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碧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如果有一天,我喜歡的女孩兒不見了,我就是把整個江湖翻過來,上窮碧落下黃泉、也要把她找出來。」

    「嗯……那你說,她是會在碧落呢,還是黃泉?」

    「自然是在碧落,仙女是不會去黃泉的。」

    泉州外的官道上,數匹馬急奔而來,馬蹄在暮色濃重的郊外敲擊出空空的回聲。

    古城上方,一彎新月靜靜勾起滿天流霜,俯視著大地。

    馬上當先的一人緋衣長髮,卻是個女子。她率先在城門外的長亭邊上勒住了馬,抬頭望著城中的闌珊燈火。晚風吹起了她臉上的輕紗,面紗後,她的眼神雖然依舊明澈冷漠,卻已經帶了微微的疲憊之意。

    四天來一路馬不停蹄的奔波,從臨安經雁蕩到泉州,沿路還收服盪平了一些小門小派,入暮時分來到泉州城外,大家都已經是有了些微的倦意。

    然而,看著城外官道邊那空無一人的長亭,所有人的眼光都微微一怔——居然沒有人來迎接?

    緋衣女子在城外勒住馬,看了一眼隨行的人。其中一名中年人會意,一揚手,袖中一支小箭沖天而起,直射入夜空,在極高處才引爆,綻放出一朵奇異的藍色菊花來。

    光芒一閃即逝。一行人馬也不再說話,一起駐馬在城門外靜候。

    一柱香以後,天色已經幾乎完全黑了,城門也即將關閉,然而,一群等待的人看向城中,那條官道上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怎麼碧落護法還不來?」終於,隨行的人中有人忍不住出聲,大為不滿,」明明預先通知了他靖姑娘會來泉州,如今見了藍火令也不趕過來,架子大的很啊。」

    緋衣女子並沒有回答,只是凌厲的橫了那個多嘴的下屬一眼,讓他即刻住口。

    「天色不早,我們先進城去吧。」阿靖不易覺察的輕輕嘆息了一聲,吩咐下屬。

    大家默不做聲的繼續趕路,然而,每個人心中卻是震驚而疑慮的——聽雪樓的下屬,哪怕是四護法,見了藍火令而不即刻趕來謁見,都是被視為大不敬的行為!而且,半年前聽雪樓剛平息了二樓主高夢非的叛變,四護法之一的碧落、以前作為二樓主麾下的直系下屬,能在叛亂後繼續被蕭樓主留用,已經是額外的寬容了,以後所作所為更應該小心才是——而如今他這樣的舉動,豈不正是取禍之道麼?

    然而,一貫為人嚴厲不容情的靖姑娘,眼睛裡卻沒有絲毫凌厲的光,反而似乎料想到了什麼,神色有些黯然。

    「拜見靖姑娘!」

    找到聽雪樓在泉州新設立的分樓時,已經是午夜時分。一行人風塵僕僕的從馬上下來,看守泉州分樓的聽雪樓弟子脫口驚訝的喚了一聲,立刻上前俯身行禮,同時略帶驚慌的稟告:「靖姑娘請少坐,屬下……屬下立刻去通知碧落護法!」

    這一次,由碧落護法帶領,聽雪樓經過一個多月的苦戰,終於攻下了泉州的幻花宮,為將來對付滇中拜月教建立了前方的據點。

    然而緋衣女子淡淡看了屬下一眼,擺了擺手:」不用了,我自己進去找他……」她一邊說著,一邊已經率先走入了庭中,留下分樓人馬有些無措的面面相覷。

    緊跟其後的洛陽來的人馬不做聲,然而每個人心中都是如此想著。看著靖姑娘不動聲色的臉,心中抹了一把冷汗。

    ——看起來,碧落並沒有預先通知任何人靖姑娘要來泉州的消息。

    ——樓中僅次於樓主的女領主,似乎在他眼裡根本毫不重要?

    ——真是好大的膽子……即使蕭樓主,對於靖姑娘也是敬畏有加的啊!

    進入偏室,眾人終於知道了碧落護法之所以不來迎接的原因。

    一打開緊閉的門,濃重的酒氣撲面而來,看見房內的景象,所有聽雪樓子弟內心都是一震,暗道這一回碧落護法是逃不了處罰了。即使一直不動聲色的緋衣女子,看著在滿桌酒瓶中酩酊大醉的男子,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桌面上至少橫七豎八的躺著三四十只空瓶,酒漿流了一桌,而那個青衣的男子就這樣趴在汙穢的桌上沉沉睡去,絲毫沒有覺察這一群迫近身邊的人。

    「碧落護法!」看著靖姑娘沒有表情的站在一邊,隨行人馬中終於有人沉不住氣,大聲叫了一句,「靖姑娘來了,還不快醒醒!」

    新設立的泉州分樓中也有弟子悄悄上前,推了推沉醉的男子,附耳低喚:「護法……快醒醒!靖姑娘來了!」

    然而,爛醉如泥的青衣人還是一動不動的倒在桌上,手臂搭在桌子邊緣,手無知覺的垂下,不知為何手指上傷痕累累。

    緋衣女子順著他滴血的指尖看去,看到了跌落在桌子底下的那張古琴。

    琴是好琴,桐木冰絲弦,烏漆梅花斷。只可惜已破碎不堪,七根弦更是根根盡斷。

    在破碎的琴身內,阿靖甚至看見了琴身下顯露出來的暗格——暗格中,那一把稀世名劍」魚腸」蒼碧的劍鞘閃著幽幽的光澤。居然連琴和劍都砸了麼?碧落啊……你到底是怎麼了?

    阿靖幾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俯下身撿起了那張古琴。

    「你們都先出去罷。」站直了身子,緋衣女子淡淡對周圍震驚的下屬吩咐。

    眾人都退出去以後,阿靖掃開一張椅子上散放的酒瓶,不做聲的在桌邊坐下來。也不叫醒沉醉的下屬,只是自顧自的拿了一瓶半空的酒,慢慢自斟自飲起來。

    破碎的古琴放在她手邊,斷裂的琴弦絲絲縷縷,觸碰她的手指。

    阿靖慢慢喝下一杯酒,轉頭看著桌上沉醉的青衣男子。他真的是醉得狠了,那樣的武功,居然連有人這樣靠近身側都毫無知覺。束髮的玉冠也歪了,墨一樣漆黑的長髮披散滿桌,浸入了漫淌的汙濁酒水中。亂髮下,他清瘦的臉蒼白得出奇,劍眉緊緊的蹙著,毫無平日的風流蘊集,左手無力的搭在桌子邊緣,右手卻壓在身下,緊緊抓著脖子上的一個錦囊。

    「小吟,小吟……」彷彿夢見了什麼,沉醉的人嘴裡,忽然吐出了一個名字,艱難地在酒汙裡掙扎,卻怎麼也醒不來。

    緋衣女子靜靜看著,眼睛裡忽然騰起了淡淡的煙霧。

    小吟?真想見見,那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孩……即使是聽雪樓的女領主,也在心裡嘆了一口氣——究竟是怎樣的女子,能讓號稱江湖中琴劍雙絕、一生自負才情的倜儻遊子,執迷不悔到如今的地步?

    陡然,她聽見醉了的男子,嘴裡模糊不清的哼著什麼曲調。很常見的曲子,阿靖側耳細聽,才聽出了幾句被世人和戲文裡傳唱的不能再熟悉的詩——

    「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這是……長恨歌?!

    一年多以前,碧落投入聽雪樓時,在整個江湖中引起的轟動、僅次於當年舒靖容加盟聽雪樓。

    當時聽雪樓剛剛崛起,以不可擋之勢開始掃並武林。很多世家被降服,很多門派被剿滅,甚至連執武林牛耳的少林武當也因沒有實力對抗,而選擇了淡出不問世事的態度。

    那時,他的名字叫做江楚歌。

    他的名號,是江南第一劍。

    他出身名門,少年成名,不可一世。劍試天下,琴挑美人,種種風流傳聞名播武林,不知令多少深閨少女、武林巾幗動心。然而,更聞名的卻仍是他那一手回風流雪劍法——那號稱江南第一的劍法。

    在聽雪樓勢如破竹南下,剿滅江南四大世家時,所有人都把唯一能抗拒聽雪樓的希望寄託在了他身上——因為,也只有號稱琴劍雙絕的江楚歌,才有可能與聽雪樓中的蕭靖二人一戰。而江湖中人也知道,以江南第一劍向來的驕傲自賞,也是絕對不會向聽雪樓臣服的!

