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以棋會友(下)-娶卿為妻(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落子在最早一子附近,與左邊黑子緊密呼應,似是放棄另一子。

    夢蝶夫人竟猶豫片刻,始作回應,下第三子。

    棋亭內因有龍鷹插科打諢式的瘋言怪語,氣氛仍是輕鬆,可是在湖邊的觀戰者,則無不起鬨,報棋者不住打手勢,遙報棋局變化,是從未出現過的情況。

    夢蝶夫人幽幽一嘆,徐徐道:「我並不想殺你此子,奈何!」

    萬仞雨首次感覺到兩人間的異樣,以夢蝶夫人一貫的作風,在對弈前或後,都不會討論棋局。

    龍鷹又著一子,藉機欣賞眼前國色天香的美女,嗅吸著她動人的體香。她當然美至令人心神顫動,他更清楚緞袍內每一道優美的線條,沒有靛彩的掩飾,她天生麗質的花容散發的豔質秀氣,比之太平公主還要勝上一籌。

    不正是花間美女還有誰人?

    龍鷹氣定神閒的飽覽美色,悠然道:「在這群花之間的棋亭內,能做夫人敵手確是人生幸事。夫人千萬小心下子,以免誤入歧途,因為照小弟所知,夫人可能下錯子哩!」

    夢蝶夫人向他現出個沒好氣的神情,活潑迷人,又橫他一眼,含笑道:「我每次下棋總會先弄得一清二楚,絕不會失誤,兄台放心。」

    風情萬種地下子回應。

    今次輪到龍鷹呆了一呆,皆因夢蝶夫人兵行險著,切斷了他與右邊黑子的呼應,迫他近身血戰。

    龍鷹拿起一子,苦笑道:「不是此而是彼,我知道、夫人卻不明白。還以誤為正。看我的!」

    下子緊貼她剛下的一著。

    夢蝶夫人現出深思的神色,手卻不閒著,再下一子,與龍鷹展開混戰。

    「當」!

    夢蝶夫人柔聲道:「我要去下別的棋哩!兄台準備應付下一輪廝殺。」

    龍鷹對著她美麗的背影嚷道:「夫人可否予小弟單獨對弈的機會,那一切自見分明。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包保夫人會見到從未想及的棋略。」

    夢蝶夫人的嬌笑聲一陣風般傳回來道:「待會告訴你,人家要想想嘛。」

    龍鷹仰頭望向萬仞雨,後者一面難以置信的神色,呆瞧著他。

    龍鷹得意笑道:「天下間尚沒有不被任何人追求到手的美女。看的是人品、手段和運氣,明白嗎?看扁我的萬小子。真想不到世間竟有如此棋彩綻射,風流佻達的美人兒。」

    「當!當!當!當!當!」

    萬仞雨大奇道:「這是暫停一刻鐘的鳴聲,通常夫人去喝口熱茶會有此情況,卻從未在剛開始不久時暫停。」

    一名婢子來到棋亭,向龍鷹道:「這位公子請隨小婢來。」

    龍鷹進入偏廳,夢蝶夫人立在一側窗旁。凝視外面的林園景致,陽光灑在她身上,面窗的半邊嬌體金光燦爛,另半邊則陷在暗黑裡,特別強調了她臉部的輪廓線條。美至不可方物,不愧艷絕天下的美女。

    龍鷹移到她身旁伸手可及處,淡淡道:「令師是法明殺害的,與婠婠沒有半點關係。」

    夢蝶夫人保持超級刺客的冷漠,道:「你有何憑據?」

    龍鷹道:「婠婠因過度思念徐子陵,早於令師遇害前數年辭世於上陽宮的修真女觀內。是那晚曾與你交手的胖太監告訴我的。他是婠婠佈在宮內的厲害棋子,因他認出你的不死印法,所以故意放你走。」

    夢蝶夫人點頭道:「你沒有說謊。胖太監確是虎頭蛇尾,原來如此。」

    龍鷹續道:「法明是婠婠布於佛門另一隻厲害棋子,只是此人野心極大,不受武曌控制,他殺害令師,我敢肯定是瞞著武曌私下進行。」

    夢蝶夫人道:「你憑甚麼去肯定呢?」

    龍鷹道:「因為武曌對少帥寇仲和徐子陵有非常特殊的感情。絕不會傷害他們的至交好友。」

    夢蝶夫人冷然道:「法明為何殺我師父?他是這樣一個與世無爭的人。連花間派的典籍也自動交上朝廷。噢!」

    美女再忍不住,熱淚奪眶而出。弄得龍鷹一時慌了手腳。

    龍鷹心中充滿憐惜,嘆道:「因為婠婠培養的是另一個石之軒,法明的不碎金剛,走的正是令師公石之軒的路子,與不死印法異曲同工。花間大姐千萬勿去刺殺法明,由於他的功法出於自創,肯定勝過大姐你。」

