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因緣巧合(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橫空牧野和一眾美姬手下,出現眼前,驚異和驚喜,清清楚楚的寫在每一個人的臉上。

    橫空牧野長笑道:「昨天黃昏起程時,由聖神皇帝至重臣猛將全體來送行,獨缺龍鷹,本人既是心中不舒服,美修娜芙更躲起來偷偷飲泣。原來龍兄竟到這裡等著登船,教我們喜出望外。」

    龍鷹還有什麼好說的,欣然道:「這叫老天爺的安排,小弟和橫空兄的三峽之遊,是命中注定的事。噢!」

    美修娜芙的香唇中斷了他的話。

    橫空牧野嘆道:「本人想騙自己力能與龍兄平分秋色的美夢剛給無情搗碎,龍鷹兄揮灑自如的躍過近四十丈的距離,落點恰是船尾甲板的正中央,既好看又精準。別的不說,憑這種身手,龍兄當是世上最可怕的刺客,誰擋得住可視三、四十丈距離如寸地的攻擊。橫空牧野以能成龍鷹的兄弟為榮。」

    眾姬和吐蕃高手齊聲喝采歡叫,以宣洩心中的激動。

    龍鷹離開美修娜芙火辣的香唇,細審身屬自己美人兒的絕色玉容,以衣袖仔細為她拭抹情淚。道:「只是妙腳偶得,你要我再來一次,肯定掉進水裡去。」

    橫空牧野顯是心中激動,道:「龍鷹兄真謙虛。」接著轉向眾人喝道:「你們告訴我,龍鷹如再跳一次,辦得到嗎?」

    眾人轟然應道:「辦得到!」

    美修娜芙終肯稍離少許,改為大力挽著他臂膀。龍鷹則以左手抄著她柔軟纖幼的腰肢。這才看清楚船上的設施。笑道:「這並不是艘觀光樓船,而是一艘超級戰船。」

    橫空牧野欣然道:「你們聖神皇帝的濃情厚意,教兄弟如何拒絕?」

    目光落在他襟頭,說道:「是否敵人的血漬?」

    龍鷹苦笑道:「此事一言難盡,待會再詳告橫空兄。」

    略一沉吟道:「誰是船上人員的頭子?」

    一個聲音在後方響起道:「末將方均,拜見鷹爺。」

    龍鷹摟著美修娜芙轉過身去,一個身穿便服三十歲許的大漢立在身前。蓄著把大鬍子,形象威猛,雙目閃閃有神。意態沉凝。武曌派得他來,當然非是泛泛之輩。

    客氣幾句後,龍鷹道:「有什麼方法通知聖上。我會隨王子到三峽去?」

    方均答道:「這個容易,船上養有信鴿,末將立即將訊息傳返神都。」

    說罷領命而去。

    橫空牧野伸手搭著他肩頭,道:「讓你的女人伺候你沐浴更衣,也不用另找房間,美修娜芙的房間就是你的房間,我會使人送十套漢服給你。」

    龍鷹一呆道:「十套!你做了多少套?」

    橫空牧野道:「百多套吧!」

    龍鷹心中喚娘時,早被金髮美人兒硬扯著去了。

    龍鷹來到橫空牧野身旁坐下,目光投往兩岸景色,精神為之一振。

    橫空牧野道:「她的身體柔軟嗎?」

    龍鷹正心忖坐樓船觀光確有別的船隻沒法取代的優勢。首先是視野開闊。他們坐處是第五層主艙外的望台,後面是艙廳,雖被船尾的桅帆擋去部分視線,仍是非常可觀。其次是大船獨有的穩定,且因順水而行。只間中有少許波顫。

    橫空牧野的話傳入耳內,一時尚未會意,旋即明白過來,點頭道:「她曾對我說過,身體比國宴表演助興的柔骨女郎更柔軟,當時不怎麼放在心上。到剛才方充分體會到她沒有半點誇大。她真的棒極了,可擺出任何姿勢。」

    橫空牧野欣然道:「龍鷹兄和你的族人確有很大分別,其他人一說起男女之事,莫不遮遮掩掩,口不對心,沒絲毫男兒氣概,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又笑道:「我們愛談女人,女人還不是一樣愛談我們,美修娜芙的第一次分外惹人注目,現在我那群女人都在猜估她何時可以起來。哈!」

    龍鷹啞然笑道:「我的肆無忌憚與出身有關,這幾天會盡告橫空兄,不敢有任何隱瞞。哈!如果她們憑美修娜芙何時可以離床來做出判斷,肯定高估了小弟。因她昨天見我沒來送行,怕我變心,所以哭足一晚,現在見我攔船而來,又得到了小弟的愛,鬆弛下來,當然敵不住睡魔。哈!」