    他與蕭靖二人第一戰,在金華府的蘭溪邊上。

    是夜,月光如水,傾遍大地。蘭溪的水靜靜流著,然而溪面上的一輪明月卻不曾隨流水而去。半夜了,溪邊上更是寂靜寥落,深秋的天氣已是頗為寒冷,空中已見有流霜飛舞,似乎每一片霜花掉落地面的聲音都靜得能聽見。

    如此的寂靜中,卻有一串馬蹄的的,敲破了霜夜的清冷。

    半夜的流霜中,有兩個人冒著寒氣並騎而來。

    那是一男一女,都很年輕。男子一身白衣如雪,相貌清俊,然而卻帶著一絲病容,眼睛裡的光芒如同風中之燭般明滅不定。而他身側那個女子一身緋衣,臉上的輕紗在冷風中揚起,面紗後的目光冷漠而鋒利。

    「咳咳……不想從臨安趕到金華,竟要快到子夜。」微微咳嗽著,白衣公子開口對身側並轡而行的女子道,「阿靖,這幾日剛平定了揚州花家、又要剿滅霹靂堂雷家……咳咳,實在是辛苦你了。」

    他一開口,就感覺寒氣侵入了肺腑,不由得劇烈咳嗽了起來,登時話語都說得零落。

    「還是先顧著自己罷,樓主。」被稱作「阿靖」的緋衣女子抬眼看了同行的男子,淡淡道。她的聲音,不帶一絲的暖意,只是淡漠的一句句扔出,化在夜風裡散去。

    此時,按轡而行的兩人,正經過蘭溪的一個轉折淺灘處,那裡有一個殘破的亭子,亭邊一叢叢的竹林分散簇擁著,在夜風中簌簌作響。

    緋衣女子忽然跳下了馬,走向路邊。

    「走得也累了,風又大,歇歇腳罷。」根本不徵求同行之人的意見,阿靖自顧自的將馬繫在竹上,背對著馬上的白衣公子,忽然用同樣漠然的語氣補了一句,「大氅就在你鞍邊的錦兜裡,怎麼不拿出來穿上?」

    白衣公子沒有說什麼,幽明不定的眼睛裡卻微微亮了一亮,蒼白的臉上忽然有了一閃而逝的微弱笑意,彷彿寒潭上一掠而過的雲。

    他不做聲的翻身下馬,從鞍邊取出大氅,披在肩上,咳嗽聲稍微緩了緩。阿靖在亭子前等他,待得他過來,兩人便並肩向亭中走去,一邊走,一邊淡淡的交談幾句。

    「經過這半年,江南武林一脈差不多均已為我所破。接下來的雁蕩括蒼兩派,也無甚麼作為了。」緋衣女子腦中過了一遍近日臣服的門派,開口道,「江南這邊的形勢,總算基本平定了下來。」

    「阿靖,你行事當真絕決凌厲,江南那麼多大小門派你在幾月間便全數平定,不愧是血魔之女。」白衣公子微微笑了起來,然而有些病弱氣息的臉上表情卻是凝重的,頓了一頓,緩緩道,「可是——你卻漏算了一個人……」

    「樓主指的可是江楚歌?」阿靖神色也是一肅,接口問。

    白衣公子頷首:」所謂的江南第一劍,未必真正名至實歸,但是絕不可小覷了‘琴劍雙絕’這個稱號——他的那一手回風流雪,應比他傾倒全江南的琴詣更高出許多。」他負手看天,看著如水月光和滿天的流霜,忽然咳嗽著微微嘆了口氣:」如此人才,能為我所用則可,若不能,必除之!」

    帶著殺氣的話音一落,一陣夜風吹來,竹林簌簌輕響。

    「錚,錚」幾聲柔和的琴音,忽然從溪邊的竹林中傳了出來,清亮悅耳。正踏上亭前殘破石階的兩人,一驚回頭。只見冷月掛在林梢,夜風暗送,竹影橫斜,哪裡見半絲人影,連空中,也只有流霜飛舞。

    然而,兩人交換了一下目光,手指卻分別緩緩扣緊。

    琴音方落,竹林中陡然傳出一聲清嘯,如寒塘鶴唳,響徹九天。

    「好功夫!」白衣公子抬手,彷彿是拂了拂鬢邊被夜風吹散的髮絲,」邀明月來相照,於幽篁中撫琴復長嘯,江公子果然雅人。」

    他的聲音清冷而淡漠,話音落的時候他放下了手,忽然,那一叢修竹彷彿被看不見的利刃齊齊攔腰截斷,一路紛紛橫倒開,瞬地現出坐在林中深處的一個年輕人來。

    高、瘦、青衣、披髮。眼神內斂,但整個人卻像一把出了鞘的劍,只是靜靜坐在月光下,就有一種逼人的鋒芒。然而,有著劍一樣鋒利的男子,膝上卻橫著一張斑駁的古琴,冰弦在月光下微微流動著柔和的光芒。

    青衣男子緩緩抬頭,看著亭前並肩而立的一男一女,眼光冷徹如冰雪,忽然開口:「據江湖中傳聞,聽雪樓主蕭憶情,武功深不可測,可當天下第一。是否?」

    「錚,錚」幾聲,他又隨手撥動了一下琴弦,瞬間,琴身底下有暗格彈出,一把蒼綠色劍鞘的短劍赫然在目!閃電般,他抽出了短劍,長身而起,一掠而至——

    「江南青衣江楚歌,斗膽向聽雪樓主請教!」

    劍出,一片寒芒。劍勢彷彿還帶動了周圍的氣流,攪得漫天流霜都改變了飄落的方向。

    那一劍凌厲而優美,直如流雪回風。

    「好劍法!」低低脫口的,是白衣公子的聲音。

    「叮」,一瞬間,雙劍相擊,迸射出了燦爛的火花。凌厲的劍氣在空中迴盪。

    隨著一擊之力,雙方的身形都向相反的方向飄出,分別在一丈外站定了身形。白衣的聽雪樓主仍然沒有動,負手站在長亭的石階上,神色自如。持劍平胸的卻是那個緋衣的女子,面紗後的眼睛裡有銳利的殺氣,手上的劍竟做緋色,清光萬千。

    江楚歌怔了怔,忽然微微笑了:「是聽雪樓的靖姑娘麼?果然絕世而獨立……幸會。」

    緋衣在夜風中微微揚起,阿靖也不點頭,淡淡道:」要想向樓主討教,得先問過我手中的血薇。」

    「好!」江楚歌再度清嘯一聲,手中的劍化為長虹經天,「我匣中的魚腸古劍,也久未逢如此對手了!」

    他的束發玉冠已經被方才的劍氣震裂,長髮披散下來,在夜風中猶如黑色的流蘇。髮絲後,他的眼色清冷而明澈,深處依稀居然還有柔和的笑意,畢竟不負了「琴劍雙絕」稱號裡那「劍試天下,琴挑美人」的美譽。

    背上背著古琴,手中持著魚腸古劍,青衣男子禦風而來。

    劍膽琴心。在一邊觀戰的聽雪樓主看著江楚歌,心裡也不由掠過如此評語。

    ——那樣風一般的男子……江湖中留下了多少旖旎的傳說。一直以來,他也聽說江楚歌縱橫江湖,逍遙自在,惹了不少風流孽債。

    ——如此自負,劍、是他的膽吧?

    ——如此風流,琴、是他的心麼?

    只是短短片刻,月下對戰的兩人,已經分辨不出身形,只有緋色和青色的光芒在月光中交錯流動。然而,交手雖急,卻一直沒有聽到兵刃相擊的聲音。只有劍氣在空中縱橫。在兩個人身側方圓三丈內,居然連流霜一飄入、就化為無形!

    蕭憶情的臉色慢慢嚴肅起來——已經過了一百招了。

    雖然阿靖並沒有使出驂龍四式,但是這個江楚歌能在她手下走過一百招還未露敗勢,這樣的武功已經令聽雪樓主都悚然動容。

    如此人才……如不為所用,那麼……!

    「叮!」終於,寂靜的夜中,終於傳來了一聲金鐵交擊!

