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娶卿為妻(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萬仞雨說不出話來。

    龍鷹提醒他道:「記著你的諾言,今晚陪老子到芳華閣去。」

    萬仞雨不解道:「為何你似怎都要把我弄進芳華閣去呢?」

    龍鷹道:「你的家教肯定很嚴,是否出身世家?」

    萬仞雨道:「我的家族在關東薄有名聲,當然不能和李姓、獨孤姓、宇文姓那類大族相比。」

    龍鷹道:「難怪你不喜歡武曌。」

    萬仞雨道:「我倒沒甚麼,因為武曌的政績,確可直追太宗皇帝,但家父確恨她入骨。特別是她以《姓氏錄》代替太宗修訂的《氏族志》,以武氏家族為一等,下邊按官職高低分九等,凡五品以上官員,均可進入等級,純以官位釐定等級,等於徹底摧毀了自‘九品中正制’以來,憑出身躋身朝廷的慣例。門閥制度至此全面崩潰。」

    龍鷹道:「時間差不多哩!我們先到天津橋與一眾兄弟會合,再拉大隊去朝聖。」

    萬仞雨不解道:「朝聖!」

    龍鷹興奮的道:「芳華閣不是除你老兄外洛陽所有男人心中的聖地嗎?」

    芳華閣不愧神都首屈一指的青樓,佔地之廣,等若四分一個上陽宮的大小。

    步入芳華閣大門,映入眼簾的主堂已非常有看頭,面闊五間,深三間,兩側有寬敞的走廊,雍容壯美,氣勢恢宏。

    龍鷹一行十一人,浩浩蕩蕩的殺至,怒馬鮮衣,似打仗多於混青樓。

    出乎所有人料外。迎接他們的竟是洛陽幫的大龍頭易天南,熱情的領眾人進入大堂,在其中一組桌椅坐下,自有美婢為各人脫去禦寒外衣,又以香巾拭抹手臉。由於燃起兩座壁爐。堂內溫暖如春。令羽等何曾見過此等陣仗,雖尚未得見美jì,已各自陶醉其中。

    萬仞雨最不自然,坐立不安,偏又無法脫身。

    易天南立在龍鷹和萬仞雨身後。左右手分搭兩人肩頭,歡喜的道:「由於時間尚早,天南已著人立即去準備,最重要的是女兒們個個裝扮得美如天仙,務要令鷹爺、仞雨和各位飛騎大爺賓至如歸。」

    令羽等大有光采,因為不論他神都首富的地位或洛陽幫龍頭老大的身分,他們平時想找他說句話也難之又難。何況芳華閣只是他眾多生意之一,根本不該勞煩他來款客。

    易天南道:「今晚經天南特別安排,芳華閣最紅的舉舉、詠芳和楚楚,會全程招待各位,三個女兒各有所長。舉舉外號琵琶女。藝高人美,才華橫溢。詠芳不但有閉月羞花之貌,尤善唱曲,如鳳鳴九天,清越高亢,又可輕柔綿延。直上雲霄。至於楚楚,人美善簫,能使鐵石心腸的人愁絕斷魂。三個女兒各有所長。號稱芳華三絕。」

    又壓低聲音道:「由於求之者眾,可以推的,天南全著人推了,推不掉時或許她們須暫離片刻,應酬天南也不敢開罪的客人。」

    令羽等人人魂魄飛上半天,龍鷹見狀帶頭鼓掌喝道:「好!」

    小馬等這才如夢初醒。懂得起鬨。

    只有萬仞雨仍是一臉無奈的神情,沒有半分投入。

    易天南笑道:「仞雨賢弟為何不作一聲?」

    萬仞雨頹然道:「家父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

    易天南忍著笑道:「願聞其詳。」

    萬仞雨苦笑道:「他最怕我到江湖闖盪會給損友教壞。」

    他的話登時惹起哄桌大笑。幸好堂內仍只得他們一桌客人,否則會破壞堂內清幽雅緻、古色古香的氣氛。

    易天南笑道:「凡事總有第一次,男兒志在四方,我們的天下第一用刀高手呵!不要再想家哩!這裡個個女兒都在想你呀!」

    眾人笑得更厲害,氣氛輕鬆愉快。

    萬仞雨嘆道:「連易叔你都這麼笑我,在這裡真是舉目無親。」

    易天南也笑彎了腰,喘著氣道:「好哩!言歸正傳,我還另外挑了二十多位色藝俱佳的女兒,讓她們輪流來伺候諸位,無不酬對敏捷,詼諧慧辯,各位是來尋開心的,對嗎?」

    龍鷹心滿意足嘆道:「易幫主的隆情盛意,教人感動。不過請幫主看著我們的錢囊,必要時請容許小弟簽欠單。」

    易天南欣然道:「這個鷹爺不用擔心,你們不單是天南在芳華閣首次親身接待的客人,還是我的貴賓,今夜所有花費,全包在天南身上。」

    眾皆愕然。

    龍鷹道:「怎麼好意思呢?」

    易天南昂然道:「絕不用客氣。先不論鷹爺為我們神都武林吐氣揚眉,又斬殺惡棍薛懷義,只是你為天南拜把兄弟桂有為冒死向聖上說項,令他歡天喜地返回揚州,感激的是天南,榮幸則歸之芳華閣。」