    橫空牧野道:「你太小覷女人的細心了,她們早將此計算在內。如果美修娜芙在一個時辰後起床,你老兄只是勉強及格,以後逐時而增加分數。哈!」

    龍鷹嘆道:「原來談女人可以如此樂趣無窮,真的沒想過。」

    此時方均來報道:「遵照鷹爺吩咐,已向神都發放訊息。」

    龍鷹目光投往上游遠處,道:「方將軍有注意到那三艘單桅船嗎?看來吃水不深,怎會一直保持距離,而不是愈追愈近呢?」

    方均點頭道:「那些船自今早天亮,出現視野之內,時現時隱,我們一直留神。不過請鷹爺放心,我們這艘名為‘鳳鳴’的樓船,是聖上坐駕舟之一,船體堅固,船身塗上防燒藥,船首裝上鐵錐,共有投石機八台,弩箭機二十八挺,弓矢充足,精善水戰者二百一十人,可應付任何攻擊。」

    龍鷹道:「上游有什麼河段是有利於敵人伏擊的,我們何時抵達該河段?」

    橫空牧野終露出注意神色。

    方均沉吟片刻道:「最狹窄的河段是沉仙灘,形勢險峻,既有高崖又有亂灘激流,若依目前的風勢,該於入黑後寅時中抵達。」

    龍鷹哈哈笑道:「敵人的整個攻擊行動已呼之欲出。當夜色降臨,那三艘敵船將會全速趕上來,銜尾狂攻,只要令鳳鳴號著火焚燒,便完成任務,再由伏擊的敵人以矢石從兩岸殺我們一個片甲不留,僥倖能游上岸的也難逃他們的圍攻截殺。」

    橫空牧野欣然道:「任他們千猜萬估,仍猜不到我們鳳鳴號有龍鷹坐鎮。」

    龍鷹仰觀天色,道:「恐怕很快又有一場大雪,對敵人的行動更是有利。」見方均一臉不服氣的神色,微笑道:「我絕不是無的放矢,敵人若要攻擊我們,大運河是最佳選擇,因為到大江後河道開闊,有利大型船隻,且有揚州水師和江陵水師前後接應,豈容敵人輕易得逞?」

    方均道:「今次的觀光行動,被聖上列為機密,敵人怎可能瞭如指掌呢?」

    龍鷹聳肩道:「很簡單,那代表朝廷有對方的內奸。方將軍不用擔心殺錯良民,如果我估計無誤,入黑後對方將不亮任何燈火的追上來,再以厲害火器攻擊鳳鳴,樓船的防燒藥也要吃不消。所以我們必須先發制人,在對方弓矢的射程外先燒掉敵人的船。」

    橫空牧野精神大振道:「這是本人平生第一次水戰,今次隨來者人人是百發百中的神射手,我們的弓矢射程更比你們的弓矢遠,該可對敵人迎頭痛擊。」

    龍鷹道:「遠多少?」

    橫空牧野傲然道:「至少遠上五十步。」

    龍鷹搖頭道:「如果敵人在船首豎起防箭板,遠五十步不會有多大的分別,且在漆黑之中,神箭手也難有準繩,而對方只要捱至鳳鳴進入他們的火器射程內,吃虧的肯定是我們。」

    方均愕然道:「想不到鷹爺對水戰這麼內行。」

    龍鷹道:「全是從書卷看回來的,怎比得上方將軍的實戰經驗!船上有厲害的火器嗎?」

    方均道:「有十二支名為‘天火焚’的火器,只是若敵人有防備,縱使射中對方,仍會被迅速撲熄,且天火焚因負載火油,射程不到一般箭矢的一半。」

    龍鷹笑道:「給我最強的弓,只要射程超過一倍,命中的是對方桅帆,火油灑下,包保燒得敵人喊救命,又可照亮敵船,那時橫空兄和一眾神射手將可大快朵頤。」

    不要說方均,連橫空牧野也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道:「原來龍鷹兄的箭法厲害至此。」

    龍鷹笑道:「小弟從未試過射箭,就像我未用過槍。但我有把握可辦得到。」

    橫空牧野無言以對。

    方均道:「鷹爺有多少成把握那三艘確是有不軌企圖的敵船?」

    龍鷹道:「是十成十的把握,方將軍必須抱著死馬須當活馬醫之心來看待此事,做好一切準備工夫。先著各位兄弟爭取休息時間,以應付今晚之戰。我們的目標是保住鳳鳴,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要老子能活捉他們的領袖,送返神都,可視此戰為大獲全勝。報告由我寫,功勞全歸方將軍和下屬,不過須先串口供。哈哈!」

    方均仍是半信半疑,但顯然因龍鷹這番話而對他好感大增,應命去了。

    橫空牧野讚嘆道:「想不到你老兄對行軍打仗這麼內行。聖神皇帝送了把大鐵弓給本人,該算船上最強的弓哩!」

    龍鷹暗叫厲害,直覺感到是褚元天刺殺他、留在神湖底借之陷害李顯的大鐵弓。而武曌故意送出此弓,隱有誰都不得拿此弓作文章之意,也暗含對武承嗣的警告,著他安分守己,免得再有把柄落入他人手上。(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