    兩個人雙雙落地,各自踉蹌了一步,退開。

    「阿靖。」一直氣度沉靜的聽雪樓主再也忍不住,脫口喚了一聲,搶步過去扶住了緋衣女子,阿靖臉色蒼白的站著,肩頭一甩,掙開了他的扶持,咳嗽了一身,只是低頭細細看著手上的血薇劍。

    這時,對面落地的青衣男子也是一個踉蹌,幾欲倒地,連忙以劍相支——看來,他的傷甚至比阿靖更重。

    「好劍法……不愧是血魔之女!」抬手抹去嘴角血絲,江楚歌由衷的感嘆,他臉色一樣的蒼白,右臉頰邊還有一道劍傷,血流披面,讓溫柔倜儻的公子一時間看上去有些可怖。

    然而,對於可能毀傷容貌的傷勢居然毫不介懷,江楚歌用劍身映照自己的臉,只是繼續用手抹了一下流下的血。把手放入唇中吮吸,眼神慢慢亮了起來。

    「靖姑娘,我看這一戰我們也沒必要繼續了——再繼續下去,下一次雙劍交擊,你的血薇和我的魚腸恐怕都會毀於一旦。」他也是低頭,愛惜的看著自己的劍,然後,驀然抬頭,劍指聽雪樓主——

    「傳聞聽雪樓主武功深不可測,今日江某想驗證一下,如何?」

    蕭憶情和阿靖都是一怔:武林中人都知道,舒靖容之所以加入聽雪樓,是因為蕭憶情曾擊敗過她。而江楚歌在方才與阿靖的交手中已是落了下風,此刻居然還敢繼續向聽雪樓主挑戰!

    何況,這一戰之後,他身上已有了不輕的內傷。

    蕭憶情忽然微微的笑了起來,月光下,這個病弱年輕人的笑容居然足以融化冰霜。然後,他抽出了袖中的夕影刀:「江公子鬥志如此,蕭某如不盡全力,那便是不敬了!」

    「多謝!」青衣男子長長吐了口氣,眼光亮的可怕,彷彿急於證明什麼,抽劍揮出,招式一變,居然都是極其凌厲而不顧生死。而蕭憶情的夕影刀,依然是那樣的閒適而淡然,彷彿月下的輕霧。

    然而,阿靖看得出,在那樣閒適的刀法中、卻是怎樣接近完美的殺人藝術。

    一百七十九招上,魚腸劍脫手,江楚歌敗。

    蕭憶情但笑不語,微微咳嗽著,刀鋒就停止在對方的咽喉上。

    不過一分的距離。

    阿靖的眼色微微冷了冷——只要江楚歌向前傾一下身子,夕影刀便會毫不猶豫的割斷他的咽喉!這個一向以驕傲自負出名的劍客,在生平第一次慘敗後,似乎除了死亡,並沒有其他逃脫恥辱的方式了。

    蕭憶情的刀卻只是靜止在那裡,既沒有揮刀殺人,也沒有收刀放過。

    他勉力平定著咳嗽,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的眼睛裡每一絲神色變幻,推測著眼下這個人的內心,然後再決定或殺或留。

    「果然是人中之龍……」然而,江楚歌卻出乎意料的長長嘆了口氣,然後,攬衣,低首,單膝跪地,「如不見棄,請允許在下加入聽雪樓、以供驅遣!」

    那一年,江楚歌加入聽雪樓,改名為碧落,成為四護法之首。

    整個武林為之轟動。

    很多人都驚異於一向自負的江南第一劍也向聽雪樓屈膝,然而,只有蕭靖兩個人知道:江楚歌一開始向他們挑戰,便只是為了展示自己的武學身手而已——為了將一身的文武絕學、賣與聽雪樓!

    他與蕭憶情簽定了契約:在蕭憶情有生之年,江楚歌作為聽雪樓的大護法「碧落」,要把所有的能力貢獻給聽雪樓,只要蕭憶情有命,赴湯蹈火、百死而不辭。

    而他提出的條件只有一個:

    要借助聽雪樓的力量,找一個名為」小吟」的女子的下落,無論她在何處。

    蘭溪的冷月下,屈膝下跪的青衣男子看著略帶震驚的兩人,終於從頸中解下了一個錦囊——一朵極其美麗的淺碧色花兒,在他蒼白的指間凝固的怒放。

    「躑躅花!」見多識廣的兩人,幾乎同時脫口低呼。

    躑躅花,在南方山嶺本是多見,然而大都色作嫣紅。春季花開,滿山紅雲。也偶見黃色、紫色,然而,淺碧色卻是世所罕有——民間傳說中,僅見於嶺南大青山蒼茫海一帶,其花性極陰柔,需長於幽處不能見陽光,極難成活,而種植者需為韶齡女子。

    傳聞中,淺碧躑躅花十年開一度,每次只開一花,結一籽後立刻枯死,需重頭開始栽培十年才得繼續開放。因為開放時均在滿月之夜,故又名邀月草。

    因為是一花一籽,所以數量稀少而且瀕臨滅絕,不見人世已有數十年。傳說中,淺碧躑躅花凝聚月華,是絕世良藥,幾有起死回生之力。

    雖然只是傳聞,然而,已經讓無數人對它夢寐以求。

    在嶺南一帶,人們都將淺碧躑躅花視為至寶,不惜千金購求。苗疆民間教派眾多,巫蠱之道盛行,那些林立的大小教派,也將大都將其奉為神物,還往往都設有專人培植——因為擁有一朵躑躅花,就是任何教派值得誇耀的象徵。

    所以那些守護聖花的美麗女子,往往傾了一生的心力,只為看見所栽種的躑躅花能開一度——然而淺碧躑躅花何其難尋,即使尋得了,也極難養活,除了幾個幸運的,很多人終其一生也看不到花開的一天。

    那些女子,被稱為司花女侍。

    碧落要找的女子,就是嶺南司花女侍的其中一人。

    數年前,遊劍江湖的他來到嶺南,遍訪名山大川,聽風踏月,往往於明月松風中彈琴長嘯,也曾在竹樓溪邊與如花苗女說笑談情,風流倜儻得一如在中原。

    聽說大青山蒼茫海一帶有絕世奇花出現,作為武林中人,自然也免不了好奇,於是攜琴帶劍,來到了大青山麓。一連在山中遊蕩了數天,非但沒有找到傳說中的淺碧色花兒,反而忘卻了歸路,迷失在嶺南重重疊疊的大山中。

    仗著一身武功,自然也不怕虎豹蟲豸,然而轉來轉去,風景雖然如畫,卻令人煩躁不已。

    一日,偱著一條小徑走著,卻發覺路盡頭居然是一面斷崖,不覺氣惱,乾脆也懶得繼續尋路,坐下來休息,心裡想著堂堂江南第一劍、難道就這樣困死在這裡不成?

    心下越來越煩躁,為了震懾心神,他連忙拿出古琴,彈奏起《猗蘭操》,平息心中如潮的雜念。

    幽谷寂無人聲,唯有他的曲調悠然傳入九霄。斷崖下,他凝神奏曲,調與神合。然而,忽然間,他卻聽到了另一種曲聲——有短笛的合奏,從斷崖上方輕輕飄下。

    是誰?他驚愕地抬頭,只見濕潤霧氣縈繞的懸崖最高處,居然隱約可見一座小小的竹樓,依稀有紅衣女子倚窗,樂曲聲正是從她指下飄出。

    他不由得驚喜的笑了——原來,在這樣山窮水盡之處,居然還能邂逅到傳奇。

    號稱劍膽琴心的他,半生豔遇已然無數,對於如何把握眼前的機會已經有了太多的經驗。他想象著這深居在幽谷絕壁的女子,本身就該是如何的孤寂落寞,既然也深通音律,那麼就不妨如當年司馬相如一樣以琴心挑之,一曲《鳳求凰》,便可結下又一段世外情緣。

    他不急於求成,卻也不再急於走出大青山,只是每日的來到崖下,用古琴彈奏,來引得崖上的女子橫笛呼應。

    谷中少有人煙,樂聲縹緲的時候,他有時甚至也會以為自己真的已不在人間。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除了以曲聲應酬,那個竹樓上的紅衣女子卻絲毫沒有和他見面的意思。而一向號稱倜儻自負的他,又如何會唐突的上去拜訪一個陌生女子?於是,局面就僵持在了那樣的曖昧裡。

    在他幾乎已經失去耐心的時候,上天卻賜給了機緣。

    那一日午後,依舊在崖下彈著琴,卻感覺到霧氣忽然在山谷中凝聚了起來——南方本就多雨,等不及他收拾琴具退到樹下,濛濛細雨便灑了下來。

    雲霧籠罩著山谷,斷崖上部已經完全隱沒在了雨氣中,而笛聲,也已經停止了。

    雨打濕了他的衣襟和古琴,令他忽然心生去意。或許……緣也只盡於此吧?不可強求了……他想著,有些落寞的背起琴,站了起來,雨絲淋在身上,也沒有什麼感覺。或許,待明日雨晴了,是該好好尋路出去了。總不成在這個深山老林裡被困住一生吧?

    在他站起身的時候,無意瞥了一眼斷崖上方,忽然怔住了——

    縹縹緲緲的雲霧中,雨在絲絲的飄落,如一匹透明的、看不到頭的白色綢緞搖曳而落。在雲雨之間,卻居然有一頂打開的綢傘從崖上飄搖而下!

    那……是她扔下來的傘?!

