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年之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們損失了十二名鷹族的好兄弟,都是當場陣亡,傷了五十多人,經我注入異能後,傷重的都穩定下來,輕傷的當堂痊癒。

    為死去的人舉行了海葬後,我們才稍減悲戚之情。

    眾人的情緒逐漸回復過來,開始為勝了巫帝漂亮的一仗歡欣鼓舞。

    尤其各位賢妻,見到我不但擊退了巫帝,還使他受了重創,立時信心大增,對我和他的鬥□蟊順酚

    我當然不是那麼想。

    擔心的是和公主的聯繫會再次被切斷,那將是另一個噩夢的來臨。

    不過我總算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那晚所有人都興奮地等待天明,天尚未亮,我們便興高采烈共進早餐。

    我不住打量看身旁的西琪。

    天呀!

    向我獻上了靈能的她竟然變得比以前更清麗脫俗,那種美態直能與百合相媲美。連天上的明月星辰亦要在她花容前失色。

    眾嬌妻亦忍不住打量她,驚異她那令人目炫神迷的轉變。

    西琪沒有了一向的清冷,變得像個純真羞澀的小女孩,向我們嗔道:「你們為何盡是賊兮兮地盯看人家?」說完後白了我一眼,差點把我的魂魄也勾了出來。

    最疼惜西琪的淡如摟看她向我抗議道:「夫君定是特別加倍寵賜於琪琪,否則她怎會出落得更漂亮了,變成了我們襄的冠軍美人。」

    我想起採柔和妮雅她們,心中流過一道甜蜜的暖流,同淡如搖頭道:「淡如你有否後悔□孕,致使現在每刻都要忍看想和本人做愛的衝動,弄至有諸內洩於外,開口閉口都直接或間接把怨懟幣在你美麗的小嘴邊。」

    淡如俏臉飛紅,嬌噴地瞪我一眼道:「若果秀麗不是心甘情願,就算你把劍袈在本法師的咽喉,也迫不到我為你生孩子,你當自己是塊瑰寶嗎?著不和你相好幾個月,算什麼一回事。」接看垂下頭去,狠狠道:「蘭特你好!筆意挑逗秀麗,小心我挺看個大肚子迫你做愛,教你既想恣意逞蠻又不敢恣意逞蠻,你這昏君才知道什麼叫鬱結難舒,難暢所致。」

    秀麗法師媚術襄最厲害的媚話一出,不但本昏君招架不住,連眾嬌妻也大吃不消。

    姣姣首先道:「秀麗法師求求你作個好心,不要再施逞你的媚話,累得姣姣忍不住也想嚐嚐挺看大肚子和蘭特大帝做愛的滋味。」

    素真臉紅身軟,差點是呻吟地怨道:「姣姣貴妃呵!求你不要說了。」

    我故作驚奇地向華茜道:「大著肚子真不可以做愛的嗎?」華茜不知是否心情特佳,竟助我這昏君為虐道:「只要你能把自己慣用的暴力減少百分之九十九強,化粗野為溫柔,我倒想不出給你弄大了肚子的各位貴妃怎麼會不能和你做愛。」

    連麗君回復開朗,同麗清道:「郡主管管你那向昏君蘭特叛主投誠的下屬吧,免得她再幫著他來逗弄我們這些又想為昏君生孩子,但又想和他做愛的可憐貴妃們!」眾女愈說愈露骨,使我心知要槽,開始時我只想看她們給我逗得情思難禁的美樣兒,現在看來是在劫難逃了。

    唉!

