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心靈之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同日下午,我們拔營起行,在天朗氣清下,於黃昏時分,抵達伏神山。

    伏神山外是個廣闊的天然石台,正對著詭異神秘的巫淵。

    那是一道硬生生裂破地面,闊若半哩,長達三哩的大地縫。

    閃靈人定會認為那是閃靈神閃電轟雷在大地上劈開來的縫隙。

    兩頭尖窄,深入地底足有三至四百尺,一座三角形以巨石砌成的建築物矗立其中,除了一道大門外,沒有半扇窗戶,使人感到內裡的三角形的空間必是既廣闊又怪異。

    我們並不知道巫帝是否知悉了我們的來臨,自那晚我和西琪成功地激發起各人潛能後,我們成功地製造出一個靈力場來,使他再不能隨意闖進,所以才要出動連麗君來邀請我們到巫宮去。

    我深信他仍未知連麗君背叛了他。

    很快我將會知道事實確是如此。

    我向身旁的連麗君道:「可以去了!」

    連麗君有點猶疑道:「蘭特你真能保護我嗎?我絕不想再給他控制了。」

    我用力摟了她的香肩,鼓勵道:「絕對不會,因為我會和你在一起應付他的。這裡所有人都會幫助你。」

    連麗君深吸一口氣後,領著十二名巫奴,走向石台下層層深進,直抵淵底,以人工開鑿出來的窄石階。

    看著她的背影逐漸遠去,我回頭向眾人道:「來!讓我們把力量聯結起來。」

    眾人紛紛坐下,排成橫長一字形,手都連在一起。

    強大的靈能迅速凝聚,由我送出去,瞬眼間追上了連麗君,和她的心靈結合在一起。

    連麗君在心內驚喜道:「你們來了!」

    我在她心中道:「是的!我們來了。」

    我的靈能鑽到她心靈的至深處,然後藏在那裡,同時把被壓制著的巫帝邪力釋放出來,讓邪力包容著我的靈能,那就像我戴上面且;,假扮著陰風,其實內中的我仍是蘭特,巫帝的邪力就等若那騙人的假面具。

    我們的靈力伴著連麗君,拾級而下。

    愈往下走,愈覺巫淵下別有洞天。

    在地表下,佈滿了接連不斷的天然窟洞,洞頂垂著千奇百怪,詭奇異豔的鐘乳石。

    在巫奴手持火把的照耀下,映出了一個奇異的地底世界。

    石階不時穿過這些洞穴,看得我目眩神迷。

    走了千來級石階後,跟前豁然開朗。

    三角形的巫殿出現前方,位於一片廣闊空地的中央。

    連麗君收撮心神,朝正門走去。

    大門無風自動,打了開來。

    我透過她的眼睛望出去,不期然緊張起來。

    終於步進殿門。在巫奴的火光映照裏,我們終於面對著那代表巫帝的巨型石雕。

    天!

    那是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巨石雕。

    在一個半人半獸,粗壯強橫肌肉憤突的半橢圓形乾體上,長出了分作三節二十多條粗壯有力,有若蜘蛛腳的長腿,把乾體撐了起來,懸在六殿另一端的空中,圓體的上端有一對看不到眼珠的細長的眼,和一張利齒森森的血盆大口。