    那張開的綢傘猶如一片白雲,從懸崖上悠悠落下,美麗不可方物。

    他驚喜的迎上去,伸手接住了。竹骨綢面,輕盈而精緻,傘面上還用湘繡婉轉的繡了一朵淺碧色的花兒——可以想見,傘的主人是如何蘭心蕙質的女子。

    他愛不釋手的將傘握在手中,細細端詳,在白綢的傘面上發現了用紅色絲線繡著的一個小小的」吟」字,想來,該是這個女子的閨名了。

    他笑了,將傘執在手裡,對著雲霧縈繞的山崖,朗聲道:」在下江南青衣江楚歌,謝過小吟姑娘賜傘,改日必當相謝!」

    說話的時候,笑容不自禁的溢出了唇角。從來沒有女子,能從他獵豔的手中逃脫。這一次,又該是如何旖旎的風光?

    明日,他便攀上了絕壁,藉口還傘,去尋訪那個崖上吹笛的紅衣少女。在他推開窗子的那一瞬,裡面那個正在梳頭的人驚呼了一聲,烏黑的長髮瀑布一般垂落在地上。

    以後的一切,便是如同千百個傳奇裡面描述的一樣了……

    她美,她年輕,她聰慧,然而正如他所料想的一樣,幽居深谷的她卻是寂寥的——自他第一眼在竹樓上看見她起,就覺出了這個女子內心深處的孤獨和寂寞。

    看見他從絕壁上如飛的攀援上來,她只是微微愣了一下,彷彿想到什麼似的神色一黯。然而,轉瞬間頰邊盛開的卻是如花的笑靨,她收起竹笛,連鞋也來不及穿、赤足從竹樓上奔了下來,一身大紅色的衣衫,脖子上掛著一隻金絲繡的錦囊,銀釧在她雪白的手腕和足髁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傘呢?」她提著裙子奔下了竹樓,迎上攜琴佩劍前來的英俊男子,笑吟吟的問,絲毫沒有中原女子的忸怩作態。苗疆的女兒,果然不愧傳聞中的熱情開朗,敢愛敢恨。

    「敢問姑娘芳名?」他從背後的行囊中拿出那把傘,遞了過去。她卻只是攥著那隻金絲繡的錦囊,微微含笑,一抿嘴一對酒窩:「小吟。」

    「在下阮肇,偶入天台,有幸邂逅了天上的女仙。」收斂不了以往風流的本性,他一開口便是如此調笑。話出口了才覺得唐突,然而看那個紅衣女子,不知道是否懂得這漢人的典故,卻只是越發笑的深了,那一對酒窩,甜,而且圓潤。

    於是,一切就按照傳奇該有的樣子發生了。

    那時候他還是十足的浪子心性,習慣了這樣的到處留情,並未放入多少真心在這一段情上——既然他有幸邂逅了一段傳奇,他,自然應該按照傳奇中主人公該做的去做,要不然豈不是辜負了如此豔遇?

    那大半年,他們兩人就在這寂無人煙的大青山深處如神仙眷侶般的過著雙宿雙飛的日子。

    或是登山涉水,同行於青山碧水之間,看水窮雲盡。她笑語晏晏,偶爾唱起苗疆的歌謠,婉轉如出谷黃鶯。或是共登絕頂,臨崖而立,天風浩蕩時,他撫琴,她橫笛,於明月松風中聽來宛如天籟。

    就是在衾枕之間,也是魚水歡濃,歡愉遠勝他以前所有的美麗情人。

    只是,沉迷於享受著這段奇遇帶來的無上樂趣,他卻並未留意過: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樣的出身、為何會獨自居住在深山中?——然而,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到時候可以揮袖而去,片雲不留。這些不相干的,多問何益?

    她是冰雪聰明的,這些日子完全不問他的來歷以及來意。即使他平日偶爾提及,她也只是一笑掩住了他的嘴:「江郎為何而來,小吟心裡有數呢!」

    平日裡,她橫笛,笛聲歡快而悅耳,帶著幾分天真,多半是他未曾耳聞過的苗疆曲調——某一日,卻忽地聽到了熟悉的旋律,忍不住問她那一首是什麼?她便笑盈盈的說那曲子叫做《紫竹調》,是江南的民歌,她特意去學了來,以取悅於他。

    這個苗疆少女居然有如此柔婉深致的心思,不遜於江南女子,令他禁不住有些微的感動。她卻沒有再說下去,只是嘴裡輕輕的唱,郎呀妹呀的,看著他的眼神裡柔情似水,卻意味深長。

    深山裡的日子是過得快·活似神仙,唯一讓他有些不舒服的,便是小吟頸間那個金絲繡的錦囊——不知裡面裝著什麼,日日貼著小衣放在胸口,即使與他在枕席之間,也不肯取下來片刻。他偶爾觸碰到,她便要很緊張地格擋。

    然而,除了這一點,小吟卻是絕對勝過他以往任何女子的……她的笑,她的嬌,她的輕顰淺笑,和剪水雙瞳中清澈的水光,都令他迷醉不醒。

    一年過去了,他居然完全忘記了要回中原。

    「你壓到它了……」一日,纏綿間,她忽然微微喘息著,推開了他,抬手護住胸口那個錦囊。他被掃了興致,皺眉,終於忍不住問:「那是究竟是什麼?」

    她撐起了身子,解開錦囊細細看裡面裝著的東西,嘴角卻泛起一絲琢磨不透的笑意:「江郎,你何必明知故問呢?」不等大惑不解的他再度追問,看過錦囊中的東西,小吟的臉色卻忽然變了。手一軟,撐不住身子,幾乎癱倒在他懷中,紅潤的雙頰轉眼蒼白下去,眼神變了又變,竟然看不出是悲是喜。

    「怎麼了?裡面的東西壓壞了麼?」看她那樣,他不忍,柔聲問。

    她似乎怔住了,過了很久才聽見他問話似的,反應過來:「啊,不、不。沒事——它很好,非常好……我本來沒有想過它真的、真的會……」依然是又悲又喜的複雜神色,她再度看了一下錦囊中盛著的東西,微微嘆了口氣,從榻上起身,披衣走到外面的院子裡去了。

    他有些莫名的看著她的背影,忽然覺得自己對於她,實在是了解的太少太少——她是誰?為何居住在這個深山老林裡?那錦囊裡又是些什麼東西?傳說中,苗疆那些如花的苗女都善於用蠱,能用巫術讓情郎對自己死心塌地。

    他想著,暗自打了個寒顫。

    那一天以後她的話就明顯少了下去,人也失去了往日的活潑伶俐,漸漸沉默憔悴,甚至在和他一起時都有些心不在焉。問她有什麼事,卻總是支吾,整日裡不在竹樓,偏偏往深山裡走,一呆就是半天,回來的時候臉色更加沉重。

    「江郎,會永遠愛我麼?」

    「江郎,如果有一日我們的情緣盡了,你可會永遠記得我?」

    這樣的話,也漸漸從她的嘴邊日復一日的冒出,讓他大為不悅——只管享受眼前的歡愉罷,這些世外的情孽俗事,她每日叨擾來幹嗎?生生敗了兩人的興致!他有些不耐起來,雖然也應承著說「永遠」,但覺著她已經不如往日可愛,與以往那些恨不能將他一生束縛在身邊的女子沒有什麼兩樣。

    於是,在她每日去深山不知幹嗎的時候,他一個坐在竹樓上,看著大青山上聚散不定的白雲,竟然真的漸漸有了歸去之意。畢竟,江南吳越之地的紅袖飄搖,樓上簾招,也是這個天涯遊子心中又一道風景。

    只是……該如何同小吟開口?

    既然有了離意,他的心思竟然瞞不了她的眼睛。

    那一日,不知為何,她很早就從深山裡回來,眼睛有些紅,頸上那個錦囊滿滿的,彷彿放了什麼東西進去。一回來,他就藉機發作:」小吟,你這幾日天天往外跑,莫非是因了嫌了我,不願呆在這裡?——如果你覺著這日子過得沒有什麼意思了,那麼……」

    「噓。」驀然間,正在忙碌著準備飯菜的她,忽然回頭豎起了手指示意安靜,唇角帶著奇異的笑容,輕輕道:」江郎,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是時候了…不過待得吃完這一次晚飯,我們再說別的,好麼?」

    他被她臉上那樣悽楚而奇異的笑靨鎮住,一時間居然忘了要說決裂的話——陡然間,內心有不祥的預感……或許,她要作出什麼事情來改變現在兩個人之間的情況吧?

