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女帝出巡(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穿過水口,艇子從一個天地投進另一個天地去。四周一片迷茫,左方高起三十丈的城牆,在大雪下失去實體的感覺,似實還虛,視野大幅收窄,兩丈許外已是迷迷濛濛,天地被一球球漫空密集下降的雪花徹底征服,一切均被淨化,天和水渾融為一。

    龍鷹默然立在船尾輕搖櫓槳,打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艇子劃破浪皺的水面,望南朝谷洛兩河交接處滑去。

    雪花落在他戴的竹笠上,發出微僅可聞的「沙沙」聲。

    武曌背著他坐在船中,拉起斗篷

    艇子成為宇宙的核心,除他們兩人外,再無他物。

    龍鷹很享受這種異乎過往任何一rì的感覺,從未和大自然如此和諧共處過,有一種沒法說出來的靜態美,雪花像在下降又像凝止不動,實際的視覺和錯覺同時並存,緩慢和快速再無法分辨。

    武曌輕柔的聲音傳來道:「到天津橋去。」

    龍鷹應了一聲,再不敢說話,怕說話聲會破壞神聖的寧靜。

    武曌滿懷感觸地嘆一口氣,道:「龍先生相信輪迴轉世之說嗎?」

    她的話勾起龍鷹深心處某種平時密藏的懼意,忽然間大有正於分隔人世和地府間冥河行舟的感覺,四周再沒有任何熟悉的事物,人世被拋在遙不可及的後方。

    龍鷹的目光投注她被棗紅色斗篷緊裹的優美背影,點頭道:「小民相信輪迴之說,也希望真的有轉世輪迴這回事,不過縱有輪迴。但如投胎後變成另一個人,徹底忘記前世的事,那和絕對的死亡勢該沒有分別,生命變成一個個被切割的片段,失去應有的延續性,有輪迴等若沒有輪迴。」

    武曌沒有回應,似在沉思咀嚼他的說話,好一會後。幽幽的道:「前世今生的切割當非如先生說的那麼徹底,有人會在某一剎那憶起前生某個片段,又或前世的某一特別標記會伴隨來到今生。」

    龍鷹想起人雅頸肩處的小墨點,心中一顫。

    艇子左轉駛進洛河。

    龍鷹打醒精神,因此為水上交通要道,一個不留神與其他船隻碰撞,驚擾安坐船中的女帝,就是辦事不力。換過其他人,說不定輕則革職,重則斬首。唉!想想都覺得既可怕又好笑。伴君如伴虎這句鐵定是至理名言。

    大雪愈下愈密,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所有樓船商舟均已停航,兩岸景物消失在茫茫雪花之外。

    武曌櫻唇輕吐道:「到哩!」

    龍鷹朝前望去,仍是茫茫一片,下一刻天津橋若如龐然巨物出現前方,兩端卻陷進雨雪深處,幻覺般不實在。

    武曌道:「泊往橋底去。」

    龍鷹依令行事,將艇子泊往橋底一端。上面是寬達三十步的橋底,最高處離水面逾十丈,下則浪花波盪,全賴龍鷹把槳櫓抵入橋旁隙縫裡,運勁固定艇子,免被水流帶走。

    兩邊是白雪形成的屏蔽,上方是屋簷般的橋底,造成他們獨特的空間。

    武曌將雙腳放上坐板,拉下斗篷屈曲雙手抱膝,迎望橋頂。鳳目彩光閃閃,雀躍興奮地道:「龍鷹!你曉得近百年來,天津橋上最轟動的一件事嗎?如果不是徐子陵,歷史將會改寫。」

    龍鷹看得目定口呆,他從沒想到過武曌可變成眼前的模樣姿態,哪還是威凌天下的女皇帝,只像個漫無機心的小女孩。

    緩緩搖頭。

    武曌逕自說下去道:「當年獨孤閥、突厥人和魔門三方連手。把少帥寇仲和跋鋒寒兩人困在橋上,四方高樓布有突厥神射手,敵人封鎖長街。橋下水底設置捕網,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對兩人狂攻猛打,輪番施撃,眼看不保,徐子陵從水底來了,先破壞水裡的陷阱,又於寇、跋躍橋逃生的一刻,以水箭殺敵一個措手不及,最後三人安然脫身。沒有徐子陵,何來少帥的蓋世功業?」

    龍鷹輕輕道:「既然如此,聖上為何要為難他的女兒呢?」

    武曌倏地別過臉來,雙目厲芒遽盛,兩道森寒冰凍、冷酷無情的目光如有實質的直視龍鷹,叱道:「好膽!竟敢來管朕的事,是否又是那叛逆央你來向我求情?」

    龍鷹雙目魔芒凝聚,不作任何退讓的回敬她凌厲無匹的眸神,同時緩緩鬆脫櫓槳,水流立即將他們送往橋底外漫空雪花的迷茫天地去。

    果然武曌雙目解凍,仰首望天,任由雪花落在她髮際、粉臉和龍體上。幽幽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道:「你猜到了!」

