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恐嚇勒索(下)-許君為妾(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太平公主沉聲道:「事情非如你想象般簡單,昨晚推事院有人認出行刺你的大鐵弓乃三皇兄之物,立即上報武承嗣那狗賊,估計他今天會於早朝稟告母皇,並策動他的**慫恿母皇以叛逆之罪處置三皇兄,際此皇嗣繼承權風頭火勢的時刻,最怕母皇順水推舟,那枷…」

    龍鷹順手多取個糕點塞進嘴裡,長身而起,含糊不清的道:「早朝何時舉行?在什麼地方?」

    太平公主擔心道:「離早朝尚有半個時辰,在武成殿,你曉得自己幹什麼嗎?」

    龍鷹欣然道:「當然清楚。武承嗣理該尚未出門,這混蛋住在哪裡?」

    太平公主心忖事情已不可能更加惡劣,給這傢伙去亂闖胡搞說不定可以有轉機,嘆道:「他的行宮是離此不遠東南方的流杯殿,雨這麼大,我用馬車送你去!記著不要動手打人。

    太平公主千叮萬囑下,龍鷹步下馬車,冒雨直抵流盃殿,報上名號,把門的兵衛顯然人人曉得他是誰,請他進入轎廳坐下,另有人入內飛報。

    片刻後,一個兵頭模樣的人神色不善的出來,沉聲道:「小將向魏王請示,魏王說他與龍鷹你兩不相干,亦不想和你套交情,加上他有要事處理,著你立即滾蛋。這是魏王剛才說的話,命小將一字不改的轉告鷹爺。」

    龍鷹啞然失笑道:「勞煩兄台,為我向魏王再傳一次話,也要一字不改。」

    仍未表明身分名字的兵頭道:「這個恕小將難以從命。」

    龍鷹道:「你如不肯傳話,斬你頭的不是我而是你的主子。告訴他三句話,就是褚元天、大鐵弓和真憑實據。」

    接著雙目魔光遽盛,狠狠盯著那兵衛,喝道:「還不滾進去上報魏王?」

    兵頭給他看得渾身一顫,被催眠似的匆匆去了。

    武承嗣擺出來接見龍鷹的陣仗,確可嚇倒很多人,他坐在華麗殿堂北端高起九級的玉石階台上,紅冠黃袍,五官尚算端正,三十來歲的年紀,還故意將眉毛畫粗,好掩飾因酒色過度而致的蒼白臉容,兩眼射出yīn鷙兇狠的神情。

    兩旁各站了二、三十人,不少一看便知是高手,包括立於首位的褚元天,昨夜在八方館幫腔的張嘉福就在褚元天對面。人人殺氣騰騰,神色不善,盯著來到離臺階十步處站定的龍鷹。

    武承嗣凝視來訪的不速之客,雙目閃過嘲弄的光芒,打叮,手勢,他右方首席的張嘉福代言道:「魏王尚要趕早朝,龍先生長話短說,不要浪費魏王寶貴的光yīn。,、

    龍鷹心知若自己說的話對他沒有威脅性,他會立即拂袖而去,以奚落自己,從容道:「魏王錯在讓褚元天現身龍某之前,被龍某一眼認出是那晚在神池向龍某發箭的傻瓜刺客……」

    褚元天厲聲打斷他道:「龍鷹你休想含血噴人,有什麼真憑實據?」武承嗣雙目閃動驚疑不定的神色,更證實龍鷹心中想法,就是此子曉得種魔**一事,也清楚武曌不惜一切得到秘卷的決心,遂藉殺死龍鷹,希望武曌盛怒之下,處死廬陵王李顯。

    龍鷹昂然道:「老子有一套功法,不論對方如何蒙頭罩臉,我看過一眼永不忘記。聖上更清楚老子有這套功法,只要我說出來,包保她相信。不相信的話,我便捲鋪蓋回鄉下耕田,殺了我都不當國賓。哈!魏王該比任何人清楚,若我是被魏王間接逼走,魏王以後的rì子絕不好過。」

    武承嗣大怒道:「好膽!竟敢口出狂言脅迫本王,該當何罪!」

    龍鷹失笑道:「頂多不過是欺王之罪,但你老兄犯的則是欺君。你若心中不服,我們立即一起上早朝,擺出來讓聖上和一眾大臣小臣秉公辦理,看看誰的罪較重。」

    武承嗣終於色變。

    兩旁高手躍躍yù動,只待武承嗣一個命令。

    龍鷹好整以暇道:「諸位好像忘了聖上昨晚說過什麼,誰敢因薛懷義向本國賓生事,立殺無赦,罪誅一族。」

    張嘉福沉聲道:「現在的事與薛懷義怎扯得上關係?」

    龍鷹雙目魔氣大盛,盯著武承嗣道:「當然有關係口我今次來順道辦兩件事,其中之一是收一筆爛賬,褚刺客一是還我十兩欠金,一是隨我去見聖上,讓聖上為我主持公道,此事沒得推卻,因至少有數百人證。」