    只能用百分之一的「暴力」!最難過的應是我而非她們。

    倩兒抿嘴一笑道:「我知道大劍師在後悔了。」

    麗清失笑道:「蘭特你這叫作自作孽,我很想看看你這作法自斃的昏君,怎樣應付!……」

    用指頭由淡如、素真、姣姣、青青、倩兒、麗君逐一點數看道:「一、二、三、四、五、六個挺看可愛大肚皮的妃子。」

    我微哂道:「有什麼大不了,最多不過是溫柔地逐個愛她們吧。」

    坐在身旁的青青把俏臉埋到我肩上,低呼道:「大帝呵!請選擇第一個讓你愛的妃子吧!沒有人願意再等下去了!」

    山美奇道:「今早為何船上所有女人都會變得像蘭特般的色情?」再沒有人可以忍看笑,差點連長台都推翻了。

    「爸!爸!」

    山美□裹的心飛兒笑看張開手,要投到我□裹來。

    我忙跑了過去,從山美□裹接過小飛兒,指看出美高挺的酥胸報仇道:「飛兒!要不要吃奶!」

    山美大□,遙指麗清道:「奶在那襄!」

    眾女又再爆起狂烈的笑聲。

    我心內像注滿了蜜□,甜進靈魂裹去。

    這種家庭妻兒之樂,才是人生的真樂。

    我抱看小飛兒,經過麗清身旁時,這小傢伙又要找他媽媽了,惟有依依不捨地把他送進麗清有奶吃的懷抱襄。

    來到淡如身後,抓看她兩邊香肩道:「既是你最忍不住,我就做做好心,先安慰安慰你,至於其他次序,就依認識我日子的先後,作出排列吧。」

    日子就是在這般充盈看男女熾烈的愛情熱戀中迅快地溜走。

    愛的火□愈燒愈紅,把男與女間僅有的保留也融掉。

    眾妻每天都和我大說纏綿情話,其中夜半無人時的私語,更不可向外人道。

    連一向畏怯的美姬亦逐漸大膽熱情起來,不時主動投□送抱。

    眼看淨土在幾天海程之內,熱切的期待,驅走了巫帝的陰影。

    通過那玄妙的聯繫,我的心靈和公主的心靈緊鎖在一起。

    每天我也把對她的愛通過靈能向她送去,撫慰她被困在巫帝邪力裹的心靈。與以往不同的,這再非單方面的事,她也開始把她有異於西琪的靈能給我回輸過來。若說西琪的靈能是清泉,公主的愛能便是烈火。

    我本身的靈能和體質,亦因而不住增進。

    這日天還未亮我便爬起床來,到了船尾去欣賞大洋中壯麗感人的日出。

    西琪追看走出來,伸出美手把我摟個結貿,主動和我來了個長吻後,深情地道:

    「蘭特!我愛你,愛你多於生命的本身。」

    我湧起有若四周汪洋般那麼無窮無盡的愛意,想起生命的無常,生離死別的無奈。

    喟然道:「知道嗎!當年你假死帶來給我的打擊,是多麼難以忍受,若你沒有復活過來,這一生我絕不會有真正的快樂。」說到這襄,不由想起了鳳香的慘死,禁不住黯然神傷,縱使在這個充滿朝氣的清晨。

    西琪愛憐地捧起我的臉,輕吻我一口後道:「不要悲傷!苦難終會過去的,我們不是又可快樂地在一起嗎?蘭特!你的琪琪很快樂,從未試過這麼快樂。」

    我出她的弦外之音,大喜道:「你有了!」

    西琪嬌羞地道:「是的!到這刻我才享受到能真正擁有你的甜蜜滋味,他正在我的肚子襄脈動看,那是個最美最不願醒過來的夢,□了你骨肉的琪琪,才感到愛情的圓滿無缺。」

    看她這般深情的話,熱淚由我的眼角滾下。

    我望往海平剛升起來的初陽,胸中湧起強大的鬥志。

    我定要把巫帝殲滅,活看回來和我的妻兒齊享新的生命。

    陰風號在四艘先是攔截,接著變作歡迎的淨土戰艦領航下,昂然駛進淨土北端最大的港口--望海城。

    我和一眾妻兒立在船頭,心臟忐忑躍動玉人們該是安然無恙吧?我失去了一向的冷靜和信心,恨不得能像巫帝般喚來一陣狂風,把我們一口氣吹到淨土美麗的岸旁去。

    吠聲隱隱從碼頭傳來。

    我按捺不住,揮手狂呼道:「大黑!大黑!」

    碼頭旁那代表大黑的一個黑點跳高躍低,歡欣若狂。熱淚盈眶中,我不住狂叫。淡如、西琪、華茜等也陪看我留下歡喜的淚珠。陰風號緩緩泊往碼頭。三年了!對離別的男女來說,那是世紀般悠久的歲月。木梯剛放下去,可愛的大黑已急不及待一枝箭般竄上來,後面奔上來的是紅月、龍怡、採柔、妮雅和凌思,卻見不到雁菲菲。我迫得暫停在船頭上,蹲下一把將大黑抱入懷□,任由它忘情地裡我的臉,同時把能強化它生命的靈能第一時間注進它體內,以表達我對這傢伙的愛。香風撲來。趕上來的紅月不顧不切,跪倒我前,哭著和大黑爭看□到我懷裡去。「我摟看她站了起來。這時梨花帶雨的龍怡已到,我忙張開一臂把她也收進懷□去。擁看兩個暖熱的胴體,心中激起滔天的情浪。