    傳說中,嶺南苗疆的少女敢愛敢恨,不同於中原女子——雖然他甚至還不知道小吟是不是苗女,但是住在苗地那麼久,應該多少也沾染了那種性格吧?如果她知道他已然決定要離去,那麼她會不會……

    他內心驀地一驚,回頭看她時,看見她雪白的手正迅速地從盛酒的竹筒上移開來。

    有非常少的細微粉末,從她指間落下。

    回頭注意到他看著她,小吟的臉色陡然間有些慌亂。

    他心裡猛然一冷:那便是了……本該是如此……無論中原還是苗疆,那些女子都還是一樣的!在他離去的時候,從來都是想盡了一切方法,來挽留住他,哪怕多一刻也好。中原江南的女子溫婉一些,只是想用柔情來感化他遊子的心性——而這個苗疆的女子,只怕是不擇手段,也是要留住他罷?

    那酒裡,分明是她剛下過什麼藥——這樣的舉動,又豈能瞞過他的眼睛。

    他的手,輕輕握上了琴中那一把魚腸劍,默默冷笑。

    「江郎,多吃一些罷。」傍晚,點起了紅燭,兩人坐下來對食之時,她殷勤布菜,溫柔可人一如往日,然而,他心底卻是依舊在無聲冷笑。

    好,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準備如何。

    「江郎,其實……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為何而來。」陡然間,聽到小吟微笑著說了這樣一句奇怪的話。他只是微微一怔,便隨口如一貫的調笑:「我自然是為了與你相遇而來。」

    「是麼?」她驀地笑了,笑容中卻有些幽怨,在紅燭的映照下如同泫然欲泣,「可是,我們的時間似乎是用盡了呢……」

    他又是一怔,不安的感覺愈發的重了,不等他開口問什麼,已看見她拿了那一筒酒過來,傾了半盞奉上,微啟朱唇,柔聲道:」江郎,在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前,請飲了這一杯罷。」

    看著她遞上來的酒,他的唇邊忽然又露出了讓無數少女顛倒的笑容來,低下頭注視著她,也是柔聲的問:」小吟,這酒裡面,是下了降頭呢、還是負心蠱?」

    「啪」。不出他所料,她的手猛的一震,酒杯在地上摔得粉碎。

    「江郎!」她猛然抬頭,看著他,眼睛裡卻已經盈滿了淚水,「你……」

    燭靜靜地燃燒,居然有淡淡的香味。他看著她的眼睛,看著她清澈眼睛中難以掩飾的傷痛和無奈,本來的三分氣憤也消失無蹤了。長長嘆息了一聲,他起身,拂了拂衣襟:「小吟,這一段情緣,本是你情我願——如今弄到這種地步,還有什麼意思?即使用藥留住了我,守著這樣的‘江郎’,你難道會快樂麼?」

    看著他收起了琴,開始整理行囊,她的終於明白了什麼似的,失聲:「江郎……你、你難道認為我會……」

    說到這裡,她頓了一頓,低聲笑了起來:「罷了……罷了!」

    「是啊……你想通了麼?小吟。」聽不出她笑聲中除了悲傷以外還有更深的含義,他回過頭,平靜地開口,「該放手時需放手。這樣,起碼日後我們回想起彼此時,臉上還會有笑容——不是麼?」

    「是麼?」她的笑容收斂了,看著他,冷冷問,語聲居然有幾分尖刻和憤怒,「江郎,你是不是以前離開每一個女子時,都說過這樣冠冕堂皇的話?」

    他暗自嘆了口氣,果然還是如此……那些女子,從來都只是這樣。豈不知,她們越逼著他,他便是越走的遠。他可不願重蹈父母昔年相互羈絆一生的悲劇。

    「小吟……」有些無可奈何地,他搖搖頭,伸出手去輕輕撫摩了一下她漆黑如墨的長髮,「我們漢人有一句古語:‘君子絕交,口不出惡言’。我們好合好散,何必如此呢?」

    「可你說過,你永遠都愛我!」她壓根不管他什麼古語,驀的叫了起來,語中幾乎有哭音,「你說過的!」

    他臉上笑容一歛,便不再看她,攜琴提劍,走下了竹樓。他最煩哭鬧糾纏的女人,於是立刻選擇了片葉不沾身的走。

    「江郎,你便這樣走了麼?」驀然,聽到她追出來,在背後喚了一聲,」還未拿到你要的東西,你捨得走麼?!」

    他要的東西?什麼東西?有些疑惑的,他在竹樓上站定了腳步,回頭看著從門內搶身而出喚住他的紅衣苗女。驀然,他的手猛然震了一下,倒抽了一口氣——那朵拿在小吟指間的、淺碧色怒放的花朵!那、那竟然是……

    稀世之寶,躑躅花?!

    頸中的錦囊已經空了下去,她挽起竹簾站在門口,手指間夾著那一朵傳說中無比珍貴的奇葩,定定地看著他,眼中有諷刺般的笑意:「江郎,你不遠萬里來到大青山蒼茫海、這樣處心積慮的接近我,難道不正是為了這個麼?」

    看著她指間那一朵淺碧色的花,他一時間竟怔住了,不明白她為何如此說。

    小吟越發淒然的笑了,右手撫摩著頸中的錦囊:「你知道我是苗人中司花的女侍,才這般對我好——」

    「胡說八道!」終於反應過來,他蹙眉拂袖,冷哼一聲,「如果要得到躑躅花,當時我殺了你、搶了去不就得了?幹嗎那麼費力?」

    她嘆息了一聲,點點頭,看定他:「江郎,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再掩飾了。」

    她居然還是微微笑著,一隻手拿著那朵無數人夢寐以求的花,另一隻手撫摩著錦囊:「你也知道,躑躅花是多麼難養——其性極陰,非但花籽平日裡需要由韶齡女子貼肉放置,到了播種時節、更是十有九敗……你即使殺了我,奪了那花籽去,又有什麼用呢?你、你那般的聰明…如何肯做這樣的事情?」

    說到後來,雖然在微笑,她眼睛裡已經泫然欲泣,手指用力抓著欄杆,指節都有些慘白。他站在竹樓的梯子上,被她那一番話說得怔住,然而,心底裡卻釋然,接著有同樣的怒火升起,忍不住一拍欄杆,怒斥:「小吟,我雖然是浪蕩子,卻非那種騙子!你難道以為我——」

    劍眉下,他的眼睛裡也有烈烈的火,第一次用如此嚴厲的語調和她說話,然而,想到自己終究還是負了她,最後只有一聲嘆息:「小吟啊小吟……罷了罷了……也由你那般看我吧,想來,我們在彼此身上,都用錯了心……」

    或許由於情緒的波動,他感到些微的疲憊起來,背著琴,微微擺手,苦笑著逕自下樓離去。

    然而,奇怪的是走不了幾步就越發覺得頭暈,他大驚,試著提起一口真氣,居然提不上來。他陡然間明白過來,回頭看著倚欄的紅衣女子,目眥欲裂:」小吟,你、你……還下毒在那蠟燭裡?是不是?那蠟燭裡也有毒!」

    看到他那樣的目光,下毒的女子居然顯出了有些害怕的表情,眼睛裡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接二連三地滴落,趕上來扶住他搖搖欲墜的身形,顫聲道:」江郎,我不是、不是想害你啊……」

    「你對我下蠱了麼?」他冷笑,記起了傳聞中那些苗女為了防止心上人變心所慣用的手段——這個女子,居然不惜對他下蠱、也要他一生受她操縱!

    他江楚歌,豈能如此活著?!

    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他一把推開她,抽出了劍——他要殺了這個狠毒的女子!

    驚呼一聲,然而不會武功的她卻是避無可避,劍尖從她胸口刺入,她眼中充滿了恐懼和慌亂。看著她的眸子,那一瞬間,經年來旖旎美好的生活又浮現在他眼前,他的手在剎那間一軟,再也刺不下去,」叮」的一聲,魚腸劍掉落在地上,他失去了知覺。

    再度醒來,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周圍漆黑的一片,耳邊是連續不斷的水聲。

    他掙扎著想起來,然而身體彷彿在深度的睡眠中,手足居然完全不聽使喚,甚至連眼睛都睜不開。

    她對他下了什麼毒?她做了什麼?她想做什麼?

