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遊龍戲鳳(下)-三真合一(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片刻後二度抵洞門前,再退後,咳聲嘆氣道:「我是怎麼弄的,今趟竟忘掉錢囊。」

    掉頭走十步,猛運魔功,足不沾地的回到洞門處,雙手環抱等看小魔女的好戲。

    她是魔女,老子是邪帝,當然須見個真章。

    洞門外傳來微僅可聞嬌美至令人神酥意軟、若人雅般帶點童稚的可愛聲音道:「沒道理的,怎會忘掉錢袋?」

    話猶未已,小魔女那張俏秀無倫,美至不可方物的粉臉從洞門旁探出來,變得大家臉臉相對,隔不到半尺。

    龍鷹想都不想大嘴湊過去,蜻蜓點水往她香唇碰一記,疾退往後嚷道:「中招!」

    小魔女呆了起來,美目先瞇成線,異采漣漣,然後瞪得說有多大就有多大,彷如到此刻方如夢初醒,曉得被龍鷹占她便宜,瘋了的雌老虎般搶出來,手中竹劍沒頭沒腦的朝龍鷹劈去。

    這麼偷雞不著蝕把米,對這天之驕女來說是破題兒第一遭。

    小魔女一身雪白武士勁服,以細絲帶紮了個英雄髻,腰系緞錦,腳踏黃革靴,襯得她人比花嬌又不失颯爽英姿,加上紅撲撲的臉蛋,生動活潑的表情,灑起劍招像表演多於比武。那條小蠻腰扭動起來勁力十足,帶動整個嬌軀像蛇般柔如無骨,彷如下凡來跳劍舞的頑皮小仙女,兼之嬌叱連連,不看到目眩神迷的就不是正常人。此時她恨不得將龍鷹碎屍萬段,若可以的話,絕對會把竹劍換為最鋒快的利刃。

    龍鷹心中叫好。小魔女並非「虛有其表」,確曾在身法劍術下過一番苦工。亦予他一個難得的機會,由於被擊中沒什麼大不了,故只閃不擋,在漫空劍影裡盡展魔種級的奇異身法,任小魔女橫砍直劈,卻碰不到他的衫角。

    驀地小魔女收劍後撤,縱然天寒地凍,也累得她香汗淋漓。不住嬌喘,踩腳道:「不打了!你這個最可惡的混蛋!」

    龍鷹親她嘴兒,自知理虧,鬧到狄仁傑處更不得了。忙道:「小弟走哩!」轉身便去。

    竹劍帶起的呼嘯在背後響起。

    龍鷹測準來勢,躍高兩尺。

    「啪!」

    竹劍狠狠掃在他屁股上。

    龍鷹「嘩」的叫痛轉過身來,抗議道:「收買人命嗎?」

    小魔女恁是奇怪,像忘掉被親嘴,一臉喜色。道:「我打贏哩。若是真劍,不斬開你兩截嗎?還當你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原來不堪一擊,包保明天整個神都的人都曉得我收拾了你。」

    龍鷹見她一句不提被自己佔便宜,色膽回來了,笑嘻嘻道:「該說是神都所有人都知狄小姐對鷹爺我的屁股情有獨鍾,專揀老子的屁股打。什麼斬為兩截,那叫股斬。」

    小魔女拋開竹劍,如非再沒氣力,該會撲過來拼命。手扠蠻腰,美目瞪著龍鷹大罵道:「你無賴。」

    龍鷹做出個誇張的驚奇表情愕然道:「沒有可能的,小美人兒怎曉得老子的真名字叫李無賴。」

    這一刻小魔女仍是秀眸含煞的狠瞪他,下一刻已忍俊不住,「噗哧」嬌笑,還低罵聲「不知羞恥」,神態可迷死任何人。

    接著伸出纖纖玉手,戟指道:「待我想到炮製你的方法,一定來找你報仇。」

    說罷跳跳蹦蹦的回院落去了。

    龍鷹深感不虛此行,找不著仙子。找到魔女也相當不錯。

    「龍兄!」

    龍鷹回頭望去,萬仞雨從後方追上來,到與他並肩,笑道:「龍兄是否剛給人揍了一頓?」

    龍鷹恍然道:「萬兄定是見我由國老府出來,為何當時見不到萬兄?」

    兩人高度相若,並肩而行。到轉入洛水的河岸大道,人車極多。喧鬧震天,萬仞雨提議道:「到岸邊坐下再說。」

    兩人到河旁楊柳樹叢中的綠坡地坐下,雖仍是在鬧市中。頗有遠離塵囂的妙況。龍鷹索性仰身躺臥,望向天上雲層,道:「快下雪!」

    萬仞雨看看天色,點頭道:「我也有這種感覺。今年的洛陽尚未真正冷過,我來前,長安早下過兩場大雪。」

    龍鷹記起來俊臣指是他逮捕自己的師兄,當然不敢追問這方面的事。道:「萬兄是否領教過小魔女的伏擊?」

    萬仞雨啞然笑道:「人怕出名豬怕壯,在下算是薄有名聲,怎能倖免?還要故意輸給她,好讓她把我的名字刻在敗將榜上,令人啼笑皆非。狄藕仙確名不虛傳,貌美如仙。」

    龍鷹終曉得小魔女的芳名,念了兩遍後,微笑道:「原來萬兄想去找她。」

    萬仞雨現出茫然之色,搖頭道:「我本想造訪端木小姐,正猶豫不決,見龍兄從側門出來,便追過來找龍兄說話。昨夜一戰,龍兄的戰術神乎其技,若龍兄有興致,大家兄弟般玩一場,肯定非常痛快。」

