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碎金剛(下)-投石問路(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萬仞雨笑道:「國老是為你好,所以告訴我,有我照拂你,不虞給人宰了你這個便宜邪帝仍沒有人知道。」

    龍鷹心中歡喜,且是萬二分的輕鬆,至少萬仞雨沒因他是邪帝拔刀相向。笑道:「你消息倒靈通,我這邊廂告訴國老,那邊廂你便曉得。」

    萬仞雨欣然道:「因為在下藉國老的後花園練刀。哈!一切都不同哩!自二十五歲開始,我的刀法再無寸進,但昨天竟連續作出幾個突破,真想立即找你試刀,幸好你懂得躲在上陽宮。」

    龍鷹大樂道:「難得萬兄這麼有興致,小弟必定捨命陪君子。他奶奶的,這不是董家酒樓嗎?你以為可隨便找到位子。」

    萬仞雨在酒樓大門立定,現出個高深莫測的笑容,道:「你好像不知萬某人的身分地位,來!」

    領先而行,直登三樓。

    龍鷹訝道:「小子真有辦法,連廂房雅座都給你拿到一個。」

    萬仞雨來到其中一個廂房門前,故作神秘的道:「不是我有辦法,而是別人有辦法。神都除聖上外,最有辦法的人是他。」

    接著輕敲房門。

    「進來!」

    萬仞雨推門而入,龍鷹已猜到房內是何方神聖,隨他入房。

    桌上放滿茗茶午點,狄仁傑和張柬之悠然坐在靠窗的一邊。

    張柬之笑道:「萬小兄龍小兄請坐,先吃喝後聊天,不用客氣。」

    兩人坐好,狄仁傑銳利的目光落在龍鷹身上。道:「今天早朝聖上果然宣布元rì亞獻終獻的安排,我們大力反對,可是聖上一意孤行,甚麼於禮不合完全聽不入耳,龍小兄認為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龍鷹暗叫厲害。等於要自己盡洩心中秘密,好讓他能審時度勢。道:「首先小子想請教國老一事,弄清楚後將可以有更詳細的計劃稟上國老。」

    狄仁傑向張柬之笑道:「邪帝畢竟是邪帝,對嗎?」

    張柬之捋鬚含笑,道:「有邪帝加入我們的陣線。形勢頓然不同。」

    狄仁傑道:「問!」

    龍鷹道:「國老因何遣人襲擊薛懷義?難道不怕聖上動怒嗎?」

    萬仞雨冷哼道:「若非我到了塞外去,你怎有斬殺薛懷義的機會。」

    龍鷹笑道:「老哥想試井中月怕沒機會嗎?我剛為你找到一份優差,保君滿意。」轉向狄仁傑道:「國老還未解小子心中的疑惑。」

    張柬之道:「龍小兄為何想知呢?」

    龍鷹從容道:「因為現在的大周皇朝,似安實危,面對的有兩大危機,一是僧王法明,一是大江聯。且均與皇嗣的繼承權掛鉤。」

    狄仁傑鼓掌道:「好!小兄到神都不過五天光景,竟比大多數人清楚目前情況。今天早朝後,聖上找老夫說話,商議對付大江聯的問題,談了近半個時辰。仍未有解決的良方。一個不好激起民憤,後果難以預料。」

    萬仞雨不解道:「這兩個危機與薛懷義有甚麼關係?」

    張柬之嘆道:「不但有關係,且是直接和其中之一有關係。」

    轉向龍鷹道:「小兄才智之高,遠在下官和國老估計之上,難怪聖上如此看重你。初時我們真的以為你是聖上的新寵男,到你斬殺薛懷義。方知錯得厲害。」

    狄仁傑道:「老夫可否問龍小兄一個私人問題?」

    龍鷹愕然道:「小子有甚麼私人問題,竟勞國老垂詢?」

    狄仁傑淡淡道:「小兄和太平公主是怎麼樣的關係?」

    龍鷹心中一顫。

    決戰薛懷義前,武曌在御書房提及狄仁傑使人伏擊薛懷義。損兵折將而回,當時龍鷹有個直覺,就是狄仁傑的行動不單得她同意,且是由她指使。

    答道:「小子和她止於一般的親熱,尚未發生**關係。」

    張柬之欣賞的道:「小兄直接坦白。」

    萬仞雨語重心長地道:「太平公主艷名四播,龍鷹你還是少惹她為妙。」

    又不解的道:「太平公主與薛懷義難道竟有一手?」

    狄仁傑若無其事道:「與她有一手的不是薛懷義。而是僧王法明。」

    龍鷹失聲道:「甚麼?」

    狄仁傑在三人屏息靜氣下,沉聲道:「法明和太平公主的關係。保密的工夫做得非常好,公主利用探訪她師父三真妙子之便,與法明暗渡陳倉。不過紙包不住火,她所做的一件事,惹起老夫在宮中眼線的注意。」

