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因緣巧合(下)-投石遊戲(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道:「我們在入黑前一個時辰進晚膳,小弟昨夜沒睡過,好該回房休息。」

    橫空牧野笑道:「小心弄巧成拙,回房休息變為肉搏戰連場。哈哈!」

    龍鷹長身而起,探手狠抓他肩頭一記,笑道:「橫空兄真懂說笑。」

    龍鷹給足音驚醒,原來喚他到船廳進膳。

    湊到懷中金髮美人兒的小耳旁柔聲道:「吃東西的時間到哩!」

    美修娜芙馴服如羔羊般伏在他懷裡,輕輕扭動嬌軀,嬌痴的道:「美修娜芙沒氣力呵!鷹爺去吧!待你的女人多睡一會,再去船廳伺候鷹爺。」

    龍鷹笑道:「你可知自己已由晨早睡至黃昏,超過四個時辰,再不肯起床,不怕別人笑你嗎?」

    美修娜芙勉力睜開少許眼簾,露出亮晶晶的眸珠,用力抱緊他,不依道:「有什麼好笑的?該羨慕美修娜芙才對。鷹爺呵!美修娜芙從未試過這麼快樂的。人家的身體好看嗎?你還未讚人家。」

    龍鷹沒好氣道:「有讚你的機會嗎?」

    美修娜芙撒嬌道:「現在不是有啦!」

    龍鷹早摸清她的情性,道:「美修娜芙的身體比最妖豔的鮮花更好看,比最香甜可口的果子更好吃。」

    美修娜芙獻上香吻。

    龍鷹心付若不是敵人的威脅,她的獻媚可惹來另一場激情風暴。

    懷內美女宛如天降的神物,對任何男人都是最大的恩賜。

    硬著心腸從她糾纏不休的肢體脫身。往船廳會橫空牧野。

    龍鷹從第四層的艙房,登上第五層的主廳,筵開五席,卻只有一眾美姬在用膳,其他人圍在一角似在就某一議題討論。

    橫空牧野見到龍鷹,招手道:「龍鷹兄快來!」

    其中一個叫旦雷錫,長得頗為英俊的年輕吐蕃高手將手上的大鐵弓雙手奉上。龍鷹接過鐵弓後隨手拉幾下弓弦,次次張如滿月,點頭道:「我曾隔遠見過此弓。果然是千石之弓,用上等勁箭可命中千步外的目標。」

    人人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包括橫空牧野和方均在內。

    橫空牧野苦笑道:「要拉滿此弓。本人可輕易辦到,不過若要像龍鷹兄不用提氣運功,又不用沉腰坐馬,毫不費力的樣子,本人甘拜下風。」

    龍鷹笑道:「當然不是如此,只因小弟的內功心法別具一格,方有此差異。」

    方均道:「鷹爺請看,這就是最具威力的‘天火焚’。」

    大圓桌上放著一支特長的勁箭,離箭鋒後兩寸位置作十字型,紮上四個滿載火油以層層疊疊紙屑漿包裹而成的圓球。還有火引。

    可以想象若給射中風帆,肯定可迅速起火,燒個通頂。

    龍鷹放下大鐵弓。拿起「天火焚」,以手測重,皺眉道:「就算用大鐵弓。還要順風,也頂多是三百步許的射程。他奶奶的!」

    方均現出佩服的神色,道:「鷹爺說得非常中肯。」

    橫空牧野神色凝重道:「現在形勢頗為不妙,那三艘船一如你所料般逐漸接近,現在只落後我們兩里,據將軍估計。可在半個時辰內趕上鳳鳴號。」

    方均憂色重重,道:「個許時辰前天色轉壞,今晚將是漆黑的暗夜,就算我們以特製的風燈朝後方照射,視野只能擴展至百步之處。」

    這即是說,敵船要來至百步內的距離方會現形,誰都曉得己方失去遠距攻擊的優勢,近身肉搏吃虧的當是欠缺靈活的龐大樓船。

    何況主動全操在對方手上,待鳳鳴號進入敵人埋伏的河段才動手,勝負之數不言可知。

    方均頭痛道:「下游百多里全無可供泊岸之處,想避戰亦不能。」

    龍鷹笑道:「窮則變,變則通。這些小賊敢來惹我龍鷹的兄弟,打擾他遊覽的清興,是活得不耐煩了。他奶奶的,他們藉月黑風高來個有形變無形,老子就負責為他們點燈,當他們變得纖毫畢露時,就是我們尊貴的吐蕃國賓們練靶的好時刻,便當在大運河狩獵吧!」

    橫空牧野大喜道:「今晚竟有這麼精彩的遣興節目?快給我們說出來。」

    龍鷹欣然道:「很簡單,第一步點燃三支‘天火焚’,第二步將小弟以投石機往敵船投過去,小弟包保可凌空命中三船的桅帷,火油四濺下,不是可照亮敵人嗎?」

    眾人像聽神話故事般呆瞧他。

    方均道:「可是在看不見敵船下,將鷹爺投往敵方的時間怎麼拿捏呢?」

    龍鷹胸有成竹道:「這個也包在我身上。哈!真爽。」

    見人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兒,啞然笑道:「小弟曉得你們在擔心我的箭術,且要於剎那間在黑夜高空連環發射。這樣吧!讓我們來做個試驗,小弟若辦不到,會放棄此法。」

