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神都大雪(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聽得頭皮發麻,並首次想到頭殼這麼容易有感覺,弄得自己不時抓頭,說不定與魔種感應的方式有關係。

    武曌的眼力真厲害,瞧破他魔種的虛實,故斷他可穩勝薛懷義,對上橫空牧野則是四六之比。

    同時他隱隱掌握到武曌不願他吃敗仗的原因,是基於微妙的心態。因為說到底,他和武曌同屬魔門陣線,如他這邪帝慘被擊敗,她肯定很不好受。

    武曌欣喜的道:「豈知太平那丫頭竟會帶先生到比武的場地去,頓令朕的苦心安排盡付東流。幸好先生大展神威,硬把不可一世的橫空牧野迫在下風,又可和氣收場,最合朕意。當時與橫空牧野同來的高手,人人瞧得目瞪口呆,想不到我中土竟有如此可怕的高手。魔門邪帝,豈屬等閒之輩。」

    龍鷹老臉一紅,囁嚅道:「聖上誇獎,事實上小民只是亂打一通,毫無章法。」

    武曌嬌笑道:「真給先生氣死,橫空牧野哪怕甚麼招式章法,偏是怕了你的亂打一通。今早橫空牧野正式入朝拜訪,獻上本來不在貢品清單上具有非常象徵意義的一件貢品,並取消揚州的比武,只求朕賜他一艘樓船,以暢遊長江三峽。想不到為禍多年的可怕外患,給先生亂打一通化解了。你說朕的心情怎會不好呢?朕還是第一次見先生臉紅。」

    龍鷹好奇心起,道:「那傢伙獻出來的貢品是甚麼特別的東西呢?」

    武曌肅然起敬的道:「少帥寇仲的井中月。」

    龍鷹尖聲道:「沒有可能的。井中月怎會落入吐蕃人的手?橫空牧野又怎肯歸還?」

    武曌雙目異彩漣漣,沉浸在某一段回憶裡,緩緩道:「陵仲大婚後兩年,寇仲靜極思動,忽起遠遊域外之念,趁跋鋒寒遠道來訪之便,兩人入蜀找徐子陵。寇仲還帶著宋玉致和尚秀芳兩位嬌妻與愛妾楚楚。與徐子陵和石青璇會合後,聯袂從蜀西入塞,先到吐谷渾見伏騫。逗留兩年,再赴波斯探訪老朋友雲帥,這個消息是從波斯的回商傳回來。波斯王對他們禮遇極隆,之後他們繼續西遊,從此再沒有他們的音訊。在吐谷渾期間,寇仲已到了武道無刀勝有刀的無上層次,遂將井中月送與吐谷渾王。吐谷渾人對此刀非常重視,供之於王廟,認為是吉祥徵兆。後來吐谷渾被吐蕃滅掉,吐蕃人取得寶刀,以八乘金輿隆而重之將井中月運返吐蕃,亦供之王廟之內。唉!塞外不論王侯貴族。高手常人,最怕的不是李世民,而是少帥寇仲和徐子陵,所以吐蕃人唯一顯示誠意的方法,就是向我大周獻上此因寇仲而名震塞內外的曠世寶刀。這樣說。先生該明白朕今天為何這麼開心。」

    龍鷹心中奇怪,武曌似對寇仲和徐子陵有奇異特殊的感情,說起他們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又留意他們的行蹤,連徐子陵和石青璇的女兒也不放過,千方百計想見她一面。

    武曌的聲音傳入耳內道:「國老本對先生成為朕國賓一事。頗有微言,認為不合禮法。哈!現在他再不敢說朕半句,朕說要將井中月賜贈先生,他只有同意的分兒。」

    龍鷹大吃一驚道:「萬萬不可,小民怎受得起如此異寶,請聖上收回成命。」

    武曌微笑道:「君無戲言,豈可說過的話不算數,朕曉得井中月會侷限你的魔法,所以先生得刀後如轉贈其他人,朕絕不怪你,朕可包保受贈者感動至涕淚交流,視你為終生好友。」

    龍鷹想到唯一有資格受此贈者是萬仞雨,武曌意之所指亦是他,等若武曌透過他向萬仞雨送出此刀,這是甚麼娘的手段,萬仞雨不是她的眼中釘心中刺嗎?