    整個巨雕高達五十多尺,肢腿撐開的闊度差不多佔了闊達二百尺大殿的一半,雄霸了大殿對著大門那一端。

    雕像漆上了陰森可怖的黑色,觸地處足端有若利刃。遍體生滿短而尖,觸鬚似的東西。

    這就是依巫帝啟示鑿出來的石像。

    在殿中心處有張長方形的石床,床上躺著是赤裸的女體,凝脂白玉般的身體在火光映照下爍閃著潤麗的色澤。

    我們終於看到了公主。

    她雙目緊閉,像尊沉睡著的女神像。

    麗君直往前走,來到公主躺著的石床旁,跪下稟告道:「帝君!妃子回來了!」

    同一時問,巫帝雕像那沒有眼珠的雙目亮起兩團血紅的光暈,射出兩道紅光,把公主和連麗君全罩在紅光裡。

    我連忙潛進麗君心靈的至深處,蟄伏在那裡。

    龐大的邪力無孔不入地滲透入來,似立時察覺到我的存在。

    可是我已與麗君被壓制的本原結成一體,即管他發覺了我,亦只以為那是麗君的本原。

    紅光消去。

    巫帝退了回去,只留下兩點紅芒在石雕的眼內。

    一把陰冷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在大殿轟然響起,道:「蘭特和西琪為何沒有隨你來!」

    麗君見巫帝看不破我的把戲,鬆了一口氣,應道:「他們不肯在晚間來此,不過已答應了明天日出前到來。」

    這次雙目沒有射出紅光,但邪力降臨至麗君的神經內,艘索她昨晚的記憶。

    幸好我早想到他有此一著,忙將預備好的影像和對話送出去,讓他去研究和審察。

    他「看到」麗君進入帳內見我,騙得我的信任,約定我明天日出時來把公主救出去,而她則作我的內應。

    巫帝滿意地退了出去。

    他陰冷不含著任何感情的聲音再次響起道;「麗君你幹得很好,我會把你變成巫國最有權力的人,現在你把所有巫奴撤走,然後回到蘭特處,告訴他今晚我會施法占據公主的身體,迫他立刻前來救人。」

    麗君應命而起。

    就在這一瞬間,我的靈力離開了麗君的心靈,由石床底潛進了公主的身體裡。

    公主的心靈完全地被邪力封閉了起來,每一條神經都被改變了,充滿了死亡的氣息,若這情況不改變,她只會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走肉行屍。

    我早預料到有這情況,不慌不忙,把無盡的愛意緩緩融入她的神經裡去,把她改造回昔日的情況。

    巫帝冷冷道:「你還猶豫什麼,快給我出去辦事。」

    麗君知道我仍未完成任務,胡謅道;「假若蘭特堅持要明早方來,妃子應怎麼辦?」

    巫帝的聲音響起道:「他若信任你的話,必會立即趕來,不妨告訴他,當我施法時,我根本無法兼顧其他的事,是殺死我的最佳時機,明白了嗎?」我知道事態危急,運集所有人凝聚給我的靈力,強往公主封閉了的心靈鑽進去,同時向公主深藏在邪力內的靈魂呼喚道!一公主上我是蘭特,我來了。」

    我聽到公主從遙不可及的遠處傳來一聲淒厲的呼喊。

    我心中湧起強烈至極點的愛意,倏地在巫帝的邪力封罩裡打開了一絲的隙口,把狂烈至能融化任何阻礙的深愛,成功融注了進去。

    邪力將永遠不能完全封閉著公主的心靈,因為邪力再不能封鎖那缺口。

    我立即退出,悄悄回到麗君的心靈裡。

    麗君站了起來,轉身領著巫奴往殿門走去。

    「站住!」

    巫帝的狂喝震湯著大殿的空間。

    麗君驟然止步,我亦暗叫不妙。

    龐大的邪惡力量籠罩著整個大殿。他已察覺到有些不尋常的事發生了。正在搜尋原因,若他偵察現在的公主,當知道我弄下的手腳,麗君將會首當其衝,被他殺死。

    形勢危急之極,我靈機一動,把些微靈力由麗君的身體揮發出去。

    邪力立即集中到那小鄙靈力去,接著又再探查麗君的身體和神經。

    麗君顫震著,叫道:「帝君!發生了什麼事?」巫帝道:「沒有什麼,只是你的身體仍帶著蘭特可厭的能量,現在已給我除去了,這個人大不簡單,你要小心行事,切莫讓他發覺這是一個陷阱。」

    麗君應命而去。

    離開大殿。

    我不會擔心他能發現公主現在的狀況,因為他是不會做認為是無聊的事情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