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甕中捉鱉(下)-大發天威(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又冷哼道:「有些人真是活得不耐煩,竟敢到朕的京城來生事。」

    龍鷹見武曌像對著「自家人」說話般向自己訴心聲,真不知該驚還是該喜,道:「聖上見過太平公主哩!」

    武曌輕點螓首,柔聲道:「來前朕見過她,和她談了逾一個時辰,自她與法明搭上後,朕很少和她這麼說話,全賴你令她迷途知返,懸崖勒馬,還立功贖罪。待會返回皇宮,龍先生可代朕去見她嗎?只有龍先生可使她再度開顏。」

    龍鷹還有甚麼好說的,答道:「聖上放心,小民會哄得她開開心心的。」

    武曌大有深意的微笑道:「龍先生明早若不能來辦事,朕絕不會怪責龍先生。」

    龍鷹心忖這個「聖旨」確香艷,暗示他去和女兒歡好,可憐自己今夜肯定沒有時間睡覺。

    左岸遠方出現點點火把光。

    龍鷹大奇道:「那是甚麼?」

    武曌不看一眼,若無其事的道:「是朕軍隊的兩個萬人團,他們會在離淨念禪院十里處的山頭,設立堅固的營寨。」

    忽然岔開道:「龍鷹你先後為朕立下四個大功,朕是有錯必罰,有功必賞。告訴朕,你想朕怎樣賞賜你。」

    龍鷹心中一動,道:「小民希望聖上將麗綺閣的七個小宮娥,賞賜給我。」

    武曌嬌笑道:「真想不到呵!龍鷹你雖予人風流倜儻,到處留情的印象。事實上你克制得令人難以相信。今天朕陪橫空牧野到神都苑遊玩,他便告訴朕你先後兩次婉拒他送贈的美女,只在推無可推下接納金髮美人兒。又倦勤齋有四女侍浴,你竟可不占她們半點便宜。現在竟然要朕贈你麗綺閣的宮娥,告訴朕是怎麼一回事。」

    龍鷹苦笑道:「小民可以不答嗎?」

    武曌沒有絲毫不悅,欣然道:「賜你七女是微不足道的事,就如此作實。你說不說出來沒有關係。朕還猜不到嗎?若其他聖門之徒像你般心胸氣魄,朕便不用令胖公公那麼怨恨朕了。」

    別首前望,聲音轉寒。道:「到哩!」

    「暮鼓晨鐘驚醒世間名利客,

    經聲佛號喚回苦海夢迷人。」

    武曌偕龍鷹和一眾高手來到刻上「淨念禪院」的山門前,石階在他們前方延往山上。遠近靜悄無聲,後方是深可及膝的積雪上他們一路走來的足印,其中卻沒有武曌留下的任何痕跡。

    石階旁的樹木仍結著銀白晶瑩的冰掛,長風拂來雪花從樹上飄落,在星亮月照下蔚成奇景。

    龍鷹心想自己雖不信佛,可是見這般的靈山勝地被邪惡之徙霸佔,心中也很不舒服。

    武曌道:「你們給朕留在這裡,沒有朕的訊號,不准上來。龍鷹隨朕來。」

    展開腳法,彷如腳不沾地的幽靈般。掠上長階。龍鷹忙追在她身後,頗有中土女帝為他打頭陣的感覺。

    喝兩三口熱茶的工夫,石階已盡。

    「來者何人!」

    暴喝聲在上方響起。

    武曌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兩支禪杖迎頭橫掃而來,帶起勁風。功力十足。

    武曌看也不看,化為往左右橫閃的魅影,禪杖竟全擊了個空,骨碎聲起,禪杖脫手,兩人橫拋開去。「砰砰」兩聲掉在禪院廣場入門處,當場斃命。

    龍鷹心呼厲害,以他的魔眼,仍沒法完全掌握武曌的動作。

    六、七道人影從鐘樓方向奔來。

    武曌忽然加速,像不花任何時間便越過二十多丈的距離,切入來敵中間,驚嘶慘哼爆竹般響起,攔截者東歪西倒,竟沒有人是她一招之敵,也沒有一人可以活命。

    武曌回復從容,身後,悠然舉步。

    龍鷹頭皮發麻的追在似緩實快,動了真怒的女帝身後。

    金光燦然的銅殿出現前方,似嵌入了壯麗的星夜裡。武曌登上圍以白石雕欄的平台廣場,於廣場正中騎金毛獅的文殊菩薩像前五丈許處止步,文殊菩薩左右伴著藥師和釋迦塑像。

    五百金銅羅漢,平均分布平台廣場四方。

    武曌向立於身後的龍鷹道:「七十五年前,宋缺和寧道奇就是在這白石平台上進行決戰,結果兩敗俱傷,天下亦因此改變了命運。」

    接著輕柔的道:「法明你給朕滾出來!」

    禪院不見一點燈火,只有暗黑裡數以千計的人沉重的呼吸聲,一個高大的人影出現在廣場遠處,下一刻已來至近前,於丈許外止步,合十致禮道:「小僧法明參見聖上。」

    龍鷹終於面對被譽為慈航靜齋外佛門第一高手的僧王法明,此君比自己還要高上半寸,不論外貌體型,均予人完美無瑕的感覺,臉上的輪廓如從精緻的大理石鬼斧神工雕鑿出來般的俊偉,一副佛光普照的有道高僧模樣,神態從容,似看破了人世虛幻的本質。深棕色僧衣,黃色肩披,雙目神光湛然,澄明如鏡。卻偏是這種「莫不完美」,令他生出詭異莫名的非凡氣質,充滿懾人的異力。

