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陰謀詭計(下)-無上智經(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客船主艙分三層,龍鷹純憑感應,追著他來到第二層船艙。◎聰明的孩子記住超快手打更新.◎段客推門進入他的艙房,龍鷹見自己的艙房就在對面,忙閃回自己的房間去。

    段客的艙房傳來微僅可聞的聲音,龍鷹想不到段客還有其他夥伴,且一副鬼鬼祟祟的姿態,忙全力運功竊聽。

    以他的冷靜功夫,仍聽得大吃一驚。

    傳入他耳內竟是他剛學曉皮毛的突厥語。

    龍鷹頭皮發麻的聽著,遇上聽不懂的憑上文下理猜估。

    房內除段客外另有三人,剛好佔了一個艙房。他們多次提及「行動」的字眼,段客強調必須在行動前殺死他龍鷹,對他非常顧忌。段客又說及那兩個年輕道姑和中年書生的美妾,其他人邊聽邊淫笑,龍鷹不用猜也曉得他們想什麼。

    接著沉寂下去。

    龍鷹坐在床沿,既心叫好險,又暗呼幸運。不過這幸運是爭取回來的,如果不是從宋言志處得到池上樓控制烏江幫的珍貴情報,他絕不會「適逢其會」。

    首先證實了大江聯確是由突厥人在背後操縱,段客正是被突厥化了的漢人。

    其次是他至少掌握到池上樓毀船殺人一石二鳥的兩個作用。

    一是繼續清除烏江幫不支持他的舊幫眾,另一是使池上樓自己也變為受害的苦主,以轉移視線。

    至於是否還有其他原因,就非他所能知。

    龍鷹同時大感頭痛。

    以大江聯一貫的行事作風。整個作案過程必謹慎周詳,行事前不動聲色。事後不留下可供追查的線索。

    此本為揭破大江聯陰謀千載一時的良機,只恨龍鷹志不止此。而是要將大江聯的背後搞手連根拔掉,不得不將此誘人的念頭硬壓下去。

    最直截了當是找船上烏江幫眾的頭子說話,但那怎可能是大壞蛋範輕舟的作風?故而此路不通。

    因明早客船抵達成都,故此大江聯的行動必須在今晚進行,來個裡應外合,加上火器毒煙一類對舟船最具破壞力的手段。可以想象不發動則已,一發動必是雷霆萬鈞,那時他救得了這個,救不了那個。

    不論如何。他的底線是不容許船上任何無辜者受到損害。

    他的腦海泛現老道姑的形象。

    憑直覺,他知道這老道姑是得道之人,否則沒可能對他的魔種生出感應,問題在自己憑什麼說服她幫忙。

    還有是中年書生的秀麗小妾,此女肯定是高手,由她去知會烏江幫的人,自己可避過暴露身分的風險。

    老道姑或是美女,真教他難做抉擇。

    「篤!篤!篤!」

    敲門聲響。

    龍鷹早聞足音,拋開煩惱,道:「請進來!」

    來的是剛在艙廳內「聚義」的五個江湖浪人。其中之一是此房之客,龍鷹沒權不准他們進來。

    四人在對面的床邊坐下,另一個站立。

    龍鷹忽道:「你們誰懂突厥話?」

    五人你望我,我望你,一起搖頭。

    龍鷹志在試探,若五人中混有對方奸細,驟聞「突厥話」三字,不立即心跳加速,脈搏加快才怪。這種獨門測探法。爽脆利落。

    站著的是個瘦小子,十八十九歲的年紀,長了張馬臉,樣子還算機靈,說話充滿小混混的圓滑味,道:「小子鄭工,拜見範大哥,幸得範大哥揭破那胖騙子,否則我們將損失慘重。」

    龍鷹道:「他把錢歸還了你們嗎?」

    在五人中體格最魁梧的漢子道:「難道他敢不還錢給我們?不怕我們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嗎?」

    龍鷹皺眉道:「這位是?」

    坐在他旁的中年漢道:「他就是有‘鐵漢’之稱的石如山,在白帝城是有名堂的人物。在下富金,專做水運買賣,也粗通拳腳。我們都是在船上認識,原來大家都是到成都碰運氣,看可否拿到採花盜領賞金。」

    眾人中以他年紀最大,有生意人的穩重。

    另一個比鄭工年長少許的小子興奮道:「我叫詹榮俊,十二歲離家出來闖天下,拜過十多個師父。現在賞金已增至千二兩黃金,若大家合作,每人可分得二百兩黃金,足夠我們豪花幾年。范大哥如此精通江湖門道,有大哥加入,我們將如虎添翼。」

    五漢中以他長得最高最俊,手長腳長,身手靈活。

    尚未說話,身形較胖的漢子抱拳道:「鄙人張岱,論功夫只是平平,卻精通醫卜星相之道。剛才就只我一個沒有付錢,今次西來,亦不是為賞金,而是避劫。」

    鄭工等愕然看他,顯是到此刻方知他的底蘊。

    龍鷹道:「張兄因何忽然如此坦白呢!」

    張岱凝望著他,沉聲道:「范大哥是否準備出手取那騙子之命?」

    龍鷹啞然笑道:「張兄該是從氣色看破段客死禍臨身。對嗎?」

    張岱現出掩不住的驚訝之色,曉得龍鷹才智高絕,從他一句話將前因後果推測出來。他行走江湖的竅門之一,就是語出驚人,鎮著來問吉凶者。

    鄭工、石如山、詹榮俊和富金動容色變,更是大惑不解。龍鷹既沒有被騙,哪來殺段客的道理?

