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大發天威(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接著抿嘴淺笑,一臉歡喜神色。

    龍鷹給她弄得一頭煙,點頭道:「明白了!真好,既然公主已和我一刀兩斷,小弟昨夜又沒睡過覺,趁還有點時間,立即飛馬回上陽宮,睡他奶奶一大覺。」

    太平公主好整以暇道:「你敢!」

    龍鷹哈哈笑道:「有甚麼是老子不敢做的!快認錯。」

    太平公主嬌嗔不依道:「人家有甚麼錯?」

    龍鷹道:「那晚你本該和老子合體交歡,卻去了和另一個男人抵死纏綿,還騙我說甚麼人家想得心兒都累哩!事事提不起勁兒來,連親個嘴兒都不肯,這樣還不算錯,如何才算錯?」

    最後幾句他是模仿太平公主的聲音語調,又以最誇張的方式說出來,太平公主哪忍得住,笑得不知多麼辛苦。

    回復過來後,太平公主柔聲道:「龍鷹你不會嫉妒吃醋嗎?為何提起此事時像說的是沐浴更衣般的平常事?」

    龍鷹若無其事的道:「男人處處留情叫風流,女子朝秦暮楚叫淫蕩,只是窮酸想出來的玩意,好佔盡女性便宜,老子不吃這一套,公主愛和哪個好就和哪個好,不過老子不管你時你也別來管我。」拍拍大腿,道:「給老子坐到這裡來。」

    太平公主嬌嗔道:「人家已和你決裂了嘛!讓人家保留一點尊嚴和矜持好不好?一句好話也不肯說。唉!沒理由要人家投降兩次的。」言罷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龍鷹知她因與自己嘻鬧調笑,鬆馳下來。所以感到困倦,長身而起道:「公主好好睡一會。臭小子今晚來陪你,可不準推三推四,否則老子拂袖便走,永遠不回頭。」

    太平公主抗議道:「你究竟是來哄人家還是威嚇人家。」

    龍鷹來到她旁俯身痛吻她香唇,公主熱烈反應。

    良久後龍鷹離開她豐潤的小嘴,微笑道:「這叫作沒有反應嗎?」

    公主探手撫摸他臉頰。不解的道:「你不算長得英俊,可是你和萬仞雨在一起,我卻感到你一點不遜色於他。唔!可能是你那雙專勾引良家婦女的邪眼。」

    龍鷹道:「公主並不是良家婦女。」

    公主道:「做良家婦女有何樂趣?真好!你不管我,我不管你。本殿不但要你今晚陪我。還要你陪本殿晚膳。回甘湯院告訴那三個丫頭,鷹爺今夜不回家哩!」

    龍鷹趕到御書房,入門前被榮公公截著,後者低聲道:「鷹爺真棒,昨天剛和鷹爺說,聖上今早已頒下旨令,以後麗綺閣那七個丫頭,正式脫離皇宮,成為鷹爺私產。奴才已使人去通知她們,讓她們曉得此天大喜訊。」

    龍鷹心忖。以後如何安排她們是以後的事,至少現在大感欣慰。道:「聖上到了嗎?」

    榮公公點頭。

    龍鷹進入御書房,武曌正批閱奏章,見他現身眼前,含笑道:「還以為龍先生來不了,朕該高興還是不高興?」

    龍鷹落座工作,邊書寫邊道:「聖上該高興,公主終於入睡,小民今晚會去陪伴她。」

    武曌精神奕奕。絲毫不覺她昨夜沒有睡過,可是她拿起奏章只是看看首頁,就那麼不看內容的簽押,連續數份仍是如此,看得龍鷹發怔。

    武曌笑道:「剛才批核的是國老的奏章,全與大運河有關。本來閱讀國老的奏章是一種樂趣,但因近兩天積壓了大批奏章,為節省時間,只好忍著不去看。」

    龍鷹道:「聖上是真正信任國老。一條大運河需要這麼多道奏章嗎?」

    武曌顯然心情極佳,道:「雖只是一條大運河,卻關乎到天下的運作和福祉。不論後世如何褒貶隋煬帝楊廣,開鑿大運河對當時造成多麼大的苦難,可是接通擴建自春秋戰國以來多段古運河的大運河,對後世確是雄圖偉略、了不起的恩賜,整條大運河最大的成就是線路的選定,工程分為永濟渠、廣濟渠、山陽瀆和江南河四段,把中原、江淮和大河之北聯繫起來,形成一個以神都為中心,西通關中西京,北抵河北重鎮,南經太湖流域,直達蘇杭全長數千里的龐大水系。正是‘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里賴通波。苦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

    龍鷹現出深思的神色,手卻不閒著,運筆如飛。

    武曌欣然道:「龍先生可知你書寫的速度每天都在增加中,由此可知你的武功亦在不住進步,種魔**真是令人驚異。」

    龍鷹心忖,希望有朝一日可與聖上你並駕齊驅,那將非常理想。笑道:「因為趕工的關係,不得不寫快些許。」

    武曌道:「對著龍先生處理國政,是朕的賞心樂事,讓朕見到最多的笑容,又可暢所欲言,不像其他人一面嚴肅,甚或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哈哈!因為龍先生一點不怕朕。」

    龍鷹笑道:「在聖上龍駕前小民已非常克制,或許我是天生這種人。」

    武曌輕描淡寫道:「一個人的性格才情,先天只占小部分,最關鍵在後天的培育。龍鷹你正是另一個向雨田,揮灑自如,才藝縱橫,天馬行空,無從揣測。任何人低估了你,終有一天會吃苦果,法明正是其中一人。」

    龍鷹心中微顫,武曌這番話大有深意,難道她竟曉得向雨田為**注疏一事?

