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險處還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沙娜騎上了一匹馬,趁看黑夜往我奔來。

    我的靈覺掃描了整塊沙中綠境。那是一幅在沙漠裡令人難以相言的可愛草原,團團被隆起的小丘圍看,外圍處長滿了一種有著頑強生命力,不□風沙的百尺大樹像林立的衛兵般悍衛看這罕有的神蹟。

    綠野方圓達百哩,千多個民族結成鬆散的聯盟,聚結在這裡,關係錯蹤複雜,互相間恨愛難分,可是當有外力入侵時,他們會不惜一切聯手把敵人驅趕。

    以前在這裡勢力最大的是杜變的沙盜,他們主要是拜月族的人現在自從來社變一死,拜月族就被更趕出這擁有百多個珍貴水井的□地。

    沙娜穿過了外圍的樹林,馳上山丘,筆直往沙漠中的我跑來。

    我睜開眼睛。

    圓月高掛中天,其他星辰黯然失色。

    金黃的色光照得沙漠像鋪滿了耀目的金子。

    蹄聲傳人耳裡。

    我再閉上眼睛。

    沙娜跳下馬,跑了過來,撲到我身上,痛哭起來,充滿了懊悔和內疚。

    我一動不動,不作出任何反應。

    若說我對她沒有半點恨意,那只是欺騙自己。

    沙娜悲泣著道:「我知道自己錯了,你是個真正的好人,縱使他們那樣對你,你的眼中仍沒有絲毫仇恨……天!為何我會這樣去害死一個好人…」我暗感慚愧。我並非沒有仇恨,只是比一般人平淡得多吧了。

    沙娜取出水□,先把水倒在手中,然後以之濕潤我的嘴□,少許少許地注進我口裡。

    我雖不感絲毫乾渴,仍覺得清水進入咽喉是最動人的滋味。

    她又用水為我洗刷臉上和身上的血汙,溫柔的手使我舒服得差點呻吟出來。

    不一會她一震停下手來,。又撲在我身上,顫聲道:「什麼你的身體這樣溫暖,所有傷口全癒合了,就像沒有受傷那樣?」我緩緩張開眼來,看看她的俏目,微微一笑道:

    「你快點回去吧!你出來時的狗吠聲使沙霸生出了警覺。現在他們正追著出來,倘發現了你在這裡,恐怕你會有麻煩呢。」

    我的遊民語雖不純熟,仍可清楚表達我的意思。

    沙娜不能置信地叫道:「天!你一點事也投有」沒有人可捱過一天一夜的,不是被火陽燒死,就是被寒風吹死。現在你甚至可說話了。」

    我皺眉道:「你還不快走,他們來了。沙娜堅決地道:「不!他們對你非常恐懼,今次來將不顧一切把你殺死。」

    我柔聲道:「你不怕沙霸嗎?」沙娜露出個不屑的神色道:「他最多足把我強姦,絕不會殺死我的!只要我答應以後跟著他,他或肯把你放走。」

    我道:「那你的大人怎樣辦?」沙娜嘆了一口氣道:「它是個老好人,只是對敵人的手段不夠毒辣,我怕他遲早會給沙霸殺死,為了補贖我對你的罪行,我什麼也不理了。」

    我大感奇怪,據戰根說,在沙漠的遊民裡,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屬品,半分地位也沒有,為何沙娜卻像能決定自己可以任意選擇跟隨那個男人呢?

    沙娜像以前般由我眼中知道了我的意思道:「在跟隨沙天前,我是族內選出來的」

    茶司」,是族內唯一擁有自主權的女人,所以沙霸才這麼恨我自願跟著沙天。」

    他們全以「沙」為姓,在大漠裡確非常貼切。

    蹄聲響起。

    沙霸和十多個騎士迅速馳至,團團把我們圍著。

    沙霸陰惻惻笑道:「沙娜你到這裡來幹什麼,是想放了這妖人嗎?」其他人紛紛喝罵。

    沙娜表現出與以往的畏怯截然不同的勇氣,淡淡道:「沙霸若你肯放走他,我便推開沙天,以後都跟看你,任你為所欲為。」

    高踞馬上的沙霸呼吸沉急起來,好一會才道:「又是你自己說他是妖人,要我們殺死他,何現在反要救他,是否給他的妖法媚惑了?」沙娜怕他們過來傷害我,仍伏在我身上,以嬌軀保護看我道:「你不要理我,只要你立即放他離去,我以後都是你的了。」