    龍鷹欣然道:「如此小子代各位兄弟謝過幫主厚意。」

    易天南又低聲道:「天南已知會聶娘,希望她肯來打個轉,不過仍須看她心情,這個天南沒法預料。」

    龍鷹和萬仞雨倒沒甚麼,令羽等則人人動容。聶芳華十六歲紅遍中土,不論聲色技藝,均直追當年能傾國傾城、後來下嫁少帥寇仲的尚秀芳。二十二歲時忽然退隱,委身易天南的老爹。現在頂多二十五、六的年紀,不要說令羽他們,皇族權貴想見她一面絕不容易。近年深居簡出,芳華閣交給姐妹心秀夫人打理。

    此時一批俏婢流水般從後進注入大堂,其中一女打扮得雍容華貴,徐娘半老,卻是風韻迷人,盈盈來到眾人之旁,笑臉如花福身道:「心秀見過鷹爺、萬公子、令羽將軍和各位飛騎大爺,心秀向各位請安。」

    易天南問道:「安排好了嗎?」

    心秀夫人道:「舉舉、楚楚和詠芳仍在整妝,其他一切安排妥當,可隨時到芳烈院去。」

    眾人目光全落到龍鷹身上,視他為頭兒。

    龍鷹心中一動,道:「夫人請先招呼魏王,我們若此時起立,就是冤家路窄。」

    除了萬仞雨,眾皆愕然,龍鷹怎能看到堂外發生的事?

    話猶未已,武承嗣在一眾手下簇擁下,步入大堂。

    易天南低聲道:「心秀去招呼他們,帶他們直接入內。」

    心秀夫人告罪一聲,朝武承嗣迎去。

    武承嗣等一時仍未在意龍鷹等人,談笑自若,意氣飛揚,當然是因為武承嗣今早被委擔任元旦祭典的亞獻,以為太子之位已是囊中之物,哪還不被沖昏了頭腦。

    龍鷹笑道:「送錢的來哩!」

    褚元天首先看到龍鷹,忙通知武承嗣,武承嗣首先停步,目露凶光的朝龍鷹瞧來,他的十多個隨行者狗仗主人勢,也朝他們投以狠厲目光。

    一時間大堂充滿劍拔弩張的氣氛。

    由於大堂寬敞,兩方人馬隔開十多步的距離。

    令羽等對他不無顧忌,垂下目光。

    易天南始終是主家身分,含笑不語。

    龍鷹和萬仞雨哪會將他們放在眼裡,前者一臉懶洋洋的神色,後者則臉露冷笑,雙目神光遽盛。

    龍鷹長笑道:「人說犯一次錯在所難免,但犯第二次同樣的錯誤則是正蠢材。那穿藍衫者高姓大名,敢否報上名來?」

    眾人瞧去,武承嗣旁的彪形大漢確是一襲藍袍,此君聞言驚異不定。

    武承嗣微一錯愕,道:「不用答他。龍鷹!本王最後一次jǐng告你,勿要欺人太甚。」

    龍鷹悠然道:「哈!我是欺人太甚,魏王你又算甚麼?是殺我殺上癮了。你奶奶的!我和魏王再賭十兩黃金,假若我沒法在十招內,斬下不敢說出名字的無膽之徒的項上人頭,就把你輸給我的黃金嘔出來。」

    又道:「心秀夫人請放心,我們會到外面動手,不會玷汙貴閣。」

    易天南低喝道:「好!」當然只有龍鷹他們聽到。

    武承嗣的臉色變得更難看,雙目亂轉,顯然是拿不定主意。

    龍鷹向褚元天喝道:「有甚麼好看的?你以為老子不曉得那晚有你的分嗎?不要讓我在街上見到你,包保打到你像個腫豬頭。」

    堂內的美婢們出奇沒有受驚,只避到一旁看熱鬧,一副惡人自有惡人磨的驚喜神態,顯然武承嗣並不受芳華閣上下的歡迎。

    萬仞雨yīn聲細氣的道:「龍兄太過不夠朋友了,這個至少算有名有姓,所以兄弟對他興趣較大,把他留給我!」

    喝道:「褚元天,何不和我萬仞雨先玩一場!」

    武承嗣方人人色變。

    要知萬仞雨乃名攝中土的高手,被譽為繼少帥寇仲後最了得的用刀大家,威勢如rì中天,向無敵手,不論褚元天如何自負,也知惹不起他。

    龍鷹欣然道:「小弟差點忘了,自昨天小弟代聖上將井中月轉贈萬兄,萬兄一直手癢,難得有褚刺客給練刀,小弟怎敢搶拔頭籌?」

    武承嗣等容色再變,目光投往萬仞雨背後突出來的刀把處。

    龍鷹不耐煩的喝道:「魏王再不說話,我兩兄弟只好強行出手,刀劍無眼,希望不會誤傷魏王,那聖上就要另覓亞獻人選哩!」

    武承嗣雙唇顫動,敵我雙方和看熱鬧的,都曉得他完全被龍鷹和萬仞雨一唱一和營造出來的氣勢壓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