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京中遇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朱少陽被萬曆皇帝留在朝中之後,總覺得有些拘束,他並不熟悉宮中及朝中的規矩,好在萬曆皇帝對他頗為照顧,文武百官也對此並不計較。

    而沒過多久,萬曆皇帝封他為鎮親王。

    如此一來,朱少陽的府邸拜諫之人特別多,送禮的人更是絡繹不絕,弄得朱少陽疲憊不堪。

    這日,朱少陽便裝出遊,以看看京中景色。

    一路上,行人頗多雖然此時關外戰火紛起,時事頗亂,但京城中仍是十分熱鬧,人們四處購物遊玩。

    朱少陽的心中也是十分興奮,左觀右望,雖說古時的各種物品沒有現代的品種繁多,但做工十分細緻,朱少陽不由心中暗讚古人心細手巧。

    正在朱少陽觀看一耍雜技的戲班時。

    忽然一陣吵鬧及尖叫聲傳入了他的耳中。

    他回頭一看,只見一輛馬車從遠處疾馳而來,驚得人們四處亂竄。

    馬車過處,將一些攤子弄得一團糟,整個路上都是瓜果及物品。

    朱少陽見驅車的人並不停車,仍直揮馬鞭,心中不由一陣怫怒,心想:「京城之中竟有如此放肆之徒!」

    於是,決定對這驅趕馬車之人施懲一番。

    不一會兒,馬車就來到了朱少陽的前方三四尺處。

    朱少陽往路中一站,驅趕馬車的人見有人橫在路當中,忙一勒馬疆,將馬車急停下來。

    隨後便下了馬車,怒氣沖沖地走到朱少陽的面前,大聲叫道:「小子,敢請你是找死,竟敢攔我家主人的馬車!」

    朱少陽見此人如此囂張,心中不由怒氣更盛,對其喝道:「光天化日之下,有你如此駕車的嗎?使得百姓如此慌張,你的眼裡有沒有王法?」

    那人聽了後,哈哈笑了笑,說道:「王法!小子,你敢攔我家主人的馬車,便是犯了王法,讓我來教訓教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說罷,一拳便向朱少陽臉面打來。

    朱少陽身子一側,躲過了這一拳,而那人一拳未中,又出一拳。

    朱少陽見此人如此緊逼,於是伸手出了一掌向那人打去,而那人並不躲閃,雙方各中對方一擊,但都沒事,兩人不由同時一怔,沒想到都未能將對方擊倒。

    雙方正準備再度出手時。

    忽然,從人群中衝出來一隊官兵將兩人圍住,為首的官兵對他們倆吼道:「京城之中,也敢打架惹事,你們膽子不小,來啊,將他們帶走。」

    「是誰說要帶人的呀?」

    忽然,從馬車裡傳來一種銀鈴般的聲音,緊接著眾人只覺眼前一亮。

    只見一位絕色佳人走出了馬車。

    只見她有如畫中仙子,氣質高貴,豔麗絕倫,只是覺得她的神情很冷,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那女子又問道:「剛剛是誰說要帶人的啊!」

    為首的士兵忙用低下的語氣說道:「啊!原來是龍小姐,既然是龍小姐的人,那我們就不帶了!」

    說完,望了望朱少陽,手一指,對手下的兵上說道:「將他帶走!」

    幾個士兵聽後,正要上前帶人。

    忽然,那銀鈴般的聲音再次響起:「怎麼,又要帶人?還不給我滾?」

    為首的官兵一聽,忙說道:「卑職不敢,不敢,卑職這就滾!」

    說完,手一揮,便有如老鼠見了貓一般地走了。

    那被官兵喚作龍小姐的美麗女子望了望朱少陽,心中暗嘆:「好一個美男子,怎麼自己以前在京師從來沒見過此人?」

    但她臉上仍是冷冰冰地,高傲地對朱少陽問道:「你叫什麼名字!為何要攔本小姐的馬車?」

    朱少陽聽了女子的口氣,似乎是在對一個下人問話,心中不禁十分反感,於是冷冷說道:「在下的名字,龍小姐就不用知道了,只不過你的下人胡亂駕車,惹得百姓如此慌張,希望龍小姐以後多管教管教府中的下人。」

