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溫柔之鄉(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回到上陽宮,心中仍填滿夜遊神都的動人滋味,印象最深刻的是天津橋一帶的夜市,有機會必重遊這熱鬧繁華的勝地,而不像剛才匆匆而行的走馬看花,此時他已把大惡女小魔女一股腦兒拋諸腦後,心中只有楚楚動人的俏人雅。

    甫入宮門,被派在那裡候他的小馬截著,一邊領他朝通仙門走去,一邊興奮的道:「鷹爺早個把時辰回來會有好戲看,張易之和張昌宗那對扮得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的狗賊兄弟,不顧廉恥的跪在觀風門外,看得把門的兄弟差點嘔吐大作,忍得不知多麼辛苦。」

    龍鷹笑道:「竟有此事,結果如何?」

    小馬道:「結果是他媽的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聖上將他們接上皇輿,帶狗賊兄弟到集仙殿飲酒作樂去了。」

    龍鷹訝道:「你為甚麼如此鄙視他們?」

    小馬冷哼道:「不要看他們見到聖上時變成兩條搖尾的狗,背著聖上便作威作福,做過的壞事難以計數,只因有聖上維護,其他人拿他們沒法。」

    龍鷹心忖自己比大多數人明白武曌。不論她如何英明強橫,始終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有人性的弱點。現在她擁有的權力、物質享受達到難作寸進的頂點,且是習以為常,得到了手便不會覺得如何了不起。但她的心境卻是孤零冷寂,唯一可吐心事的胖公公近兩年也少和她說話,過去則不堪回首。在這種情況下,誰能為她帶來歡樂,誰便可成她心頭愛。所以張氏兄弟於她而言,比任何重臣大將更要緊。對她來說,下面的人大概可分為工具和玩物兩類,而張氏兄弟這對玩物不單予她**的歡愉,又是令她青春常駐的工具,集兩者於一身,所以不論他們做盡多少傷天害理的事,她會視如不見,聽而不聞。

    自己又如何呢?

    他再次感到弄清楚武曌如此重視自己和道心種魔**背後原因的迫切性,否則死也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宅取樓式,園取全景。

    甘湯院位於通仙門內,處仙居院之東,自成一格。論特色,由於有天然溫泉,比仙居院更勝一籌,不過仙居院居正北,論尊卑當然以仙居院較合皇帝專用。

    甘湯院可大分為園林和居宅兩部分。

    前宅三進,為轎廳、花廳和大廳:後宅為兩層的走馬樓,矩形環樓左右以樓廊聯結,樓上迴廊設兩尺半高的欄板,樓下廊設低矮坐欄。上層六房,下層三房一廳,十個間隔,作起居之用。

    園林分前園後園,前者作招待賓客之用,後者為捨院精華所在處,因其引進溫泉水成溪成池,在池水熱霧騰升下,踏足九曲迴廊,如誤入仙境,箇中妙況,難以言傳。

    從通仙門開始,門禁森嚴不在話下,處處明崗暗哨,防衛穩如鐵筒,小馬雖身為飛騎禦軍,也不敢貿然進入,在門外與龍鷹分手,臨離前千叮萬囑他記得後晚芳華閣之約。

    一個姓李的中年太監,率領兩個年輕小太監和四位宮娥在甘湯院正門石階下恭候他的大駕,令以為院內只得人雅和兩陪嫁姐妹的龍鷹大感意外。

    宮娥們只是中人之姿,年紀由十七、八至二十六、七歲不等,遠及不上他的麗綺閣八美,又或在御書房中院伺候他的俏宮娥。

    眾人將他擁入轎廳,遞巾抹手,又為他換上舒適的衣服鞋子。

    李公公道:「衣物由宮內專人為鷹爺趕製。聖上對鷹爺的重視是前所未有,從保安到膳食供應,全等同聖上的規格。以後鷹爺由我們悉心伺候,有甚麼事,至乎宮外採購東西,鷹爺吩咐一聲便成。」

    龍鷹心中暗嘆,在如今守衛重重,飛鳥半隻飛不進來的情況下,不要說離宮,要靜悄悄攜美逃出甘湯院這座無名有實的大監房更是體想。

    問道:「人雅她們呢?」

    李公公恭敬答道:「三位少夫人正在內宅候駕。」

    龍鷹又想到誅連的問題,縱然自己有妙計離開,留下來的如李公公等恐怕會被斬首,在這種情況下,他的命運已被註定,就是須與武曌分出勝負,女魔帝和邪帝一較高低。道:「你們可以去休息。」

