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紅宮盛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屠龍的引領下,我們緩緩步進代表看紅魔人權力核心的大圓紅殿內。

    這大殿不但是舉行國宴的地方,也是紅魔人所有儀式、慶典、舞會的場所。

    紅殿是巫國內最龐大的圓形建築物,圓拱的殿頂高高聳立在宮內所有建築之上,隔老遠就可看到,當進入殿內,更感到它廣闊的圓形空間。

    燈火輝煌里,近千紅魔國的貴族和將領,在狂雨的領導下,站起來禮貌地迎迓我這個不受歡迎的貴客進場。

    他們看到我後,都受不了我渾身的邪氣,把目光集中在後面四位國色天香的麗人身上。

    本人目光到處,眾紅魔女仕紛紛垂下目光,當然是怕我勾了她們的魂魄。

    為了向狂雨展示實力,我專揀美麗的紅魔女送出少許含著愛慾的異能,所以當我來到狂雨滂邊的客席時,□加宴會最美的十多位女仕,均變得臉紅耳赤,水汪汪的眼睛無懼地往我望來,眉黛含春。

    狂雨眼中閃過驚異之色,顯然對我比前高強的「妖術」大為震驚,進一步被我削弱了他認為我是蘭特的信心。

    二百多張大圓台子,排成內外兩個大圓環,台上放滿美酒美食,極盡奢華和豐盛。

    狂雨、屠龍那一席和我們這一席,位於圓殿的正北方,興其他酒席分了開來,特別顯出兩席的人尊賈的身分。

    禮貌的介紹和開場白後,各入圍席而坐,均是臉向看殿心以特別名貴紅石鋪砌出來的大圓池。

    一隊樂隊進入圓池的中心,持者各式各樣的樂器吹奏敲擊者,悠揚的樂音飄送全殿時,百多名衣著性感的紅魔女輕快地半走半躍進入紅石圓池,載歌載舞,氣氛熱烈起來,當歌舞奏樂完畢,歌舞女郎和樂隊退出圓殿,大殿默靜下來。

    眾人的眼光集中到我這一席上。

    我坐在四女的正中,左邊依次是淡如、戴青青和戰恨,右邊是西琪和小風後,更右是巨靈和葉鳳。

    榮淡如目光流轉,所到處那些紅魔男人紛紛露出色授魂興的表情,屠龍更是神魂顛倒,顯是想者狂雨制伏我後,他把淡如接收過去的美景。

    狂雨帶領各人向我們祝了三次酒後,道:「陰風法師今次遠征帝國歸來,不知帶有什麼好消息回來?」我的目光緩緩掃過他那一席,座上坐的是屠龍,美麗的屠夫人、柳客、機鋒和屠龍的軍師範多智,卻見不到屠姣姣和雪芝的芳琮,微微一笑道;「當然有少許收穫,否則怎敢到來向巫帝面稟。」

    狂雨知道再難從我囗中套出什麼來,含蓄一笑,沉默下去。

    屠龍向淡如祝酒道:「秀麗法師!這一杯祝你美艷常青。」

    淡如微笑舉杯道:「聽說大王在邊界調動軍隊,是否想把秀麗的黑叉國變成紅魔國呢?」屠龍想不到她如此直截了當,大感不自然,乾咳兩聲道:「秀麗法師切勿誤會,屠龍只因聽聞大劍師蘭特隨時會來,所以才在狂雨法師同意下,早作準備,使可以隨時支援任何受受到攻擊的城市。」

