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邊荒傳奇(下)-神都大雪(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聽得發呆,記起武曌說過他們是命運注定的大敵,逃都逃不了。

    張柬之道:「若沒有其他事,下官告退。」

    龍鷹心中一動,道:「張大人認識的人中,有沒有精通野史者?」

    張柬之欣然道:「不論正史野史,下官均有涉獵,所以現在當的是長史。」

    龍鷹大喜道:「張大人聽過一個叫燕飛的人嗎?」

    張柬之淡淡道:「龍先生因何對此人生出興趣?」

    龍鷹暗自叫苦,張柬之的精明厲害不在狄仁傑之下,分明藉此機會,旁敲側擊的弄清楚自己的來龍去脈,偏又不得不答。

    道:「這與小弟的一位尊長有關,在他的筆記曾兩次提及這個人。」

    張柬之道:「此人有何獨特之處,為何令龍先生時刻留神?」

    龍鷹把心一橫,道:「因每次提及他,都說燕飛是有仙緣的人,故使小子好奇心大起,可是問遍仍沒有聽過他大名的人。」

    張柬之道:「龍兄的尊長高姓大名?」

    龍鷹招架不住,苦笑道:「張大人饒過小弟好嗎?」

    張柬之哈哈大笑,滿含深意瞥他一眼,道:「看在龍兄為廬陵王解圍一事上,下官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龍鷹大喜道:「張大人真曉得燕飛是何方神聖?」

    張柬之點頭道:「龍先生是問對人。燕飛此人,不見於正史野史,只存在於說書,由於下官自少愛採集說書故事。所以不單聽過燕飛此人,還下過一番考據工夫。」

    龍鷹喜出望外,深慶得人,道:「願聞其詳。」

    張柬之從容道:「龍先生不怕下官從此人推斷先生的出身來歷嗎?」

    龍鷹淡淡道:「那小弟只好認命。」

    張柬之略一沉吟,似在整理記憶裡有關數據,道:「關於燕飛的說本大致有十多個不同的版本,據傳所有版本均源自一個叫《邊荒傳奇》的說本,作者的名字早已湮沒。有一個頗為荒誕的說法。指此書曾為南朝開國之君劉裕擁有,且置之於案頭,不時翻閱。照下官看,這只是說書先生藉此抬高說本的身價,不該作實。」

    龍鷹問道:「這個原本仍存於世嗎?」

    張柬之道:「自劉裕以還,歷經宋、齊、梁、陳、隋、唐,均是戰火連綿,流失的典籍不計其數。下官遍查有關的正史野史,再未有人提及此書,看來早被戰火摧毀。」

    龍鷹苦思道:「如果此書確如傳說所言,曾為宋武帝劉裕擁有,那成書的時間理該在魏晉時代。唉!我的娘!」

    張柬之道:「龍先生不想知道內容嗎?」

    龍鷹心不在焉的道:「是甚麼內容?」

    張柬之道:「說的是關於一個叫邊荒的地方,且確有其地,位於淮水和泗水之間。當時晉朝偏安江左,戰事連綿,兩水間大片土地被摧殘至片瓦無存,成為無人地帶。偏在此鬼域似的地方,南北浪人借一座荒廢的城池建設邊荒集,繁華興盛至令人難以相信的地步,而燕飛更是邊荒的頭號劍手。論題材非常不錯,不過照我看燕飛虛構的可能性極大,至乎邊荒集也是子虛烏有。」

    龍鷹籲出一口涼氣,壓下心頭的激動,沉聲道:「大人為何有這個想法?」

    張柬之道:「因為故事過於荒誕離奇,竟說劉裕、燕飛和北朝開國之君拓跋珪曾在此攜手作戰,共抗南北大敵。兩次失去邊荒集,而最後竟能反攻收復。從軍事的角度來看是絕沒有可能的。」

    龍鷹道:「真的沒可能嗎?」

    張柬之道:「你可知邊荒集的敵人是誰?就是當時南方北方實力最強的幾個人,包括慕容垂、桓玄和司馬道子。最荒謬的是最後邊荒勁旅與拓跋珪連手,擊敗慕容垂,不是透過一場大會戰,而是燕飛和慕容垂的比武,燕飛只一招就擊得慕容垂變作滾地葫蘆。鋼矛斷作兩截,天下荒謬之最,莫過於此。」

    龍鷹抓頭道:「確是荒謬。後來燕飛到哪裡去了?」

    張柬之含笑道:「當然是成仙成聖,若非神仙,怎可能一招擊敗當時號稱無敵的慕容垂?哈哈哈!」

    龍鷹呆瞧著他。

    張柬之道:「龍先生還有甚麼問題?」

    龍鷹緩緩道:「從劉宋開國至隋,經歷了多少個年代。」

    張柬之訝道:「看來龍先生認為邊荒集和燕飛確有其事。讓下官算算看,大概是一百六十年。」

    龍鷹劇震道:「一百六十年!」

    張柬之大訝道:「先生為何如此震駭?」

    龍鷹深吸一口氣道:「沒甚麼。多謝張大人指點。」

    御書房。

    龍鷹埋首疾書,武曌來了,春風滿臉,直抵龍鷹桌前,欣然道:「龍先生可知你昨夜誤打誤撞下,為朕立下大功?」

    龍鷹繼續書寫,一頭霧水道:「昨夜小民只是打打殺殺,如何可以為聖上立功呢?」

    武曌含笑道:「龍先生有所不知,橫空牧野今次東來,殊不簡單,該是負有吐蕃王贊普托付的秘密任務,探聽我大周虛實。吐蕃人自松贊干布崛起,兵強馬壯,鄰近各國全不是敵手,被其逐一殲滅,統一高原,國勢更盛,除太宗時被侯君集所敗,稍斂東侵之心,但國勢不衰,兵力達數十萬之眾,故太宗不得不以文成公主妻之。」