    武承嗣被他眼神所攝,兼之心中有鬼,硬不起來,道:「另一件又是什麼事?」

    龍鷹道:「另一件就是討掩口費,另加十兩黃金,一併給老子。不過掩口費是有期限的,任何人敢再提刺殺的事,我就將掩口費的事稟上聖上。」

    褚元天雙目噴火的道:「龍鷹你實在欺人太甚,你膽敢冒犯誣衊魏王,已犯下死罪,只要將你當場格殺,再治你襲擊魏王之罪,即使聖上亦難怪責魏王。」言罷向武承嗣看去,請他下令。

    武承嗣賊眼亂轉,猶豫難決。

    龍鷹欣然道:「褚兄原來是有勇無謀的人,魏王是錯用了你,否則不用一注輸掉他十兩黃金。便當我是薛懷義,聚眾圍攻若能起作用,他早死掉,昨夜怎還可以活生生的到皇城來丟人現眼。而你這蠢蛋又不懂揣摩主子心意,若公然幹掉我不會有任何後果,魏王早這麼做了。」

    接著向武承嗣大喝道:「老子的時間才真的寶貴,一句話,二十兩黃金,給還是不給?老子掉頭便去見聖上,後果自負。」

    武承嗣的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龍鷹將見武承嗣的整個過程,活靈活現、加鹽添醋的在馬車內詳告太平公主,笑得美人兒前仰後合,浪蕩迷人,絲毫不怪龍鷹登車後緊摟她腰肢不放。

    公主嬌笑道:「你真不是人,收十兩黃金還不見好收手,還要多勒索十兩黃金,貪得無厭。」

    龍鷹笑道:「貪心確是貪心,不過卻是事關重大,武承嗣肯付掩口費,等若默認刺殺是他策劃的,以後不單不敢再提此事,還要推事院的人封口。」

    公主道:「由今天開始,武承嗣會千方百計置你於死地。唉!真希望他這麼做,讓這jiān賊領教邪帝的威力。」

    龍鷹在她臉蛋香一口,道:「公主現在有心情了嗎?」

    公主道:「不要那麼急色。想得到本殿並不難,我納過兩次駙馬,在男女之事上,一向我行我素,不理別人的看法,聖上從不管我這方面的事。不過那樣的生活並不快樂,有時真不知如何可以令自己開懷。但對著你這死色鬼,的確能拋開煩惱。待我先去打聽早朝的情況,待你辦完聖上的事,本殿再到這裡接你去吃喝玩樂。」

    龍鷹想起人雅,低聲道:「今晚不成!」

    公主大嗔道:「什麼?」

    馬車抵達御書房外,龍鷹拋下一句明天見,趁她大發雷霆前滾下車去。

    馬車離開後,大雨變成毛毛雨粉,龍鷹向恭候御書房外的榮公公道:「麻煩公公設法找副統領來,告訴他籌銀兩一事,終於有著落。」

    榮公公道:「能為鷹爺辦事,是小人的榮幸。」

    龍鷹愕然望他。

    榮公公壓低聲音道:「鷹爺殺了那賊禿,大快人心。

    賊禿一向於宮內橫行作惡,我們當內侍的被他打死打傷有好幾十人,遭他**至死的宮娥更難以計數,得知鷹爺昨晚大展神威,斬下賊禿首級,我們人人如放下心頭大石,只差未像宮外的百姓般燃炮竹慶祝。」

    龍鷹心忖竟有此事,自己想不變成名人怕是沒可能了。拍拍榮公公肩頭,進入御書房。

    人雅俏生生的立在幾旁磨墨,見龍鷹來到,喜動顏色的下跪施禮,然後哀求道:「聖上隨時駕到,人雅不敢坐著來磨墨呵!」

    龍鷹到幾子坐下,笑道:「不要怪我遲來,因為我要去賺錢回來養我的俏人雅,讓她豐衣足食,一世無憂。」

    人雅神色一黯,淒然道:「鷹爺不要說笑好嗎?人雅命bó,沒有福氣。」

    龍鷹邊提筆疾書,邊訝道:「人雅怎會有這種想法,只要聖上點頭便成。」

    人雅道:「聖上絕不會答應你的。」

    龍鷹笑道:「為何人雅會這麼想?」

    人雅yù言又止。

    龍鷹拍胸保證道:「放心說出來,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人雅瞥他多情又幽怨的一眼,輕輕道:「聖上有時望人雅的眼光很古怪,看得人雅心驚膽跳,然後她自言自語,什麼永遠不會再讓你離開那類令人不解的話。」

    龍鷹心忖武曌對人雅確異乎尋常,寧開罪薛懷義亦不肯將她送出去。想起有關武曌的一則傳聞,登時毛骨悚然。不過若武闡真的對人雅好,將人雅許給自己,反是順理成章。

    微笑道:「真實的情況往往出人料外,聖駕到後自見分明。最重要是人雅願不願從我?」

    人雅顯露少女嬌態,嗔怪地橫他一眼,不依的道:「鷹爺呵!這還要問?」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