    夢蝶夫人輕輕以袍袖拭去淚漬,點頭道:「你確是個有識見的人,這道理我是明白的。你又是怎麼一回事,歸降了武曌嗎?」

    龍鷹道:「當然不是這樣,我和武曌是爾虞我詐,暫時我仍落在下風,被她有人質在手,不過終有一天我會扭轉形勢。」

    夢蝶夫人幽幽輕嘆,道:「殺師之恨,豈能不報?更不能假手於人。」

    龍鷹道:「這個容易,花間大姐你嫁了給我,讓為夫代你報仇,不是等於你去殺他嗎?」

    夢蝶夫人聽得呆了起來,接著忍俊不住的破涕為笑,別過臉來沒好氣道:「還說是同道中人,竟不知花間派以有情入無情的心法,我是絕不會愛上任何人的。尤其是你這種乘人之危的……唔!算你是真小人!」

    龍鷹毫不羞慚的道:「花間大姐你才不是我道中人,不知種魔**神通廣大,能人之所不能,無情也可化作有情。現在聖門嚴格來說只剩下你和我,大家相依為命。哈!」

    夢蝶夫人未待他說畢,笑得花枝亂顫,差點喘不過氣來,道:「難怪那晚太平要叫你滾,現在本夫人也很想對你說同樣的話,你的風流事蹟早傳遍神都,見一個愛一個,還敢哄我和你相依為命。」

    龍鷹老臉一紅道:「原來那晚給大姐偷聽到我和公主在書房內的對話。與公主我只是逢場作戲,與大姐則是希望長相廝守。想想!閒來下一盤棋,還有更愜意的生活嗎?」

    夢蝶夫人現出個快給他氣死的神情,柔聲道:「胡纏夠了嗎?我明天啟程返回巴蜀,你那盤棋也不用下哩!我承認你的棋力不在本夫人之下,只是受萬仞雨那低手開局糟糕拖累,這盤最少輸二十五子。但我卻要沒收你的五兩銀,以懲戒你的輕薄話。」

    龍鷹道:「如果我到巴蜀,如何可找到大姐呢?」

    夢蝶夫人出奇地溫柔的道:「你仍死心不息嗎?」

    龍鷹嘆道:「若我連夫人真正的心意都不清楚,何來追求夫人的資格?」

    夢蝶夫人大奇道:「我的真正心意是甚麼?」

    龍鷹深深看著她至醇至甜美酒般的眸神,道:「夫人現在可能還沒有想及,不過事後回憶起來,會問自己為何本夫人和那小子談得這麼投契忘憂?為甚麼時間過得那麼快?為何……」

    夢蝶夫人這次笑得更厲害,嬌喘著道:「真給你氣死,時間差不多哩!找別的美女發表你的愛情謬論!恕本夫人不受這一套。」

    與他擦肩而過,朝入門處走去。

    龍鷹苦笑道:「大姐不想小弟去找你嗎?」

    夢蝶夫人止步轉身,灑然吟道:「人生無根蒂,飄如陌上塵,本夫人巴蜀的住處,可於此兩句內尋得。」

    轉身便去。

    龍鷹嚷道:「此地一別,不知是否還有相見之rì,可以親個嘴嗎?」

    夢蝶夫人發出銀鈴般的嬌笑聲,不顧去了。

    龍鷹心叫厲害,不知情的人會以為他是登徒子,只有他們明白,剛才雙方進行了棋盤之外武功心法的較量,有情無情,教人回味無窮。

    龍鷹和萬仞雨離開小湖庄,漫無目的在街上遛達,天上下著毛毛輕雪,似沒有重量的雪粉緩緩飄降。

    萬仞雨不滿道:「你再不說和夢蝶的事,我和你割席絕交。」

    龍鷹仰望漫天飄降的細雪,感受著蒼空柔情似水的一面,道:「我求她和我親個嘴兒,被她拒絕。」

    萬仞雨啞然笑道:「你是打定主意不肯老老實實說出來。」

    龍鷹扯著他加快腳步,道:「怕了你哩!不如去吃火鍋,然後一起到芳華閣去,如此做人才有樂趣。」

    萬仞雨道:「你告訴我與夢蝶的關係,老子陪你胡混。」

    龍鷹欣然道:「一言既出……」

    萬仞雨道:「駟馬難追。」

    兩人在火鍋店一角找到張枱子,點了羊、雞和大量的蔬菜,大快朵頤。

    離太陽下山尚有半個時辰,店內幾無虛席,只看食物供應充足,應有盡有,生意又如此興旺,可見大周皇朝國富民足,當之無愧。

    萬仞雨道:「說!」

    龍鷹從鍋裡夾起一片煮熟的羊肉,**辣的送進嘴裡,含糊不清的道:「不可告訴國老。」

    萬仞雨現出錯愕神色,仍點頭答應。

    龍鷹道:「夢蝶是侯希白的弟子,花間派唯一的女傳人,曾兩次行刺小弟,以阻止我這活著的道心種魔**落入武曌手上,第一次幹掉了我,第二次被我以巧計令她行刺失敗。剛才我是向她求婚嫁,雖被拒絕,卻未算一敗塗地,至少她沒拒絕再給小弟機會。字字屬實,若有虛言,教我萬雷轟頂而亡。不過就是這麼多,暫時不可再追問。」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