    淡如一陣動人心魄的嬌笑後悠然道:「那讓秀麗敬大王一杯,以謝高義隆情。」

    兩人遙遙對飲。

    淡如放下酒杯,低聲向我提示道:「屠夫人!」

    我明白她的意思,是要我借誘惑屠夫人向狂雨和屠龍展示實力,也釋他們杯疑我是蘭特之心。

    剛才屠龍不向我祝酒,反先向淡如敬酒,擺明不把我這「陰風」放在眼內,同時表示出要從我手裡爭奪淡如之意,以陰風一貫的作風,自應有適當的反擊。

    更何況這或是狂雨的安排,用以測試我是否蘭特。

    對狂雨他們來說,若可當場揭穿我的真正身分,事倩就會簡單得多,那時只需下令手下全力圍攻,把我殺掉。

    那亦證明了淡如、青青和小風後背叛了巫國,他們亦不用客氣。

    我哈哈一笑,斟滿了一杯酒,長身而起,往狂雨那席走去,到了兩席之間,停了下來。

    全場近千對目光,集中到我身上。

    我舉杯向屠夫人道:「禮尚往來,大王既向我的女人敬酒,讓我也向夫人回敬一杯。」

    所有人目光立即移到秀麗法師榮淡如身上,看她對我公開稱她是被我征服了的女人有何反應。

    淡如巧笑倩兮,不用假裝地深情看著我。

    全場男人都露出不能掩藏的豔□之色;女人則重新對我打量,揣度我的妖法為何如此厲害,竟能令以玩弄男性名震巫國的秀麗法師甘受駕馭。

    美麗的屠夫人求助地往狂雨和屠龍望去。

    屠龍眼中閃過驚怒神色,以眼光向狂雨請示。

    所有目光都集中到狂雨身上,看他如何決定。

    這時輪到我頭痛起來。

    究竟我應要贏或是輸呢?

