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個身份(下)-陰謀詭計(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嘆道:「大江聯終於在巴蜀發動了。」

    丘神績道:「看來不像。大江聯轄下在巴蜀比較有影響力的幫會是西江幫,其幫主在翟連逢遇刺前的三天遇害,手法與翟連逢的被殺相似,現在巴蜀江湖亂成一團,沒有人弄得清楚誰會得益。」

    龍鷹沉聲道:「我看只是大江聯掩人耳目的手段,更可能是因西江幫的頭子不聽話,順手幹掉他。」

    丘神績雙目殺機大盛,道:「我已成立了一支快速應變部隊,只要有明確的目標,不論遠近,亦可以雷霆萬鈞之勢,將它連根拔起。龍先生可在這方面幫我一個忙嗎?」

    龍鷹道:「待我去弄清楚形勢後,回來和總管商議,現在千萬勿輕舉妄動,以致打草驚蛇。」

    此時金髮大美人美修娜芙回來了,丘神績再說幾句後,一臉羨慕神色的去了。

    龍鷹攜美修娜芙回到寢室,在靠窗的椅子坐下,美修娜芙坐到腿上,親熱一番。

    龍鷹道:「你不用陪王子出席宴會嗎?沒有了美麗的美修娜芙,很多人會大失所望。」

    美修娜芙吻他一口,笑臉如花道:「人家一邊買東西,一邊想鷹爺,愈想愈惦掛你,哪還理會其他,所以花光了錢後,立即回來。鷹爺呵!美修娜芙很想你呵!」

    龍鷹大吃一驚,橫空牧野給他的錢袋,裡面至少有二百兩銀,等於三錠黃金。卻被她在個把時辰用掉。她的美麗是令人驚心動魄,花起錢來更令人驚心動魄,少個子兒也養不起她。看來必須把巴蜀採花盜的千兩黃金賺進口袋去,又可替受害者討回公道。

    苦笑道:「美修娜芙在想什麼呢?」

    美修娜芙嬌羞的道:「鷹爺不是說過人家是最可口的鮮果嗎?」

    龍鷹看著她滿溢情燄的大眼睛,道:「美修娜芙為何變得這麼容易面紅,王子說他以前從未見過你面紅。」

    美修娜芙將俏臉埋入他頸項去,不依的道:「讓美修娜芙保留這個秘密嘛。」

    龍鷹大奇道:「原來你竟有東西瞞著我。立即給我招出來。」

    美修娜芙以蚊蚋般的聲音咬著他耳朵道:「美修娜芙想嘛!羞死人家哩!」

    龍鷹道:「不要騙我,那晚在易府初次見你,你連耳朵都紅透。怎可能第一次見到我便想那回事呢?」

    美修娜芙扭動嬌軀,喘息道:「人家怎敢騙你,你那晚看人的眼睛像有法力似的。看得人家整個身體燃燒起來,在那一刻,美修娜芙已曉得自己是鷹爺的女人。鷹爺呵!你和其他的男人很不同,看人家只像欣賞風景,沒有絲毫色迷迷的樣子,但說的卻是最好聽的情話。到大江後,美修娜芙每晚唱歌跳舞給你看,讓鷹爺三年後不會忘掉人家。」

    龍鷹再叫慚愧,當時他剛晉入成魔狀態,讓美修娜芙看到自己「美好」的一面。若以「本來面目」去見她,肯定被她芳心暗罵「死色鬼」。

    或許這就是緣分。

    像他和人雅、花間美女、小魔女和靜齋仙子,冥冥中自有無形的力量將他們連繫在一起,以後的發展亦只可看命運的安排。緣分確是玄之又玄的東西,既勉強不來。又是無從推拒。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下人來報桂有為找他。龍鷹離開美修娜芙神物般的嬌體,讓她繼續尋夢,到內堂見客。

    桂有為帶來範輕舟的獨門兵器蛇首刀,龍鷹把玩一會後,桂有為道:「現時巴蜀因多起事故。城防和河關極嚴,說不出到巴蜀的理由者,須原船折返,偷上岸的亦被禁入城。所以我特別為鷹爺你弄來通關文件,省去麻煩。」

    龍鷹欣然道:「桂幫主想得很周到。不過若範輕舟有這些東西,會否令人起疑呢?」

    桂有為道:「沒有反惹人起疑,范輕舟精通江湖門道,要弄來過關文書易如反掌。還有是如果鷹爺要傳遞訊息,可到成都獅子橋街的天府老舖找一個叫鐵古的人,他是老江湖,也是我在那裡的眼線,絕對可以信任。」

    龍鷹記在心裡,點頭道:「若沒有天大重要的事,我不會找他。」

    桂有為道:「剛才的晚宴上,發生了一件事。」

    龍鷹道:「發生了什麼事?」

    桂有為道:「出席宴會的還有外號‘槍君’的符君侯,他到揚州來,本是要與王子一較高低,後來因王子取消比武,所以我們千叮萬囑符君侯勿要挑戰王子。豈知此子驕橫難制,竟多番在言語上挑釁,最後王子按捺不住,與他在宴會外的廣場動手過招。我知王子是動了真怒,劍不留情,比武過程火爆激烈,幸好到百招之數,符君侯收兵停戰,大家握手言和,沒有釀成大禍。」