    李公公道:「我們有輪夜的規矩,免致鷹爺和少夫人們忽然需人伺候,竟無人可用。」

    龍鷹記起自今早在陶光園吃過點東西後,一直再無食物入肚,奇怪仍沒有肚餓的感覺。微笑道:「在這裡不用守規矩,你們放心去睡!」

    李公公感動的道:「鷹爺很體諒我們。讓奴才送鷹爺到內院去。」

    「妾身向鷹爺請安!」

    兩女俯伏內宅後廳入門處,看不到面貌,只知嬌小玲瓏的人雅不在其中,左邊的女子高挑纖美,有點眼熟。

    李公公知機的告退。

    龍鷹的感覺新鮮古怪,他並不懂陪嫁的含意,但她們自稱妾身,該是陪人雅過門來一起下嫁他,等若與人雅同時變成他的女人。試問一個本身無一物的小子,忽然間擁有三個美人兒,那種奇遇式的衝擊力是多麼震撼。

    一時間他慌了手腳,忙道:「兩位姐姐請起,折煞小弟哩!「兩女盈盈起立,嬌羞不勝的低垂著頭,纖手不知放到哪裡去。

    龍鷹一震道:「你不是麗麗嗎?」

    麗麗赧然道:「麗麗由今天開始盡心盡力伺候鷹爺,唯鷹爺之命是從。」

    赫然是麗綺閣八美之首的美人兒麗麗,想不到她不但是武曌的貼身宮娥,且是人雅的好姐妹,可見武曌對自己用心良苦。

    另一女比麗麗矮上兩寸,豔麗嬌美不在麗麗之下,很眼熟,一時卻省不起在哪裡見過,看她渴望的神情,如果叫不出她的芳名,肯定非常失望。

    「噢!姐姐不是御書房的秀清嗎?」

    秀清歡喜得熱淚盈眶,道:「正是秀清,鷹爺呵!」不顧一切的投進他懷裡,兩肩抽搐,哭成個淚人兒,把龍鷹的衣襟全沾濕了口麗麗立被感染,伏到他肩上,泣不成聲。

    龍鷹雖左擁右抱,軟玉溫香,**之念早不翼而飛,填滿沉重的悲惻,任她們將心中的淒苦發洩出來口只要想想此前她們根本沒有哭的權利,受了甚麼辛酸只能半夜偷偷飲泣,便明白她們為何如此jī動。她們再不是宮中的小宮娥,而是他龍鷹的妻妾,回復zìyóu身,而她們顯然對他很有好感,覺得他是託付終身的理想人選。

    這亦是宮娥唯一的「出路。」龍鷹正是她們夢寐以求、救她們逃出生天的英雄。

    雖然自己知自己事,現在的他自身難保。但正如胖公公說的,一旦他晉入種魔**第九重成魔,將大添與武曌周旋的本錢。徒逞勇力必敗無疑,鬥力外還需鬥智。

    他暗中立誓,縱然犧牲性命,也要竭盡全力保護她們。

    兩女逐漸平復下來,兩雙秀眸早哭腫了,有點不好意思地離開他的懷抱。

    龍鷹心想這個倒奇怪,不論麗麗或秀清,在以前的相處裡,均是作風大膽,旋即想到之前是奉命行事,惟恐受罰,現在始是她們的本性,所以自己必須尊重和愛惜她們。

    道:「人雅到哪裡去了。

    麗麗道:「小妹子興奮整天,盼你盼到頸都長了,入黑後我們迫她上床,她又一向貪睡,待麗麗和秀清伺候鷹爺沐浴更衣後,鷹爺可在樓上主房的大床找到你的人雅。」

    芙蓉帳暖度**,龍鷹一顆心灼熱起來,明天的事,明天去管!

    秀清柔聲道:「我們調校好溫泉水,再加熱少許便成,不過鷹爺要學那天般目不斜視,謹守規矩,因為今夜是屬於小妹子的呢!」

    龍鷹聽得心中一盪,道:「那明晚呢」

    麗麗回復本色,吃吃笑道:「我和秀清的房間在樓上,任夫君大人選擇。」

    龍鷹還是破題兒第一趟被喚作夫君,感覺有如從小子到長大chéngrén於此剎那完成。

    兩女擁著他走出後廳,沿迴廊而行,秀清湊到他耳邊道:「鷹爺很快可以看到麗姊的身體哩!」

    麗麗害羞得把頭枕在他肩上。

    龍鷹不由想起太平公主**的背影,想起宮廷的勾心鬥角,不過此刻一切都離他很遠,這裡是完全屬於他的天地,當他疲倦了,可以回來這個可躲避外間風風雨雨的宮內桃源,享盡人間艷福。溫柔鄉正是英雄塚,不過他偏不信邪,想想向雨田在他目前的情況下會怎麼辦,肯定是放手而為,鬧他娘的一個天翻地覆,然後攜美而去。

    溫泉水的氣味送進他鼻腔內,他再次記起燕飛。向雨田在魔劫一篇中兩次提及燕飛,說他是他平生唯一佩服的人,並指他曾兩次死而復生。既然燕飛是如此超卓的人,為何老杜他們說及向雨田的事時,從沒提起燕飛的名字。

    他定要設法找出燕飛的來龍去脈,因為此或許是唯一的線索,去明白為何武曌如此看重種魔**和他龍鷹。

    掌握背後的原因,將是與武曌周旋的起點,事實上他心中隱隱有個答案,只需證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