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甕中捉鱉(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眾人興高采烈地在上陽宮外的碼頭登岸,豈知刑捕房的陸石夫竟在恭候他們的大駕。

    令羽著小馬等先返飛騎營署,然後到一旁說話。

    陸石夫道:「兩個時辰前,石夫接到公主密令,說有強徒陰謀不軌,意圖在鷹爺回宮的歸途上行刺鷹爺,我一聽曉得事關重大,立即飛報李多祚大將軍,大將軍一面稟上聖上,一面調集兵馬,將懷疑區域重重包圍。」

    兩人嚇了一跳,想不到會弄出如此大陣仗,還驚動了武曌。

    龍鷹則是別有滋味,曉得太平公主口雖說得決絕,事實上不但掉下情淚,並以行動來向自己表示悔意,至乎向武曌表態,不愧是武曌的女兒。

    令羽問道:「出動了多少人?」

    陸石夫壓低聲音道:「李大將軍開始時只打算調動五千羽林軍,後求聖上下旨增兵,最後動員的兵力超過三萬人,加入了禁衛軍和城備軍。嘿!聖上還密令,凡意圖逃走者格殺勿論,最古怪的是,如逮著自稱來自淨念禪院的和尚,又說不出到該區去的原因,一律帶返皇城,斬首處決。」

    龍鷹和令羽你眼望我眼,為武曌的果斷狠辣咋舌。

    龍鷹籲出一口氣,道:「結果如何?」

    陸石夫若無其事般道:「結果意圖逃走的和尚達五、六十人,全被當場格殺,想魚目混珠雜在平民遊人裡逃走者,被抓到的和尚將近三百人。其中五十二人查明是外來的僧侶或本地的寺僧,當場放人。而其他人不但來自淨念禪院,又說不出到城內來的原因,已全部被斬首。真好膽,竟敢不理聖上的警告,私下為薛懷義報復,法明今次肯定大禍臨頭。最妙的是當場發現百多把棄下的弩弓。數百弩箭,,還有刀、劍和禪杖等兵器。,我會從這批兇器追查來源,。絕不讓背後指使者逍遙法外。」

    兩人聽得倒抽一口涼氣,如果恃強硬撼,沒命的該是他們。不過聽陸石夫的口氣,便知沒有像羊舌冷那類身分地位的人落網,只是些武功較次,沒法逃出包圍網的人。

    不過武曌此著充分表現出她強硬的手段,利用這個機會把整個形勢扭轉過來,狠狠削弱法明的實力,最厲害是留下後著,隨時可名正言順的揮兵攻打淨念禪院。

    殺薛懷義是武曌向法明給的第一個下馬威。現在是第二個,法明該深深領教到武曌的手段,甚至為惹她的愛女而悔不當初。

    令羽道:「我們有死傷嗎?」

    陸石夫道:「傷了六、七十人,搜索仍於全城進行。竟敢視我大周軍如無人,是吃錯了豹子膽哩!」

    龍鷹道:「聖上有否召我去見?」

    陸石夫道:「沒有指示。鷹爺不如先返甘湯院好好休息。」

    令羽心驚膽戰問道:「聖上有沒有責怪我們?」

    陸石夫笑道:「你伺候聖上這麼多年,還不清楚聖意嗎?放心吧!肯定不但無過且是立功,多麼難得可引蛇出洞,一舉宰掉三百多個目中無人、橫行霸道的假和尚。以後我辦起事來,再不用諸多顧忌。」

    龍鷹哈哈一笑,道別後搭著令羽肩頭返上陽宮去也。

    甘湯院。

    浴池。

    熱氣騰升裡。三女悉心伺候為他洗刷向他展示鮮花盛放般的嬌嫩**。龍鷹閉上眼睛感受著皮膚異乎常人的敏銳和因此而帶來的曼妙感受,聽三女輕語淺笑因他回來的歡欣雀躍。

    令羽他們該是各自帶著甜夢,進入睡鄉。萬仞雨更不用說,聶芳華確是動人至極的美女,最難得的是她的蕙質蘭心,有機會定要聽聽她彈琴唱曲。而法明即使肯去睡也睡不安寢,自己當然是像昨晚般歡愉。

    人雅伏到他身上,湊到他耳邊輕柔的道:「不准你閉上眼睛!」

    龍鷹睜目笑道:「想我看你的身體嗎?」

    人雅嬌羞的點頭,又把粉臉埋入他頸項處,麗麗正舉起他的手細心清潔,嬌笑道:「我們夫君大人那雙眼有魔力似的,看人家哪處,哪處會熱起來。」

    秀清吃吃嬌笑。

    龍鷹哪還不知三女春情蕩漾,皺眉道:「還要多忍一會兒,半個時辰內如果聖上不召見我,我們才可放心玩樂。」

    人雅道:「這麼晚哩!聖上早上龍床睡覺了。」

    龍鷹心中一動,道:「有兩件事須告訴你們。首先是吐蕃使節送了個金髮美人兒給為夫。」

    麗麗驚喜道:「我們聽過哩!聽說她長得非常美麗。」

    龍鷹心忖李多祚說得對,宮內消息傳遞之快,確是外人沒法想象的。

    人雅雀躍道:「為何不見她被送到甘湯院來呢?」

    龍鷹沒想過她們不但沒有不高興,沒有絲毫妒意,還表現得非常興奮。旋又想到是風氣使然,主人廣納姬妾,只屬平常事。像美修娜芙對橫空牧野著自己在他的美姬群裡挑兩人作妾,,沒有一點異樣的神色。

