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沙穴春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身子一鬆,又落人另一截沙道裡,空氣雖汙濁,沙土的氣味也令人窒息難受,但已足夠使我繼繽生存。

    直至此刻。我仍不知拖著我足踝的人是何等模樣。一來因這是個絕對黑暗的世界,另一方面是對方和我接觸的地方,僅限於抓著足踝的一對手。

    那對手柔軟而有勁,拖著我這樣一個雄偉漢子,仍是毫不費力。

    在這樣僅可容人躺著爬過的窄小穴道爬行的速度,即管我回復了體能,亦沒有可能及得上對方。

    再在彎彎曲曲地移行了一段路後,終於停了下來。

    雙手放開足踝。

    按著一個豐滿而充滿彈性的女體由腳下爬上我的身上,親密無間地緊壓著我。

    我臉前出現了雨點像寶石般的綠色大點,幽香的口氣輕輕噴在我臉上。

    我看著這對會在黑暗裡發亮的奇異眸子,呆了起來。

    一把沙啞性感而低沉冰冷的女聲在地穴內響起道「我們等你二千多年了,知道嗎?

    大劍師蘭特。」她說的竟是淨土語。

    我心神顫盪,道:「沙女?」

    沙女那對發著綠光的眼睛仔細審視著我,而我卻一點也看不到她的樣子。

    我見她不再作聲,心切地問道:「百合怎樣了?」

    沙女冰冷的悅耳女聲道:「放心吧!她已被送到神那裡去。我們利用你把巫帝引開。」

    我想到巫帝似忽地失柙落魄,致給我踢了她一腳,定是因沙女在那時把百合拖入了沙一聲微不可聞的慘叫通過穴壁的震湯隱約傳入耳裡。

    我駭然道:「發生了什麼事?」

    沙女語氣平靜道:「又有一位姊妹在偷襲巫帝時給她殺了,前後共有三位姊妹犧牲了。」按著道:「奇怪嗎?我不但能說淨土話,還能說其他地方的語言。」

    我著急道:「快叫她們停止向巫帝進攻,你們不是她的對手。」

    沙女淡淡道:「我們等了二千多年,為的就是能為父神和人類獻上生命,你怎可要我們捨棄這光榮的權利?」

    我想起百合說及她們自殺的傾向,廢然無語。

    沙女似有點欲言又止,好一會才道:「你這樣給我壓著,有什麼感覺?」

    給她提醒後,我立時感到她高挺的酥胸、修長圓潤而富有彈性的大腿正緊壓著我,輕聲問道:「你是否沒有穿任何衣物呢?」

    沙女冷然道:「穿著衣物?那怎能在沙裡移動,不過我亦非什麼都沒有穿,我的下身是有裡布的,你還未答我的問題?」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語氣明顯注進了一種與她先前冰冷低沉的語氣截然不同的感情。

    這時的我放下了對百合的心事,立時感受到在這黑暗世界裡,和一位接近全裸的豐滿女體緊貼斯磨的強烈刺激,體內的能量似有復甦之象,又想起這活了二千多年的沙女,應是沒有男女性慾上的衝動,好奇地道:「你的身體必是非常美麗動人,使我感到很舒服,你又有什麼感覺呢?」

    沙女伏了下來,俏臉貼著我的臉,在我耳旁幽出道:「我也很舒服,有一種從未試過的感覺。父神曾告訴我們,你是這世上唯一能誘發我們某一種被壓制了的衝動的人,噢!蘭特!那是否就是愛。我剛才抓著你足踝時,已有很美妙的滋味,現在和你擁在一起,那感覺更強烈了,生命像忽地充滿了難明的意義。」