    「江郎……」輕輕的,聽到她在身側喚了一聲,彷彿剛哭過,聲音有些哽咽,「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真的不是想害你、也不是想給你下蠱。真的!——雖然我沒有和你說我其實是幻花宮的司花女侍,但是,你也不是沒有和我說起、你江楚歌是中原武林裡大名鼎鼎的人物麼?」

    即使在昏沉中,他還是驀然一驚——原來小吟,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江楚歌啊江楚歌,你真是昏了頭,這樣一個單身居住在深山裡的女子,豈能是尋常?你一生風流自負,到頭來,終於還是栽在了女人手上……

    他想苦笑,但是似乎四肢早不聽使喚,連臉部肌肉都動不了一下。

    「你要的東西,我早就打算好要交給你的——躑躅花對我來說算什麼?不過是一朵花,而你,卻是活生生的、疼我愛我的情郎啊!」他感覺到衣襟間一動,似乎她塞了一個錦囊在他懷裡,臉上陡然冰涼一片,是小吟的淚水直灑下來,「宮主給了我三粒花籽,命我在此處深山靜養——本來幾年了都沒有動靜,前些天卻居然有一顆萌芽……我把它轉栽到山陰,悉心栽培了一段時間,今日便是開花時分了。」

    躑躅花……淺碧躑躅花。江楚歌想笑,這個無數武林人夢寐以求的至寶,如今已經在他懷裡——然而,他卻毫無感覺,只是心裡焦急不可方物。

    如果把花給了他,小吟呢?她怎麼回去交代?

    他想掙扎,想把懷裡的花扔回給她,然而神志清晰異常,手足卻絲毫動彈不得。

    「宮主每隔半年便要過來查看一次,算算時間,她幾日之後便要來了——江郎呀,非是我要對你下藥,如若你留在這裡,遇了宮主可怎麼好?」淚水一串串的灑落在他僵死的臉上,他臉上沒有表情,然而熾熱的淚水還是燙到了他心裡,她低聲啜泣,「宮主武功非常厲害,你、你又這般倔強,必然是不肯躲開她的,萬一……」

    小吟!小吟!小吟!

    原來如此……就是為了這樣,你才對我下毒麼?從來那些女人,只有在為了將我留在身邊時,才會使詭計的呢。傻丫頭,傻丫頭!

    第一次,他有了真心擁抱這個苗女的衝動,然而他抬不起手。

    江楚歌感覺自己的身體浮了起來——不是幻覺,而是切切實實的漂浮了起來。耳邊的水聲更加清晰了,甚至蓋過了小吟輕輕的啜泣。意識分外清明,他猜測著自己是躺在一個竹排上。

    「從這條溪漂下去,不過一夜,就能到山外的鎮子了——那時候你手腳上的麻藥也解了。」手腳動不了,他轉而想用力睜開眼睛,然而,偏偏這點力氣都沒有,耳邊只是聽到小吟繼續低語。她的手摸上了他的臉,輕輕的,軟軟的,顫顫的,淚水已經止住了,聲音甚至帶了一絲笑意:「江郎,你帶著躑躅花自己走吧,不要回來找我了。」

    他心裡焦急,拼著傷及內腑,提氣衝撞各路經脈,試圖讓深深麻痺的手足恢復知覺,然而丹田內空空蕩蕩,居然一絲真力也提不上來。

    聽著耳邊她那樣溫婉深情的一句句囑託來,他幾乎要忍不住大喊:我走了,你怎麼辦?小吟你怎麼辦?——如果幻花宮主來查看發現少了一顆花籽、然而你又有沒有躑躅花可以給他的話……你怎麼辦?!我要的不是躑躅花——我要的不是那個!

    然而,這樣急切激烈的話語在唇邊,卻無力吐出。陡然間,他感覺唇上一軟,輕柔的氣息接觸到他的臉,小吟俯下身來,吻了他一下,笑著,說出最後的話:

    「江郎啊,如果不遇見你,我這一生,就怕是白過了。」

    「永別了。」

    他再也沒有見過那個如花般的女子。

    待得他恢復了行動能力,便第一時間飛奔回了斷崖——他循著來時路回到那個竹樓下,卻已是人去樓空。裡面的東西都按照他離開時的原樣擺放著,顯然主人離去時也是匆促的。

    他踏遍大青山,卻尋不到小吟,更尋不到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幻花宮。苗疆人地生疏,大小教派林立多如牛毛,以他個人之力,待得他一一查過去,恐怕再見小吟也要十多年吧?

    山萬重,水萬重,然而,山長水遠知何處?

    他江楚歌的人生是由無數的絢麗紅顏編織而成,然而,早已習慣了笑謔遊戲紅塵的他,卻錯失了一生中可能再也遇不到的那一點「真」。

    從此後,他花費了無數時間去尋找,卻再也難以尋覓到曾經一度被自己隨手丟棄的東西。

    為了能在有生之年再一次見到小吟,他不惜一切,甚至放下尊嚴,做了聽雪樓主的下屬——只為了借助聽雪樓的力量,在苗疆茫茫人海中尋覓那個女子。

    然而……

    半夜時分,他終於醒了。頭痛欲裂,宿醉後,感覺內心底只殘餘灰燼。然而,不等他有力氣想起什麼,卻聽得身邊有人冷冷問了一句:「小吟死了麼?」

    他彷彿被利劍刺中一樣,驀的抬頭,厲聲:「誰說的?小吟沒死!她不會死!」

    然而一抬頭,看見桌邊坐著的女子,碧落轉瞬呆了呆。

    靖姑娘!在桌邊慢慢放下酒杯的,居然是聽雪樓中的女領主!

    他陡然想起今日是領主前來視察剛攻下的幻花宮的時候,他已經接到了迎接靖姑娘到來的指令,然而,大醉之下,他居然忘的一乾二淨。然而四護法之首的碧落只是冷冷看了女領主一眼,沒有道歉的意思,繼續厲聲道:「小吟沒死!誰說她死了?」

    舒靖容也沒有說什麼教訓屬下的話,挑著斷了的琴弦,忽地冷笑起來:「既然小吟沒死,你不去找她,還在這裡喝什麼酒!」

    碧落一凜,醉意朦朧的眼裡,陡然也有清醒的雪亮光芒閃過,他的手陡然抓緊了頸中那個錦囊。

    那朵淺碧色的躑躅花,似乎刀一般刺痛他的心——為了找到小吟,為了借助聽雪樓的力量踏遍苗疆,他不惜屈身在蕭憶情的麾下。然而,如今他終於攻入了幻花宮,卻依舊遍尋不到小吟的影子。

    本來,在這裡找到她,已經是他唯一的希望。

    「她一定沒死……一定沒死。我要去找她。」彷彿在說服自己,碧落喃喃的一再反復,「上窮碧落下黃泉,我也要把小吟找回來!」

    阿靖嘆了口氣,手一掃,將所有的酒器都掃到了地上,一片刺耳的鏗鏘:「那麼,就不要喝了!跟我一起去幻花宮走一趟。」

    今夜是滿月。月光下,蒼茫海一片蒼蒼莽莽,銀白如霜。

    機關打開,一級級的石階從湖水中無聲無息的升起,一直鋪到湖心停駐的船邊。

    穿好了緊身水靠,聽雪樓的女領主也不由看著那通向湖底的台階搖搖頭:「這麼隱秘所在啊……」她由船頭走入水中,足尖剛落下,發覺石上每一級都有一個石雕的凹槽,槽上有金屬釦子,正好容足踏下,這樣一步步下去,人居然可以穿著水靠在湖底沿路「行走」下去。

    碧落沒有說話,默然地跟在她後面——如果不是為了尋找小吟,他恐怕不會如此費盡心思翻天入地的尋找到這樣隱秘的地方。可是……即使他來到了幻花宮,卻居然掘地三尺都找不到小吟的蹤跡!

    阿靖也沒有再說話,因為此時她已經緩緩的「走入」了水中。

    那一條從水底延伸而出的石階彷彿長的看不到盡頭,幸虧兩人都內力深湛,內息悠長,沒有多少時間就走到了湖底,然後感覺石階穿越了什麼,又開始往上走。

    「嘩啦」一聲,阿靖感覺到周身壓力一減,石階上升,原來已經從水中走出。

    剛一出水,還沒有將貼身水靠換下,眼前陡然卻是一晃。阿靖下意識的在強烈的光線下閉了一下眼睛,然而隨身帶的血薇卻是錚然彈出了劍鞘,橫在身前。

    「靖姑娘,這裡是他們的聖殿。方才我們已經走過他們的水底神道。」碧落的聲音在後面響起,阿靖的手指慢慢鬆開,睜開眼,習慣了室內輝煌的光線——

    從水底拾級而上,展現在眼前的是蔚為壯觀的石窟建築,圓拱形的窟頂上雕刻著繁複的藻井圖案和經文,石柱上盤繞著奇怪的植物和動物花紋。四壁上都有開鑿出來的巨大神龕,上面比真人還大的塑像在繁密的火炬下,石雕的臉上浮現出奇異的、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便是幻花宮的入口聖殿。從蒼茫海的水底石階下走上來。

