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良緣天定(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芳華夫人到」!

    心秀夫人和一眾俏婢人人喜動顏色,福身致禮,龍鷹和萬仞雨見令羽等全體起立恭迎,不好意思坐著,慌忙起立。武承嗣等則暗鬆一口氣,藉勢下台,轉身迎著出現正門處的麗人,恭敬致禮。

    在女婢陪同下,久沒現身的聶芳華像一朵彩雲般的飄進大堂來,身穿素綠色繡上白色暗花的羅裙,腳踏絲織錦花鞋,發作美人髻,橫插黑色釵簪,雙耳垂明珠,聳挺的酥胸承托著掛上的珠鏈,纖細蠻腰,修長美腿,肌膚勝雪,明麗婀娜,動人心魄。不但沒有退隱名jì該有的滄桑感,反是青春煥發,彷如盛放的鮮花,人人看呆了眼。

    龍鷹忽有所感,往身旁的萬仞雨瞧去,後者雙目射出前所未見的異芒,緊盯著被衣飾襯托得似全身光華流轉的絕色美女,登時心裡有數。

    聶芳華顧盼生妍的明眸滴溜溜的轉動,打量在場諸人,似是對任何事物無不興致盎然,充滿好奇心。

    現在的龍鷹見盡美女,但聶芳華卻有一股獨特的氣質,就是美得有種妖豔的神韻,妖豔底下又透出高貴清麗,加上她長秀潔白的脖子,一點不落於塵俗。

    聶芳華有意無意地來到對峙兩方中間的位置止步,剛才劍拔弩張的氣氛像冰雪遇上豔陽般融掉至不留痕跡。

    不要說擺兇裝硬,連呼氣大聲點也怕唐突佳人。

    這位曾紅極一時的名jì像看夠了他們似的,再沒有看任何人,顧影自憐似的柔聲道:「魏王大駕光臨,是芳華閣的榮幸,心秀。請領魏王到內院休息。」

    武承嗣早色授魂予,很想請她為他們獻唱一曲,但被她豔光所攝,生出自慚形穢之心,到了口邊的話沒法說出來,又有龍鷹等在旁虎視眈眈。暗嘆一口氣,懷著無比惆悵的心情,隨心秀夫人去了。

    龍鷹等則希望她不斷說話,聲音甜美固不在話下,最迷人的是充滿音樂的感覺。縹緲優美,如雲似水。

    令羽等飛騎御衛,只要見著閣內任何稍有點名氣的藝jì,已算還了心願,能得芳華閣三絕陪酒獻藝。更是欣喜若狂。現在連聶芳華都活色生香的亮身眼前,魂魄全不知流落到何方何處。

    最驚異的是易天南,因為聶芳華一直過著避世式的寧靜生活,今次特別著人通知住在對街的她,是因非常欣賞龍鷹和萬仞雨,故希望聶芳華來打個招呼。以示芳華閣對他們與別不同。豈知聶芳華立即盛裝而至,雖不施黛粉。但已完全回復了昔rì的名jì本色。

    聶芳華輕盈的轉過身來,面向眾人。露出編貝般整齊雪白的牙齒,嫣然笑道:「芳華何幸,竟得見為民除害的鷹爺、如彗星般崛起武林的萬仞雨,年輕有為的令羽將軍和一眾兄弟。」

    接著向易天南道:「天南可否將貴客交給我,由我親自招呼?」

    易天南竟欣然答應,還露出笑容。

    芳烈院位處芳華閣東南隅,自成一國,四面環水,以石橋連接主園,有若飄浮於瑤池水央的樓閣,三面置臨池平台,台沿設柵欄。白水朱樓相掩映,古樸典雅中見輕靈俊秀,不愧為芳華閣諸院之首。

    院堂開敞,於正門相對一端設三椅兩幾,左右各排可供兩人並排而坐長椅五張和四張,以矮幾分隔,剛好坐滿,可知是依賓客數目安排,不會出現虛席,亦見芳華閣講究待客之道。

    龍鷹擔心不夠銀兩是有道理的,首先是芳華閣最高級別的款客招待,已花去一兩黃金,陪同的全是姿容最美的紅姑娘,舉舉等三人更是身價不菲,沒有五兩黃金,休想離開。

    越過石橋,龍鷹有心製造聶芳華和萬仞雨兩人相處的機會,在眾女嬌聲請安中,先請兩人入內,然後召各兄弟在橋頭舉行臨時會議。

    龍鷹道:「芳華閣三絕,誰想她們陪坐?」

    眾人皆現出膽怯神色,倒不是他們沒有色膽,而是有自知之明,令羽比較好一點,算是粗通文墨,其他人多是來自鄉間的窮家子弟,雖貴為飛騎御衛,更是其中佼佼者,舞刀弄槍勝人一籌,舞文弄墨則不是那回事。能稱冠芳華閣的名jì,莫不是才華出眾,技藝超群的絕色美女,實在高攀不來,出醜時會窘死的。

