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女帝出巡(下)-義贈靈刀(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答他後道:「有沒有辦法查到萬仞雨落腳的地方?」

    令羽道:「不用去查,他入住南市的津明客棧,不過這麼去找他,肯定見不著人。」

    龍鷹一想也是,萬仞雨總不會整天杵在客棧裡,道:「有沒有辦法找到他?」

    令羽欣然道:「只要通知陸大哥一聲,包可以立即交人。」

    龍鷹道:「現在是已時中,請告訴他我會在午未之交的天津橋上恭候他大駕。」

    令羽陪他往正宮門走去,壓低聲音道:「與萬仞雨交往須小心,關中劍派和廬陵王關係密切,一旦聖上降罪廬陵王,萬仞雨會受株連。」

    龍鷹微笑道:「人生在世,有所不為,又有所必為,將來的事誰曉得呢?一時得失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憑心之所向,放手而為,如此方活得痛快。」

    這一番話,是向雨田說的,從此盤桓心頭,衝口說了出來。

    令羽肅然起敬,道:「鷹爺確是非常人,你還是我唯一見過在聖上面前毫無異樣的人。」

    龍鷹拍拍他,出門而去,豈知立即給公主派來的人截著,押他到陶光園去,大嘆倒霉偏又毫無辦法。首次後悔去惹她。

    出乎料外,太平公主在主廳見他,在座的尚有個四十來歲的高瘦男子,此人有一股骨子裡透出來世家子弟般的書卷氣,經太平公主引見,方知竟是江湖第一大幫的龍頭桂有為,昨夜緣慳一面,終於碰頭。

    太平公主媚眼兒不住拋送。竟全不計較他捨她而去的新賬。

    坐下後,桂有為道:「我剛濛聖上賜見,聖上不但開恩解除我幫的漕運禁令,又著我為她送一管玉簫給師娘。唉!有為真不如何方可向龍兄表達心中感激之情。」

    龍鷹老臉一紅,道:「只是覷準時機向聖上說幾句話!桂幫主不用放在心上。」

    太平公主含笑道:「不認識你的人還以為你在為自己吹噓,本殿和國老辦不來的事,給你幾句話搞定母皇。」

    桂有為忙道:「當然不是這樣,聖上親口向我說。龍兄是冒死向她進諫,且毫不退讓,聖上還說,十年來從沒有人敢像你般頂撞她。」

    龍鷹心忖武曌雖誇大了點,卻離事實不遠,當時的凶險,事後想起來,亦要暗抹一把汗。最糟是現在根本欠缺和她決裂的本錢。幸好利用環境融化了武曌的心。

    太平公主道:「現在雲過現青天,就像剛才駭人的狂雪,桂幫主陪本殿和龍先生一起進午膳如何?」

    龍鷹心中苦笑,她是擺明車馬讓桂有為拒絕,自己則是她的囚犯,打開始就是,到現在仍沒有改變。

    桂有為知機告退,歡天喜地的離開。

    太平公主把尊貴的玉手送進他手內,牽著他到望河軒,邊吃東西邊觀賞變成銀白世界的河岸美景。

    太平公主瞧著他大吃大喝。自己卻沒動過筷子,笑吟吟道:「算你哩!尚算有點良心,肯為桂幫主說話,讓本殿大有光采,究竟你和母皇說過甚麼話?為甚麼忽然背刀到處跑?」

    龍鷹道:「事關朝廷機密,恕本小子不宜透露,除非……哈哈!」

    太平公主狠狠道:「你這死小子臭小子,是否當強徒當上癮,勒索完金子又來勒索本殿的身體。不說便不說,本殿沒時間和你瘋言瘋語。你知道橫空牧野送了甚麼寶物給本殿嗎?」

    能讓見慣珍寶的太平公主驚喜的當然非是凡品,龍鷹搖頭表示不曉得。

    太平公主就在他眼睜睜下將襟扣逐粒解開來,又拉開內衣,直至露出深深的乳溝,和掛吊其中以白玉精雕巧琢、晶瑩通透,造型奇特的神鳥。

    龍鷹一向對這類身外物不感興趣,亦不由被其鬼斧神工的雕工和純美的玉質吸引。舒出一口氣道:「橫空那傢伙確是信人,連我這門外漢也瞧出此為稀世奇珍。不過公主的胸脯更好看,屬另一類的稀世之寶。」

    太平公主絲毫不介意他的目光灼灼。喜孜孜的道:「這是產自塞外的和田寶玉,有白玉、青玉、黃玉、紅玉、和墨玉五種,其中以白玉最珍貴,最難得是此為玉中之玉,純潔渾白,又被稱為羊脂玉寶,乃和田區著名的巧匠努得錐的傳世之作,本殿很久以前已聽過此名玉,想不到今天可掛在頸項處,且是冬暖夏涼,確為曠世異寶。」