    另兩聲慘叫傳來。

    沙女直起身來,似在默察著沙內某處的活動,有點緊張地道:「巫帝真是厲害,竟能憑著感應直追過來,再殺了我們兩位姊妹,我們要繼續走了!「按著又拖著我迅速移動起來,穿過一道又一道的沙穴、斜坡、沙土,最少一個小時後,來到了一個較寬廣的地室裡。她抱起了我,放在一張由沙泥造成的方狀上,然後躺在我身旁,緊摟著我。在到此途中,再有五次沙女臨死前的呼叫傳入耳內,沙女現在應只剩下三個還未被巫帝殺死。我不由心中充滿悲痛仇恨。沙女生出感應,首次以溫柔的語氣在我耳旁道:「不要悲傷,死亡是唯一解決我們空虛寂寞的生命最好的方法,而且若不是姊妹們奮不顧身牽制著巫帝,你和魔女都休想逃得掉。現在我們基本上是安全了,你等我一會。」

    她離開了我,在黑暗裡我聽到機械運作的聲響。

    不一會她動人的肉體又擠到我懷裡。低聲道:「我發動了裝置,可以在瞬間把所有沙道完全摧毀,將巫帝埋在數哩下的沙泥低層,以她的力量,要爬回地面,絕不可以在十個小時內辦到,何況我們養的長沙蟲,含在沙裡和她糾纏,教她更難爬出地面去。」

    「轟隆轟隆!「悶雷似的聲音一下一下由沙內傳來,整間地室震動起來,沙石撤下。

    轟鳴聲忽遠忽近,倏上倏下,持續了半分鐘的時間,才停止下來。我駭然道:「那我們如何回到地面去?」

    沙女道:「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四周都有厚石層保護著,和一條穿破石層的地道相連,可以直通到父神那裡,放心吧!我們怎會有此自陷絕境的疏忽。」

    我憂慮地道:「若給巫帝鑽到這裡來,豈非又可輕易回到地面?」

    沙支道:「放心吧!剛才我帶你逃走的路線是經過精心安排的,而且我的姊妹們對她的連番出擊,就是要把她誘進我們想她前往的地穴去,她若要爬到這裡來,比直接爬到地面去還要遇到更多岩層的阻礙,她是不會如此愚笨的。」

    我心頭的大石這才完全放下來,道:「那我們為何還不到父神那裡去?」

    沙女答道:「我們要留多一會,使巫帝因感覺到你還在地底裡,再盲目摸索一會,那我們兩位送走魔女的姊妹,就可以有多點時間為魔女療治傷勢了。放心吧!她會很快復元的。」

    我不由對她們計畫的周詳深感佩服。也想到巫帝的力量確是倍增了,我們不再能躲過她靈覺的偵查。

    順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沙女呆了一呆,才道:「我是沒有名字的!「我很想把她摟緊,可是身體仍一點氣力都沒有,道:「我給你起個名字好嗎?」

    沙女歡喜地道:「我叫作什麼才好呢?」

    我想了想道:「不若喚作沙豔吧?」

    沙女喃喃念了幾遍,欣喜地道:「以後我就叫沙豔,是蘭特的沙豔。」

    我心中一酥道:「你可否像剛才般壓著我?」

    沙艷立即爬了起來,伏在我身上。

    她那對綠睛又在我臉前數寸處出現。

    我體內漸漸生起一股熱能,非常舒服,問道:「舒服嗎?我的好沙豔?」

    沙曲嘆息道:「很舒服!從未試過這麼舒服,你的身體充滿了電能和生氣,惹得我體內分泌劇增,充滿了情感的熱流。自從父神把我弄到這世界來後,沙艷從未想過可以有如此美妙的感受。」頓了頓道:「你也做我的小情人好嗎?」

    我失笑道:「小情人?」

    沙豔毫不羞澀地道:「你不是魔女的小情人嗎?我也要學魔女那樣,要你做小情人。」

    我笑道:「你知若把我當作小情人,我會對你有特別權利嗎?」

    沙豔愕然道:「什麼權利?」

    我柔聲道:「摟摟抱抱是其中之一,其他包括了親嘴、撫弄你動人的身體,甚至可以進入你,和你作男女的結合。」

    沙豔默然下來,當我以為我的調情話兒觸怒了她時,她更軟軟地伏倒我身上,臉蛋緊貼著我,幽幽道:「小情人啊!剛才你說的事我都不懂,但我可以讓你對我擁有任何權利,你可以教我嗎?沙艷會盡力去學的,魔女說過,你可以教懂我們一直不懂得的東西,那時我們還不相信呢!但現在我開始相信了,因為我感到自己正熱切期待著你會對我幹點什麼似的,那種感覺很怪,但很好。」

