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以棋會友(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小湖莊最著名的是引進渠水成湖成林的棋園,小湖佔地頗廣,十八座棋亭冒起池內,以石橋連貫,奇花異樹倚亭而生,在冬陽灑照下隨形得景,相互因借,具有綺麗雅緻,纖巧瀟灑的迷人風韻,確是舉行棋會的好處所。

    亭置石桌,可布三個棋盤,不過兩天下來,棋園只剩下七局仍在進行中,其他參加者早俯首稱臣,輸掉棋金。不過園內與會人數不減反增,人人醉翁之意不在棋,皆因看高手殺低手,不但無可觀之處,且是不忍卒睹。

    萬仞雨領著龍鷹進入小湖庄,碰上安世明,他拋下其他人迎上來道:「恭喜萬賢弟,幸好你昨天沒有來。不知為何夫人昨天心情大壞,下子毫不留情,近半人未到終局推棋認輸,因不想輸得太難看。你那盤算下得不錯,可望不過二十子之負數。」

    龍鷹失聲道:「輸二十子竟可算下得不錯。」

    安世明不悅道:「這位是……」

    萬仞雨暗怪龍鷹口不擇言,因為眼前棋聖有一局大敗三十多子。忙道:「不用理他,這是在下少不更事的師弟。」

    安世明仍是餘氣未消,卻不敢開罪萬仞雨,道:「令師弟懂棋嗎?還是來看人?」

    這兩句話頗不客氣。

    萬仞雨若無其事道:「仞雨是請他來代我續此未了之局。」

    安世明嚷道:「甚麼?」

    只從安世明的反應,可知萬仞雨至少薄有棋名,如今竟請個不用理他的「無名之輩」來代之下棋,大出棋聖料外。

    萬仞雨道:「一切依規矩辦事。」

    龍鷹一頭霧水道:「依甚麼規矩?」

    萬仞雨理所當然道:「拿出五兩銀。隨師兄來。」

    龍鷹明白過來,追在他身後苦笑道:「好像是你喚我來的,他奶奶的我的銀兩是打生打死賺回來的,五兩銀去隔遠望幾眼是不是昂貴了點?」

    入園的月洞門出現前方,門內人山人海。似趁墟多於棋會,一位俏生生的美婢立在門旁,手執名冊似的東西,眉開眼笑道:「原來是萬公子,昨天夫人還問起你為何沒有來呢!」

    萬仞雨一面陶醉的道:「夫人真的問起在下嗎?」

    龍鷹打了他一肘。低聲道:「傻瓜!騙你的,是她自己想你。」

    俏婢目光落在龍鷹身上,冷淡的道:「這位是……」

    萬仞雨給他撞得痛入心脾,忍著痛道:「這是我師弟小朴,今天由他代我下棋。」

    俏婢大訝道:「他懂嗎?」

    萬仞雨老實答道:「在下從未見過他下棋,他也從未和人下過棋,只是自己對自己。哈!」

    龍鷹給他說得哭笑不得。知他在報一肘之仇。

    俏婢目瞪口呆,不知該如何反應。

    萬仞雨見龍鷹的尷尬樣子,大樂道:「快獻上五兩銀,否則棋聖會把你掃出小湖莊。」

    俏婢終曉得兩人在嬉鬧,噗哧笑道:「朴哥兒有五兩銀嗎?」

    龍鷹忍痛掏出五兩銀。交給俏婢。

    俏婢道:「兩位公子請就位,夫人快來哩!」

    萬仞雨搭著龍鷹肩頭,進入棋園,小湖四周聚集三、四百人,各自成群,興高采烈地談論棋情。十八座棋亭有六座坐了人。氣氛緊張。最妙的是沿湖設了八張長方桌,上面放滿棋盤,盤上有子。顯然是讓沒法到棋亭親身觀戰者知悉棋局變化。果然有棋局進行的棋亭都有人立在一旁,可以想象每下一子,會顯示在方桌的相關棋局上。

    萬仞雨和龍鷹來到其中一座棋亭,目光落在棋盤上,滿足地道:「算不錯!如不過十五個負子,我在神都該可排十名內。坐!只有參加者可以坐下。」

    龍鷹還是首次和人對弈。大感新鮮刺激,當仁不讓坐下來。面對棋盤,心忖怎麼都要把五兩銀贏回來,失而復得。

    萬仞雨當然拿黑方先手子,雙方各下了五、六十子,以滿局三百六十一子計,雖只是三分之一,但以棋局論則過半局,可說大局已定,只看埋身廝殺。

    萬仞雨道:「怎麼樣?輪到我下子。」

    龍鷹搖頭道:「難怪你輸了。對方是少帥和他的井中月,你卻是薛懷義的爛鬼橫練。定石怎可以這麼不思進取,可知你這小子打開始抱著輸少當贏的輸家心態,他奶奶的。」

    「當」!

    萬仞雨氣道:「把你的精神用在棋盤上!在下一次鐘鳴前你須下子,有半刻鐘的時間。真怕你這小子累我在棋聖面前出醜。」

    片晌後不耐煩的道:「下一子要想這麼久,看來我的棋力比你好。」

    龍鷹不滿道:「不要sāo擾老子,我不是看一子如何下,而是看全局如何下,還包括收官子。」

    萬仞雨失聲道:「夫人尚未來下子,你如何看全局?」

    龍鷹道:「她未下我可代她下,依她的棋路便成。」

    萬仞雨為之啞口無言。

    「當」!

