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聯係切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和戰恨巨靈立在船頭,遠眺海面。

    巨靈道;「有一點我始終不明白,為何你不追殺巫帝?」我搖頭嘆道:「道理非常簡單,我根本沒有把握勝過他。」

    戰恨道:「他真的那麼厲害嗎?」我嘆道:「他若打定主意逃走,我絕追不上他,他可以跑得比飛雪還快,所以和他的鬥爭只能以另一種方式進行。」

    巨靈點頭道:「我明白了!但你有為公主擔心嗎?」我嘆了一口氣,說不出話來。

    想到公主的苦難,我的心就要滴出血來,但我絕不可陷進那種情緒去。

    因為我的心已和公主連了起來,只有歡樂和愛才能使巫帝無隙可乘,假若一旦我的心充滿了負面的情緒,巫帝可以立即把我和公主的聯係切斷,那時公主就完了,人類也完了。

    巫帝的邪力絕非我現在的靈能可戰勝的,他處於下風,只因走進了不能脫身的陷阱裡去吧了。

    一旦讓他真的控制了公主的心靈,這世上再沒有力量能阻止他作惡。

    我絕不能讓那情況出現。

    叫喊從高桅上傳下來。

    我們愕然望上去。

    一個爬上了高桅瞭望台上的鷹族人指著前力狂叫著。

    我們順他所指望去。

    海平極處現出了一條黑線。

    狂喜湧上心頭。

    陸地終於在望了。

    見到陰風號歸來,泊在港口的戰船和漁船全駛了出來,熱烈歡迎我們。

    船上的人取了所有能發出響聲的東西敲打吹奏著,配合著擠到岸邊的人的歡呼喝采聲,氣氛好不熱鬧。

    我和眾人站在船頭處,大家都激動起來,不住揮手。

    姣姣,青青、素真、葉鳳和雪芝都是初到帝國,更別有一番新鮮感受。

    我心中暗嘆,若這些人知道有一種可怕的生物,正在暗處窺伺,一掌握到機會,立時撲出來把人類毀掉,他們是否仍笑得出來!

    想到這裡,心中一動,握起西琪柔軟的小手,把心靈往四外延伸。

    淡如等見到這情況,手都牽在一起,連到我和西琪處。

    我登時感到力量增強了,溶入了以萬計雀躍歡樂的心靈裡。

    靈能和摯誠的熱愛與歡樂以驚人高速攀升著。

    若以前的愛能是一條安靜的小溪,現在就是一道衝奔的大河。

    我藉著和西琪等聯結起來的能量,引導著這條愛的長河,引往與公主的精神聯繫上,然後循著這玄妙的聯繫,把千萬人心靈裡泉湧而來的歡樂與熱愛送過去,跨越了遙福的空閒,注進公主的心靈內去。

    那一直沒有擴漓的小缺口就似防坡堤抵擋不住海潮的拍擊,倏地崩潰擴大。

    靈能狂湧而進,眼看要把封鑽著公主心靈的邪力衝個一乾二淨。

    巫帝龐大無匹的邪力包圍了過來,制止了靈能的泛濫。

    但那缺口已由針孔般的大小,擴闊至一個兩指般闊的孔洞。

    對巫帝半分不讓的邪力來說,這差不多等若一次神蹟般的大勝。

    巫帝敗在猝不及防,下次便沒有那麼幸運了。

    邪力逐漸積聚,部署著反擊。

    我的心靈向公主喚道:「公主!鮑主!你聽到我嗎?我是蘭特,深愛著你的蘭特。」

    隨著愛流不住送去,公主終於能作出回應,平靜地道:「我聽到你的話,蘭特呵!

    你知道我也是多麼深愛著你,渴望你的擁抱,你的撫慰,只有你的愛,才使我能支持下去,生命始有意義。」

    我歡悅的心靈叫道:「你現在的情況怎樣了?」公主道:「你的靈能激起了我潛藏著的能力和記憶,我再不會害怕和頹喪,因為這是父神要我來到世上的使命。你切不可輕敵大意,巫帝已逐漸重新控制著我的肉身,把神經再次改變回他理想的情況,當他成功後,便會來找你,利用物質的力量把你殺死。」

    我道:「你難道對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嗎?」公主道:「他的精神邪力會因箝制我的緣故難以隨意全部發揮出來,可是他本身的力量確是驚人之極,在那天巫宮的戰鬥裡,你應該非常清楚這點。當他肉體的力量完全復原過來時,他的精神力量亦會因不用對我分神而強大起來,把我們的聯係切斷,那就是他來找你的時刻。」

    我壓下心中的驚惶道:「即管他殺了我,但他卻無法把你殺死的,是嗎?」公主道:

    「這只是樂觀的想法,那天巫帝明知他對我心靈的封鑽有一不能彌補的小缺口,仍肯捨棄地磁,把全部邪力移到我的身體來,是因為他若能控制了廢墟的父神,便能從他的資料庫內找到毀滅我的方法,千萬不可讓那種情況出現,若給他把精神邪力全部發揮出來,加上我自身的力量,全人類會在一瞬間淒慘地死去。蘭特啊!人類的命運全在你手上,你……。」

    邪力狂起,反湧回來。

    接觸驀地中斷,連以前那僅有的聯繫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接著邪力亦消失了。

    我再也不能感覺到什麼。

    也再感覺不到公主的心靈。

    我渾身一震,全身冒出冷汗,仰後便倒,身後的巨靈一把將我扶著。

    我回到現實裡。

    歡呼聲仍在沸騰著,可是我心中沒有半絲歡樂的感覺。

    手足冰冷起來。

    最可怕的事終於發生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