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作之合(下)-愛情賭約(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由皇城至洛南之間的洛河河段,洛水開岔為三道水流,黃道橋、天津橋和星津橋自北而南雄跨三道水流之上,形成三橋連珠之局,其中以天津橋最宏偉壯觀。三橋各有名稱,但神都人統稱之為天津橋。

    蹄聲自後而至。

    龍鷹只用鼻子嗅嗅,已知來者何人,心中奇怪,小魔女大姐每次出巡,總是前呼後擁,為何今天會落單?

    「可惡小子!」

    龍鷹裝作聽不見。

    「死龍鷹!」

    龍鷹哈哈一笑,轉過身來,俏麗無倫的嬌美少女早甩蹬下馬,手牽馬兒迎面而至,一副大興問罪之師的聲勢。

    待她來至身旁,龍鷹與她併肩步上天津橋,道:「藕仙小姐的跟班到哪裡去了?」

    狄藕仙沒好氣道:「一個兩個全是沒用鬼,十來招不是刀崩便是劍折,真不知他們憑甚麼行走江湖,有甚麼資格跟著我?」

    接著興奮道:「你現在有沒有空,找個地方讓我好好教訓你。」

    龍鷹好整以暇道:「高手過招,怎可以隨便,當然須約期決戰,而不是說打就打,對嗎?」

    狄藕仙皺眉道:「這算哪門子的規矩?人家現在手癢嘛!」

    龍鷹忙道:「臨急臨忙怎去張羅神兵利器,大姐也不好意思要小弟空手對你的神山之星吧。不如這樣……噢!到了。」

    此時兩人來至天津橋的最高點,兩邊洛河盡陷茫茫雨雪中。兼之行人疏落,嗅吸著她迷人的體香,看著她絕世嬌容,與她不用腦袋的東拉西扯,確是迷人至極。

    狄藕仙大奇道:「到了甚麼?」

    龍鷹恭敬道:「稟上小魔女大姐,是到了小弟赴約的拉牛牛。」

    狄藕仙一頭霧水道:「難道你因本姑娘找你試劍嚇瘋了你。哼!不理這麼多,快說出決戰的時間地點。否則絕不輕饒。」

    龍鷹大感與她調笑其樂無窮,道:「換言之,假若本可惡小子不說出時間地點。大姐的下半輩子將會和我沒完沒了的。哈!真爽!」

    小魔女狄藕仙粉臉升起兩朵令龍鷹驚心動魄的紅暈,踩足大嗔道:「你說不說!」

    龍鷹深明對這俏秀美人兒適可而止的策略,忙道:「說!說!人約黃昏後。明天我們先找個可看到日沒的好地方,吃頓便飯,當然由龍某請客。」

    狄藕仙耳朵燒紅起來,咬著香唇狠狠道:「誰陪你去吃飯,你只是給本姑娘試劍用的。」

    龍鷹大樂道:「大姐有所不知,試劍前不吃飯何來氣力擋大姐的劍,所以是必需的。」

    狄藕仙踩足道:「算你有道理,然後到哪裡試劍。」說畢連玉頸都被紅霞征服了。

    龍鷹見她一副發熱發亮,香噴噴的誘人模樣,登時忘掉一切。試探道:「怎可以這麼急,剛吃飽便去打生打死,豈是養生之道?靠近點,讓我告訴你一個好地方。」

    狄藕仙一臉懷疑的靠近少許,戒備的道:「不要耍花樣。若你再令我中招,今次我會去向聖上告發你。」

    龍鷹湊到她小耳旁,以微僅可聞的聲音道:「我們先到上陽宮洛濱的曲折長廊手拉手漫步,來回一匝,然後到宮內的御園決一生死,包保精彩好玩。」

    狄藕仙擔心道:「驚動了聖上怎麼辦?」

    龍鷹見她一點不計較兩手相牽這最關鍵的環節。樂不可支的道:「沒問題,小弟早上見聖上時先向她申請批准的聖旨。哎喲!」

    狄藕仙收回重擊他小腹的香拳,笑得美目睜不開來,活像個迷死人的小妖精,開懷道:「還不真的中招,你當本姑娘像你般愚蠢嗎?你那些第十八流的哄無知少女伎倆,竟敢用在本姑娘身上,捲鋪蓋去睡街吧!親了人還不心足,又要來拉手拉腳的。我警告你,你若不肯乖乖給我試劍,本姑娘就去告訴爹,讓他知道女兒給人輕薄了。」

    龍鷹掩肚呻吟道:「既然如此,老子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自己去找你爹,告訴他我不但親了他女兒的小嘴,還侮辱了她,所以她已是本小子的人,不嫁我便嫁不出去。」

    兩人對望一眼,都忍不住放聲大笑。

    狄藕仙喘著氣道:「侮辱?虧你說得出口。」

    龍鷹笑得淚水嗆了幾滴出來,辛苦的道:「你既不肯守我們兩人間的秘密,我便來個小事化大,看吃虧的是誰。老子沒時間哩!快說,究竟有沒有膽子接受決戰的時間地點和方式?」

    狄藕仙喜翻了心兒的扭腰道:「怕你嗎?與你這種低手決戰不需任何膽量,本姑娘知道哪個地方可邊用膳邊看日落,明天酉時末我就在這裡等你,若見不到你張羅得兵器,我會砍掉你的臭頭……」