    龍鷹於中腹空曠處下一黑子。

    萬仞雨皺眉道:「拈子是用食指和中指尖夾住棋,準確輕放交叉點上,哪會用拇指和食指來拿棋,幸好只有我看到。」

    龍鷹道:「弈棋是論輸贏而不是論姿勢。他娘的!但願你的刀法不像你的棋藝般有姿勢沒實際便謝天謝地。」

    萬仞雨忍不住笑道:「你這小子真風趣。令我輸棋也輸得開開心心的。只看你現在下的一子,便知你是棋屎。」

    龍鷹傲然道:「夏蟲不可語冰,待會你看夢蝶夫人的表情再說。」

    「夢蝶夫人到!」

    整個棋園倏地靜至鴉雀無聲。

    環佩聲在遠處響起,龍鷹循聲望去,二百丈開外一位盛裝麗人,在兩婢前呼後擁下,越過一道石拱橋,朝其中一亭蓮步姍姍,雖看不到她容顏,身段確是纖美窈窕,高挑優雅,不在端木菱之下。

    龍鷹虎軀劇震,目定口呆。

    萬仞雨大奇道:「你看美女的道行與我的差別,就像少帥和薛懷義的差別。讓我懇求你,千萬別流口水。」

    龍鷹回過神來,嘆道:「確是物超所值。」

    夢蝶夫人到達首站的棋亭,看了棋盤兩眼,下了一子,對手立即捧頭,報棋者走到橋上當眼處,以手勢報黑子和白子的位置,夢蝶夫人又裊裊婷婷,搖曳多姿的走出棋亭,往另一棋亭舉步,消失在一叢林樹之後,不片刻再現倩影於另一道橋梁,可知她又花幾眼工夫,在另一棋盤下了子。

    岸旁一眾觀棋者響起群蜂亂舞般的嗡嗡聲,顯是對棋局議論紛紛,卻沒有人敢喧嘩,棋園瀰漫對弈的緊張氣氛。

    龍鷹疊手頸後作仰枕狀,輕鬆道:「此女確是妙不可言,若可把她娶回來,興起可享受家居對弈之樂,賭注可以……哈!想想都令人開心。」

    萬仞雨沒好氣道:「你好像不清楚她是誰。告訴你,如你般對她有癡心妄想者大不乏人,全碰得一鼻子灰,待會她來時勿要胡言亂語,丟盡我的面子。」

    龍鷹完全聽不到他的話,自言自語道:「我太輕敵,該去看看其他六盤棋,好掌握她的棋路。」

    萬仞雨訝道:「你真懂棋藝嗎?我研究過她百多盤棋,根本是無路可捉,她的棋法若如天馬行空,局局不同。唉!我的娘!她來哩!記著不要說瘋話,唐突佳人。」

    龍鷹仍兩眼望亭頂,道:「她看到我了嗎?是甚麼表情?」

    萬仞雨哂道:「有甚麼表情,當然是老虎看見送到口邊的小肥羊的表情哩!」

    環佩聲不住接近。

    萬仞雨恭敬的道:「仞雨向夫人請安。」

    一個天籟般曼妙的女子聲音應道:「昨天為何見不到萬公子呢?」

    龍鷹回復正襟危坐的姿態,目光落在棋盤處,搶在萬仞雨之前代答道:「因為他老兄需小弟今天來和夫人再續未了之緣。」

    萬仞雨差點想掐死龍鷹時,夢蝶夫人在兩婢陪同下,到了桌子另一邊,淡淡道:「這位是萬公子的甚麼人?」

    龍鷹終抬頭朝她看去,雙目魔芒大盛。沉聲道:「既是同道中人,何須理會對方姓甚名誰?」

    萬仞雨心叫糟糕,因為棋會的一個規則,是夢蝶夫人可拒絕和任何人對弈,此子如此口不擇言,不給夢蝶夫人掃地出門才怪。

    豈知夢蝶夫人不以為忤,只是美目射出銳利的芒光,回敬龍鷹的魔眼,唇角飄出一絲笑意,隨手拈起一子,下在龍鷹那一子隔兩位處,擺明要與龍鷹在棋盤腹地展開近身廝殺。

    龍鷹想也不想,採取以戰對戰,落子於白子另一邊隔兩位處,把她剛下的白子夾在中間。

    萬仞雨差點閉上眼睛不敢再看,對夢蝶夫人採取這種戰術者,沒有人有好結果,不過龍鷹確破了與夢蝶夫人對弈史上最快的下子紀錄,只望不會同時破掉輸棋的紀錄,已屬萬幸。

    夢蝶夫人拈子下棋,整固原先的一著,非常有分寸,與右邊的白子遙相呼應,登時令龍鷹兩子變得孤立無援。

    龍鷹哈哈一笑,拈起一子道:「厲害!兩子都是那麼高明厲害,命中棋盤的心窩,幸好我死不掉,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