    換過任何人都不會曉得她這句話意何所指,龍鷹是唯一的例外,點頭道:「小民猜到了。」

    御書房中的雪景掛軸,大雪深處的三個背影,徐子陵居中,寇仲和跋鋒寒伴在兩旁。

    武曌淡淡道:「說!看你能否說服朕。」

    艇子在無人控制下,順水東飄。

    龍鷹嘆道:「小民是為聖上好。天命既不可違,緣分又怎能勉強?他們夫婦若如水中游魚,逍遙自在,一旦上鉤離水,也就完蛋。要他們到神都來,等於煮鶴焚琴,大殺風景。何況即使今生緣盡,也可期諸來世。聖上英明果斷,怎可著相?」

    武曌幽幽道:「今生緣盡,期諸來世。唉!我們回宮去。」

    龍鷹惦念嬌妻,回宮後立即趕返甘湯院,踏入院門,李公公迎上來道:「羽林軍奉聖上之命送來一把刀,真古怪,一把刀竟由李大將軍親自護送,隨行兵衛達百人之眾。」

    龍鷹道:「刀在哪裡?」

    李公公答道:「放在主廳圓桌上,幸好這裡jǐng衛森嚴,否則小人不知如何是好。」

    龍鷹來到主廳,名震中外,像把生鏽爛刀似的井中月連鞘安詳地橫擱桌上,只要想起此乃少帥縱橫天下的隨身兵器,膽大妄為的龍鷹不由肅然起敬,一時竟不敢碰它,止步立定,細意觀賞。沉聲問道:「何處可尋得胖公公?」心中想起的卻是回程途中,武曌再沒有說話,也不知她有否被自己說服,打消逼陵仲夫婦來京的念頭。

    途中大雪逐漸減弱,抵宮時完全停下來,但上陽宮已變成個雪白的世界。御衛全體從神都苑開進來,不是開戰而是鏟雪。

    李公公垂手恭敬道:「稟上鷹爺,胖公公這個時候應在尚食廚,他必須在那裡指揮大局,以應付今晚觀風殿的國宴。」

    龍鷹探手拿起井中月,一股莫以名之的感覺從執鞘處蔓延全身,似在此刻他與刀的原主人少帥寇仲建立了某種超越時地的微妙聯繫。道:「她們呢?」

    李公公道:「三位少夫人在內廳整理小人為她們買回來的絲絹玉帛、胭脂水粉。」

    龍鷹一手拿鞘,另一手握著刀柄,心中湧起奇異的感覺,那是養妻活兒的滿足和歡愉。可想象從未擁有過任何財物的三女,忽然可以任意花錢購物的新鮮爽暢,定是其樂無窮。

    「鏘!」

    井中月離鞘而出,初時還不怎樣,只是把有鏽漬的古刀,驀地黃芒大盛,耀人眼目。

    李公公嚇得連退兩步,顫聲道:「這把刀……這把刀……」

    龍鷹還刀鞘內,笑道:「這把刀不是有鬼,而是少帥寇仲的利器。李公公可去繼續辦你的事,不用招呼我。」

    李公公道:「鷹爺不須小人為你準備午膳嗎?」

    龍鷹心忖時間無多,道:「我到後院打個轉便到宮城去,不用勞煩公公。」

    執著井中月,往後院舉步。

    隔遠已聽到三女吱吱喳喳的在內廳喧鬧,一時心神皆醉,比之甚麼天籟妙韻更令他忘憂無慮。

    偏在這時候憶起武曌淒厲冷酷的眼神,及其後的變化,正是他目前處境的寫照。籠絡愛寵背後暗伏殺機。

    他必須找胖公公。

    踏入後廳,登時發呆。

    廳內桌面椅上,放滿大包小包的東西,幾匹絲綢攤滿地上,人雅、麗麗和秀清三女興奮得俏臉通紅,忙東忙西,龍鷹懷疑她們是否曉得外面的世界剛下過一場大雪。

    三女見他回來,喜出望外,七手八腳擁他站到廳子僅餘的小片空間,秀清隨手拿掉井中月,放到一邊,麗麗為他脫去外袍,人雅則拿著軟尺來為他量度。

    龍鷹笑道:「來夜方長,姐姐不用那麼急著押小人登榻。」

    人雅噗嗤笑道:「哪有來夜方長的呢?不但愛騙人,還愛胡扯。」

    龍鷹聳肩灑然道:「對我的俏人雅,當然還有來rì方長。」

    人雅大嗔,撲入他懷裡,粉拳亂打他胸膛,龍鷹心花怒放,乘機大佔三女便宜,人雅當然不把這些小兒科放在眼內,麗麗和秀清卻是yù拒還迎,倍添情趣。家居之樂,莫過於此,一時滿堂春色,累得龍鷹差點取消造訪胖公公之行。

    好不容易抽身離開,背著名震中外的井中月,匆匆趕往宮城,途上被令羽截著,見他不住看自己背上的名刀,解下來讓他把玩個夠,出奇地再見不到黃芒。

    令羽不忍釋手的把井中月歸還,嘆道:「想不到我令羽竟有機會碰過少帥的震世隨身兵器,最驚人的是當這把刀落到少帥手上,會變成另一把刀,在我手中只是生鏽刀,可見我是無福消受,鷹爺要到哪裡去?」(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