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投石問路(下)-以棋會友(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大感有為「師父」平反的必要,道:「向雨田是故佈疑陣,好讓後人不去修煉種魔**,而千真萬確他是魔門史上第一個修得功行圓滿的人,節cāo不會在任何大德高僧之下,將他歸之於魔門純粹是誤解和成見。」

    這番話亦是夫子自道,表示他龍鷹雖是新一代邪帝,卻與邪惡扯不上任何關係,此亦是龍鷹的性格,一不做二不休,決定站在狄仁傑的陣線後,雖在不得已處有所隱瞞,但可以說的全說出來。

    初到此地時,他有如陷身迷霧,幸好得胖公公指點,他開始對自身處境有點眉目,並擇善而從,而此也是他唯一生路。為了人雅三位嬌妻,他一定要「殺出重圍」,開拓未來的新天地。

    三人再次動容。

    萬仞雨道:「世間竟有此異事?」

    張柬之深吸一口氣道:「若燕飛確有其人,唉!《邊荒傳奇》亦應真有其事,那燕飛豈非活了百多年,否則向雨田怎會認識他?」

    狄仁傑問道:「究竟是多少年。」

    張柬之道:「至少一百三十年,因為向雨田在梁陳時已是名攝天下的高手,無人敢惹。」

    龍鷹心忖你這麼想就最好。

    狄仁傑向龍鷹道:「小兄究竟想告訴我們甚麼秘密?」

    龍鷹道:「胖公公與我不但是忘年之交,且是推心置腹的夥伴拍檔。」

    萬仞雨倒沒甚麼,狄仁傑和張柬之則難掩震駭神色。

    張柬之一臉難以相信的道:「有可能嗎?」

    龍鷹道:「字字屬實。」

    狄仁傑籲出一口氣道:「若是如此,老夫終於看到我李唐天下的一線生機。胖公公是除聖上外宮內最厲害的人物,他不但手段高明。且沉、穩、狠、準,又練就一種只有太監方練得成的奇功,沒有他,聖上能否登上帝座,尚屬未知之數。過去三十多年來。他與聖上共同進退,現在他是否仍站在聖上一方?」

    龍鷹緩緩道:「我的立場就是他的立場,我們的立場是讓天下從武氏大周平穩過渡回李氏大唐,那小子可功成身退,攜美而去。其他事我一概不管。如果誰認為小子是必須清除的邪人,儘管放馬過來。」

    萬仞雨搭著他的肩頭,笑道:「他們首先要過萬某井中月這一關。」

    龍鷹笑道:「送刀送對人哩!」

    萬仞雨沒好氣道:「我是可以收買的嗎?不知好歹的小子。」

    狄仁傑頓然對他另眼相看,欣然道:「小兄是個有大志向的人。」

    沉吟片刻道:「小兄說過聖上元rì的安排,是投石問路的招數,如果只是測試我們的反應,不是多此一舉嗎?朝廷最蠢的那一個人也該曉得我們的反應。」

    龍鷹道:「現在大周皇朝比諸大唐任何一個時期的政局都要穩定。可說是無隙可尋,所以不論法明或有突厥高手在暗中主持的大江聯,誰都不敢輕舉妄動,法明更指使羊舌冷殺小佛爺滅口。但他們都曉得機會即將來臨,就是當聖上改立皇嗣。以武承嗣那混蛋代替李旦,那時只要揭竿而起,打著復辟大唐的旗號,即可混水摸魚。不過小子可肯定的告訴各位,此事絕不會發生,聖上永遠不會立武承嗣或武三思為皇嗣。因為那等於她從這場鬥爭敗下陣來。」

    沒有說出口的是,如果武曌從種魔**或他身上得到永生不死之法,她的大周皇朝將可永恆地延續。

    萬仞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道:「既然如此,為何又讓武氏子弟主持元rì的亞獻和終獻之舉?」

    狄仁傑恍然道:「明白了!聖上這一招真絕,是要令正鷹瞵鶚視,窺伺在旁的敵人以為她愚蠢至此,密鑼緊鼓下露出狐狸尾巴。」

    張柬之道:「這也是玩火,一個不好會惹火**。」

    狄仁傑雙目閃動智慧的光芒。老懷大慰道:「柬之算漏了我們的好邪帝,他是繼向雨田後第二個練成種魔**的人。且道心精純一如向雨田,試問當年誰敢捋向雨田的虎鬚。哈!法明的不碎金剛終遇上對手。」

    又皺眉道:「小兄有何證據顯示大江聯被突厥人暗中cāo縱,那只要我們公諸天下,大江聯將不戰而潰。」

    龍鷹道:「若有證據就不用頭痛,萬兄也優差不保,風過庭曾與對方的核心高手激戰,從招式手法認出是塞外大草原的路子。但假如大江聯確由突厥人暗中控制,吐蕃使節團的大江三峽遊當不會是順風順水。」

    萬仞雨精神一振道:「竟有萬某的分兒,是不是當真的?風過庭那小子一向孤芳自賞,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內,海口一役更令他氣焰高張,怎會容我加入?」