    龍鷹道:「三年後她才可以來和你們做姐妹,她是個沒有機心率真坦白的人,該可和你們相處得很好。」

    人雅道:「第二件事呢?」

    龍鷹道:「這兩天我可能會到南方去為聖上進行秘密任務,說不定來不及回來向你們道別。你們乖乖的等待本夫君大人回來,不用擔心,快則一月,遲則三月,為夫必會無恙歸來。」

    三女大叫不依。

    此時李公公焦急的在門外嚷道:「聖上急召鷹爺,飛騎衛在正門處候駕。」

    龍鷹登上御衛為他牽來的空騎,隨他們催馬疾馳,片刻後抵達上陽宮西面那座設有接河水閘的建築物,滿腦疑惑的甩蹬下馬。

    一會後他隨禦衛重臨泊艇大池,武曌的倩影映入眼簾,正臨池而立,一臉肅殺之氣,鳳目寒芒閃爍。白色勁裝武士服,外披垂地黑袍,頭紮英雄矮髻,令人見之心顫。

    她身後高高矮矮站著十八個換上夜行衣,佩著各式兵器弓矢的漢子,龍鷹一眼掃過去,不由暗吃一驚。

    他肯定從未見過他們任何一個人,可是從其沉凝的氣度,雙目顯現的精芒,拿任何一個出去,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與自己有一拚之力。這才是武曌真正的護駕班底。

    武曌道:「起行!龍先生為朕撐艇。」

    十八高手轟然應喏,眨幾眼工夫全體登上快艇。

    水閘升起,快艇魚貫開出。

    龍鷹一頭霧水登艇,待武曌坐好,追在隊尾進入谷水,快艇群形成陣式,將他們的艇子護在中間,望南而去。

    今次武曌面向他而坐,顏容舒緩下來,蠻有興趣的打量他,柔聲道:「為何不問朕要到哪裡去呢?」

    龍鷹苦笑道:「敢問聖上,現在我們到哪裡去。」

    武曌仰望星光點點的壯麗夜空,輕吁一口氣,淡然道:「淨念禪院!」

    龍鷹大吃一驚,雖以置信的道:「甚麼?」

    武曌仍在欣賞美麗的星空,一彎眉月在東面顯現仙蹤,與星夜配合得天衣無縫,誰都奪不去對方的光輝,柔情似水的道:「龍鷹!曉得朕憑甚麼看破胖公公和你已聯成一氣嗎?」

    龍鷹暗嘆一口氣,武曌永遠是那麼難以捉摸,,行事出人意表,,說的話更是令人防不勝防,難以招架。道:「聖上指點。」

    武曌鳳目回到他臉上,溫和的道:「因為朕曾親自檢視被女刺客重創的每一個傷者,找到不死印法的蛛絲馬跡,又知道當時胖公公曾與她交手。唉!他是故意放她走的,對嗎?」

    龍鷹無言以對。

    武曌目光落在河面,淒然道:「朕沒有絲毫怪責公公之意,他的心事朕是明白的。聖門開創之初,確是有理想、抱負和遠見的門派,可是後來愈趨偏激,,且逐漸腐朽變質,最後除有限幾個超卓人物,其他都變成自私自利、行為邪惡的人。看看杜傲和你一眾同門,該明白朕在說甚麼。」

    龍鷹仍不知如何回應她。

    武曌目光移回他身上,美目充滿難以排遣的落寞和惆悵,緩緩道:「很多事朕並不想那麼做,卻不得不那麼做,這些人根本不配作聖門傳人,若讓他們保有聖門典籍,只會禍害蒼生。朕是清理門戶,公公當然絕不接受,只好瞞著他去做。三十多年來,這是朕首次對胖公公有所隱瞞。」

    又道:「明空欠他太多哩!請龍先生為朕轉告公公,朕只願公公長留朕旁,安享晚福,朕再不會做任何令他不高興的事,這是朕肺腑之言,沒有他,朕不會有今天。」

    龍鷹苦笑道:「希望他相信吧!」

    武曌不以為忤,道:「龍鷹你相信嗎?」

    龍鷹頹然道:「我真的不知道。」

    武曌幽幽嘆了一口氣,默然片刻,柔聲道:「終有一天,公公會明白朕對他的心意。」

    龍鷹道:「小民會將聖上這番話一字不漏的轉告公公。」

    武曌欣然道:「說出這番話後,朕的心舒服多了。龍鷹呵!你真不愧我聖門自向雨田和石之軒外最卓絕一時的人物,只從太平說漏了嘴的一句話,若如目睹的將整個情況推斷出來,最妙的是避而不戰,令朕能以封閉整個洛河區和加強城防之法,來個甕中捉鱉,將陰謀不軌的強徒幾乎一網打盡。你可知被斬首者內,其中一個竟是那個小佛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