    龍鷹道:「他們不是剛被聖上遣兵擊敗嗎?」

    武曌嘆道:「先生指的該是青海之役,朕遣我朝戰績彪炳的大將黑齒常之率大軍討伐寇邊的吐蕃大軍,我軍兵力雖在其上,可是正式交鋒,卻非其對手,初戰即敗,幸黑齒常之領軍有道,敗而不潰。後黑齒常之親率五千死士,夜襲吐蕃營,令吐蕃潰亂引退,勝得極險。加上贊普乘機從權臣手上重奪權柄,故吐蕃一時無力來犯。」

    目光投往窗外,徐徐道:「二十一年前,先君仍然在位,在朕建議下,派出大將薛仁貴、阿史那道真等討伐吐蕃,被吐蕃軍敗於大非川,吐蕃乘勢越過崑崙山,攻陷龜茲、焉耆、于闐、疏勒四鎮,令其國土大幅擴展,北抵突厥,占地萬餘里,威勢之盛,猶在突厥之上,成為中土大患。」

    龍鷹聽得心中敬服,早在二十年前,武曌已對塞外中土的敵我形勢瞭如指掌,換過一般昏君,恐怕弄不清楚地名、國名,還如何調軍遣將?

    武曌顯然被橫空牧野東來觸發了對西塞的馳想,談興極濃,續道:「十二年前調露元年,西突厥與吐蕃連手進犯我安西都護府,雖為我軍擊退,但已令邊防軍元氣大傷,不得不放棄安西。自此,塔里木盆地的控制權,盡入吐蕃之手。青海之敗,實無損吐蕃國力,可見若我中土稍弱,吐蕃大軍肯定重來。今次橫空牧野若盡數擊敗中土高手,必令崇尚英雄武力的吐蕃人生出輕視之心,後果可以預見,那是朕絕不想見到的事。」

    龍鷹大訝道:「那聖上為何又不讓小民出戰?」

    武曌目光重投龍鷹,微笑道:「為應付橫空牧野美其名為以武會友的測探行動,不惜調兵遣將,務求挫其銳氣,豈知此人劍術之高,遠在朕估計之上,平時威震一方的所謂名家高手,竟無一人可在他手上走過十招之數。中土可與他一比高低者,已是屈指可數。有些因著身分地位,不宜出戰,有些則不屑此等公開比武,年紀相若而又有一戰之力者,剩下來只得風過庭、萬仞雨和符君侯三大年輕高手,他們各有所長,均有足夠實力與橫空牧野平分春色。」

    龍鷹忘了武曌仍未答他的問題,問道:「符君侯是誰?」

    武曌道:「符君侯乃近數年在南方崛起的高手,外號‘槍君」神勇蓋世,所向無敵,朕已使人安排他在揚州與橫空牧野一較高下,故先前並不把神都的比武放在心上。」

    龍鷹大奇道:「萬仞雨就在神都,聖上為何捨近求遠,不讓他迎戰?」

    武曌淡然自若道:「萬仞雨被譽為繼少帥寇仲後中土第一用刀高手,如有任何閃失,對中土武林的打擊將嚴重至難以估計,朕實不願冒這個險,故請國老私下勸說,讓他打消出戰的念頭。」又道:「至於風過庭,乃朕御前劍士,又是北門學士中文武全材出類拔萃者,穩為朝廷第一高手,若他敗於外族手上,對我大周軍心士氣影響之巨,可以預見。」

    龍鷹想不到橫空牧野以武會友的後面,竟有如許多思量和考慮。抓頭道:「那小民呢?輸掉了該沒有甚麼後果。」

    武曌噗嗤笑道:「龍先生很喜歡抓頭,模樣傻呼呼的,很怪趣。」

    龍鷹見她笑臉如花,哪還像威凌天下的女帝,輕鬆起來,笑道:「聖上今天的心情很好。」

    武曌點頭道:「自登基以來,朕未有過心懷如此暢美,且在龍先生面前無須掩飾。唔!至於你嘛……」

    龍鷹被她的賣關子弄得心癢癢的,追問道:「小民如何?」

    武曌柔聲道:「龍先生的魔種千變萬化,神通廣大,如能放手與橫空牧野作生死決戰,朕買你贏。但堂上比武,因著諸般限制,還是以橫空牧野贏面較大。朕不想見風過庭和萬仞雨輸,更不願看到先生吃敗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