    我嘆了一口氣道:「可惜我現在動也動不了,否則必會教你嚐到很特別的滋味。」

    沙艷失望地嘆了一口氣,但旋又興奮起來道:「只是摟著你我已有很多美好的感覺,我雖不能具體說出來,但你的身體內含蘊著一種使我震撼神往的異力,似能填補我精神上的缺陷,而我亦感到自己有種衝動,要把二千多年來從沙漠裡得來的力量獻上給你,作為回報。」

    我心意大動,知道我們間產生了微妙的吸引。

    沙女長期在沙漠裡生活,養成了敏銳的直覺,所以把握到我擁有著改變她寂寞生命的愛能;而我亦知道與她作愛的結合,將不但能令我恢復元氣,還會大大增強力量,例如能像她般在這樣的黑暗裡視物和在沙底里奔馳,那對付起巫帝將更有把握。

    這樣雙方有利的事,自是何樂而不為。

    可恨我現在的疲弱體能難作劇烈的運動。

    沙豔的呼吸綿細悠長,沒有半點情動的跡象。

    我索性閉目養神,感受著她動人的身體滲來的熱量。

    她的體溫令我非常鬆弛舒暢,體內的靈能緩緩凝累。

    寂然無聲裡,沙鈍夢囈般道:「小情人!你定要教導和指引我。」

    我暗想橫豎無事可為,不若先和她調情作樂,順便研究一下有什麼方法可以逗起她的情慾,點頭道:「你先脫掉身上那小月裡布吧!「沙豔很自然地探手腰間,解下了小塊的蔽體物。我柔聲道:「你帶我的手去撫摸你的身體,看看你有什麼感覺?」

    沙艷依我指示,豐挺渾圓的臀部坐在我小骯下,大腿跪在我身體兩旁,恰是個男女交歡的姿勢,拿起我兩隻大手,道:「你要先摸那裡?」

    我自然生出男性最自然的原始反應,想不到在這種黑暗裡,與一個我連她長得是什麼模樣也不知道的女子親熱,竟可以如此刺激,不由呻吟起來。

    沙豔也同時呻吟,顫聲道:「小情人啊!你那會變大的東西,把一股熱流送進我身體裡,令我有想爆炸的感覺。」

    同一時間,我亦感到一股奇異的能量,由那部分傳回我體內,使我渾身舒泰,力竭身疲的感覺一掃而空,身體亦回復了活動的能力,兩手探前,抓著她健美的胸脯。

    我們兩人有若觸電,一齊抖顫起來。

    沙豔的身體亮了起來。

    我終於看到了她動人的身體和姿容。

    在一層淡紅光暈的包裏裡,一個修長窈窕的女體不勝刺激地在我身上扭動著,纖手緊抓著我的手腕。

    她生得非常俏麗,有種清純不染絲毫俗麗的天真神態。

    這時她的秀目滿溢著激情,半張半閉地緊盯著我。

    她的身體熱得像火炭。

    我□至心靈地知道她因受到我愛能的挑引,把壓抑了近二千年的情欲引發,若不能適當地渲洩,她真的會自燃而亡。慌忙收回撫弄她的大手,輕托起她的身體,強而有力地進入她的體內。