    其他人紛紛出言反對。

    說的不外是我必是妖人,否則為何直至現在仍然未死,若不立即殺死我,將會受到我的報復。

    沙霸大喝道:「住嘴!我自會決定自己的事。」

    蹄聲由遠而近。

    我的心□延伸過去,看到老人沙天策騎奔至。

    我心中暗嘆,試了試自己的力量,知道扎看我手足的組牛筋雖然堅軔,但絕擋不了我的力道。

    沙天來到沙霸的旁邊,正要說話,沙霸一聲狂喝,拔出掛在馬旁的利斧,閃電劈入沙天臉門裡。

    沙天慘叫也來不及,仰夭跌倒。

    這突變連我也想不到,猝不及防下,救援無從。

    沙娜悲叫一聲,跳了起來,往沙天伏屍處撲去。

    沙霸一聲獰笑,衝前俯身強把沙娜抱上馬背,狂笑道:「以後我就是族長,沙娜亦歸我所有,殺了這人吧!「眾人愕在當場,沒有行動。沙霸摟看在他懷裡像小白兔在虎爪下哭喊掙扎的沙娜,暴喝道:「誰不聽從吩咐,沙天就是他的榜樣。」

    眾人仍沒有動作,顯然不滿沙霸這樣殺死了沙天。

    我暗恨自己不能保護沙天,他終是我的救命恩人。

    事實上若以我的「妖法」,確可指頭不動便輕易把沙霸制伏,可是這樣一來這些遊民會更感驚懼,視我若洪水猛獸,對沙娜亦是無益,惟有送出一道靈能,墳進沙霸腦裡,讓他痛了一痛。

    沙霸痛得渾身一震,鬆開了箍看沙娜的手。

    沙娜乘機跳下馬來,直奔到我處,以嬌軀覆在我身上,尖叫道:「你們不能殺死他。」

    沙霸無暇去想為何無端端會腦部生痛,持著那把巨斧往我們奔來。

    我嘆了一口氣,手腳用力,牛筋寸寸斷裂。

    這時沙霸手上的斧脫手旋著飛來,又準又狠地飛砍我剛被沙娜遮擋不住的頭蓋,這人確是殘忍好殺。

    我摟看沙娜站了起來。

    「篤!「利斧深陷進把我綁了兩天兩夜的木架上。其他人嚇得策馬倒退。沙霸奔至近前,駭然下抽出長刀,橫砍我的頸項,我冷笑一聲,採手一把抓看它的長刀,便把他扯下馬來,順手在他小骯重重截了一下。沙霸整個人像沒有重量般拋跌開去,滾倒沙上,捧看小骯痛得砒牙咧嘴,全身痙攣。其他人則手足無措,不知如何去接受這發生在眼前的驚人突變。我摟看沙娜來到沙天伏屍處,放開沙娜,仔細觀察,發覺他早已氣絕,縱使我的靈能,亦回天乏術。一股悲傷湧上心頭一拉開伏在他身上痛哭的沙娜,抱起沙天的屍體,然後向愕在當場的其他人道:「自己人的仇殺究竟有什麼意義,只會削弱和分裂你們的力量,敵人來時你們將像羔羊般被入宰殺。」

    話完不再理會他們,抱看沙天屍身,和沙娜往綠境走去。

    我和沙娜把沙天火化後,回到了帳幕去,那天我一步也投有走出帳幕,只是在萇面潛心靜養,繼續把太陽能量小心翼翼轉化成靈能。我戰戰兢兢的原因是怕忽然又建立起與公主的聯繫,給巫帝找來,我便槽了。

    縱使我的力量增強了,自知仍未是巫帝的對手,只不過不像以前般全無還手之力吧。

    沙娜迅速由悲傷回復過來。

    沙漠裡遊民對死亡有看異於別地的人的看法,認為死亡是最好的歸宿。想想他們淒苦艱辛的生活,這也是個自然合理的想法。

    她出去了多次,到黃昏時回到帳內,怯生生跪在我身旁道:「族中的長老想請你去吃飯。」

    我緩緩睜開眼來,望向沙娜。

    沙娜眼中現出騖□的神色,垂下頭去。

    我想起她餵我喝茶的倩景,伸出手來,溫柔地撫摸她的臉蛋,並送進舒緩她身心的靈能。

    沙娜舒服得閉上眼睛,呻吟起來,嬌軀抖顫著。

    我不想逗得她太厲害,因為對看這麼個成熬動人、別具大漠風情的美女,我很難克制心中的情慾,會自然而然把它夾在靈能裡輸入她的身體去。我放下手來,拉著她的手站了起身,道:「帶我去吧!「沙娜怯懦地道:「你不會懲罰他們吧!他們都很害怕呢。」

    換了我是他們,見到以如此手法收拾了他們最好的戰士,不害怕就是假裝的了,微笑道:「我怎會傷害他們?」往外走去。

    沙娜把我拉看,垂頭道:「你……你會怪我出賣了你嗎?」我失笑道:「傻孩子!