    龍鷹心忖不知小魔女的寶劍又是怎麼一回事,只恨她老爹禁止他們來往,不由意興索然。

    太平公主輕輕道:「給人家善後好嗎?」

    龍鷹不解道:「善甚麼後?」

    太平公主若無其事道:「當然是解開的扣子,你想人家這麼樣四處跑嗎?」

    龍鷹眼睛不由落到她敞開的襟口去,只覺勝景無窮,心中一陣迷糊。

    旋又醒過來,清楚她在向自己施展媚術,她和自己的角力,仍是方興未艾。

    龍鷹以迅疾無倫的手法,為太平公主重整衣襟,一點不觸碰她的肌膚。

    太平公主暱聲道:「今晚國宴宴罷,鷹爺陪人家返陶光園好嗎?」

    龍鷹悶哼道:「老子沒空。」

    太平公主毫不動氣道:「無論怎樣事忙,鷹爺總要回家睡覺。」

    龍鷹抓起個饅頭,瞥她一眼後,目光移往河岸的雪林勝景,一邊大快朵頤,聳肩道:「嘿!剛巧今晚本人要到芳華閣鬧到天明,不用睡覺。」

    太平公主噗嗤嬌笑道:「騙人!你確會到芳華閣去,還訂了房子,不過卻是明晚而非今夜。」

    龍鷹面不改色迎上她得意洋洋的眸子,道:「騙你又如何?老子沒空就是沒空,你好像忘記了尚未道歉求饒。」

    接著離座,道:「還有一件事,老子可不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奴才,下次你再使用羽林軍來押解老子,休怪我不給面子。」

    哈哈一笑,不理差點被自己氣死的太平公主的呼喚,揚長而去。

    離開陶光園,此時到胖公公處去嫌時間不足,赴天津橋之約則時間尚早,只好安步當車,順道瀏覽宮城皇城美景。

    到轉入神道,天堂富麗堂皇的巨佛映入眼簾之際,七、八騎從後馳來,為首一人「咦」了一聲,勒馬停下來,其他騎士連忙收韁煞馬。

    那人道:「這位不是鷹爺龍先生嗎?在下武三思,幸會幸會。」竟躍下馬來,靈巧如神,一派高手風範。

    龍鷹朝武三思瞧去,此人比他矮上兩寸,已算相當高,國字口臉,相貌堂堂,膚色紅潤,年紀與武承嗣相若,最大分別是笑容可掬,一團和氣似的,眼神靈活友善,予人八面玲瓏、手段圓滑的感覺。

    武三思移至龍鷹身旁,欣然道:「我們以江湖平輩論交,不提封號,以後喚我小武便成,否則就是見外哩!哈哈!」

    自有人為他牽馬跟在後方。

    龍鷹心忖兵來將擋,管你心中動甚麼念頭,一切見招化招。微笑道:「武兄要到哪裡去?」

    武三思道:「相請不如偶遇,在下現在到皇城軒與幾位朝中朋友碰頭,若有龍兄加入,大家摸著酒杯底東拉西扯一番,不是人生快事嗎?」

    龍鷹道:「要談天說地,哪怕沒有機會,不過小弟有事在身,武兄的好意心領了。」

    武三思點頭笑道:「對!來rì方長,找天來在下府上,美人醇酒,更能盡歡。新近從大理求得一批歌舞伎,姿容出眾不在話下,最妙是個個柔若無骨,箇中好處,龍兄一看便明白。哈哈哈!」

    龍鷹開始有點應付不了他示好的方式,當然作為男人,不心動是騙自己,但想起甘湯院的人兒們,怎可置她們於不理,在外花天酒地。忙道:「這幾天可不成,有機會再去拜訪武兄。」

    武三思一碰他肩頭,笑道:「明白明白,人雅是任何男人夢寐以求的恩物,龍兄多忙幾天是應該的。哈哈哈!」

    龍鷹心中大罵,同時想到武三思曾向武曌求取人雅,卻被拒絕。不過怒拳難打笑臉人,只好道:「難得武兄體諒。」

    武三思忽又壓低聲音道:「魏王那邊我勸過他哩!欠債還錢,天公地道,只是魏王生性固執,遲些待他消了氣,讓在下給你們擺和頭酒,有甚麼大不了的。」

    此時眾人越過宏偉壯麗、造型獨特的萬象神宮,朝則天門樓走去。

    武三思望往門樓,滿臉追憶的神情,道:「前年九月十九rì,聖上就是在此門樓之上舉行登基大典。那天天公做美,風和rì麗,聖上戴朱紅花冠,穿黃色龍紋袍,金玉革帶,在金鼓齊鳴聲中,宣讀即位詔書,改元天授,禮成後下詔大赦天下,全國飲宴七天,並立我武氏七廟於神都。」

    龍鷹見他一臉嚮往的神色,知他野心不在表兄武承嗣之下,其繼承皇位延續他武氏江山的妄念如出一轍。兩個混蛋都在大發帝皇夢。

    武三思回過神來,道:「龍兄有興趣到門樓上一遊嗎?際此大雪剛休,登樓極目望遠,保證整個神都雪景盡收眼底。」(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