    喝一口茶後,續道:「那時聖上的男寵太醫沈南璆忽然身故,太平公主乘機向聖上推薦張昌宗,再由張昌宗引進張易之,兩兄弟兼工合鍊,共事一主。從此聖上對他們兩兄弟寵遇rì隆,並置控鶴府監,後改為奉宸府,以張易之為奉宸令。又賜張昌宗為司僕卿,封鄴國公,張易之為麟台監,封恆國公。朝中的勢利小人見兩人得寵,紛紛投靠,加上兩兄弟不住在江湖上招兵買馬,勢力由是坐大,連武氏子弟也不得不向其示好。始作俑者,正是太平公主。」

    萬仞雨籲出一口涼氣,道:「如果是法明在背後指使她這麼做,法明就是居心叵測。」

    張柬之道:「兩位小兄不要只顧聽,吃點東西,勿要浪費食物。」

    龍鷹一聲領命,大吃大喝起來,反是萬仞雨不知是否因聽得倒了胃口,勉強吃兩件糕點後停手停口。

    張柬之欣然道:「下官終於放下心事,龍小兄並沒有被太平公主那丫頭迷倒。」

    龍鷹心叫厲害,張柬之可藉吃東西如此普通rì常事,來測試自己對太平公主的反應,不單智計驚人,且心細如髮。

    說不氣憤就是假的,不過他生性豁達,事事看得開。而太平公主與師公私通,雖不容於社會的道德標準,但對他這長於魔門一向不把倫常道德放在心上的人,反不太在意。

    狄仁傑道:「兩年前,公主的第二任駙馬戰死沙場,公主以此為藉口遁入道觀,作短暫修行,聖上還不以為意,老夫卻覺得事有蹊蹺,派人密切監視。」

    張柬之向龍鷹解釋道:「我大唐因與老君始祖同屬李姓,加上太宗皇帝與道門關係密切,親如兄弟的寇仲和徐子陵均源出道門,所以封道教為國教。加上女冠生活不受世俗倫常拘束,遠較宮內繁文縟節zìyóu寫意,又可隨時還俗,所以若公主藉此作掩飾,是最聰明的做法。」

    萬仞雨冷哼道:「虧她想得出來。」

    狄仁傑嘆道:「結果是我們發覺法明多次到道觀與她度夜,最長一次三rì三夜兩人閉門不出,你說他們在房內幹甚麼?公主是不知檢點,法明則是太過分了。」

    廂房內一片令人難堪的沉默。

    龍鷹想的是太平公主該已脫離法明的控制,否則武曌不會派她負起到荒谷石屋的任務,而法明亦不會誤把自己當作武曌的新男寵,使出「男兒恨」一類卑鄙招數。

    狄仁傑道:「老夫將此事稟告聖上,聖上在老夫面前大發雷霆,奇怪的是一點不責怪公主,只大罵法明。兩天後她把公主從道觀召回宮,她們母女間說過甚麼話沒人曉得。接著她召見老夫,命老夫找江湖好手設法乾掉薛懷義,老夫知她是動了真怒,並曉得她對法明的不滿。」

    龍鷹道:「聖上和法明正進行一場秘而不宣的較勁角力,不憑官府的力量而是江湖事江湖決,而小子則成為聖上一只有用的棋子,可在其中起著意想不到的作用。第一步是殺法明的走狗薛懷義,從此聖上和法明間再無轉圜餘地。」

    萬仞雨道:「這樣做對法明有甚麼好處?」

    狄仁傑和張柬之露出注意神色,顯然兩大朝臣均想不通其中複雜難明的情況。

    龍鷹沉聲道:「法明有兩個目標,第一是取武氏皇朝代之,其次是殲滅慈航靜齋,那時天下將唯他獨尊。」

    三人齊告動容。

    萬仞雨雙目異芒大盛,該是因法明要對付他的仙子,心動殺機。

    張柬之道:「小兄是憑空猜測,還是有憑有據?」

    龍鷹道:「現在我即將說出來的事,請國老、張大人和萬兄為我緊守秘密,不可讓第四個人曉得。」

    萬仞雨探手抓著龍鷹肩膀,感動的道:「我萬仞雨寧死絕不洩露龍兄的秘密,如此才對得起你的信任。更慶幸龍兄的出而濟世,否則中土武林不知會變成甚麼樣子。」

    狄仁傑道:「小兄可以絕對信任我們,只要再釐清一個疑點,老夫將視小兄為自家人。」

    龍鷹頭痛的道:「是不是有關我詢問燕飛一事?」

    張柬之讚道:「小兄真機伶。」

    狄仁傑笑道:「老夫從未聽過柬之在一席話間盛讚一個人這麼多次。哈!」

    龍鷹心念電轉,想到應付之法,就是以假亂真,以真亂假,道:「事緣《道心種魔**》上,其中一篇有向雨田的註解,提及一個叫燕飛的兄弟,不但指出他有仙緣,且曾兩次死而復生,所以小子方生出對他的好奇心。」

    三人霍然動容。

    萬仞雨道:「竟是將邪帝舍利交給魯妙子,後者藏之於楊公寶庫的邪帝向雨田。據說此人與‘散真人’寧道奇齊名於世,寧道奇對他是推崇備至,從不視他做邪惡的人,而他亦沒有絲毫惡行。不過聽說他最後練種魔**練出岔子,不知所終。」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