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仙魔之戰(下)-因緣巧合(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勝死亡的最佳方法,就是一無所懼的面對死亡。

    龍鷹翹起二郎腿,坐在一方石上,看著仙蹤現身月夜深處。哈哈笑道:「仙子別來無恙!」

    端木菱不徐不疾的奔上山坡,來到他身前十步許外立定,玉容靜若止水,美眸彩芒閃閃,一眨不眨的凝望他,沒有說話。

    龍鷹微笑道:「仙子心中想的,是不是這混蛋怎會在這裡等仙子我呢?」

    端木菱輕嘆道:「龍鷹呵!你可知若仍不能去妄還真,不肯對端木菱下殺手,日出前你將在劫難逃。」

    龍鷹大奇道:「如此豈非正中仙子下懷嗎?」

    端木菱輕描淡寫道:「我只是希望予你一個公平決戰的機會。」

    龍鷹好整以暇道:「仙子不用擔心公平或不公平,因為不公平中自見公平。得到仙子的啟發,小弟終於發現一個可破仙子劍心通明的妙法。先作聲明,勿要怪小弟對仙子無禮,因為那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要怪就怪仙子你太厲害吧!」

    端木菱差點被他說得仙心失守,皺眉道:「龍兄的話令小女子大生警戒之心,只好使出壓箱底的本領,勝負自見分明,龍兄也勿要怪我。」

    龍鷹道:「此戰之後,仙子會恨我入骨,小弟則全力逃亡,不知何年何月何日再有相見之時。仙子可否和小弟說幾句心事話兒。例如愈看愈覺得你這個混蛋合眼緣諸如此類。哈哈!」

    端木菱淡淡道:「如果你只懂說這種輕佻的話,端木菱會看不起你。」

    龍鷹哂道:「看得起我有屁用?還不是毫無理由的要破我的魔種。為的只是冠之以皇理由的一己之私。」

    端木菱出奇地不以為忤,唇角還逸出一絲笑意,平靜的道:「我不想為此解釋,更不願和你爭辯,不過終有一天,龍兄會明白事情並不如你想象中的那樣子。」

    龍鷹大喜道:「終逼得仙子說出心事話兒。哈!你道小弟憑什麼猜中仙子的心事,首先是你不厭其詳道出仙胎的來龍去脈。更重要是透露你曉得種魔**的秘密,既然如此,仙子該曉得每過一天。愈難破小弟的魔種,怎會坐失良機?先避而不見,又躲到庵處來。現在又肯和小弟款款深談。」

    端木菱的劍心通明終告失守,沒好氣的白他一眼,悠然道:「你愛怎麼想是閣下的事,總之擋不了就糟糕。逃得了今次逃不了下次,記著你答應過,一年之內何時小女子想揍你一頓,你必須應戰。」

    龍鷹開始感到和她耍花槍般的樂趣,雖然確如她所言,擋不了就完蛋。欣然道:「這麼說仙子根本不會向小弟下辣手。」

    端木菱淡淡道:「試試看吧!」

    龍鷹長笑道:「那小弟便以自身的性命,來試探仙子的心意。」

    騰身而起。居高臨下的撲向端木菱。

    端木菱晉入劍心通明的至境,施展彼岸劍訣第九式「止於至岸」,驀地變得法相莊嚴,輪廓宛如石雕玉刻,超乎眾生之上。人再不是人,佛再不是佛。有等於無,無等於有,手中古劍彷彿正徘徊於有無之間,令人無法捉摸,沒法掌握。

    九式彼岸劍訣。後三式只有達致劍心通明的靜齋仙子,方有修練的資格。以師妃暄的資質,也要到四十歲方練成此三式。而端木菱芳齡二十,已盡得此三式的竅訣,雖然在功力火候上比不上乃師,但已可見她是如何超卓。

    龍鷹卻毫不驚懼,他今次再戰端木菱,早清楚目前仍非對方敵手,但卻不得不設法破她的劍心通明,否則任他逃多遠,最終仍逃不出她的仙掌,只有破掉她的劍心,令她沒法使出如此令人難以招架的仙招,他方有保命逃生的可能性。

    古劍驀現下方,朝他心窩刺來,劍氣將他鎖緊籠罩,既避無可避,更是擋無可擋。

    龍鷹根本沒想過擋格,避過心窩,硬以肩脅間的位置迎上仙子精微絕倫的一劍,兩手食指射出兩束魔氣,瞄準仙子胸口疾射,剛好力能破入她的護體真氣,又不會傷她經絡。

    此絕非同歸於盡的招數,如估計失誤,丟命的肯定是他。

    鮮血激濺。

    古劍刺入肩下脅上的軟肌里,深入寸許後,先天真氣尚未吐實,強大的魔勁狠狠反擊,和著鮮血朝中劍處往外噴灑。

    不過只要端木菱再催勁,先天真氣可再度衝開缺口,直攻龍鷹全身經脈,五臟六腑,那時大羅金仙也返魂乏術。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剎那,端木菱嬌軀劇顫,不單沒法續施殺著,還像醉酒仙子般抽劍猛退,直退至斜坡腳,冰雪般潔美的俏臉現出兩朵紅雲,不要說劍心通明,連一般的禪定功夫亦告雲散煙消。