    阿靖沒有說話,逡巡的看著四壁——已經有聽雪樓駐入宮中的弟子上來迎接,她不做聲的將水靠換下,交給一邊的下屬,問了一句:「這般難攻的地方,你如何能帶人大舉攻破?」

    碧落沒有說話,顯然是忙著想進去繼續搜索,只是淡淡回答:「自然不能從水道正門攻入,我帶人翻越絕壁包抄了後路,逼得他們從聖殿正門出逃——然後,我在水的源頭裡下了足夠分量的軟骨散。」他笑了笑,但是眉骨之下的眼睛冷銳如劍:「把一個個幻花宮弟子從蒼茫海打撈上來,死魚般的連反抗力都沒有。」

    阿靖的眼色迅速劃過他的臉,然而這個劍一般的男子絲毫不動。

    緋衣女子忽然嘆息:這般的人才,如若不是他自願加入聽雪樓,假如分庭而抗,蕭憶情要掃平江南武林,不知道要平添多少阻力。幸虧是他自願的成了「碧落」。然而……雖然閱歷諸多,但這般為情不顧一切的男子,她竟也是第一次見到。

    石殿中的空氣潮濕而陰鬱,讓人感覺說不出的壓迫力。碧落一直精神有些恍惚,顯然是因為長久的期待落空而造成了心理的潰散,石窟裡很安靜,只有潮氣結成水滴,嘀噠的落下。

    「靖姑娘,這裡邪氣很重,請配上這束艾草吧。」陡然間,一邊拿著她換下水靠的下屬忽然開口,聲音清脆。阿靖微微一驚,轉頭看去,只見那個人碧衫明眸,竟然是個女子。

    「你是——?」不記得聽雪樓有這個人,她有些驚異的問。

    碧衫少女笑了起來,落落大方地行了一個道家的禮:「小道是龍虎山張真人座下大弟子弱水,受家師指派助聽雪樓深入滇南。」她雖為道家,卻不著道裝,一雙明眸光華靈動,不像修道之人,反而是個十足的嬌贛少女。

    阿靖驀的想起蕭憶情說過此事,只是對著弱水點點頭,卻擺擺手:「不用什麼艾草,我不怕那些鬼神之說。」

    「真的,我感覺到這裡陰氣很重!——特別是這個聖殿,更有說不出的怪。」弱水有些急了,知道這些都是武林人士,恐怕也不信什麼怪力亂神,她把艾草遞到靖姑娘面前。

    然而,莫名的,她的手感覺到了一種熱力——「呀!」感覺有一種力量保護著緋衣女子,將她的手反彈開去,修道的女子震驚的抬起頭來,然而阿靖絲毫沒有察覺異常,只是自顧自的走向殿後。

    弱水瞥見靖姑娘的頸中一個檀木的小牌,眼睛瞬地亮了一下,嘴裡卻不出聲的倒抽了一口冷氣:那是什麼樣靈力的護身符?居然能讓她這個道基已經不淺的人,近不了半分?

    聽雪樓的靖姑娘,看來真的是和聽雪樓主一般的深不可測呢……

    弱水不甘心的將辟邪的艾草遞給另一邊的大護法,然而碧落只是顧著到處尋找著什麼,根本沒有理會她。弱水殷殷的上前,卻同樣感受到了一種力量籠罩著碧落護法。這個龍虎山剛剛學道成功的女子不知道——在碧落身上佩戴著的,是遠比艾草靈異百倍的東西……淺碧躑躅花。

    她忽然就有些沮喪—:原來,聽雪樓中個個都是厲害角色,早知道幫不上忙,師父幹嗎還要她來呢?這次不過是來到幻花宮而已,接下來就要去拜月教——那她豈不是更插不上半點手了?

    正宮側殿,裡外蒐遍,沒有。

    寢宮,箱籠全開,羅帳漫捲,沒有。

    花園,水池,亭台樓閣,掘地三尺,也沒有。

    看得出,自從聽雪樓攻入幻花宮那一天起,這一個多月來,碧落從來沒有停止過瘋狂的尋覓,幾乎所有的地方都找過,所有幻花宮殘餘的弟子都被拷問過——然而,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小吟的下落。

    只知道她的確被宮主從大青山抓回來過,因為丟失了至寶躑躅花而受到殘酷的責罰,然而因為她畢竟培育出過一朵躑躅花,宮主沒有處死小吟,只是逼令她回去繼續看護剩下的兩枚花籽。甚至在宮破前夕,都有人見過她……然而,誰都不知道後來她去了哪裡。

    唯一知情的或許是幻花宮主,可惜那位宮主在自知大勢已去的時候,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自刎,將所有的秘密一併帶入了地下。

    碧落在他自己的權責範圍內,最大限度的調用了聽雪樓人馬,在方圓千里之內搜尋小吟的下落。由於一開始的約定,蕭靖兩人都沒有對此表示任何異議,反而加派了更多人手前來幫忙。然而,真的是天地茫茫,似乎伊人渺然如黃鶴。

    阿靖看著宮中狼藉的場面,看著碧落鍥而不捨的四處尋找,心中忽然有深深的嘆息——

    排空馭氣奔如電,

    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

    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

    山在虛無縹緲間。

    樓閣玲瓏五雲起,

    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

    雪膚花貌參差是。

    ………………

    「如果在這裡找不見,我翻遍苗疆、走遍天下也要找出小吟來。」在她身邊匆匆走過,碧落鐵青著臉,說了一句,臉上有一種偏執的表情,「我不會就此罷休。」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啊……或許,人只有這樣失去了,才能永久的珍惜?

    他所尋的,或許已經不僅僅止於「至愛的女子」,更是象徵著這個不羈遊子半生中所錯過的、一切值得把握的東西……當千帆過盡,他終於覺醒到了自己在生命中錯過了太多、竟然沒有一件能夠握在手中的。

    只此一念,便令他瘋了般的尋找,想重新尋得一生中可能再也遇不到的那一點「真」

    巡檢了一遍剛攻下的幻花宮,阿靖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自己回到了入口聖殿中,等著大護法一起返回。

    ——然而,顯然是再度尋覓得忘了時間,碧落根本沒有跟著女領主一起回來。

    只有弱水一直跟著她,站在這個空闊森冷的聖殿裡。聖殿裡的擺設一目了然,空空蕩蕩,除了不知名的神像,就是石雕的龕座與供桌,緋衣女子有些無聊在其中漫步觀望,漫不經心的將目光從一座座神態各異的神像上掃過。

    弱水卻是提著一顆心跟在後面——在術法陰陽師看來,這個空空蕩蕩的聖殿裡卻有說不出的詭異陰森。用天目看去,整個聖殿沉積著厚厚的灰色物,顯然包孕著無數的怨憒念頭,讓她不寒而慄。然而,這些武林中人,卻是毫無覺察般的自由來去,看得她提心吊膽。

    ——畢竟是苗疆邪教,不知道殺了多少無辜,才在這聖殿中積累起如此強大的怨念。

    正在這麼想的時候,弱水看見靖姑娘走入了聖殿北方最盡頭那個神龕,驀然間,彷彿什麼被驚動一般,地上本來緩緩流動的灰色物猛然翻湧起來,如一條巨蟒般向緋衣女子兜頭撲下!

    「靖姑娘,小心!」弱水失聲驚呼。

    毫無所知的阿靖根本無動於衷,只是抬頭,繼續用探究的目光打量著那個神龕,根本不知道此刻的萬分兇險。然而,那強大的怨氣一進入緋衣女子身側三尺,陡然被雷擊一般的瑟縮了起來,彈開數尺,粉末般的散落回地面,四處蠕動。

    弱水驚呼著撲過去,然而靖姑娘只是莫名其妙的看著她,也不以為意:「怎麼?」

    弱水的天目看得到身側的一切,然而卻不知如何對靖姑娘解釋,訥訥說不出話來。她的目光只是停留在對方頸間的一個小掛件上,那裡有一個很舊的木質小牌,發出溫潤的光澤。然而,學道女子的眼睛卻因為驚訝而睜大——

    太強大的了,這個護身符上的力量!