    欣然道:「聖上所言甚是。哈!看著個超級刀手在眼前痛哭失聲,肯定是畢生難忘的事。謝主隆恩。」

    武曌沒有答他,目不轉睛盯著他後面的槅窗。

    龍鷹擱筆,因剛寫起「立魔第三」的篇章,別頭一看,窗外白茫茫一片,雪花飄飛,轉眼變成一個個拳頭般大的雪球,外面正下著他平生所見最大的雪。

    再往武曌看去,一雙鳳目射出令人難以理解的異芒,不由想起那張雪景的畫軸。

    武曌柔聲道:「小榮!」

    龍鷹聽得沒頭沒腦,不知該應她還是不應,榮公公從後門連奔帶跑的撲進來,跪伏在武曌身後,恭敬道:「小榮在!」

    龍鷹大叫厲害,如此傳音入密的功夫,確聞所未聞,可知武曌到了聲隨意走的境界。

    武曌淡淡道:「備車,備舟,為朕在房內換衣。」

    龍鷹聽得呆了起來。

    龍鷹站在一旁,瞧著太監宮女為武曌移走帝冕,脫下龍袍夾服,現出雪白裙裾貼身內服,盡顯她誘人的線條,大感尷尬,而武曌卻沒有絲毫讓他離開的表示,看又不是,不看又不是。

    幸好太監小心翼翼的為她加上禦寒絲袍,掩去春光,他才不用那麼心驚膽跳。以前怎想得到看美女換衣這般不濟事。

    武曌秀目淒迷,再沒有分毫剛才縱論四塞形勢慷慨陳辭的模樣,直望前方,輕柔的道:「今晚朕在上陽宮觀風殿舉行國宴,招待橫空牧野和一眾隨人,龍先生必須出席,不准有任何推託之辭。」

    龍鷹有甚麼話好說的,應道:「小民領旨。」

    武曌沒好氣地橫他一眼,微嗔道:「來rì方長,龍先生還怕沒有機會和人雅卿卿我我嗎?」

    龍鷹心道今夜是屬於麗麗和秀清的,確是艷福齊天,昨夜剛和人雅歡好,翌rì即由人雅的好姐妹陪夜,所有一切均拜眼前女帝所賜,仿如一場大夢,道:「小民不善交際應酬,怕丟了聖上的面子。」

    此時太監為她穿上連著個大斗篷棗紅色的雪褸,武曌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像個富貴人家的千金小姐。

    武曌道:「不和你胡扯,隨朕來!」

    言罷朝御書房正門走去,伺候她的太監宮女跪伏送行。

    龍鷹一頭霧水追在她身後。

    大雪茫茫下,御書房外的天地變成夢境般的迷離世界,較遠的門樓林木消沒不見,華麗的皇輿恭候門外,騎衛數組兩旁,直排往雨雪迷茫的深處,見武曌現身長階頂,齊聲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同時舉手致敬禮,動作整齊劃一,氣勢懾人。

    榮公公躬身拉開輿門,請武曌登車。

    武曌柔聲道:「龍先生隨朕登車。」

    馬車起行。

    龍鷹是名副其實與當今女皇帝平起平坐,只要橫移兩寸,即可接觸到武曌仍如鮮花盛放般的誘人**,當然他半個手指頭都不敢動。

    武曌直勾勾的瞪著窗外下個不休的大雪,失去說話的興致。

    她不說話,龍鷹更不敢說話。

    天威難測,既不知武曌帶他到哪裡去,也不曉得去幹甚麼。最令人提心吊膽的是,永遠猜不到她腦袋內的念頭。太平公主說得對,裝胡塗或許是應付她的唯一辦法。

    武曌終於說話,仍不回過頭來,道:「這場雪真大,看來還要下一段時間。」

    龍鷹忍不住道:「聖上對雪景似是情有獨鍾。」

    武曌道:「為何這麼說?」

    龍鷹道:「書房掛的畫軸描寫的正是一場大雪。」

    武曌幽幽嘆一口氣,柔聲道:「是哩!正是一場大雪。」

    稍頓輕輕道:「那張畫不是朕畫的,成畫於一場大雪之後。唉!人生為甚麼總是那麼多無奈惆悵的事。」

    她的聲音瀰漫深刻的感情,若不知她是心狠手辣的武曌,會以為是多愁善感的閨中怨女。

    龍鷹不知如何答她。只知自己不論在如何惡劣的環境裡,仍可以保持鬥志,創造美好的未來。

    武曌凝望窗外,有點自言自語、無限溫婉的輕聲道:「如果光yīn可以倒流,朕沒有入宮,尚是雲英未嫁之身,與龍鷹你相逢於道左,朕的命運會變成甚麼樣子呢?」

    龍鷹苦笑道:「那時小民該仍未出世。」

    武曌嗔道:「你真是大殺風景,只是假設嘛!怎可以當是真的?不過龍先生確令朕明白了當年不明白的東西,處境雖異,涵義如一。愛你恨你,蒼天為何如此不仁?」

    龍鷹不解道:「小民可以使聖上明白甚麼呢?」

    馬車停下,仍在上陽宮內,停在宮西一座建築物前。

    龍鷹待武曌下車後,步落車廂,飛騎禦衛在四方佈陣護駕,只有他深明武曌不需任何保護。

    龍鷹跟在武曌身後,進入建築物,腳步不停直抵後院,入目的情景,嚇他一跳。

    建築物是個廣闊的空間,兩邊有高牆維護,前方竟是上陽宮的西城牆,城牆下開水道,以水閘封閉,引進谷河之水,形成一個方形大池,池中一橫排十多艘長達兩丈的輕巧快艇。

    大雪茫茫裡,大將武乘川(卷一13章是武乘川)、令羽和二十多名飛騎禦衛跪伏地上,向武曌致敬施禮,全體改換上平民服裝。

    龍鷹終明白武曌是要微服出巡,古怪處是要挑這麼一個大雪傾瀉的時候。

    武曌淡淡道:「平身!」

    眾人起立,俯頭不敢仰視。

    武曌沉聲道:「龍先生為朕划艇,沒有人可以跟來,不准說話。」

    眾人愕然,包括龍鷹在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