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僧王法明(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回城後,萬仞雨先領龍鷹到南市的貞觀錢莊,一兩金換了六百多個開元通寶,每個通寶重一錢,十錢為一兩,因此一串十個通寶為一兩銀,六百個通寶是六十兩,算是一筆小財富。

    自唐高祖武德四年發行開元通寶,結束了漢武帝以五銖錢一統天下的局面,逐漸取代以絹帛和穀物作實物錢幣的情況,加上商品經濟的發展,兩稅法的推行,特別在商業繁榮的城市,錢幣全面流通。像貞觀錢莊這種接受私人或商號錢貫存放和發放信用貸款的錢號,也是俗稱為飛錢的生意,遂應運而生。

    龍鷹腰囊腫脹,意氣風發,堅持作東道,和萬仞雨隨便找家麵舖,每人叫了碗大麥麵,開懷大嚼。

    萬仞雨道:「假如井中月沒有在我手上迸放黃芒,龍兄怎麼辦呢?」

    龍鷹邊吃麵,含糊不清的答道:「很簡單,立即一連數刀殺得萬兄跪地求饒,然後收回寶刀。」

    兩人對望一眼,同時放聲大笑,令人側目。

    萬仞雨喘著氣道:「很久沒這麼開心過,不但因得刀,更為交到你這個奇人。他奶奶的!若有人告訴我天下間有人可隨手將井中月送出去,萬某人第一個不相信。」

    龍鷹問道:「吃完麵萬兄到哪裡去?」

    萬仞雨將棒起的麵湯喝至一滴不剩,放下大碗,以衣袖抹嘴道:「去下棋!」

    龍鷹愕然道:「你昨天不是H下棋嗎?肯定輸到雞毛鴨血,今天竟又去自取其辱。」

    萬仞雨笑道:「今天仍是去下昨天的棋,因為昨天下到一半,已當當當報時鐘鳴人家夫人回家睡覺。今盤極可能是我輸得最少的一次,怎可半途而廢。嘿!橫豎付了十兩銀,不如由你代我去下棋如何?」

    龍鷹想起胖公公,搖頭道:「小弟還有些事。」

    萬仞雨道:「你說小魔女美嗎?」

    龍鷹道:「只要不是瞽子都該曉得她是人間絕色,不過太愛耍huā樣,想起她便頭痛。這和下棋有甚麼關係?」

    萬仞雨欣然道:「當然大有關係。小魔女是艶蓋洛陽,夢蝶夫人則是艶絕天下。想想!你不想親眼一看其中的分別嗎?」

    龍鷹罵道:「好傢伙!竟敢以美色來3誘我。」

    又心癢難熬的道:「明天行嗎?」

    萬仞雨道:「當然行,棋會連續舉行三天,只要我今天不去碰棋盤明天便可完成未了之局。」

    龍鷹道:「贏了又如何?」

    今次輪到萬仞雨笑罵道:「贏了可拿回十兩錢,你還想怎樣?難道可用十兩銀去博大美人的一夜纏綿嗎?」

    龍鷹舉手投降,約定明天的時間地點,各自分頭去了。

    龍鷹算是機靈到宮城後先查詢門衛,如他所料,胖公公到了上陽宮去打點今晚於觀風殿舉行的國宴。

    返回上陽宮,入目的情況嚇他一跳,觀風〖廣〗場上泊了數百輛運載各式物資的騾車,數以千計的太監宮女不住進出宮殿忙個不休,找人一問胖公公剛剛離開,不知去向。

    龍鷹心中一動,忙趕回甘湯院去,果然胖公公在大廳等候他。

    他先把這兩天的事詳述一遍,當他說出人雅極可能被武曌認定是輪迴轉世的女兒,而武曌已看破他們的關係,胖公公仍保持一貫的氣定神閒,但到他說出羊舌冷清理門戶胖公公反色變動容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問道:「此事如此關係重大嗎?」

    胖公公道:「繼續說平去。」

    龍鷹遂把向張束之查詢有關燕飛一事的前因後果和盤托出,道:「假設邊荒傳奇確有其事,那向雨田至少活了近二百年這是沒有可能的。

    胖公公籲出一口氣,道:「現時情況的複雜遠超乎你想象之外,武曌的江山並不是我們想象般的穩如磐石,內裡充滿暗湧jī流。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令人意想不到。」

    龍鷹大奇道:「公公何有此說?」

    胖公公道:「羊舌冷乾掉小佛爺,你不當是一回事,皆因不明白僧王法明這個人,也不明白他和武曌的關係。」

    龍鷹全神聆聽,愈清楚情況,愈可明白自己的處境。

    胖公公續道:「法明的冒起是一個傳奇,他自動剃度入淨念禪院為僧,天責過人,二十歲已以佛法精湛,稱冠禪院,二十五歲禪功大成,禪功佛法,直逼當時的住持度戒大師。當度戒圓寂,法明以三十三歲的年紀當上淨念禪院的住持,成為禪院史上最年輕的住持,榮登天下僧侶之首龍鷹訝道:「淨念禪院這麼有地位嗎?」