    「弱水,你看這裡!」不等她脫口驚問,靖姑娘卻驀的開口,她本來一直都專注的盯著那尊最盡頭的神像,此刻更是抬起手來,直指木雕神像胸口某處,「看這裡!」

    弱水的眼光不由自主的順著她的手指看去,瞟了一眼,隨意的說:「像是天竺那邊的濕婆神啊!」話剛說到一半,修道女子全身一震,脫口驚呼:「呀!那、那裡是什麼!」

    「大護法,靖姑娘有令,讓你速速去入口聖殿見她!」

    正在反復將一寸寸的空間再度的搜尋一遍,耳邊忽然聽到了屬下的傳話。青衣男子劍眉一揚,眼色便是一冷:雖然已經是聽雪樓的下屬,然而至今為止,他桀驁不羈的脾氣根本沒有削減半分,就算是人中龍鳳,他們的話,他也是高興就服從,不高興根本不聽。

    正要不耐的喝退屬下,然而,看著下屬有幾分焦急、有幾分驚恐的眼神,碧落心中驀的騰起一種寒意,他來不及細細猜測這種寒意背後的意思,一把推開屬下,直直往聖殿方向掠去。

    「靖姑娘,不要動它!小心!」

    剛到入口處,就聽見殿內有人緊張的驚呼,是弱水的聲音。

    碧落一踏入聖殿,看到裡面一切如舊,沒有半點異常。然而不知為何,他驀然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冷意,機伶伶打了個冷顫。眼光看去,只見聖殿最北角深處,神龕旁,火把明滅之下,聽雪樓的女領主居然躍上了供桌,抬手似乎要從神像的胸口處拿下什麼東西來。

    那個龍虎山來的小道姑急切的在一邊叫,嚇得臉都白了。一見他進來,忙不迭地上來拉住他袖子:「大護法,你…你快快阻止靖姑娘!讓她不要動那神像!……這個地方怨氣很重,她、她如果一動弄塌了神像的話……」

    弱水一邊連珠炮似的說著,一邊因為焦急連連跺腳。

    ——她、她要怎樣向這些凡塵中的人,說明她此刻看到的詭異景象?!

    地上那些因為畏懼靖姑娘頸間護身符力量、而伏地退避的怨氣,此刻彷彿沸騰般的捲了起來!發出常人聽不到的噝噝聲音,四處如毒蛇般的圍繞著靖姑娘,作勢欲撲。而緋衣女子卻絲毫未覺,自顧自的抬起手,皺著眉將手探入佛像胸口處那道裂痕中。彷彿看見了什麼,眼神瞬間甚為奇異。

    那裂痕中,弱水看見有極其陰毒的怨氣順著縫隙絲絲透出,那種滲出的怨氣、居然絲毫不忌靖姑娘頸中護身符的保護,繞住了緋衣的女子。

    「不要!靖姑娘,別動它!」弱水見情勢,已經再也忍不住的跳了起來,她急切的神情終於引起了碧落的留意,聽雪樓大護法雖然不知何事,但是立時足尖一點,飛掠上神像側邊,格開了女領主的手:「小心有危——」

    忽然,青衣劍眉的男子,片刻間頓住了他的話語。一瞬不瞬的,看著阿靖手裡的東西……

    ——那是一朵奇異的花。

    沒有完全綻放,只是一個含苞的骨朵。彷彿不知費了多少心力,才從神像的石隙中鑽出,淺碧色的花瓣上,居然帶了絲絲紅色的痕跡——似乎是一隻纖細的手,費力的撕開了厚厚的屏障,將染著血的指尖,微微的露了出來,無助的求援。

    躑躅花!

    那濕婆神像胸口裂縫中,綻放出來的居然是躑躅花!

    碧落眼睛裡面陡然有雪亮的光芒,他不顧一切的掠過去,伸手——

    「碧落,不許過來!別看!」阿靖的手握著那朵花的花莖,對著聽雪樓的大護法厲聲喝止。然而,碧落絲毫不聽她的命令,逕自過來,搶奪那一朵淺碧色的花兒。

    「退開!給我退開!」阿靖驀的按劍,緋紅色的光亮如同騰蛟躍起!

    「叮。」雙劍相交。碧落從神龕上飄落,一直踉蹌著退開三尺,才勉強止住去勢。劍尖在地上拖出長長的痕跡——弱水看見地上那一層灰濛濛的東西劇烈蠕動起來,彷彿受到了什麼造化,要吞噬北角中的兩人!

    靖姑娘手裡已經抓住了花莖,被方才那一劍震動了位置,退開的時候一扯動,彷彿被聯根拔出——剎那彷彿有什麼東西從中奮力掙出,登時整個佛像轟然四分五裂!

    「小心啊!」她再度脫口驚呼,抬頭喚靖姑娘,然而,修道之人的眼睛驀的瞪大了——神像裡面!那裡!那裡面!所有灰色的怨氣,居然是從佛像那一道裂口紛湧而出!

    強烈到無法形容的怨氣洶湧而出,剎那將緋衣女子包裹在其中!

    然而,不等弱水撲過去,碧落護法一站穩身形,已經再度掠了過去,轉瞬也消失在那一片詭異的灰色中。修道者眼中,只能看見那一片不停翻湧的灰色。

    奇怪的是,不等弱水跑出去叫人進來解救,只是剎那間,那充滿了怨念翻湧著的灰色就平靜了下來,慢慢散開。

    弱水的眼睛,終於能看見濕婆神像前令她驚慄的一幕。

    濕婆神像片片碎裂,露出了石雕層裡面的內胚。

    石像裡面,用作內胚的,居然是一個真人!

    那是一個穿著紅衣的苗人女子,然而美麗的臉上卻已是慘白毫無生氣。那樣潮濕的水下聖殿,奇異的是,那個顯然已經死去多日的女子屍體,竟毫無腐爛的跡象。

    蒼白的女子,就這樣被封在代表了「死亡」的濕婆神像內,保持著雙手交疊著放在胸前的姿式、頭微微上仰,半張著嘴巴,無血色的臉上凝聚了最後那一刻的痛苦和恐懼,彷彿無聲的祈求著上蒼。

    然而,有一朵奇異的花,從她胸前的錦囊中蜿蜒生根,開放。根須密密麻麻,繭一樣包裹著她。蛇一樣蜿蜒遊走在女子周身,甚至沿著血脈扎入人的體內,彷彿從以身軀為養料,盡端處開出了一朵淺碧色詭異的花來!

    那朵躑躅花,不知道凝聚了什麼樣的念力,居然硬生生的在石的封印上鑽出一條裂縫來!

    「小吟、小吟……」那一剎間,碧落的臉色忽然寧靜起來,仿佛怕驚醒什麼一樣,輕輕的喚著,走過來。弱水壓抑住了驚呼,因為她看見了:本來那些四處瀰漫、蠢蠢欲動的怨氣,在碧落的腳步踏過之處,紛紛都如煙般的淡薄散去,消於無形。

    阿靖彷彿也被眼前的景象鎮住了,看見青衣男子上前來,下意識的退開了一步。然而,她忘了鬆開手中拈著的躑躅花,一退之下,那蒼白的女子身體就這樣順勢被她拉了出來!

    「小吟。」在屍體倒下的剎那,碧落伸出手,抱住了她,「小吟,是我。」

    「是我……我來了。」

    剎那間,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弱水看見死去女子那蒼白的臉上依舊沒有表情,然而,那一朵帶著絲絲血跡的躑躅花,卻在瞬間綻放開來!

    這一次,弱水沒有提醒靖姑娘小心——沒有怨氣,沒有陰森,那朵花綻放的時候,滿殿竟似有光芒微亮、馨香浮動。

    「靖姑娘,大護法他根本不聽勸告,每日都喝得不省人事——可怎麼好?」石玉的神色是焦急的,然而,緋衣女子聽了,卻只是輕輕一嘆,沒有說什麼。

    當碧落抱著小吟的屍體走出水面,不知為何,一接觸外面的空氣,那蒼白的軀體忽然間就化為了腐土灰塵,令人不忍目睹。連著那朵絕世的花兒,也一並枯萎——甚麼都沒有留下……那根支柱已經塌了……上窮碧落下黃泉,再也找不回那個叫小吟的女子。

    其實,本來以碧落昔年的性情,未必會這樣的看重那個女子。因為從一開始,他便是個遊戲風塵的過客。如果跟他說什麼堅貞、什麼永恆,當時年少風流的他或許只會嗤之以鼻。

    浪子成性的他曾經對著每個遇到的女子承諾「永遠」,然而他心裡不相信有永遠的愛情;那個癡情的少女也對他傾訴過「永遠」,但是那個才十幾歲苗女未經人事,如果讓他們兩人結成夫妻,只怕遲早也是一對怨偶。

    所謂的永遠只是一個謊言。在這個瞬乎如浮雲的世上,聚散離合,從無定數,唯有改變才是永恆不變的真理,哪裡又會什麼是可以永遠不變的呢?

    然而,永恆的死亡終結了一切,將一切凝固在一瞬間。從那一刻開始,她對他的愛便是永遠的,生生死死釘在了他的心裡。

    永遠無法再否認、永遠無法再抹去。

    小吟,小吟……如今,蒼茫海裡的躑躅花已經開了一年又一年,然而,上窮碧落下黃泉,山長水遠,天地茫茫,恐怕是再也相見無期了。

    原來,人這一生中,唯獨「離別」,才是真正的永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