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播種收割(下)-一個身份(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在對方難以置信下,龍鷹輕輕鬆鬆的去了。

    未到艙廳,橫空牧野派人截著他,請他到自己的豪華艙房去。若武曌坐這艘御駕舟,龍鷹現在踏入的就該是龍房。

    艙房比美修娜芙的大上三倍,以屏風隔開為外廳內寢。

    橫空牧野一個人在房內等他,著他坐往一旁的桌椅去,道:「問出什麼東西來?」

    龍鷹道:「暫時沒問到什麼,只是撒下種子,希望很快可來個大豐收。」

    橫空牧野道:「你的腦子究竟在構造上與我有何分別?為何你做的事總是出人意表,教人摸不著頭腦?」

    龍鷹道:「可能因為我最愛一個人胡思亂想,最近才變得正常點。哈!老哥有什麼指教?」

    橫空牧野將一個重甸甸的錢袋放在桌面,道:「我們會在揚州逗留一晚,其中的重頭戲是購物。美修娜芙一向給我寵縱慣了,買起東西來絕不手軟,如果由我付銀兩,她會很不開心的,因為已是你的女人,哈!你明白哩!」

    龍鷹啞然笑道:「王子你真夠朋友,不願看到小弟傾家蕩產,如此不客氣哩!」

    橫空牧野道:「大家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話題一轉道:「我對付突厥的計劃很簡單,就是一個‘忍’字,以靜制動。只要你們大週能保持政局穩定,到突厥人按捺不住攻擊我或你時,我們將他們連根拔起的機會便來了。」

    龍鷹道:「這確是最好的計劃。狼群離開巢穴和地盤,便是他們最脆弱的時候。」

    橫空牧野道:「突厥人有很多厲害的手段,其中之一是每到一地,殺人放火不在話下,更會擄走以萬計的年輕男女,一來可以削弱對方,更可壯大自己的人口。長年累月下。這些人從俘虜和奴隸變作突厥人,忘掉根源。默啜手下便有一批這樣的漢人高手,今次派到中原來搗亂的。當不乏這種叛國忘祖的突厥走狗。對他們不可有同情之念,因為他們只效忠默啜。」

    龍鷹目光投往窗外。

    外面的雨愈下愈大,一片茫茫。

    此時方均來報。那俘虜要找龍鷹說話。

    橫空牧野笑道:「收割的時間到了。」

    龍鷹道:「是雙方一起收割。」言罷與方均去了。

    橫空牧野陷進沉思去。

    大運河通航後,揚州的命運便和她掛了鉤。

    揚州歷史悠久,春秋時為邗國地,後吳王夫差為北上伐齊,開邗溝逾三百里,成為大運河最古老的河段,連接淮水和長江兩大流域。其地處江淮平原南端,東近大海,南瀕長江。大運河開通後,加上武曌遷都洛陽。中原經濟重心逐漸南移,水漲船高,揚州的地位日益吃重,與洛陽遙相呼應,成為南北貨物的集散地。對外的第一港口。

    不論其他,只是能建大型船隻的造船廠,便超過十個,人口逾四十萬,居此的回商達數千之眾,成為經商發財的寶地。

    揚州在政治上亦有特殊地位。武曌登基前最嚴重的叛亂,發生於此,累得竹花幫被捲進事件去。自此武曌駐重兵於揚州,由武曌心腹大將丘神績坐鎮,兼任揚州總管,集兵權治權於一身。

    是日天朗氣清,丘神績親率水師戰船相迎,在橫空牧野的要求下,直赴大江,再東行入海,好完成他的心頭願。

    龍鷹沒有隨行,在丘神績的安排下,偷上揚州,在總管府與竹花幫大龍頭秘密會面。坐好後,龍鷹道:「我需要一個身分。」

    桂有為聽得一頭霧水,忙問其詳。

    龍鷹反問道:「桂幫主怎麼看大江聯呢?」

    桂有為眉頭深鎖道:「我有時會懷疑是否確有大江聯的存在。它名義上由百多個大小幫會組成,總聯頭由各幫會的頭子輪著來做,可是你想找個話得事的人說話,他們總是你推我讓,令人無從入手。表面上他們對竹花幫算是客氣,似乎也講江湖規矩。可是我卻感到很不對勁。」

    龍鷹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桂有為道:「最近我幫在江陵的分舵舵主,忽然離奇失蹤,恐怕凶多吉少,也令我們痛失江陵這個重要地盤。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過去幾年我損失了八個得力手下,不是死於非命,便是離奇失蹤,事後全無可供根查的線索,手法之乾淨利落教人心寒。」