    胖公公道:「淨念禪院一向與慈航靜齋並稱天下佛門兩大勝地,當年‘散真人,寧道奇和‘天刀,宋缺之戰,挑在禪院舉行,此戰主導了唐初政局以後的發展。佛家向來組織鬆散,淨念禪院雖然地位崇高,卻只有象徵意義而沒有實質影響,且方外人不問塵世事,佛門的影響力雖廣被天下,從來不會干涉朝政,這情況在法明和武曌的攜手合作下,徹底扭轉過來。

    胖公公忽然道:「你有甚麼聯想?」

    龍鷹倒抽一口涼氣,道:「難道…難道法明竟是魔門中人?」

    胖公公苦笑道:「我不知道,但這個可能性極大,我一直在懷疑,但不敢肯定,到法明下令羊舌冷處死小佛爺,我始如夢初醒,法明和武曌的關係,就是我和武曌的關係。」

    龍鷹道:「我仍不明白。」

    胖公公道:「因為你不明白法明在武曌登基一事上起的作用。法明升任淨念禪院的住持後,於佛誕之rì,到洛陽東魏國寺說法,當時包括武曌在內,朝中的重臣大將和唐室皇族全體在座,聽這位大德名僧說他第一場法。」

    龍鷹拍案叫絕道:「明白哩!這是為武曌的登基鳴鑼開道。」

    胖公公顯然是其中一個聽法者,臉上現出回憶的神情,徐徐道:「法明說的是《大方等無想大雲經》中的一段:爾時眾中,有一天女,名曰淨光。佛告淨光天女言:‘汝於彼佛暫得一聞《大涅槃經》。

    以是因緣,今得天身。值我出世,復聞深義。合是天形,即以女身,當王國土,得轉輪王所統領處四分之一。汝於爾時,實為菩薩。為化眾生,現愛女身。,爾時諸臣即奉此女以繼王嗣。女既承正,威伏天下。閻浮提中,所有國土,悉來承奉,無拒違者。如是女王,未來之世,當得作佛」。

    龍鷹想起李君羨的冤案,立時頭皮發麻,道:「經中真有這麼一個故事?」

    胖公公道:「當然是確有其事,由於武曌和法明一向沒有往來,所以這場說法就像擲千斤巨石於波平如鏡的水池,轟動神都上下。武曌此時已集權於一身,躬親政事,名義上的皇帝李旦被投閒置散。法明使人向武曌獻上《大雲經》四卷,武曌乘勢賜封法明為僧王,統領天下眾僧,又頒敕規定兩京和諸州各建大雲寺一所,藏大雲經,並命高僧為此經作疏,講解此經,為她異rì登基造勢。」

    龍鷹嘆道:「這一招真絕,與魔門作對的,向以儒佛道三家為主力,現在三家中得其一,再以蕩魔檄將正道武林收歸旗下,天下哪還有足以頗頑的力量?」

    胖公公道:「自東漢佛教傳入,經魏晉南北朝的發展,佛教愈趨昌盛,深入人心,於每個階層均有大批信眾,所以法明的支持,對武曌的登基起了關鍵性的作用。在武曌的旨意下,法明這位新紮僧王進行全國性的巡迴說法,亦令他的影響力與rì俱增,惹得佛門五個被稱為聖僧的老和尚,攜手反擊,要迫法明捨僧王封號,返淨念禪院思過,結果演變為佛門最高層次的一場決戰,過程無人知曉,只知五大聖僧返歸本寺後,全於百rì之內圓寂,可知法明此役大獲全勝,亦將他推上佛門第一高手的寶座,自此佛門再沒有敢公然反對他的人。」

    續道:「從此法明對武曌的支持由暗轉明,不但派出四**駕弟子加入蕩魔團,又上表指出武曌這位太后乃彌勒佛降生,當代唐為閻浮提主,等於代表佛門請她登基做皇帝。唉!媗媗真的了不起,只有她的智慧和氣魄,才能構思出如此女帝奪枚的鴻圖偉略,完美無瑕,教人叫絕。」

    龍鷹失聲道:「武曌的師父竟是媗媗!」

    媗媗屬魔門神話級的人物,當年與寇仲和徐子陵鬥來鬥去,從未落在下風,最後雖是功虧一簣,但魔門全賴她得以保存元氣,未致全軍覆沒,可謂輸也輸得漂漂亮亮。

    胖公公道:「我是媗媗佈在宮內的棋子,法明則是布於佛門的棋子。武曌殺我是舉手之勞,要殺法明絕不容易,尤其法明身兼魔佛兩家之長,武曌或可勝他一籌,殺他卻是難之又難,且在法明處心積慮下,手下能人眾多,武曌又不能揮軍攻打淨念禪院,所以兩人雖然暗中角力,表面仍是融融洽洽,互為聲援。」(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