    龍鷹全身乏力,「咕咚」一聲坐倒斜坡上,做好一切被仙子大罵的心理準備。

    原來他注入仙子體內是兩束魔氣,先不說仙胎對魔種的敏銳,只是無禮的位置已教一直玉潔冰清、矢志修行、神聖不容侵犯的美麗仙子受不了。這確是被她破魔種之法啟發,仙子既可以仙胎之氣破他魔種,他當然可以以牙還牙,以魔氣擾她的仙心。

    而更關鍵是仙子根本沒殺他之意,刺中他前早收回大半真勁,否則他現在已魂歸地府。

    端木菱雙頰愈燒愈熱,雖恨不得真的幹掉龍鷹,卻先要將他侵體的魔氣排斥體外。

    「無賴!」

    龍鷹愕然朝她看去。

    端木菱出奇地沒現出仇深似海的神情,只是一臉懊惱。

    龍鷹小心翼翼的道:「這是小子唯一保命之法,請仙子原諒則個。」

    端木菱仍說不出話來。

    龍鷹色膽轉壯,笑嘻嘻道:「今晚還要不要打下去?」

    端木菱稍稍回復過來,神色不善的道:「儘管我一時再沒法使出破魔的劍法,可是揍你一頓仍是足夠有餘,看你可逃到哪裡去?」

    龍鷹長笑道:「錯過時機哩!」

    拔身而起,連續幾個凌空翻騰,消沒在山頂她視線之外。

    龍鷹全速奔馳,痛快至極。

    與端木菱戰鬥的過程中,他多次被激發上魔極的層次,使他能屢避大禍。他沒法肯定端木菱會否真的狠心毀掉他,但卻清楚自己如敗於她的仙劍下,不單永遠不能奪得她的仙心,自己更無望攀上魔極的層次。

    這可不是他猜的,而是向雨田說的。

    成魔於種魔**來說只是小成,此時戰事貴精不貴多,最重要是鞏固道心,進入惟精惟微的境界,令神通廣大的魔種與道心進一步結合,突破道魔之防,渾融為一。那時平常心即為魔心,謂之魔極。

    故一旦心誌受損,勢將影響道心和魔心的結合,仿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他用的手段確見不得光,卻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現在端木菱對他的吸引力大於一切,雖知如天亮前仍不趕返洛陽,那閔玄清、小魔女的佳人有約也極可能泡湯,他仍要與仙子再戰一場,讓她消氣。

    也不知奔了多久,前方傳來河水滾流的聲響,河風帶著水的氣味,送進他比常人靈敏百倍的鼻子去。

    穿過一片疏林後,前方倏地擴至無限,一道長河橫亙前方,幾艘亮著燈火的大小舟船此來彼往,在黎明前的暗黑裡,嚴寒的天氣下,有種說不出來的荒滄感覺,他和船上的人彷彿活在不同的世界裡。

    龍鷹盤膝趺坐,迅即進入無人無我的魔心道境。

    靜待仙子的降臨。

    「鷹爺!」

    龍鷹猛睜雙目,天已大明,陽光從後方斜灑而來,將他的影子投往地面,一艘大樓船順流而來,眼看便要在眼前經過,驟眼看去,最觸目是在日照下閃閃生輝,隨它美麗女主人情急的跳躍下飄舞晃動的金色秀髮。

    龍鷹心忖怎會這麼巧的。

    美修娜芙的單純、熱情、坦率、美麗和她對自己毫無保留的愛,令他的魔心烈烈熊燒起來。心動意到,彈將起來,朝前衝出,到達岸旁臨水的一塊大石處,雙足踏正石邊,一縮一撐,魔勁爆炸,如煙花火箭般直射半空,以一個優美至難以形容的弧度,劃過逾三十丈的遙距,投往在水面高起十多丈的樓船去。

    樓船上的叫喚聲倏地歛止,人人仰首上望,屏息靜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砰!」

    龍鷹落在船尾的甲板上,先往前滾,雙掌按地,發出另兩股力道,煞止衝勢,又來個倒豎蔥,同時從魔極至境回到現世,再用力凌空翻騰,傲立甲板上。

    河風吹來,衣衫拂揚,往河岸瞧去,不由倒抽一口涼氣。

    這麼遠的距離,自己竟想也不想便投射過來,如有神助,假設落在水裡,就狼狽失態至極。

    一團金影挾著熟悉的體香,狂撲入他懷裡,雙手死命摟著他,嬌軀不住顫抖,金髮異族美女喜極而泣,又喊又叫,激動興奮。

    龍鷹將奪魄勾魂的血肉緊摟懷裡,高燃著對她的愛火。事實上這幾天一直想找她親熱,好輕憐蜜愛,享受她的溫柔滋味,只因他們到了神都苑遊玩,之後又忙得昏天昏地,錯過機會。(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