    武曌續道:「昨天過庭來見朕,向朕推薦萬仞雨加入你們,令朕大感訝異,因過庭一向不喜歡世家望族出身的人,問清楚方知受你影響。龍先生究竟憑甚麼說服他?」

    龍鷹想不到風過庭這麼夠朋友,答道:「小民告訴風公子,萬仞雨這個小子愛說粗話。哈哈!」

    武曌忍俊不住啞然失笑,搖頭道:「龍先生薦人之法,別開生面。既然你們兩人同意,朕當然不會反對。」

    又道:「龍先生指出若橫空牧野遇襲,可肯定大江聯背後有突厥人在主持,看法很有見地。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只看大江聯的手段和擴展的方式,可知主持者不論才智武功,均非泛泛之輩,你們必須小心行事。」

    龍鷹道:「我們該何時到南方著手對付大江聯呢?」

    武曌道:「龍先生今天抄寫第五篇,除去第六篇,尚有六篇,可儘量於三天內完卷,便可隨時動身往南方去。」

    龍鷹欣然道:「領旨。就這麼辦。」

    武曌含笑道:「龍先生不是一直害怕,完捲之時就是命畢之日嗎?」

    龍鷹從容道:「聖上暫時該仍未捨得殺我。且聖上必須親自動手,還要趕快點。哈哈!」

    武曌嘆道:「不愧邪帝本色。唉!龍先生可知朕現在捨不得殺你,以後更捨不得。你令朕不時像回到入宮前忘憂無慮的日子去,人生總是令人難以自已,不堪回首。」

    龍鷹有甚麼可以說的,沉聲道:「只要聖上多想點大運河和天下百姓的福祉,其他哪還計較這麼多呢?」

    武曌停止批核,怔怔看著他密密書寫,好一會後道:「今次南行,必須小心法明,他在朕面前暫時會扮作安分守己,但對你卻不會客氣。這是朕一手營造出來的形勢,代朕清理門戶吧!想起師尊,朕不忍下手。且如是朕親自下手,會動搖朕的根基,還牽連到錯綜複雜的形勢,比殺薛懷義的影響深遠多了。」

    龍鷹輕鬆道:「遵旨!」

    武曌道:「昨夜朕偕你到淨念禪院,是要你親眼看到他是怎樣的一個人,他等於當年的石之軒,不論黑白兩道如何恨之入骨,卻從沒有人能奈何他。」

    龍鷹道:「他不是聖上對付慈航靜齋的厲害棋子嗎?殺他豈非幫慈航靜齋一個大忙。」

    武曌道:「哪有這回事。慈航靜齋看的是天下百姓的榮枯,只要朕做好皇帝的本分,她們才沒閒情來理會朕,誰蠢得去惹她們。偏是法明野心無止,硬要占據白馬寺,終惹起佛門的反撲,又使師妃暄不能坐視,掀起軒然大波,弄至今天沒法收拾的局面,也為你增添煩惱,待會龍先生去見端木菱,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萬事小心。」

    龍鷹想起快要見到伊人,心中一熱。更想起自己向萬仞雨說的豪情壯語,假如真的把仙子弄上手,人生還有比此更愜意的事嗎?

    武曌訝道:「先生為何一臉陶醉的神色?」

    龍鷹暗吃一驚,擱筆岔開道:「完工,若聖上沒有其他事,小民立即去找胖公公。」

    武曌深深望他幾眼,道:「多聊幾句吧!有你為朕解悶可少想很多東西。」

    龍鷹強忍似箭的去心,道:「聊甚麼好呢?」

    武曌道:「到書房前朕頒下旨令,將昨天隨你到芳華閣的一眾人等,全體晉升一級,當他們立下軍功,給足先生面子。」

    龍鷹大喜道:「謝主隆恩!」

    抓頭道:「原來到青樓去竟可升官發財,該是自古以來未之曾有。」

    武曌笑臉如花,白他一眼道:「他們只是跟對了人到青樓胡混。不過沒有他們,你大概不會到芳華閣去,你道朕不清楚其中情況嗎?」

    龍鷹咋舌道:「聖上厲害。」

    武曌收起笑容,正容道:「先生現在和桂有為建立了密切關係,透過他可以更清楚大江聯的情況。江湖人總愛講江湖規矩,互相為對方隱瞞。不過先生到今天仍沒有官職在身,桂有為又感激你為他向朕說項,該不會有這方面的問題。聊完哩!先生可以告退。」(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