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久別重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當日黃昏時分,華茜、山美、美姬和翼奇等一眾將領,趕到港口會我。

    在海港官員的府署裡,我把哭著的華茜、山美和美姬逐一擁入懷裡。

    我離開了她們超過一年,這刻見面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兩歲的小飛兒,以他兩隻小腳的力量,闖進了我懷裡,摟起他時,心中不由想起他的母親麗清,她在小洋洲的近況究竟是好是壞呢?

    華茜和山美從侍女手中抱起我們誕生了只有幾個月的兒子和女兒,歡天喜地讓我這父親給以憐愛疼惜。

    我不忿地道:「為何他們長得那麼像你們,只有眼睛才似我。」

    華茜橫我一眼道:「最重要的東西像你還不心足嗎?」圍著的淡如、西琪等爭著去抱他們。

    姣姣抱著小飛兒笑道:「這麼英俊可愛的小子真是罕見,蘭特你可不能偏心,我肚內的孩子若是男的,最少要長得像他般好看。」

    我苦笑起來,這事實在與偏心無關。

    跟前盡是美好愉快的事物,但假若我敗了給巫帝,一切都沒有了。

    我與冀奇等逐一握手,詢問近況。

    見過所有人後,華茜忽道:「蘭特!還有一個人想見你,想得要命的那一種。」

    我愕然道:「誰?」難道是馬原、英耀、白丹、又或黑臉。白天等人。

    但又似乎不大可能,他們應為立國的事忙得昏天昏地,怎有閒瑕在口出城等我回來。

    我往大門望去。

    一個動人的身形出現在那裡。

    我喜叫道:「麗清!」

    豔麗的美郡主先是緩緩舉步,接著奔跑起來,一溜煙般衝進我懷裡,喜極而泣道:

    「蘭特!蘭特!我想你想得發瘋了。」

    我又氣又樂地重重在她的隆臀打了幾記,道:「既這麼想見我,為何又要賣弄手法,使我以為你還未回來。」

    山美在旁笑道:「不要怪清姊,是我和華茜教她這麼做的,想給你來個驚訝。」

    我向麗清道:「真令我驚喜莫名,想不到你可以這麼快回來。」

    麗清道:「因為我找到適合人選,交卸了責任我留在那裡幹嗎?難道還嘗不夠相思滋味之苦嗎?」戰恨道;「我們入席後再談個痛快,再盡訴離情。」

    麗清等全瞪大眼,想不到如此文雅得體的說話,竟能出自此狼之口。山美過去挽著他道;「大哥!巫國的美女這麼少嗎?」戰恨看了雪芝一眼道:「這麼美的怎會多。」

    接著低問道:「采蓉為什麼不在這裡等我?」華茜笑道:「你當了父親也不知道嗎?采蓉被你的族人接了回去,在你新的巢穴專心生狼仔,等你回去盡案親的實任呢。」

    戰恨一聽下喜容滿臉,尖聲怪叫,把所有人均嚇了一跳。

    巨靈搭著他的肩頭,推著他往設了有三十多個座位的大長桌走去,並「啐啐」連聲道:「又發狼性了。」

    眾人在笑聲中入席,紛紛坐好。

    我摟著美姬,道:「你和我們一趟坐吧!」

    美姬滿臉羞紅道:「不!讓我服侍你們。」

    山美笑嘻嘻迫著她坐到席上去。

    長桌一方是我和眾妻,另一邊是翼奇和眾將,戰恨、灰鷹和他們的女人坐在另一桌,巨靈、葉鳳和游女們則坐在相對的一方,氣氛熱鬧融洽。

    這時我才有機會為他們逐一介紹。

    山美數了數,向我嬌笑道:「大帝只多了四位美妃子,令我們全輸了。」

    華茜笑道:「我猜你最少會多納十位妃子,想不到你會這麼收心養性。」

    我摟著承歡膝下的小飛兒,說道:「你當我們組的是獵豔旅行團嗎?」酒過三巡後,翼奇報告道:「這裡一切事都進行得很順利,大帝要不要到各地巡察,為他們打氣,看看有沒有什麼再可改進的地方。」

    我搖頭道:「不!明天我要起程往淨土去,離開那裡兩年有多了,再不回去她們會說我一冒而無信,不守三年之期。」

    華茜一呆道:「不多留幾天嗎?」淡如笑道:「你怕什麼,而特又沒有說不帶你去,只要有他在你身旁,在那裡還不是一樣嗎?」華茜自我一眼道:「除非蘭特殺了我,否則休想再把我撇下。」

    麗清道:「巫帝的事解決了嗎?」眾人靜了下來,眼光集中到我身上。

    我的心立時像被一把劍刺了進去,呼吸都不暢順起來。

    知情的巨靈等均無精打采。

    華茜色變道;「發生了什麼事?」淡如輕嘆一聲,代我把事情說了出來。

    眾人一聽事情嚴重至此,無不臉色發白。

    山美呻吟道:「怎辦才好?」我不想他們為此白擔心,振起精神,微笑道:「不用擔心,唯一能克制巫帝的就是人類的愛心,只要讓我多納十來個嬌妻,增加多點愛意,我定能把他剷除。」