    龍鷹完全掌握不到他的虛實,他的魔功將自己封閉起來,不容窺探。

    武曌玉容靜如止水,淡淡道:「著你的徒子徒孫全退到寺後去。」

    法明一聲「遵旨」,發出命令。

    直至此刻,法明一眼不望龍鷹,似是他根本不存在,以示對他的輕蔑。

    武曌道:「朕對你是一忍再忍,你卻是一錯再錯,今次朕對你發出最後一個警告,如你再有越軌行為,朕必親手取爾之命。」

    法明合十宣念佛號,謙卑的道:「師姐請息怒,公主一事,法明確對不起師姐,可是……」

    武曌冷然道:「給朕閉嘴。朕今次來不想聽你砌詞狡辯,若非念在同門之情,兼之師尊千叮萬囑明空須照顧你,今晚就將淨念禪院夷為平地。不要以為你可遠遁避難,天下雖大,朕卻可令你沒有容身之所。」

    法明嘆道:「法明所有作為,均是秉承恩師遺命,針對我們大敵慈航靜齋而發,包括今晚惹得師姐動了真火的行動在內,豈知得不到師姐體諒。奈何!」

    武曌淡淡道:「朕再沒有閒情聽你的亂言瘋語。日出之前,你須將禪院所藏弓矢兵器,全送到廣場上來,然後朕的人會蒐遍全寺,若發現其他兵器,將沒有人可生離禪院。」

    法明神色不變的道:「法明領旨。」

    武曌聲音轉柔,道:「朕仍讓你保留僧王封號,是對你格外開恩,希望你好自為之,珍惜最後的機會。」

    說罷拂袖而去。

    回到上陽宮,天尚未亮。

    龍鷹向飛騎禦衛借得快馬,催騎直抵陶光園,經傳報後到臨河軒,坐到平台桌子的另一邊。

    太平公主眼皮紅腫,半躺在臥椅裡,身上還蓋著薄棉被,不用猜也知她不但哭過一場,且沒閤過眼,對龍鷹的來臨沒有任何操作表情,不作一聲,一副不聞不問的氣鼓鼓姿態。

    宮娥知機離開後,龍鷹伸個懶腰道:「公主輸了!」

    太平公主緊抿香唇,立定主意不說話。

    龍鷹閒話家常的道:「記得小弟和公主賭終有一天公主會為老子灑下情淚,公主還說甚麼娘的走著瞧。哈!哪知公主哭得眼皮子都腫了。哈哈!爽透哩!」

    太平公主坐直嬌軀,朝他瞧來大罵道:「我喜歡哭就哭,關你龍鷹屁事,臭美!」

    龍鷹笑嘻嘻道:「這叫聲東擊西,昨夜公主為誰哭自己心中清楚,可是你昨夜離開芳烈院時,十多雙眼睛眼睜睜看著你一臉熱淚的奔出去,人證物證俱在,豈容你否認。」

    太平公主沒好氣道:「那不是情淚,而是給你氣出來的苦淚,那樣不留情面的侮辱人家。本殿說出口的話絕不收回來,昨夜已和你一刀兩斷。你若恃強要人家的身體,本殿絕不反抗,但休想本殿給你任何回應。」

    龍鷹啞然笑道:「既然一刀兩斷為甚麼仍要誘惑老子,這麼擺明任老子為所欲為,叫他娘的一刀兩斷嗎?」

    太平公主忍俊不住的嬌笑起來,回復浪蕩迷人的本色,柔聲道:「你哄人的本事只屬九流,罵人的本事卻是一等一。人家當眾向你認輸投降,你卻沒點好臉色給人看。不過也幸虧給你罵走,在回宮路上用神觀察,發現異樣情況。所以雖然你罵人家的話錯得厲害,總算給你說對一件事。」

    龍鷹笑道:「於是我的公主進行平生第一次自省,曉得老子句句金玉良言,遂知錯即改,為了老子……」

    太平公主打斷他道:「又要自作多情哩!本殿哪來閒情為你這個可恨的死小子臭小子盡力,你被人幹掉最好,一了百了,以後本殿再不會被人作踐,本殿為的是自己,明白嗎?死小子臭小子。」

    龍鷹大奇道:「但你的行為和所帶來的後果,直接的受益人該是老子,對嗎!」

    太平公主狠狠道:「誰受益本殿管不了,可是法明那混賬誆本殿說出你的身分來歷,然後出賣本殿,對你進行刺殺,本殿當然要出賣他,這叫報仇,明白嗎?死小子臭小子。」(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