    沙曲不能控制地狂呼亂扭,一對手掩著俏臉,全身抖震晃動得若狂風吹拂下柔弱但強韌的小草兒。

    我把愛能緩緩卻有節奏地送進她體內。

    沙豔肉體發出的紅光倏地大盛,炫人眼目,忽然又收回體內,接著我便感到強大的能量由她體內長江大河般輸進我體內。

    我體內立時充盈著無與倫比的力量。

    那是太陽的力量。

    至此我才明白,沙豔來自沙漠的力量,亦是太陽的力量,不過卻比我以前所能吸收的太陽能強大千萬倍,畢竟那是她二千多年來寶貴的積累。

    沙豔停止了劇烈的搖晃,狂叫化成了快樂的呻吟。

    我凝神定志,不住把太陽能轉化作愛的霧能,一陣一陣送到她體內,把她不斷送上快樂的極點。

    愛在澎湃擴張著。

    我感到靈覺伸延往室外的岩層裡,深入沙泥裡,很快找到巫帝的所在。

    她正在離地面近五哩的深處掙扎著往上鑽去。

    如此良機,豈可放過。

    我以正強烈迸發著的愛能把她包圍起來,同他的腦柙□墳進去。

    巫帝駭然一震,停了下來,連起邪力,試圖封閉我的入侵。

    她的力量仍然比我強大得多,可是我卻知道她有一處守不住的弱點和破綻。

    那就是以前我們破開了的精神缺口。

    愛能源源不絕往那缺口衝去,同時充滿著愛意的太陽能,亦無孔不入地出她每一寸肌膚進侵她的神經。

    巫帝被我攻個措手不及,只能苦苦反抗。

    可以想像經過了千里的狂追和整夜與我們及沙女的苦戰,現在又要掙扎爬出地面,實大大削弱了她的力量。

    而我卻是正振作著的生力軍。

    沙女們體內的太陽能雖龐大無匹,可是卻不懂把它化作精神的力量,兼之她們缺乏了愛,所以不是巫帝對手。

    但我卻是完全另一回事。

    這麼強大的太陽能來到我身上,怎不教巫帝立即吃個大虧。

    巫帝分神對抗我長進她體內的愛能時,我終穿破了她精柙的護罩,與公主的潛能緊連在一起。

    公主騖喜地道:「蘭特啊!你終於回來了。」

    我歡喜地道:「小痺乖你最緊要堅持下去,現在我會把龐大的愛能輸進你的心靈去,使你強大起來,在關鍵的時刻助我把巫帝由你的身體驅走,那時你將會回復自由,做我快樂的小嬌妻了。」

    公主欣喜答應。

    愛能像長河般向她湧去,瞬那間已輸去了比以前加起來的愛能還要多上十倍的能量。

    巫帝的邪力似又開始壯大起來。

    我向她冷笑道:「想不到吧!今次對你略作教訓,下次將是你的死期了。」

    巫帝充滿仇恨的聲音道:「我要把你們人類全體宰掉,你絕不會是例外。」

    我哈哈一笑,緩緩退了回來。

    完全的退回來。

    任由那聯絮被巫帝切斷。

    但我卻不擔心,因為我現在的能力,是可隨時和公主的心靈連結在一起。

    我回到體內時,沙艷軟伏在我身上。

    眼睛亮了起來,室內充滿著淡綠的光線。

    我已能像沙女般在沙穴裡的黑暗世界視物了。

    我摟著沙艷翻了一個身,把她壓在體下。

    這次輪到我盡情享受她了。

    這些日子苦制著的慾火,終於找到了渲洩的美麗目標。

    沙豔死命摟著我。

    但終於癱軟無力。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後,我把生命的精華注進她體內。

    她劇烈地抖震起來,不住喘息。

    我凝起愛能,緩緩疊去,改造著她的柙經和生理。

    經過這番輸送,她會比常人有更強烈的需求和衝動。

    或者就是對一向缺乏愛的她作的補償吧!

    當然這責任亦來到了我身上。

    普通人若和她做愛,保證會給力大無窮的她活活摟死。

    沙豔在我耳邊道:「沒有事能比這更使人痛快和□魂顛倒了,小情人!以後有空你定要對我這樣做。」

    我笑道:「這真是我求之不得,但我們可以出去了沒有?」

    沙豔一震下推開了我,生了起來,道:「我差點忘了,快出去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