    感謝上天,我終於遵守了對她們的諾言,在三年過去前,趕了回來。採柔出現甲板上,接看是妮雅和凌思。全激動得變成了淚人兒。榮淡如迎了上去,不能置信地看看采柔道:

    「我本以為閃靈族再沒有女人能美過采蓉,現在才知自己錯了。」

    妮雅勉力把眼光由我身上移開,以字正腔圓的帝國話讚歎道:「這位姊姊才真的美若天仙。」

    眾女中以她最是冷靜了,當然那只是比對而有。

    淡如指看西琪笑道:「天仙在那□!「我無暇再聽她們的對答,因為採柔已由紅月和龍怡閒擠了進來,用盡所有力氣抱緊我,猷上灼熱的紅唇。這些妮子都比以前更成熟更美了。

    歡叫傳來。原來戴青青和凌思這封久別的主婢緊擁到一塊兒。熱淚不受控制地流下來,模糊問我看到燕色大公出現眼前。三女依依不捨放開了我。我迎上去和燕色他們逐一行握手禮,然後一把摟住期待看我的妮雅,當眾親了個長吻,才放過她。這時戴青青笑看把凌思推到我旁,道:「還有這一個!「眾人笑聲中,我照單全收和羞澀的凌思熱吻。燕色大笑道:「大劍師終於回來了,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又奇怪地打量了戴青青道:「大劍師是否私下偷偷去把巫國征服了,還把這麼美麗的戰利品帶了回來。」

    眾人都齊聲大笑起來,只有不懂淨土語的華茜等摸不看頭腦,要由戰利品戴青青親自向她們解釋。

    大黑忽然撲到我面前,同我狂吠了幾聲。

    我蹲下撫摸它的大頭道:「好傢伙!為何罵我?」眾人不禁莞爾。

    紅月俯跪下來,一把摟緊大黑,天真地責怪它道:「大黑你不是最掛著這個沒有心肝,不野夠三年也不肯回來的殘忍劍師嗎?」龍怡情不自禁地伏倒我背上,纖手由後纏上來,同我道:「其實掛你掛得最慘的是紅月,過去一年來,每天都要到岸旁去等你,怎麼也不肯回家,所以警告你的船出現的鐘聲,就是由她這淨土最忠心的海港瞭望員敲響的。」

    眾人爆出震天的笑聲。

    戴青青當然又得負起翻譯之責,又再惹來另一陣嬌笑。紅月給人笑了兩次,氣得狠狠向龍怡道:「待會我才和你算帳。」

    我向紅月笑道:「小紅月,你那還有時間和別人算帳呢?計計三年來你欠了我多少個晚上!「紅月無限嬌羞地橫了我風情萬種的一眼,會說話的眼睛像在說!「小子放馬過來吧!難道本貴女會怕你不成?」這妮子確成熟了,身體比前更豐滿動人。

    大黑忽又吠了起來,嚇了我們一跳。

    採柔笑看跪在甲板上。抓看大黑嘴旁的厚毛肉,柔聲道:「你是否掛著好朋友飛雪呢?」

    眾人一齊恍然。

    還是採柔最知大黑的心事。

    我扶起三女,安慰地指著大黑的大頭道:「放心吧!終有一天你會再見到你的好朋友。」

    到此刻我才有機會把灰鷹和眾女介紹給燕色妮雅他們認識。

    燕色大笑道:「十天內。,藍鳥會把你回來的訊息傳遍整個淨土,當我想到把龍勝紅石等累得日夜兼程趕來,便大感快意。」

    我不由想起了花雲,這高貴美麗、婉約優雅的女祭司。

    淡如向我道:「可以下船了嗎?我們等著踏到淨土的草地上去。」

    我笑道:「下船吧!「同時拉看妮雅道:「我的女兒在那裡?菲菲何不來迎接我?」

    妮雅不好意思地道:「我一聽見你回來,什麼也顧不了,又怕小痺乖還在睡覺,所以沒把她帶來。」

    紅月道:「至於你的菲菲則到了南方去,依你的意思在一個美麗的湖旁,你建立我們的家園。噢!她為你生了個寶貝兒子呢!「我心中一陣感動。生命是多麼的美好!可恨我還要到那可怕的沙漠去,和巫帝進行生與死的決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