    又道:「鷹爺要的是怎樣的身分?」

    龍鷹道:「小子今次南來,屬最高機密,加上南方沒人認識我,只需一個掩飾的身分,例如某個略有名氣的亡命之徒,一旦成為大江聯招攬的對象,說不定可打入大江聯去。」

    沒說出來的是,他已從抓來的那叫宋言志的傢伙得到有關大江聯的珍貴情報,並於深夜送他登岸,以配合自己的計劃。

    在水裡擒拿宋言志時用上了手段,先以掌勁推動水流,沖散敵人的陣勢,藉當時的漆黑混亂,神不知鬼不覺將宋言志劫走,如此般做只因不想大開殺戒,現在則變得有先見之明。宋言誌隨便編個故事,該可隱瞞被俘的實況。

    桂有為沉吟片刻,忽然精神一振,道:「有個非常適合鷹爺的身分,就是外號‘玩命郎’的範輕舟。此人因在青樓爭風吃醋,打死打傷了幾個富家子弟,在苦主父母央求下,我派出十多高手,追殺千里,終在鄱陽湖將他狙殺。由於我的手下深夜才回來,尚未有機會告訴任何人。最妙是還帶了他的成名兵器蛇首刀回來。他不但年紀和你相若,同樣長得像鷹爺般高,沒有人比他更適合了。」

    龍鷹大喜道:「揚州認識他的人多嗎?」

    桂有為道:「我們對他曾做過一番調查的工夫。此人十八歲前一直在雲貴活動,獨來獨往,最愛黑吃黑發大財,最後吃出禍來,才入中原避禍。他的輕身功夫特別了得,能多次在圍攻下脫身。這惡棍是見不得光的人,認識他者多不到哪裡去。」

    龍鷹斷然道:「就這麼辦,幫主可為我‘玩命郎’范輕舟放出風聲,說我沿江往西潛逃。」

    桂有為欣然道:「真高興能幫得上忙。鷹爺到揚州來,我好該盡地主之誼,只是在現今的情況下,鷹爺不宜到青樓去。」

    龍鷹啞然笑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好像人人認定我愛逛青樓,事實上我自出生後,只上過一次青樓。」

    桂有為道:「人不風流枉少年。問題在鷹爺身邊美女如雲,忙得沒時間去想青樓的姑娘。」

    龍鷹道:「幫主真愛說笑。」

    再為範輕舟的身分商議一番後,桂有為告辭去了。

    偷得浮生半日閒。

    龍鷹乘機回房倒頭大睡,進入夢鄉,夢中回到甘湯院,三女見他回來大喜若狂,忽然又遭太平公主闖進來拿人,接著返回荒谷石屋,然後醒過來。

    他首次感到思念之苦,心中一動,使人送來紙、筆、墨,一口氣寫了三封信。第一封的家書最長,給人雅三女,另兩封分別寫給太平公主和小魔女狄藕仙,為自己爽約致歉。

    寫完三封信,已是黃昏時分,丘神績親來見他。

    兩人在外廳坐下。

    丘神績欣然道:「王子他們一行人到了東市購物,之後還要參加歡迎他們的宴會,才能返回總管府。我偷得點時間,趕回來與龍先生說話。」

    武曌這個心腹愛將年紀在四十許間,長相不俗,眼內藏神,一看便知精明厲害,智計過人,比龍鷹矮兩寸,卻有著慣於發號施令者的氣魄。

    龍鷹先把三封信交給他,請他送往神都,然後道:「聖上有何指示?」

    丘神績從懷裡掏出以火漆密封的飛鴿傳書,雙手恭敬的遞給龍鷹。後者接過後,取出聖諭由頭至尾讀一遍,雙手運功將它搓為碎屑。

    丘神績道:「有沒有我可幫得上忙的地方?」

    龍鷹道:「最重要是保密,只要沒有人曉得我南來之事,算是成功了一半。丘總管可上稟聖上,說我到三峽後會離船入蜀,聖上若要派人來助我,可著他們在揚州等候,卻千萬不要到巴蜀來尋我。我會以另一個身分行事,詳情可問桂幫主。」

    丘神績點頭道:「明白!聖上吩咐下來,請龍先生放手而為。嘿!恕我多言,龍先生最好親筆寫個報告,讓我連同這三封信一併送往神都。」

    龍鷹一拍額頭,同意道:「我真胡塗,這三封信首先會被送到聖上手中,對嗎?我立即去辦。」

    丘神績道:「我在這裡等你。」

    龍鷹入房再修書一封,回廳交給丘神績,後者接過後道:「成都現在發生了幾件轟動江湖的事,首先是採花盜的出現,此獠專揀名門望族的美女下手,最新的消息是受害者增至六人,巴蜀的官府和武林卻連採花盜的影子都摸不到。現在對採花盜的懸賞已增至千兩黃金。」

    龍鷹雙目魔芒遽盛,道:「其他又是什麼事?」

    丘神績道:「另外是幫會之爭,先是巴蜀最大的幫會巴蜀盟的龍頭老大翟連逢遇刺身亡,事後連是誰幹的也弄不清楚,現在巴蜀盟由翟連逢的獨生愛女翟煙翠繼位為盟主,情況教人擔心。」(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