    說完,便轉身離去。

    龍小姐不由被朱少陽這番態度及言語給說怔住了。

    待她回過神來。

    朱少陽早已走無瞭,望著朱少陽的背影,她生氣地對駕車的人說道:「孔三,替我打聽清楚這人的來歷後告知於我!」

    說完,便進了馬車。

    孔三聽了後,心中不禁奇怪,「怎麼小姐會對一個攔車的小子這麼有興趣?難道說要報復?不會呀,要報復,可以叫那些官兵把這小子給帶走嗎?又何必這樣麻煩呢?難道……」

    「孔三,還不趕車。」

    「是,小姐,」

    孔三忙從思緒中回神來,上了馬車,趕著馬車離去了。

    隨著馬車的離去,路上又恢得了熱鬧吵雜的場面。

    朱少陽逛完街後便回到府中。

    剛坐下不久,便有人來報:「王爺,龍太師求見!」

    朱少陽一聽,心中暗忖:「怎麼他會到自己府中來?」

    忙讓下人領他進來。

    原來龍太師便是如今當朝太師龍千山。

    此人自萬曆皇帝登基以來,以先皇之命輔政,從而掌握了朝中政權,權傾天下,而在京師,更可以說是隻手遮無。

    只見一位身著絳紫色長袍,四方臉,項下長鬚,頗有官威的五十幾歲的人走了進來,他便是龍千山。

    龍千山進了府中,對朱少陽笑了笑說道:「王爺,今日老夫上門求見,不知可有冒昧之處?」

    說完,又對外面說道:「還不抬進來!」

    朱少陽不由有些莫名其妙,只見兩個下人抬了一口箱子送來。

    龍千山隨後打開箱子,只見裡面竟是一箱金子。

    朱少陽見此,忙問道:「龍太師,你這是何意盧龍千山笑著說道:「王爺,老夫今天乃是替小女向王爺道歉的!小女今日和下人對王爺有所冒犯之處,希望王爺還望見諒!「朱少陽聽完龍千山的這一番話後,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接著說道:「龍太師,您太客氣了,這箱金子太師還是帶回去吧!另外,希望太師以後能嚴加管教自己的女兒和下人。」

    龍千山聽了之後,心中微怒,但他臉上並不作色,附和著說道:「王爺說的是,那這樣吧,王爺既然對金子不感興趣,那還是讓小女當面向王爺道歉吧!」

    說完,便對外面叫道:「仙兒,進來吧!」

    原來,孔三在打探清楚今日攔車之人竟是如今皇脾紅人。

    據說又是皇親國戚,官至鎮親王的朱少陽後,知道自己和小姐惹了大禍,他忙將今日之事告訴了龍千山。

    龍千山聽後,暗自覺得不妙。

    他知道鎮親王朱少陽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況且皇上與他稱兄道弟,如若他將此事告知皇上,自己必有麻煩。

    於是,他探得知鎮親王回到府中之後,忙讓下人準備了一箱金子,帶上女兒到王府登門道歉。

    隨著龍太師的叫聲。

    今日在街上朱少陽遇見的那位年青美麗女子出現在了朱少陽的眼前。

    朱少陽這才知道這女子原來是龍太師的女兒龍仙兒,怪不得她的態度那麼高傲。

    龍仙兒走到龍太師的面前,叫了聲:「爹爹!」

    龍千山聽了後,對她說道:「快,還不去替王爺基茶道歉!」

    龍仙兒礙於父命,只得拿起桌上的茶杯,沏了一杯茶,端到朱少陽的面前。

    朱少阻見她雖說此時做的是下人做的事情,但她的氣質仍是十分高貴,神情仍是十分高傲,他這時才明白原來龍仙兒的人就是這樣,於是也不多說,接過茶杯,一口喝了下去。

    龍太師見朱少陽喝完了茶,哈哈笑道:「王爺真是大人有大量,這樣小女與王爺的誤會也就解決了,仙兒,還不謝謝王爺!」

    龍仙兒聽了後,心中不禁一怔,她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這兩個字,而如今父親卻要自己對這個令自己曾在下人面前出醜的人說這兩個字,她是怎麼也不會說的。

    於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龍千山見上,知道這個寶貝女兒又要起小姐脾氣來了,忙說道:「仙兒,快去呀!」

    朱少陽知道龍仙兒是不會這樣的,於是對龍千山說道:「好了,太師!既然誤會解除了,想必太師也沒有他事了!」

    龍千山見朱少陽下了逐客令,只好起身告辭。

    龍仙兒也跟著出去,只是在臨走之前,用了種奇怪的眼光看了看來少陽。

    朱少陽一時也有察覺,待龍太師父女走後,他也回到了房中休息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