    龍鷹想起催魔,大喜道:「小弟定必奉陪,現在都行。」

    萬仞雨俯視他,欣然道:「龍兄似乎比在下更好武。龍兄愛用什麼兵器,該不會空手來接在下的刀招吧?」

    龍鷹不好意思的道:「我戰鬥經驗極淺,從未真正用兵器與人對戰,不知如何答你。」

    萬仞雨道:「龍兄教人驚異,可是龍兄昨夜的表現,完全不似個沒有經驗的初哥,只像個老謀深算的老手,且是最可怕的老手。」

    接著現出崇慕的神色,道:「龍兄未來的成就,說不定可和集佛道兩門之長的武學大宗師徐子陵先後輝映。唉!聽得在下手癢。」

    龍鷹坐將起來,道:「何不坐言起行,找個地方比試?」

    萬仞雨無奈道:「今天不成,我還有個約會。明天如何?」

    龍鷹記起公主之約,苦笑道:「明天到我不成,後天我約了班禦衛兄弟到芳華閣去,萬兄有興趣來湊熱鬧嗎?」

    萬仞雨搖頭道:「如果我和你們混一個晚上,會給你的兄弟惹來煩惱,龍兄很風流。」

    龍鷹訝問原由。

    萬仞雨嘆一口氣,道:「現今我們關中劍派成了武曌的眼中釘,在下更是她的主目標,真不想談這方面的事。」

    沉吟片刻,道:「恕小弟多口,希望龍兄不介意,因為問遍所有人全沒有答案。」

    龍鷹暗嘆再一次陷入身分危機的問題,而任他編作,仍沒辦法提供能令對方滿意的答案,苦笑道:「萬兄最好不要問,我不想騙你。」

    萬仞雨灑然道:「龍兄非常坦白。」

    忽然目光投往洛水上游處,雙目精芒閃動,目光灼灼,似有所覺,沉聲道:「龍兄就像個沒人能解開的奇謎,讓我擔心有一天我們或許變成敵人,這是萬某人絕不願見的。那三艘艇形跡可疑,龍兄注意到嗎?」

    龍鷹從容道:「三艘艇順流來到前面河段的一刻,另外沿洛河車馬道奔來的七騎剛好抵達我們後方,如此距離,最大殺傷力該是弩箭一類的東西。小弟負責前方,萬兄護後如何?」

    邊說邊解開禦寒披風的繫帶。

    萬仞雨微笑道:「能與龍兄並肩作戰,人生快事。」

    龍鷹欣然道:「昨晚我們不是曾並口卻敵嗎?」

    萬仞雨啞然笑道:「對!對!今回是二度攜手合作。」

    三艇排成長蛇陣般,離他們前方河段不到百丈,每艇三到四人不等,頭戴竹笠,順流滑浪而行。

    後面蹄聲漸近,殺氣騰騰。

    剎那間兩人陷於前後受敵的情況,艇上敵人和後方騎士如龍鷹所料從隱藏處翻出上了箭的弩弓,機栝聲響,瞄準兩人射來。

    萬仞雨冷笑一聲,並不跳起來,只轉身拔刀,閃電劈出,以令人難以相信的高速,連劈三刀,襲至的七箭,無一倖免被他暗含反震的內勁磕飛,其中三箭更是被他一刀搞定,眼力之驚人,角度的精準,教人嘆為觀止。

    龍鷹則輕鬆容易,披風變成個可盡收山精鬼魅的降妖袋,迎風一揮,九支弩箭儘給捲收其中。

    徒勞無功的敵人轉瞬去遠,河岸回復先前的安詳平靜。

    萬仞雨嘆道:「我們成為敵人的機會減少了。」

    龍鷹不解道:「萬兄何出此言?」

    萬仞雨起立道:「遲些向龍兄解釋。唉!剛才在下擋箭之際,龍兄是不是一直別過頭來看我?」

    龍鷹隨他站起來,理所當然點頭道:「如此刀法,怎可以錯過?」

    萬仞雨沉吟不語,好一會後道:「龍兄懂棋藝嗎?」

    龍鷹興奮道:「這是小弟少時閒著無聊喜愛的玩意之一,不過只能自己對自己。」

    萬仞雨難以置信的嚷道:「自己與自己對弈,怎可能有樂趣?」

    龍鷹若無其事道:「樂趣是當你置身另一方時,變成另一個人。咦!萬兄為何忽然提起下棋?」

    萬仞雨細看他,道:「龍兄是個離奇的人。」

    這句話很耳熟,旋即記起太平公主今早對他說過類似的話。

    萬仞雨舉步先行,道:「我現在正是要赴一個棋會,龍兄若有興趣,可隨在下一道去。」

    龍鷹道:「今天不行,原來萬兄愛下棋,我們比完武力後可比棋力,哈!真教人期待呵。」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