    龍鷹欣然道:「他有萬兄看不到的另一面,何況我已徵得他同意,只剩下聖上一關。」

    張柬之道:「這一關並不易過。」

    龍鷹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張大人可知小子將井中月轉贈萬兄一事,事前得到聖上首肯。」

    狄仁傑大奇道:「竟有此事。」

    「篤!篤!篤!」

    敲門聲響。

    萬仞雨不耐煩的喝道:「誰!」

    「是人家呵!找爹都不行嗎?」

    萬仞雨大吃一驚,箭步搶到門前,拉開門必恭必敬地道:「藕仙小姐請進。」

    美若天仙的小魔女一身獵裝笑吟吟的走進來,不屑的道:「原來兩個手下敗將齊集於此,節省了本姑娘的寶貴時間。」隨手解下背上的寶劍,遞給萬仞雨。不客氣的道:「看!」

    接著一眼不瞥龍鷹,來到狄仁傑旁坐下,撒嬌道:「爹請兩個小子大吃大喝,女兒卻要餓肚子,張叔你來評理。」

    張柬之呵呵笑道:「這是一場誤會,因你爹以為你不愛見到兩個小子。」

    萬仞雨發出驚嘆,看著從鞘內抽出來的長劍。

    龍鷹見橫空牧野贈她的寶劍與自己原先猜想的完全不同,也心中訝異。整把「神山之星」只在把手處鑲嵌一顆超大白芒爍閃的寶石,再沒有其他飾物,高古樸拙,劍體則鋒銳至極,隱見渦漩紋,鋼質之佳,平生未見。

    狄仁傑湊到她晶瑩玉白的小耳旁,愛憐的道:「仙兒愛吃甚麼東西?」

    小魔女逕自搖頭,見到萬仞雨驚歎叫絕的賞劍模樣,得意洋洋道:「女兒騙了爹哩!人家剛吃飽東西,只是來興問罪之師。」

    目光落在萬仞雨擱於一旁的井中月,訝道:「這把生鏽刀是誰的?」

    萬仞雨把劍還於鞘內,順手遞給龍鷹,道:「此劍可與干將莫邪相比,難怪能名列吐蕃十大名器榜上。」然後向小魔女道:「生鏽刀是龍兄贈在下之物。」

    龍鷹接過神山之星,欣然道:「小魔女大姐既得此劍,我們間的劍海深仇大概可以一筆勾消。」

    小魔女笑吟吟的道:「想歪了你的心哩!你只是慷他人之慨,現在本姑娘有劍在手,功夫大進,不是看在爹的分上,今天就殺到你跪地求饒,看是誰中誰的招。」

    狄仁傑大訝道:「仙兒中了龍鷹的招嗎?」

    小魔女知說漏了口,俏臉微紅補救道:「只是給他拂亂頭髮,人家卻……卻狠狠打了他一記。」

    狄仁傑和張柬之交換個眼色,露出會心微笑,顯然被龍鷹誆得信以為真。

    龍鷹則甜如蜜糖,皆因小魔女為他保親嘴之密,那感覺說有多動人就有多動人。看著她乖乖的坐在桌子一方,那種活色生香盡在眼前的美景,確是花不醉人人自醉。

    「鏘」!

    神山之星脫鞘而出,登時寒芒閃爍,大異於萬仞雨剛才拔劍出鞘的情況。

    包括小魔女在內,人人看呆了眼。

    龍鷹運腕在空中揮動幾下,整個廂房竟變得寒氣浸浸的,人人心神被攝。

    「鏗」!

    鞘和劍閃電接合,長劍以令人難以相信的精準和速度完美無缺的回到鞘內去。

    龍鷹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豪情蓋天的長笑道:「名劍美人,只有神山之星方配得起我們的小魔女大姐。」

    狄仁傑目射奇光,看看他,又看看美目圓睜的愛女。

    萬仞雨苦笑道:「看來你那天和我的比武沒有盡力,真想揍你一頓。」

    龍鷹回復先前模樣,雙手捧劍遞給小魔女,笑嘻嘻道:「手下敗將請小魔女大姐收回配劍。」

    小魔女竟現出羞澀的神情,一手接過寶劍,道:「爹!女兒去打獵哩!」

    不敢望龍鷹似的逃出廂房。

    小湖庄位於洛南通津渠和通濟渠交界處,莊主安世明出身洛陽望族,頗具文名。不過他在詩文上的成就遠比不上他在神都棋壇的地位,享有洛陽棋聖之稱。

    他是神都唯一能在夢蝶夫人纖手下取得一個和局的棋手,其他幾局當然全數敗北。絕大部分人認為那局和棋是夢蝶夫人看在他借出小湖庄作棋會場地,故手下留情,讓他保留顏面。

    夢蝶所到處,棋壇風氣驟改,再不是以棋力論高低,而是以輸得最少子的一盤論子排輩,因而安世明仍保持夢蝶夫人之外的「棋聖」寶座。由此可見各地棋壇高手輸得多麼悽慘。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