    龍鷹大感有趣。

    他尚是首次和低下層的江湖人物打交道。眼前五漢絕不是為非作歹之徒,只是在做夢,張岱還清醒點,其他人則連形勢都未弄清楚。可是如果自己能令他們夢想成真,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

    龍鷹道:「眼前正有一劫,張兄看到嗎?」

    眾人目光全投往張岱身上。

    張岱恭敬道:「范大哥就是我們的貴人,對嗎?」

    詹榮俊拍頭道:「難怪先生力主來邀范大哥加入我們‘擒盜團’。」

    富金道:「張先生和范大哥的對答暗藏玄機,令我心生寒意。唉!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石如山喝道:「誰敢來惹我們,我石如山要他吃不完兜著走!」

    龍鷹道:「勿要揚聲說話。」

    眾人瞧著他,聽他說話。但石如山仍是一臉不服氣,顯是自恃武功,聽不入龍鷹的良言。

    龍鷹道:「不要小覷那個自稱段客的騙子,此人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武功不在你們任何一人之下。」

    除張岱外,其他人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態。

    龍鷹向石如山伸出右手道:「不相信嗎?握手便知。」

    石如山知他要比力,正中下懷,好顯點本領,忙伸手和他相握,立即全身劇震,其他人全看呆了眼。

    龍鷹放開他的手,笑道:「相信了嗎?」

    石如山仍在發怔,一臉脹紅。

    張岱道:「不要再浪費範大哥的精神時間,我們今趟到成都去的禍福榮辱,全繫在範大哥身上。我張岱也有救了。」

    龍鷹道:「想拿得採花盜領賞金,一定要保密,我們間的事絕不可洩露半句出去,做不到者,請立即退出。」

    包括剛在龍鷹手上吃了暗虧的石如山在內,五人誓神劈願的答應了,情緒高漲起來。

    龍鷹道:「我們先要過兩關,方談得上捉拿採花盜。」

    眾人摸不著頭腦的聆聽。

    龍鷹心忖他們肯定走運,若自己沒有登上此船,他們絕活不過今夜。

    接著將今晚會發生的事詳細道出。最後道:「只要想想強如巴蜀盟和烏江幫的老大先後遇害,無痕無跡,可知偷襲者的實力如何強大,不但計劃周詳,且手法高明,故而沒有任何活口留下。今晚的情況會如出一轍,若掉以輕心,死了仍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富金面無人色的道:「我們立即通知船上烏江幫的頭兒李清輝。」

    龍鷹好整以暇道:「通知他又如何?就算我們立即擒下段客四人,他們來個矢口不認,能奈何他們嗎?我們該設法把事情鬧大,到敵人來襲時才發動,只要拿得幾個活口,第二個如何登岸入城的難關可迎刃而解,還可立威巴蜀,大利我們追緝採花盜。」

    鄭工囁嚅道:「可是……可是范大哥又指他們實力強橫,正面動手,我們拚得過他們嗎?」

    張岱等雖沒有附和,看神色已知千萬個同意鄭工的說法,比起巴蜀盟和烏江幫的龍頭老大和隨身高手,他們算老幾?

    龍鷹現在是隨機應變,既沒法逃避,只好先和大江聯硬撼一場,其他容後再想。

    龍鷹道:「本來是敵人有心算無心,現在輪到我們在暗,他們在明,這都應付不來,如何到江湖行走?哼!敵人最厲害的是裡應外合,讓我們先破他們的內應,其他再從詳計議。」

    張岱籲出一口涼氣道:「如何破他們的內應?」

    龍鷹微笑道:「現在最重要是不動聲色,更不要在神態上露出破綻,以致打草驚蛇,也勿要知會烏江幫的人。敵人是雷霆萬鈞之勢,我們則是龍捲風般難擋。他***!敢來惹老子的,從來沒有好結果的。你們最好拋開一切,睡個精滿神足,今晚隨我大展身手。」

    他由「他***」開始,雙目魔芒轉盛,看得五人呼吸頓止,說不出話來。

    龍鷹長身而起。

    富金忙道:「范大哥到哪裡去?」

    龍鷹輕鬆道:「我去找幫手。」

    眾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瞧著他出房去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