    小馬終鼓起勇氣,道:「算我一個,可碰碰小手足可回味一生。龍爺和頭兒各佔一個,不是可解決問題嗎?」

    眾皆稱善。

    龍鷹道:「令羽是當仁不讓,沒得推搪,但我和萬小子共擁芳華夫人,足夠有餘。剩了一絕出來,誰敢接招?」

    其他人仍是面露難色。

    小馬到了青樓有如脫胎換骨,表達意見道:「就小徐吧!論武功外貌,除頭兒外輪到他。小徐想想吧!碰一下你可回去談七天七夜,有賺無賠。」

    事實上比令羽英俊的小徐勉為其難道:「好吧!」

    大事底定,龍鷹領軍進入主堂,在眾美的殷勤接待下,各自入位。

    龍鷹見居中的聶芳華喜翻了心兒的和聚精會神的萬仞雨喁喁細語,談得投契,心中歡喜,坐到聶芳華之旁。

    此時除令羽、小馬和小徐因三絕未至,其他人均有著落,且陪侍姑娘無不貌美如花,又不知是否受到上頭囑咐,不談詩詞歌賦而是閒話家常,成雙成對的談得興高采烈,嬌笑連連,加上門側兩爐生暖,雖在深冬時分,仍是春意盎然。

    四名俏婢為各人斟酒。

    聶芳華坐正嬌軀,笑語道:「天南今趟非常慷慨,忍著心痛使人送來他窖藏多年仍捨不得喝的陳年汾酒。芳華先敬各位一杯。」

    萬仞雨嘆道:「在下還是第一次喝到這麼清洌醇淨,甘香綿和的汾酒。」

    聶芳華眸珠一轉,先橫萬仞雨一眼,以這小子的定力也告吃不消之際,向龍鷹道:「奴家來問鷹爺,鷹爺願解奴家的疑惑嗎?」

    她忽然自稱奴家,感覺像她回復了嫁人前的身分,予人火辣綺艷的改變。

    龍鷹哈哈一笑,道:「在此事上,小弟實有為萬兄澄清的必要和責任。哈!夫人若誤會了萬兄像小弟般愛拈花惹草就糟糕透頂哩!」

    聶芳華「呵喲」一聲,俏臉微紅,嗔怪地瞪龍鷹一眼道:「鷹爺說到哪裡去了,人家只是隨便問嘛!」

    只聽她又改稱自己為人家,可知美人兒心中亂了方寸。

    龍鷹故意探頭向萬仞雨眨眨眼睛,擺明讓聶芳華看到他的助攻身分。然後欣然道:「小弟說到哪裡去,就是哪裡。小弟曾兩次力邀萬兄今晚到芳華閣來胡混,均被他嚴詞拒絕,還罵我一個狗血淋頭,說甚麼大丈夫立身於世,必須以國家為重,個人生死全置諸道外,至於……」

    萬仞雨捧頭道:「小子愈說愈過火。」

    聶芳華則笑彎了腰。

    龍鷹續道:「夫人!看他!這小子連捧頭的動作都那麼瀟灑好看。」

    聶芳華笑得更厲害,又忍不住偷看萬仞雨幾眼。

    萬仞雨無力拆招,只有苦笑。

    聶芳華勉強忍住笑,柔聲道:「鷹爺不但是非常人,且有非常的胸襟。」打個手勢,示意美婢們陪令羽、小馬和小徐三人閒聊解悶,然後道:「鷹爺尚未告訴芳華,萬公子今天踏足芳華閣的原因。」

    龍鷹從容道:「不是隨口問哩!」

    聶芳華回復平靜,輕點螓首,道:「芳華想知道。」

    萬仞雨現出感動的神色,一雙劍眉卻緊鎖起來,顯得心事重重。龍鷹何等機靈,知道他出身世家望族,雖對聶芳華一見鍾情,亦知因為聶芳華曾下嫁洛陽幫已故幫主,必遭家族大力反對。

    不過他卻另有想法,感到此事可能別有內情,否則易天南看著繼母一手從手上搶去招呼他們的任務,神色怎都該有點不自然,而不會表現得那麼高興。龍鷹道:「小弟是用和另一個美人兒間的秘密來換取萬兄踏足芳華閣,幸好夫人及時出現,否則萬兄早遠揚千里之外。」

    聶芳華呵的一聲恍然道:「原來是……噢。」

    見龍鷹不懷好意的盯緊她,方知一時情急說漏了口,頓時霞生玉頰,更是作賊心虛。

    龍鷹心滿意足的道:「終於曉得另一位美人兒的秘密哩!」

    聶芳華不勝嬌羞的嗔道:「不准說!」

    萬仞雨茫然道:「甚麼秘密?」

    龍鷹終於明白聶芳華今天出現的背後原因,她該是到棋會趁熱鬧,看到不論人品、武功、外型均為上上之選的萬仞雨,情不自禁的愛上他。只看她今夜的悉心裝扮,已可知事前早有準備,見自己和萬仞雨連袂離開小湖庄,猜到萬仞雨會一道來。

    這是上天注定的良緣,其他難題自該可迎刃而解。

    龍鷹好整以暇道:「夫人若想小弟為你守秘,夫人亦須揭開自身的秘密,請乖乖的給小弟到萬兄耳邊一點不漏地說出來。」

    聶芳華完全沒法抵擋的紅透耳根頸項,哪還有半點揮灑自如的名jì本色?只像個含羞答答的小女孩,誘人至極。RQ!!!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