    龍鷹接下去道:「讓你以後親不到人家香噴噴的小嘴,雖然最大的損失是本姑娘。」

    狄藕仙噗嗤笑道:「真給你活生生氣死,臭美!」

    又道:「站在這裡成甚麼體統,走下去呵!」

    龍鷹一個倒翻,躍離橋頂,落到下方經過的大船去,抱拳道:「後會有期。」

    狄藕仙呆瞪著他,瞧著他隨船遠去,始終說不出半句話來。

    龍鷹感應到端木菱的仙胎,遂於洛水南陸登岸,有如得到指路明燈般,展開身法,進入岸旁的山林區。

    此時雨雪停止,天氣轉佳,沿途山崖峻峭,石秀泉清,密集成林的參天古木雪舖霜掛,遮天蔽日,想起可在如此幽深雅致的勝景靈地會仙子,魔心變成了一團燃著了的烈焰。

    過去幾天由於一波接一波的人與事,稍有空閒則在思索與武曌秘而不宣、似無還有的鬥爭。可是來自靜齋出塵脫俗的仙子,始終在他內心深處占上一個席位,好像有一根無影無形的紅線將他們繫在一起。

    她的美麗與眾不同,只此一家,別無分號。那種不食人間煙火般的雅淡飄逸,打從看到她的第一眼,已深深鐫刻在他的魔心裡。

    猶記得與她在觀風殿外的初遇。伴隨她而來的氤氳仙氣攫緊了他的心靈,受激的魔種使他不像其他人因她的仙姿妙態生出自慚形穢之心,反感到她嫵媚性感至極。實是任何男性夢寐以求的神物。故而後來與萬仞雨說起端木菱,便擺明車馬非得到她不可。

    他不但要得到她的仙心,還要得到她的仙軀。其他什麼她是修天道的女子、方外之人,全不在考慮之列。

    隱隱中他感到這是仙胎魔種既排斥又吸引的效應。在魔門史上,只有向雨田和他練成了種魔**,向雨田一生不近女色,當然也和他那時代的靜齋仙子無緣,所以現在他和端木菱的仙魔之爭,肯定是史無前例。沒有人可對他們的將來做出預言,也沒有任何人可猜測到最後會演變成什麼樣子。

    林間現出小路,龍鷹沿路尋去,不一會一座寧逸平和的庵堂出現眼前。

    龍鷹大為訝異。因為除端木菱外,他再感應不到其他人。

    百思不解時,端木菱在他的心靈版圖消失無蹤。

    龍鷹大吃一驚,如此收發由心的仙功妙法,是他從未想過的。如果只有她感應到自己,而他卻感應不到她,那一旦反目成仇,端木菱會變成他無法躲避的「仙患」。

    據向雨田所言,只有臻達第十重功法的「魔極」,魔種方可完全斂收。不讓其被有禪心的高人感應探測。而現在的自己顯然離此甚遠。

    他隱隱曉得不妙,端木菱這般做當然不是友善的表示。

    他再感覺不到她的存在,就像在佛堂初見武曌的情況,又或如昨夜對上法明。

    深吸一口氣後,龍鷹硬著頭皮,步進庵堂。

    長方形的迎客室內,端木菱安坐方形桌子的一邊,另一邊是虛位以待的椅子,她造型高古的佩劍橫擱桌面,似要與另一方的坐者切割出楚河漢界。

    明亮深邃的眼睛看著龍鷹在桌子另一邊坐下,有點慌了手腳似的從囊中掏出五兩黃金,一排放在桌面處,與她的佩劍成雙成對,晶瑩如玉的花容不見絲毫波動。

    上一次是遠觀,今回是近看,更是乖乖不得了,彷如至深至甜夢境裡縹緲難測的女神,終於現蹤於凡塵之中。

    龍鷹曉得自己的魔種在她鐘天地靈氣的仙目注視下,不單魔心失守,且是潰不成軍。論境界,他仍遠比不上她。

    龍鷹嘆道:「端木仙子是否想取小弟之命?」

    端木菱彎月似的秀眉輕輕蹙聚,淡然自若道:「我是凡人一個,受不起仙子的稱謂。」

    還是首次聽到她毫不掩飾下空山靈雨般清甜天籟似的語音,令龍鷹感到自己被引帶穿越九重之天,置身遙遠和平時可想不可即的仙域,聽著陌生但動人的仙言。一時心神皆醉,衝口而出道:「嫁我!」

    話出口方知糟糕,但已收不回來,連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說出如此時、地、情均不合適的妄言。不由記起也曾對她說過類似的話的花間美人兒。

    出奇地,端木菱如不波止水,不見絲毫應有的不悅,平靜的道:「東漢明帝夜夢金人,遂興起遣人往西域求佛法之心,至大月氏得遇天竺大德高僧竺法蘭和攝摩騰,以白馬馱經返回洛陽,建立白馬寺宏揚佛法,為中土第一座佛寺。自此天竺高僧陸續到中土進行譯經,其中對中土武林最有影響力是《安般守意經》和《陰持入經》。前者為習禪之法,講呼吸守意,與道家吐納煉丹之術吻合至天衣無縫;後者講佛教名數,涉及宇宙人生的關係,以無上意識為本元,令當時武林耳目一新,胸懷擴展。白馬寺亦成為佛門聖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拉牛牛(la66.)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