    來吧,莫讓他們等得心焦了。」

    沙娜走快兩步,喜孜孜伴在我身旁,往外走去,低聲道:「沙娜喜砍你像剛才般摸我。」我慣了和淡如等調笑,聞言下色心又起,衝口而出道:「摸別的地方可以嗎?」

    沙娜有點愕然道:「當然可以,你已成了沙娜的新大人了,除非你將我送人,否則我就是你的了。」

    我吞了一口涎沫,心中一熱,想不到這麼快便有美女伴寢,而我確貸需要這方面的行為,以將體內的新靈能再轉化作愛能,以對付巫帝。

    沒有男女情欲產生出來的能量,我更非巫帝對手。

    在公在私我也不會放過這別具一格的美女。我還要加倍地挑弄起她原始的情慾呢。

    帳幕外空無一人。

    但差點每個帳內都有眼睛透過門縫向我們窺視,顯出遊民對我的猜疑和恐懼。尤其曾經參與過對我的虐打,或在旁喝采歡呼的,誰不怕遭我報復。

    沙娜帶看我到了營帳間一片空地上,早有七八個人圍坐在篝火旁等待看我,見到我來,忙肅立敬禮。

    我也以戰恨教的方法,同他們致以代表友好的見面禮。

    那八個人緊張的臉容寬鬆下來,紛紛圍看火堆盤膝坐下。

    沙娜捧來了一小盤清水,送到我面前。

    我還以為是用來喝的,剛想捧起痛飲兩大口,沙娜忍看笑道:「是用來淨手的。」

    我心莞爾,暗忖道可能是最昂貴的洗手,就要把雙手全浸進水裡。

    那八個剛才還害怕得要死的人,一齊笑了起來。

    我知道不妥,望向沙娜。

    沙娜不敢笑,忍得俏臉脹個通紅,嬌羞無倫,道:「只可以洗右手。」

    我尷尬地把右手浸進水襄,撥了幾下,便當洗完了。

    沙娜把水遞過去給其他人,讓他們輪看洗右手。

    我向沙娜低聲問道:「為何只洗右手?」沙娜道:「為何你懂說我們的話,卻不知道我們的習慣。右手是用來抓飯吃的,所以要洗淨他。」

    我奇道:「那左手呢?」沙娜粉臉通紅,想答我,又不知怎麼說,最後竟倒入我懷裡,公然摟看我的腰。

    我想起來自沙漠那個餓狼戰恨最喜歡當眾和女人調情做愛的習慣,暗叫不妙,看來這也是遊民的習慣!我是否應入鄉隨俗呢?

    這時篝火上那大油鍋開始滾熱起來,發出沙沙響聲。

    其中一人移到鍋前,先將切好的千里駝肉放進旁邊的油裡浸過,然後逐片逐片扔進鍋內煎炸。

    眾人都默然禱告著,吃對他們來說是神聖不過的事。使人想起在沙漠的艱苦環境裡有食物可吃是應該好好珍惜和感謝神恩的一回事。

    我乘機打量他們。

    這八個人有一半的年紀在四十以下,都是特別強壯之輩,可以看出這裡武力仍是最重要的籌碼直至這刻他們仍未作自我介紹,又或詢問我是誰,或者習俗如此,我唯有按下詢問的衝動。

    當所有駝肉全在鍋裡炸熟後,那人再加入大米和粉漿,用木棍攙和看,待所有東西里成一大團「東西」時,在兩人幫助下,提起鏟子,把那些混合的東西揆進一個大盆裡。

    眾人又再向天禱告。

    沙娜藏在我懷裡,竟熟睡過去。

    這幾天實在把她折磨慘了。

    八人中看來是頭子的四十來歲,長髮垂肩的壯漢,捧看那盤飯,膝行來到我面前,非常恭敬道:「沙南僅代表黃沙族,向貴客大人獻食,望貴客大人不再追究我們所犯的罪行。」

    沒有了沙娜的提點,我也不知如何做才合乎禮節,伸手便往盤內熱騰騰的飯抓下去,顧不得飯從指隙漏下,吃了兩把,然後點頭表示滿意,其實也不知多麼難吃。

    眾人都目定口呆看看我的吃相。

    我心叫不妙,但又不知岔子出在那裡。

    那沙南捧看那盤飯坐到我旁邊,有點不好意思地看看我,猶豫了半晌,才採手到盤裡去,在小山般的飯堆上用右手抓了一把飯,把它捏成雞蛋形的飯團後,才乾淨俐落地送進口裡。接看把飯盤遞給其他人,不像我般手忙腳亂的連吃兩口。