    橫空牧野欣然道:「與龍兄相處愈久,愈感樂趣無窮。他奶奶的!又不能彈你上半空,如何可測試你黑夜凌空連環箭的奇技?」

    龍鷹失笑道:「橫空兄原來會說粗話,果是我輩中人。測試的方法非常有趣,我們邊走邊說。」

    太陽沒入西山,大運河一片昏沉,樓船烏燈黑火,河風陣陣吹來,使人寒意陡增。

    龍鷹立在投石機的發射碗上,面向主樓,中間是高起的桅帆。

    橫空牧野、方均和七八個負責操控投石機的兄弟團團圍著他,無不擔心得要命。

    其他人全集中往頂台或後方甲板,看龍鷹能否辦到這近乎不可能的箭技表演。

    龍鷹一手拿弓,另一手指隙間挾著三支改紮石頭、重量與「天火焚」相同的勁箭,輕鬆的道:「夠黑哩!發射!」

    方均擔心道:「末將最怕鷹爺撞到風帆去。」

    龍鷹道:「放心!我只是藉投石機的動力,方向角度全在我控制之下。」

    方均喝道:「發射!」

    「轟!」

    投石機的投臂朝上疾彈,龍鷹像石彈般往上射去,險險越過帆桅之頂,來到離頂台上超過四十丈的高空,身影不住縮小,最後沒進虛黑裡。

    「颼!颼!颼!」

    三支箭從高處勁射而下,分別命中豎在船尾處相隔各半丈的粗木竿。

    接著龍鷹從天而降,連續三個空翻,落到船尾甲板處。

    歡聲雷動,個個叫得聲嘶力竭,欣喜如狂。

    美修娜芙撲入龍鷹懷裡。

    龍鷹用指逗起她下頷,道:「醒來哩!」

    美修娜芙不勝嬌羞的道:「是給人喚醒的。」

    龍鷹摟著她朝來道賀的橫空牧野和方均走過去,道:「先吃飽肚子,再玩投石遊戲。」

    晚宴熱烈進行,吐蕃高手士氣昂揚,開懷大嚼,一切準備妥當,只待敵船來攻。

    龍鷹和橫空牧野兩人獨佔一桌,美修娜芙則被美姬們押過去問長問短,不用說都是有關她和龍鷹間的事。

    橫空牧野回過頭來,道:「真古怪,美修娜芙現在很易臉紅,你老哥確有一手。」

    見龍鷹吃得痛快,道:「你吃的是隨船御廚弄出來的東西,他確是廚藝超群,大家都是烤羊腿,你們烤的比我們自己弄的好吃多了。」以刀割下一片羊肉,送入龍鷹嘴裡去。

    龍鷹抗議道:「不用餵我!」

    橫空牧野笑道:「我給人餵多了,想試試餵人吃東西是什麼滋味。」

    美修娜芙回來了,喜孜孜道:「讓我餵鷹爺。」

    龍鷹知她下一步會坐入懷裡,用手指著旁邊的椅子,道:「給老子乖乖坐在這裡。」

    美修娜芙一臉不依的坐在他旁,到龍鷹夾了塊雞肉送入她小嘴,方轉嗔為喜。

    橫空牧野訝道:「美修娜芙不知道今晚會有場水戰嗎?你扮得像頭彩鳥般,如何去打仗?」

    美修娜芙得意洋洋的道:「我是穿給鷹爺看的,有他保護我,今晚美修娜芙只須搖旗吶喊便成。」

    橫空牧野向龍鷹嘆道:「你改造了吐蕃最好勇鬥狠的野女郎,今晚最好讓她休息,令她可變回以前那個人。」

    和龍鷹交換個眼色,同時放聲大笑。

    美修娜芙踩足嬌嗔。

    龍鷹倏地收止笑聲,沉聲道:「時辰到哩!」

    樓船燈火在眨數眼的工夫幾全部熄滅,只餘船首三盞特製的風燈仍然亮著,好讓前方來的船只察覺樓船的存在,卻不虞被後方來的敵船看到。

    在狄仁傑的主理下,大運河的水路交通有嚴格的管制,往來既有特定的航道,日航和夜航亦各有一套規則,無微不至,小至旗幟燈號,必須依指定辦事,不容自作主張,大家明明白白,否則依法懲處。

    「轟!」

    穿上水靠的龍鷹,給布於船尾的投石機直送上十丈外的高空,沒進大運河的暗黑裡,就像被黑暗一口吞噬。

    龍鷹若如騰雲駕霧,有種解除了一切束縛,自由痛快的動人感覺。他亦從平常的魔心,攀上魔極的至境,那是完全絕對的知敵境界,敵船的一切全落入他的魔眼裡,黑暗對他沒有絲毫影響。

    此時離他最近的是正前方的敵船,只在下方十多丈外,以其船速,不到十息將可進入攻擊的位置,船上逾百敵人,全體穿上夜行衣,蓄勢以待。(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吾讀小說網(66721.)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