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天作之合(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御書房外令羽和風過庭在說話,後者見到他,走過來抓住龍鷹臂膀,道:「等我!」說罷進御書房見武曌去。

    龍鷹和令羽移至主門樓外說話。

    龍鷹恭喜道:「以後怎麼稱呼你呢?」

    令羽道:「現在是正統領,上面還有大統領。以前不知打了多少場仗,積功升至副統領,豈知到一趟青樓,竟可破關升級。要從副統升作正統殊不容易,現在小徐升上我原先的職位,其他兄弟則從一等飛騎禦衛升上將弁,非常風光。只恨以後再難像以前般大夥兒一起到芳華閣風流快活。」

    龍鷹道:「沒有事是不可能的。究竟發生了甚麼事,聖上竟似對我們去青樓一事的來龍去脈瞭如指掌?」

    令羽呼出一口涼氣道:「昨晚我們回來後,被推事院的人分隔盤問,由於沒有串過口供,只好從實招來,還以為大禍臨頭,整晚沒覺好睡,怎知今早全體被召去見聖上。哈!不要看小馬平時嘴皮子那麼硬,腳子最軟的正是他,臉青唇白不似人形。哈!結果聖上不單沒有責怪我們,還大讚一番,說與鷹爺配合得天衣無縫,連立三個大功,當場頒諭擢升,雖被嚇出一身冷汗,當然是值得的。聖上又示意,以後鷹爺有甚麼用得著我們的地方,我們不用請示可私下為鷹爺效力。哈!最好笑的是其他手下人人怪我沒挑他們伺候鷹爺,使我窮於應付。」

    龍鷹道:「你的美人兒舉舉又如何?」

    令羽心迷神醉道:「大恩不言謝。舉舉約了我今天休勤後和她去划艇,真想不到我令羽竟有今天這一日,夢想成真。舉舉確是難得的好女子,如她肯從我,令羽絕不會負她。」

    龍鷹大喜,道:「其他兄弟又如何?」

    令羽道:「我算是最幸運的一個。小徐與詠芳還似有點眉目,其他人則要看老天爺的安排。幸好昨夜保留實力,仍可讓各兄弟個別到芳華閣會佳人,可再加點狠勁。現在軍職不同。該有較好條件去追求她們。」

    此時風過庭出來了,兩人與令羽欣然話別,朝正門樓方向舉步。

    龍鷹道:「風公子沒騎馬嗎?」

    風過庭道:「閒著無事。用兩條腿走路是一種享受。」

    龍鷹道:「想不到公子和令羽這麼稔熟。」

    風過庭道:「令羽是聖上的心腹愛將,贏過幾場非常漂亮的仗,又專責收集情報,過庭和他合作過一次。」

    龍鷹心忖原來如此,武曌每一著棋,背後總有一定的思量。

    風過庭道:「明天早朝後,聖上在宮城貞觀殿的議政廳見我們三個,龍兄負責約那小子,記緊囑他不要胡言亂語,令我們為難。」

    龍鷹道:「放心!這小子比以前任何一刻更珍惜小命。」

    風過庭沒有在意。或許是不關心萬仞雨的私事。道:「過庭昨天見過閔玄清,此女對你非常感興趣,著過庭找機會讓她和你見個面,不要以為她是隨便的女子,沒多少人她看得入眼。不過真的是敢愛敢恨。也不用擔心她纏你,風流女冠的身分永不會因任何人改變,不愧神都奇女子。」

    龍鷹笑道:「風公子是否和她有一手,她可看不上任何人,但怎可錯過你呢?」

    風過庭笑道:「何處高樓無可醉,誰家紅袖不多情。我們生活在刀鋒口的武人。閒來不好好享受生命,是對不起自己。不過過庭不慣答這種問題,留點想象空間不是更美妙嗎?龍兄現在到哪裡去?」

    龍鷹道:「小弟現奉有聖諭,須去找胖公公說話。」

    風過庭道:「明午我們和閔玄清共膳如何?」

    龍鷹喜道:「當然求之不得,就這麼決定,風公子很賣力哩!」

    風過庭笑道:「有美相伴,且是風流雅事,又與龍兄有關,怎敢不賣力?」

    此時抵達皇城,分手後各自去了。

    長桌上擺滿山珍海味,龍鷹到時,出名能吃的胖公公正伏案大嚼。

    加入後,邊吃邊喝,龍鷹一五一十把過去兩天的事鉅細無遺的說出來。

    胖公公聽罷閉上細眼,好一會後睜開道:「武曌警告法明後,向我發出另一警告。」

    龍鷹愕然道:「不似吧。她說及你時的確情懇意切,字字出自肺腑。」

    胖公公微笑道:「世上有兩處地方的女人最厲害,你道是哪兩處呢?」

    龍鷹說不出話來,只能猜到其中之一。

    胖公公道:「就是皇宮和青樓,事實上兩者沒太大分別,皇宮的女人爭的是權位,青樓女子謀的是你的錢囊。先帝的王皇后夠厲害吧!竟給武曌騙得帖帖服服,結果不但後座不保,命都掉了。小子你現在的命運如出一轍,被騙的價值不相伯仲。告訴我,你對武曌的價值在哪裡?」

