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許君為妾(下)-遊龍戲鳳(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武曌雙目射出複雜神色,感慨的道:「或許先生觸及他心內某一種情緒,先生可放心信任他。在宮內,他是朕唯一可以談心事的人,可是近兩年大家很少說話。告訴公公,他為朕做過的事,朕是不會忘記的。」

    龍鷹大懍,曉得她如此坦白,是表明看穿自己和胖公公的真正關係,不過一天她未殺自己,絕不會動胖公公,否則武曌和他龍鷹間將沒轉圜餘地。

    武曌處理妥最後一道奏章,右方的筐從滿載變為空空如也,欣然起立,道:「這麼多年來,在書房伺候朕的人很多,但和朕一起辦公的惟先生一人。」

    龍鷹忙起立恭身送行。

    武曌舉步移至龍鷹前,微笑道:「朕還是首次自己拉開宗卷批閱,過往有內供奉代勞,但朕不想他們影響先生的專注,所以禁止他們到御書房來,如果先生想人雅到書房來伴你,絕沒問題,朕還喜歡見到她。」

    龍鷹恭敬道:「謝主龍恩。」

    武曌默然片刻,yù言又止,終於離開。

    龍鷹以最快速度,到未時末完成今天的工作,離開御書房時,令羽足足等了個半時辰,兩人邊走邊說。此時雨早停了,但天空仍是層雲疊疊,不見陽光。

    龍鷹在懷囊掏出兩錠黃金,塞進他手裡,道:「這是到芳華閣的花費,剩下的可使各兄弟買套光鮮衣服,到青樓去顯氣派。」

    令羽譁然道:「我的娘!竟然是金錠,足夠去十次。」

    龍鷹心忖今晚當然陪人雅,明天是太平公主,遂道:「就定下後晚到芳華閣去。叫大家做好準備,若有兄弟不想去尋花問柳,由他好了。」

    令羽笑道:「小將還未見過不想到青樓的男兒漢,除了那些讀壞書的窮酸。鷹爺放心,沒有人不奉陪的,鷹爺現在的名字比誰都要響,小將可否以鷹爺的名字去訂房,說不定可訂得最好的庭院式廂房。」

    龍鷹道:「沒有問題。現在我必須入城走一轉,你們可詐作護送我,我去見人時你們乘機脫身。」

    令羽大喜道:「鷹爺想得周到,大統領早有命令,鷹爺何時要我們,我們何時作鷹爺護駕,大夥正候命,一召便至。」

    又道:「鷹爺昨夜大顯神威。到今早大夥兒的話題全離不開昨夜之戰。鷹爺要到城內哪裡去?」

    龍鷹道:「我要到國老的府第,你們送我到門口,然後分頭辦事。」

    令羽連奔帶跑的去準備一切。

    龍鷹熟門熟路,穿院越落悠然朝正門樓舉步。現時家有人雅,他早失去在外拈花惹草的情懷,今趟到青樓去,一方面確想見識洛陽首屈一指的青樓,最主要是陪大家兄弟一起高興。他亦不認為拈花惹草不妥當,皆因他成長於離經叛道、漠視道德禮法的魔門之內,而他和眾師兄們的分別。在於他純淨無瑕的道心。

    待會見到美賽天仙的端木菱,會是怎樣的光景呢?

    到達國老府,龍鷹報上姓名,指名求見端木菱,這是他想出來找她的最佳辦法,至不濟也該是問對地方。

    門衛被他的大名如雷般貫進耳內,不敢怠慢,慌忙飛報,不久一個管家模樣的中年漢親來迎接,道:「端木小姐外出未返。不知她今天會否回來。但國老刻下在家,著小人來請鷹爺入中堂一聚,稍盡地主之誼。」

    龍鷹想不到「鷹爺」的稱號散播至此,又對端木菱的仙蹤難測大感失望,另一方面受寵若驚,想不到貴為重臣之首的當朝宰相狄仁傑這麼給臉子,遂懷著複雜的心情。隨狄府管家入內。

    進入大宅的主門樓,迎面為磚砌照壁,兩側各有一入口。管家領龍鷹轉左向南進入中院,中院位於國老府zhōngyāng,左右院落對稱,形成三組雙四合院共六個院落,是俗稱「三宮六院」的布局,各院落既自成一體,又互相連通。其中以中院最考究,木刻磚雕彩畫,營造出古樸蒼勁的意境。

    狄仁傑在石階上迎客,領他進入寬敞開闊的主堂分賓主坐下,小婢奉上香茗後退出堂外,剩下他們兩人。

    狄仁傑今年至少六十歲,但橫看豎看只像四十許人,相貌清癯,神采奕奕,雙目靈活多智,氣度沉凝,蓄五綹須,錚錚風骨,神采照人,教人見之心生敬慕。難得他態度親切溫和,但辭鋒銳利,令人難以招架,雖是輕描淡寫,亦使龍鷹暗自驚心。