    若勝了此局,狂雨自是大為警惕;若是輸了的話,他定必對我生出輕視的心。

    我很快下了決定。

    我必須贏,還要勝得清楚利落,絕不含糊。

    讓全場的人都知道巫國的首席法師狂雨敗了一局。

    如此縱使沒有通過與屠姣姣的暗戰,紅魔人舉國上下都知道我已取狂雨而代之。

    所以反迫得狂雨不得不和我作最後決戰,希望能憑出竅秘術和屠姣姣的堅強意志平反敗局。

    否則他就完了。

    屠龍亦要衡量得罪了我後的惡果。

    狂雨目射奇光,刺進屠夫人眼內,送出精神力量,助她逃此一劫。

    我心中冷笑,異能由腳傳往地上,延伸過去,鑽入屠夫人體內,封閉了她的心靈,隔斷了狂雨向她送去的精神力量。

    狂雨微微一笑,向屠夫人點了點頭。

    他的功力顯然未能覺察我暗中做了的手腳。

    屠夫人斟滿了一杯酒俏俏地站了起來,露著英靨滿杯信心往我走過來。

    我眼中精芒大盛,罩定了她。

    在她離座跨出第一步時,充滿慾焰情火的異能由地上傳進她體內,刺激起她最原始狂野的性衝動。

    她剛背看屠龍狂雨那一席的人,所以當她忽地渾身一顫,雙頰排紅時,狂雨等都看不見,可是全場卻有一半人看到了這情形,失聲譁然。

    狂雨眼中射出震駭的神色。

    屠龍亦覺不妥,欲要想法阻止,卻給我送過去一道邪詭的異能,長進他神經去,暫時癱瘓了他行動和說話的能力。

    我要使他知道,我的力量是他難以抗拒的。

    屠夫人一對美目現出掙扎的神情,可是仍身不由主一步步往我走來,當來至我身前兩尺的近距離時,勉力停了下來,否則會把嬌貴的身體直接貼到我身上。

    我對她的自制力不感驚奇。

    在巫國,跟隨正神的領袖階層盡是巫神的徒弟,受過對抗巫術的訓練,若屠夫人不是此中高手,屠龍應不敢讓她過來接受挑戰。

    屠夫人眼神回復清明,但動人的身體仍不住抖顫看,死命壓下我對她妖法式的挑情。

    她深吸一口氣後,舉起滿杯美酒,顫聲道:「這杯是敬陰風法師的!」

    我在假面具內微微一笑,傳到假臉上變成一個詭異的笑容,握看杯的手由她的纖手內側穿了過去,同時移前少許,讓杯囗來到她櫻唇下,而她的酒杯則在我俯頭可喝的近處。

    臂彎緊緊交纏起來。

    全場靜了下來。

    誰都知道陰風的酒絕喝不得,何人敢保證其中沒放進催情迷誌的藥物。

    所以若屠夫人喝了,便證明她給我控制了心神。

    屠夫人駭然欲退。

    異能由我身體直接送進她體內,這股異能充滿了美麗的情愛和男女間動人的熱戀情緒。

    屠夫人的美目亮了起來,望住我沒有半點邪惡,卻有看攝人魅力的眼神。

    我要她敗得心甘情願。

    人對邪惡的事物天生有著拒絕和恐懼的傾向,所以我若以迷魂術對付她,在這絕不適合的環境裡,屠夫人又明知屠龍在後虎視眈眈,說不定能竭盡所能,抽身而退。

    可是我這種使她從深心處生出欣悅的眼神,配以不斷湧入她體內的催情異力,卻能使她欲拒無從。

    就在這剎那,我更緊鎖著她的心神,控制了她。

    「哼!」

    狂雨的冷哼傳來。

    屠夫人渾身一震,眼中射出驚恐的神色,脫離了我的控制。

    狂雨不傀四大法師之首,竟能以聲音使屠夫人回復神智。

    我不慌不忘,借手臂的交接把一道舒緩她神經的暖流,送進她內心深處。

    屠夫人眼中惶然之色消去,代之而起是火般的熱情。

    我此時豈能再遲疑,柔聲道:「我敬夫人一杯,祝夫人永遠快樂。」同時心中向她呼喚道:「喝掉這杯酒吧!你會永遠那麼美麗的。」

    屠夫人深情地看了我一眼,湊到杯囗,讓我把酒傾進她紅唇裡。

    她的身體貼了上來,變成我們的手肘互壓在對力胸前,乖乖地把整杯酒喝光。

    這種親熱的接觸,以她尊貴的身分來說,等若對我這邪人獻出了肉體。

    她溫柔地同時舉杯向我囗內注進美酒。

    兩杯酒同時喝個一滴不剩。

    鼓掌怪叫聲起,原來是戰恨和巨靈兩人乘機起鬨。

    紅魔人方面卻是鴉雀無聲,他們的眼神射出悲憤和屈辱,驚懼和無奈!

    誰也知道在這次與狂雨的交手裡,「陰風」大獲全勝。

    我們分了開來。

    屠夫人在我放開控制後,眼神回復清明,美目深注地看耆我,射出複雜之極的神色,既含耆惶惑,亦有歡喜和渴望。

    那是被征服者的眼神。

    我知道她體內被激起了的春情仍盪漾著。

    全場靜至落針可聞,連呼氣吸氣的聲音亦減輕減少了。

    「當!」

    她手中的杯墮到地上,碎成無數碎片。

    到這刻我才放開了對屠龍的精神控制。

    屠龍往我們望來,臉色變得有多麼難看便那麼難看。

    所有目光都集中到屠夫人身上,看她有何反應,是否那杯酒放了邪藥?

    我哈哈一笑道:「屠夫人的酒真香。」

    屠夫人俏臉飛起兩朵紅雲,以僅可聞於我們兩人間的聲音道:「你害苦了我!」

    轉身掩臉奔回,到屠龍的椅旁坐下。

    我心中感到歉意。

    但為了大地的幸福,個人的犧牲算什麼一回事。更何況我們是敵非友,我不對忖他們,難道他們肯放過我嗎?

    我和狂雨目光交擊。

    狂雨眼中射出堅決的神情,顯示下了與我決戰之心。

    我目的已達,回席坐下。

    除了狂雨外,再無人敢對我正臉挑戰。

    屠夫人回席後一直垂著頭,默然無語。

    屠龍並沒有如我想像的暴跳如雷,反而關切地道:「夫人是否需回後宮稍息。」

    屠夫人只是搖頭,亦沒有請求屠龍的原諒。誰都可看出她芳心亂成一團。

    狂雨兩眼精芒閃爍,大感面目無光,動了真氣。

    戰恨喃喃道;「為何不見那騷妮子?」他的騷妮子自是指雪芝,被他如此玩弄後,人家小姐還會出來見他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