    我老臉一紅,惟有一笑置之。

    飯盤傳了幾次後,吃個一乾二淨。

    沙南乾咳雨聲,急速地說了一番話。

    他說得這麼快,咬字又不清楚,教我如何聽得懂,只好請他說得慢一點。

    沙南仔細望了我一會後道:「貴客大人是否來自沙漠外的地方?」我點頭道:「是的!我是帝國的人。」

    他們不禁動容。

    沙南問道:「我們的話是誰教你說的。」

    直至現在,仍只是沙南一個人發言,可知他們也像野狼族般,沒有帶頭者的准許,與客人說話時,誰都不準插嘴。

    我道:「是野狼族的餓狼戰恨教我的,他是我的好兄弟。」

    他們渾身劇震。

    沙南顫聲道:「貴客大人的名字是……」我坦言道:「我叫蘭特。」

    他們一齊怪叫起來,全體俯伏地上。

    沙鄉給驚醒過來,茫然看看我們。

    沙南顫震著道:「原來是我們綠境十族的大恩人大劍師蘭特,我們差點犯了彌天大罪,大劍師請懲罰我們。」

    沙娜□喜道:「大人原來是大劍師蘭特,殺了魔王杜變的大英雄。」

    我想不到自己在大漠中的聲名亦如此響亮,忙讓他們坐好。

    眾人態度變得截然不同。

    沙南道:「大劍師?請指示我們何時殺死沙霸?」我皺眉道:「算了!將他趕離緣境,永遠不准他回來吧!我用指頭點了他那一下,他這世也不要想可復元過來,已是對他最大的懲罰了。」

    沙南先是臉現難色,最後還是點頭答應。

    我順便問他們有關拜月族的事。

    沙南有點興奮地道:「大劍師來了真好,自杜變被大劍師殲除後,敗返沙漠的沙盜改由一個叫」黑蛇」的凶人領導,試圖再建立沙盜的聲威,不住搶奪水源和殺人,強姦婦女,我們正擔心他們會在短期內進攻綠境呢?所以特別敏感,以致誤會了大劍師。」

    只看他們的眼光,我便知他們很想知道我為何會受傷,不過其中曲節,連我也不知該如何告訴他們,於是詐作不知,問道:「雙方的實力如何?」雖明知自己投有多餘的時間,但若沙盜的殘餘分子殺來,我豈能見死不救,何況我曾親眼目睹他們把整個綠洲上的人殺個雞犬不留的暴行。

    沙南兄我開心他們的事,更是感激,忙道:「我們估計沙盜的人數在一萬二千人左右,我們在綠境十個大小族加上來的男丁超過了八千人,和他們本相差不太遠,可是他們都是能征慣戰,以殺人為樂的惡徒,就算人數比我們少,恐怕我們仍不是他們的對手,不過有大劍師領導我們,我們就不怕了。」

    我沉吟片晌,道:「其他族的人知不知道這兩天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沙南現出尷尬的神色,道:「只是約略知道,因為這裡有條不成文的規矩,就是各族間不得偵察或干涉別族內部的事。」

    我拍手道:「這就成了,我要你們放出聲氣,說我已給活活餓死了,屍體給拋到沙漠裡去餵了兀鷹,你們能辦到嗎?」沙南自以為明白道:「大劍師果然滿腹奇謀,否則若給沙盜知道你在此,聞風先遁,要找他們就難了。」頓了頓道:「不若把沙霸殺死算了,免得他□開錄境後,洩漏了風聲,這人的心腸很壞,說不定會投靠沙盜。」