    龍鷹道:「這是可以理解的。」

    桂有為搖頭道:「我是陵仲師的弟子,武功雖因資質所限,遠及不上師尊,但眼力卻不會比任何人差。像當晚鷹爺和王子比武,便充滿相親相愛的味道,但王子和符君侯是不同的,王子或許沒殺符君侯之意,但符君侯極可能有殺王子之心,只不過因王子武功高強,使他難以得逞。」

    龍鷹愕然道:「竟有此事!」

    桂有為道:「符君侯長相豪雄,但粗中有細,非是徒憑勇力之輩。我一直不喜歡他,但純是一種人與人間的感覺,很難說出道理。但今晚我看著他全力出手,感覺清晰起來,就是他帶有一種兇殘邪惡的意味。鷹爺須小心這個人。」

    龍鷹笑道:「他愈厲害,小子愈感有趣。唉!如果不是須隱瞞身分,現在就去找他大戰一場,殺他一個落花流水。」

    桂有為道:「在鷹爺身上,我首次真正體會到什麼是天不怕地不怕。」

    又從懷裡掏出個錢袋,放在桌上,道:「范輕舟是個很有辦法的人,所以出手闊綽,裡面有七個金錠,是范輕舟的遺物。這批金錠是在雲貴的商號買的,乃冒充他必不可少的東西。」

    龍鷹大喜收下,道:「對這小子的東西我絕不客氣。」

    桂有為欣然道:「鷹爺若要錢用,一句話便可以。」

    龍鷹道:「銀兩要自己賺回來才好玩,賺錢本身已是一種樂趣。幫主的好意,小子心領哩!以後幫主勿要再稱小子為鷹爺,叫小鷹就成。拜託拜託!」

    桂有為笑道:「你可知聖上與我說話時也多次稱呼你為鷹爺,喚你作小鷹我反不慣,只有鷹爺才配得起你攝人的氣魄。一起走如何?王子等已返鳳鳴號,我可掩護鷹爺和金髮美人到碼頭去。」

    龍鷹稱善回房。

    「起來哩!」

    美修娜芙探出雪白的一雙玉臂,繞上他的頸項,閉著美目嬌吟道:「人家很困!要多睡一會。」

    龍鷹知她像人雅般貪睡,更曉得她因在合體交歡時受了魔種的奇氣,進入沒法形容的狀態,硬逼她起床無益有害。把心一橫,將棉被捲起她香噴噴火辣辣的嬌軀,就那麼橫抱著她走出院落,登上桂有為預備好的馬車,駛出總管府。

    金髮大美女半睡半醒的摟著他,在他耳邊呢喃細語,說的竟是吐蕃話,令他首次感到有學會吐蕃語的必要。

    車隊在揚州穿街過巷。

    耳邊是聽不懂的異族語言,身處是陌生美麗的城市,一切像個美夢般的不真實。

    龍鷹安頓好美修娜芙後,到橫空牧野的房間與他密話。

    問起宴會與符君侯動手一事,橫空牧野道:「他的確想殺我,我也想殺他,只是大家都辦不到。」

    龍鷹道:「這小子究竟有何居心?」

    橫空牧野道:「不理他有何居心,符君侯多多少少和突厥人有點關係,如果剛才我飲恨身亡,效果與遭人刺殺無異。不論符君侯多麼想殺我,剛才的宴會始終不是合適的時間和場所,難以放手相搏,直至分出生死。這該是突厥人在中土殺我的最後一個嘗試。」

    龍鷹道:「今次他暴露真正身分,是得不償失。哈!我們終於找到明確的目標。」

    橫空牧野沉聲道:「我倒不是這麼看,他能與我戰個不分勝負,令他聲勢直追你老哥,大大為南人爭光,成了南人心中的大英雄,若聖神皇帝下旨殺他,說不定會激起民變。符君侯絕非有勇無謀的人,他敢這麼做背後必有其盤算。」

    龍鷹微笑道:「管他有何盤算,他的敗亡只是時間的問題。我現在終於掌握到突厥人顛覆大周的全盤大計,就是由大江聯暗中不住擴展勢力,明的則由符君侯建立英雄形象,只要機會來臨,符君侯出而振臂高呼,揭竿起義,南北勢將分裂。那時突厥人大舉南侵,大周皇朝便須應付兩條戰線的戰爭。一旦給符君侯攻陷揚州,截斷大運河的漕運,情況將不堪設想。」

    橫空牧野笑道:「不過他們千算萬算,卻算漏了龍鷹,你打算如何對付他們?」

    龍鷹道:「我陪你遊三峽後,會在白帝城偷上岸去,然後以另一個身分入巴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