    西琪嘟起小嘴道:「人心不足,這麼多姊妹全心全意愛你還不夠嗎?」華茜道:

    「正確的數目已是十六個。」

    戰恨助拳道:「那算什麼,大劍師體質非凡,天賦過人,若我以前能有三十八個,大劍師至少應有三百八十個,才配得上他君臨天下的大帝身分。」

    山美低罵道:「那就變成荒淫大帝了。」

    眾皆莞爾,氣氛至此輕鬆了一點。

    淡如油然道:「家法第十三條就是蘭特大帝的妻子數目不能多於十六個,大帝你清楚了沒有。」

    眾男皆以同情的眼光往我望來。

    我微笑道:「最少應是十八個。」

    眾女一呆,齊聲追問。

    我的靈魂飛回美麗的淨土去,憧憬著美好的將來道:「第十七個就是淨土最美麗的女祭司花雲,以前我可任她維持祭司高賈的獨身意向,但今天的蘭特已明白了人生的真義,不再讓這類令雙方痛苦的事繼績發生下去,無論用的是陰風的邪術,又或戰恨的餓狼術,我亦警要把她要過來玩足一世。」

    眾皆為我這坦白、直接的肺腑之言絕倒。

    巫帝的陰影離我們更遠了。

    淡如道:「這第十七位嬌妻合情合理,準你所請,第十八位美人兒又是誰?」我正容道:「第十八位嬌妻代表著人類的生死存亡,假設我能得到她,便代表了巫帝被殲滅了。」

    眾人無不知我說的是公主,立時省起巫帝會毀滅人類的大威脅。

    戰恨道:「我和巨靈商量過,我們都是要跟在你旁邊和你並肩作戰,否則回到家裡,仍是睡不安枕,食不知味,終日掛在心頭,不若隨你到沙漠去,和巫帝拚個生死。」

    巨靈亦道:「戰恨說得對,何況我們兩人精神和身體的力量都以倍計地增強了,有信心助你對付巫帝。」

    我嘆道:「若只是舞劍揮矛,我定會讓你們同去,可是今次和巫帝的鬥爭將會以前所未有的奇怪方式進行,我孤身和他決一生死,反能拋開所有掛慮,專心對付這一怪物。」

    淡如一震道:「你最少也要把琪琪帶在身旁才行。」

    西琪熱烈期待的眼光往我望來。

    我點頭道:「若她到那時尚未懷孕,我就帶她去。」

    巨靈知道我在這事情下了決定,嘆了一口氣,了解地不再堅持。

    戰恨失望地道:「那我豈非不能到淨土去?淨土的美女不是沒我的份兒嗎?」眾皆笑罵。

    山美嗔責乃兄道:「勿忘了采蓉天天都在床上盼你回去哩。」

    戰恨想起采蓉,立時眉開眼笑,不再為不能到淨土去而失望。

    淡如笑道:「橫豎你是頭不會死的狼,時問多得用也用不完,待諸事了結後,不可以用你的狼腿,走過沙漠,到淨土那邊嗅嗅最美的女人在那裡嗎?」戰恨迅速反應道:

    「最後定會嗅到秀麗法師的床上去。」

    淡如杳目圓瞪道:「你試試再說看。」

    麗清笑道:「旅途中這頭狼有沒有佔你的便宜?」淡如失笑道:「一點點啦!」

    氣氛至此又熱烈起來。

    我記起一事向華茜道;「你們忘了帶飛雪來見我嗎?」華茜神情一黯道:「我本想遲些告訴你,你往巫國去後第三天,飛雪忽然失了蹤,怎樣也找不到它。」

    我呆了半晌,道:「不用擔心,除了魔女百合外,誰都不能把它騎走,她們定是到了沙漠去。」

    接著向素真、青青、姣姣、麗君和情兒五女道:「你們都沒有說話,怕陌生嗎?但麗君你和麗清、華茜應很熟絡才對啊!」

    連麗君笑道:「聽你們說話,我們已很開心了。」

    素真道:「你們久別重逢,我們自然要讓著些啼!」

    姣姣對小飛兒特別鍾愛,指指我懷內的實貝道:「我不要說話,只要你把小飛兒讓我抱抱。」

    我笑著把愛兒遞過去。

    巨靈舉酒向我道:「這杯酒讓我和大劍師餞行,祝你一帆風順。」

    眾人慌忙舉酒祝賀。

    戰恨一拍灰鷹的肩頭道:「到了淨土後,記著要留下幾名美女給我,不要一個人獨霸淨土呵!」

    眾皆失笑。

    巨靈道:「我們先回家一看,然後會到淨土和大劍師會合,參加大劍師娶第十七和十八位嬌妻的盛宴。」

    各人轟然舉杯祝賀。

    宴會在熱烈的氣氛裡繼繼著,直至深夜,才興盡回房休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