    懷內的沙娜含淚道:「大劍師大人,求你殺了他替沙天大人報仇。」

    我權衡利害,心想在這樣的情況下,婦人之仁,只會誤事,硬下心腸答應了。

    沙娜喜得歡呼起來,竟拉開衣襟,拉看我的大手探了進去,按在她豐滿溫暖的胸脯上,才呻吟一聲,伏入我懷裡。

    我為之大□,幸好其他各人像視若無睹,一點不以為意。

    若說我不感心動,那就是騙人的,所以這時想到的只是趕快回到帳裡去,道:「你們也給我留心一下,若發現有位年輕的美女來到綠境,最緊要不動聲色,先來告訴我。」

    沙娜一震道:「大人,那是否你失散了的妻子?」這問題更是難答,我嘆了一口氣道:「這事一言難盡,有機會我才告訴你。」

    再談了一會後,我和沙娜回到帳裡去。

    那夜自是風流不盡,春色無邊。

    在情在理,我也應接受恩人沙天留下的小妻子,想他在天之靈也會安息了。

    接著約兩天,我都留在帳內,不斷和沙娜纏綿做愛。

    愛能又逐漸在體內滋長,縱使遇上巫帝,我也有信心和他一決雌雄了。

    這天一早醒來,沙鄉以她超卓的茶技服侍過我後,打開其中一個席包,取出一包麵粉來,加水和好後混進酵母。以木模壓成一個個的麵餅,放在鐵板上,以慢火細心煎烤著。又另外烹了一小兵駝肉湯,把煎好的麵餅教我浸進湯裡來吃,味道還真不錯呢。

    這兩天來的相處,我和沙娜的感情已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

    沙娜照例讓我先吃,歡喜地接受我對她精湛手藝的讚賞。

    我把一個餅浸過湯後,把她摟著,便迫她在我手上吃了。

    沙娜俏臉忽然紅了起來,悄聲道:「大人!沙娜從未有過這麼快樂,和大人做愛時沙娜像到了天堂那樣。」

    我笑道:「你現在想不想再遊天堂?」沙娜媚笑道:「當然想!讓沙娜替你寬衣。」

    我制止她的行動,皺眉道:「慢點!有人來了。」

    沙娜望往帳門。

    沙南的聲音響起道:「是我!有緊要事報告。」

    我道:「進來吧!「沙南揭帳而人,興奮地道:「大劍師失散了的妻子來了。」

    我立即色變,遍體生寒道:「在那裡?」兩人見到我的神色,都大感不妥。

    沙南道:「消息是由離這襄五十多哩在綠境東端的白沙族傳來,聽說那女人生得千嬌百媚,把白沙族的族酋白樹迷得神魂顛倒,竟把自己的十多個妻子逐了出來,讓那女人住進去了。」

    我一時間心亂如麻。

    這時最應該做的事,就是立即遁走,截著趕來此處的百合,然後趕到廢墟去。可是我怎能這樣捨下緣境的數萬遊民不顧呢?」我咬牙道:「繼續留意她的動靜,沙盜那方面有沒有什麼新的消息?」沙南道:「這事非常奇怪,他們像是忽然失琮了,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

    我的心神全放在巫帝身上,那還有餘暇去理那些沙盜。

    巫帝今次到緣境來,還要混進遊民裡去,不用說是因感應不到我的存在,找又找不著,惟用借助遊人的耳目探查我的行琮。

    當他從白沙族人處得知有我這樣的一個人到過緣境,給黃沙族人活活打死了,心裡會怎樣想,會有什麼行動呢?

    想到這裡,低聲聽咐了沙南,數了他若遇上巫帝時,應說些什麼話。

    沙南不住點頭,然後道:「我們選擇了今早在沙天族長墳前處決沙霸,請大劍師主持。」我待要拒絕,沙娜猛拉我的衫角,眼中射出哀求的柙色。

    我嘆了一口氣,看沙南到帳外等我。

    沙南出帳後。我在沙娜的侍候下,穿上黃沙族的沙漠裝,全身緊里在黃席布里,頭也包了起來,只露出一對眼睛來。

    沙娜打開一個長箱子,取出一把劍來,配在我腰間,道:「這是沙天大人的劍,叫黃沙劍,是我們鎮族之賁,在沙漠上非常有名。」

    我多謝後,拉著她走出帳外去。

    沙南和十多個黃沙族的領袖人物,恭敬等待著我。

    他們和我的裝束一模一樣,混入他們裡,別人無論如何亦無法發現我是個外族人,不過對具有邪術的巫帝來說,我就不那麼肯定了。

    我們跨上馬背,往埋葬了沙天的沙丘馳去。

    我正想詢問沙霸在那裡,迎面處一身穿白袍的騎士疾馳而來。

    我一看下嚇得差點掉下馬來。

    原來帶頭的白袍人身旁赫然是美麗的巫帝。

    想不到她來得這麼快。

    我應該怎樣做呢?

    「大劍師傳奇」卷十一卷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