    龍鷹道:「須分幾方面來說,複雜得自己也有點胡里胡塗的。」

    胖公公道:「先說這幾天的事。殺薛懷義,令法明和她間失去緩衝,最妙的一著是武曌趁機將白馬寺的千多個假和尚發配遠方,連根拔起法明在神都的勢力,否則昨晚被斬首的,便是薛懷義的人而不是來自淨念禪院的蠢材。」

    龍鷹點頭道:「確是如此。」

    胖公公道:「可見你這個不斷精進的邪帝對她價值之大。這是一種微妙的心態,你為她執行任務等於她御駕親征,帶給她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和痛快,所以對你恩寵有加,因為你是不能被替代的。」

    龍鷹道:「小子倒沒想及此點。」

    胖公公道:「其次是道心種魔**。杜傲為培植你這個活爐鼎,下了多少苦心落了多少工夫?」

    龍鷹沉吟道:「這個很難作出估計。」

    胖公公哂道:「有甚麼難估計的,至少是二十年的工夫。你說武曌有耐性去花二十年培植另一個龍鷹嗎?何況你的根骨資質百年難遇。所以武曌能否永生不死,關鍵處全在你這小子身上。你已成為她最珍貴的私產。而你們的關係,不是由她決定,而是由如何從你身上得到她所需東西的過程和方式來決定。如果必須殺死你,她會毫不猶豫。明白嗎?」

    龍鷹呆瞪他。

    他終於明白為何當他告訴狄仁傑和張柬之,胖公公是站在他的一方,兩人表現得這麼興奮。胖公公的智慧絕不在武曌之下,且是老謀深算,若純和武曌鬥智,鹿死誰手,尚未可知。胖公公最可怕處,是不會感情用事。

    龍鷹苦笑道:「她為何要警告你?」

    胖公公頹然道:「她警告我不要離開她,還暗示只要我肯長伴她身旁,絕不害我。唉!她有一點是不明白我的,不是有你龍鷹,我大概已服毒自盡,對生命和眼前的一切,公公有種說不出來的厭倦。世事豈能盡如人意,婠婠的理想是以武曌建立武氏皇朝,法明則一統江湖。看看現在的法明變成怎麼一副樣子,才情及不上石之軒,狠毒邪惡則有過之無不及。」

    龍鷹不解道:「武曌昨夜因何不殺他?」

    胖公公道:「破他的不死金剛豈是容易,他至不濟也可落荒而逃,武曌難道可捨神都不理,千山萬水去追殺他嗎?故此只可把希望寄託在你這貨真價實的邪帝身上,一天她不對付你,絕不會對付我,情況仍沒有改變。其次是張氏兄弟的關係,他們對武曌的重要性清楚明白,如果法明被殺,張氏兄弟將活在惶恐之中,若你是他們,除了逃亡外還有沒有別的選擇呢?」

    龍鷹道:「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胖公公欣然道:「所以我說你是公公最後的希望,一切看邪帝老兄你的情況。告訴公公,你的種魔**有何發展?」

    龍鷹思索道:「我現在肯定處於第九重成魔的階段,成魔之最就是魔極,據向雨田自述,他從成魔登上魔極,是自然而然,過程達七年之久。不過向雨田深信必有奇方妙法,可令這個過程加速,例如連場血戰,只恨他想找個走得上十招的人都找不著,而那時寧道奇剛出道,他又不想在寧道奇道功未成前摧毀他,磨著磨著就蹉跎了七年光陰。」

    胖公公道:「成魔和魔極有甚麼分別?」

    龍鷹道:「魔極就是能永遠保持在成魔最顛峰的狀態下,不用刻意為之,不用提聚功力,平常的狀態永恆地是最佳的狀態。」

    胖公公一震道:「我的娘!天下竟有如此可怕的功法?」

    雙目一轉,道:「你現在是不是去找靜齋仙子?」

    龍鷹點頭應是。

    胖公公笑道:「你並沒有向雨田難尋對手的煩惱。去見她吧!肯定她會給你一個大驚喜。她的仙胎既是魔種最大的敵手,亦是魔種最天作之合的伴侶。」

    龍鷹離開皇城,想起搭順風船之法,朝天津橋走去。

    天上忽又下起毛毛雨雪。

    不知是否因武曌的關係,又或是因御書房內那幅雪景,他對雪生出感情,在雨雪中漫步,感覺非常寫意享受。(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