標。」

    李清輝終於色變,王昱則一臉驚訝,顯是想不到丹清子這麼清楚他的事。

    玉倩秀目生輝的瞧著龍鷹。

    龍鷹微笑道:「現在我們該可以從詳計議哩!」

    黃昏時分。

    段客故意出來活動,四處找人閒聊,不用說是在掌握船上的情況,當然察覺不到任何異樣。

    到天色黑齊,段客在艙廳吃過晚膳,大搖大擺的返回他在中層的艙房。

    龍鷹等不曉得敵人何時來襲,只可從段客等四個內應的行動做出判斷。現在段客回房,時間該差不多了。

    富金等五人聚在艙口處高談闊論,口沫橫飛,段客怎想得到是個為他設計的陷阱,一聲:「諸位大哥借過。」便要在眾人間穿過去。

    石如山忽攔在他前方,一拳照他面門轟去。

    段客大吃一驚時,其他人的手腳全招呼到他身上去。

    同一時間龍鷹震斷門關,與李清輝殺進艙房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生擒了仍躺在床上休息的三個大漢。

    烏江幫幫眾一擁而入,先將三人來個五花大綁,逐一抬走,又徹底搜索。

    龍鷹和李清輝移往廊道處,後者道:「范兄的身手真了得,我還未有動手的機會,已給範兄制住各人。」

    此時搜索見到成果,李清輝的手下提著兩箱火器,予兩人過目。

    物證俱在,一直半信半疑的李清輝終對龍鷹深信不疑,略一檢視,咋舌道:「是霹霹火球和毒煙砲,如給他們在艙內施放,會是大災難。範兄等於救了全船人的命。」

    龍鷹偕他舉步往船首方向走去,道:「我們尚未脫離危險,如若正面硬撼,吃虧的定是我們。」

    鄭工等人立下擒拿段客的大功,意氣昂揚的跟在兩人身後。

    此時船上的數十船客,全被請回各自的艙房內,並著他們勿要驚惶。

    來到船首甲板處,李清輝道:「敵人若看不到內應者的燈號,理該不敢輕舉妄動。」

    龍鷹道:「若敵我雙方實力相若,該是如此。不過敵人的力量可能在我們數倍之上,又是順流攻來,若認為內應出事,會更添他們攻擊的決心,以免有活口落在我們手上。」

    張岱問道:「范爺怎知敵人順流來攻?」

    龍鷹在船首立定,極目前方,從容道:「若敵人從後而至,現在該有敵船在後方兩里內全速趕上來。順流勝逆流,這是水戰的兵家要略。」

    心忖自己不知是否與這個「爺」字結下不解緣,換了個身分仍是爺前爺後的給人呼喚著。

    富金色變道:「這怎辦好!」

    五人中,以他的膽子最小。

    烏江幫的人送來強弓火箭。

    龍鷹取起一張弓,試拉幾下,道:「李舵主是操舟高手,加上大江水面遼闊,只要能在一段時間與敵船保持在箭矢的射程外,我有把握燒掉對方的船。」

    李清輝沉聲道:「需時多久?」

    龍鷹道:「一盞熱茶的工夫便足夠。」

    李清輝擔心的道:「這個我可輕易辦到。只怕敵人順流船快,到來至近前我們方察覺,更怕船來船往,根本不曉得哪條是敵船。」

    龍鷹輕鬆的道:「這方面交給我,當我第一枝箭命中對方的主桅時,李舵主不用小弟教你也知該怎麼辦。」

    李清輝再次半信半疑的掌舵去了。

    詹榮俊問道:「我們五個可以幹什麼呢?」

    龍鷹道:「你們暫時負責點燃火箭,然後再聽我的指示。來!點箭!」

    五人立給嚇得手忙腳亂,還是鄭工和詹榮俊兩個年輕小夥子身輕靈活,一個負責遞上十字火箭,一個點燃火箭。

    龍鷹想也不想的猛地拉弓至滿月,看似漫無目標將箭瞄往前方的高空。

    船首對著的河段黑沉沉的,見不到船隻應有的燈火。

    「颼!」

    勁箭離弦疾去,投往高空,畫出美麗的火痕,落往前方視野難及的暗黑中。

    在五人和一眾烏江幫徒的呆瞪下,微僅可察的火光忽然光亮起來,變成點點火芒,也燃亮了並排而來的三艘敵船。

    李清輝大喝道:「左轉!」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