    狄仁傑勸茶後道:「端木小姐早曉得今天龍先生將來訪,卻不留下說話,令人難解。小姐雖貌美如仙,但對仰慕她的俊彥從來不假辭色,可是對龍先生卻非常注意,不但隨老夫到八方館觀戰,且主動助龍先生一臂之力,使老夫大惑不解,龍先生有以教我。」

    龍鷹有什麼好說的,難道告訴他自己的魔種給她探測到嗎?只好道:「仙心難測,恐怕國老須親自問她,看她肯否開仙口。」

    狄仁傑啞然笑道:「好一句仙心難測,推得一乾二淨。老夫曾問過太平公主有關你的出身來歷,公主著老夫問聖上,那即是教老夫不要問。只是我這人一向好奇心重,凡事都想弄個清楚明白,只好直接來問龍小兄。勿怪老夫交淺言深,對小兄老夫只有好感絕無惡意。今早之事,更證實小兄乃我輩中人。」

    龍鷹一頭霧水道:「今早的什麼事?」

    狄仁傑微笑道:「昨晚公主漏夜來找老夫,告知武承嗣yù誣陷廬陵王之事,老夫知事態嚴重,連忙聯繫夠資格說話的人,準備早朝時先發制人,豈知今早公主遣人知會老夫,說事情已解決,著我們靜觀其變,果然武承嗣整個早朝不吭一聲。朝會後老夫找公主說話,迫得她緊才說得你出手,於早朝前闖魏王府硬迫武承嗣撤銷此事。」

    接著凝神看他,一字一字的道:「小兄憑什麼令他屈服?」

    龍鷹回敬他銳利如刃的眼神,道:「恐嚇!」

    狄仁傑神情不動,道:「只是恐嚇?」

    龍鷹忍不住嘴角逸出笑意,道:「還有勒索!」

    兩人再對望小片刻,同時笑得前仰後合,嗆出淚水。

    狄仁傑喘著氣道:「小兄確是妙不可言。唉!你怎會和來俊臣混在一起的?」

    龍鷹苦笑道:「此事一言難盡。」

    狄仁傑狠盯他片刻,搖頭嘆道:「恐怕須大刑伺候,小兄或肯多透露一句半句。」

    龍鷹乘機問道:「來俊臣那傢伙是不是死定了。」

    狄仁傑道:「小兄為何關心他呢?你知否多少人在他的屈打成招下家破人亡,流離失所?今次翻案事關重大,不容有失,只要證明此起最大的案是冤案,即使聖上亦沒法壓下其他千千百百的案子也是冤案的可能性,屆時死者可得安葬,革職者可復原職,流徙者可返居地。老夫是義不容辭,定要為受冤者討回公道。」

    龍鷹心生敬意,道:「應該如此。」

    狄仁傑回到原先的話題,道:「歷代均有舉薦賢士之舉,今天聖上更定之為常規,由此入仕者不計其數。可是像小兄般以隱世高士入朝而被聖上待以國賓之禮,卻教人摸不著頭腦。究竟小兄由何人舉薦?」

    龍鷹湊過去壓低聲音道:「正是聖上自己,國老勿要告訴任何人,不信的可去問聖上。」

    兩人對望一眼,齊聲狂笑,今次笑得更厲害。

    狄仁傑嘆道:「小兄確是妙人,如果不是見你一臉正氣,以後老夫會睡不安寢。來!讓老夫送小兄出府。」

    龍鷹忙道:「怎敢勞煩國老,小子認得路。」

    狄仁傑道:「你須走另一條出府之路。」

    龍鷹大奇道:「為何不循原路?」

    狄仁傑苦笑道:「因為只有走那條路,老夫的刁蠻女方可伏擊你,小兄放心,她用的只是竹劍,劈中脖子都不會有事。」

    狄仁傑領龍鷹來到南園,故意提高聲音道:「穿過圓洞門,轉左是往外街的門。」

    龍鷹忙道:「國老請回,小子想順道欣賞園內景色。」

    狄仁傑眨眨眼,逕自回去。

    龍鷹心忖他說自己是妙人,事實上他們父女更妙,朝圓洞門看一眼,心中好笑,小魔女倒懂找地方,誰想得到國老府內有埋伏,一般庸手肯定中招,那她可四處張揚。他自己嘛,忽然頑皮心起,裝作漫不經心地往洞門走去,到了心有所覺身有所感的位置,退回去,一拍額頭自言自語道:「真沒有記性,漏了頂帽子。」

    躲在洞門後的小魔女立即呼吸加速,顯示她既怨憤又緊張。

    他的童年歲月,面對的是比他年長很多的杜傲諸徒,在杜傲的維護下,沒人欺負他,但若要找人玩耍,則想也不用想,一切玩意只好在腦袋內進行。現在有了年紀比他小的俏人雅,雖然這清秀纖弱的美女歌舞不該差到哪裡去,但陪自己玩耍肯定是強她所難。只有小魔女是天生的玩耍狂,你想不陪她玩亦不行,四處撩事鬥非,玩得花樣百出,恰好填補他童年的遺憾。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