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決戰皇城(下)-恐嚇勒索(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心中暗讚,武曌這招連消帶打,一舉解決薛懷義橫死為神都帶來的所有問題,作風果斷,乾脆利落,並且隱然有一切盡在她掌握中的派勢,趁機立威。但對她邀自己登上隨行的馬車,卻是摸不著頭腦。

    兩個御衛躍下馬來,馬車駛近,御者竟是個俏女郎,一身勁裝,雙目藏神。龍鷹直覺她是宮內出色的高手,也令馬車大添離奇神秘的色彩。

    御衛拉開車門,做出請龍鷹登車的敬禮。

    龍鷹還有什麼好說的,只好登車,車內簾幕遮窗,一片漆黑,一陣熟悉的香氣撲面而來,早被纖纖玉手劈胸抓個結實,扯得他僕往座位裡,小腹還被對方重重抽擊一記。

    馬車開出。

    龍鷹痛得彎下身去,抗議道:「想收買人命嗎?別忘記我剛和假和尚大戰三百回合,身受重傷。」

    太平公主在他旁坐下,恨得牙癢癢道:「死小子臭小子,騙得本殿那麼苦,原來竟練成道心種魔,沒給母皇笑死算本殿命大。」接著探手過來摸他袖內護臂,冷笑道:「還以為你這小子如此厲害,可憑空手活生生打死刀槍難入的死和尚,原來暗中出術。」

    龍鷹心懷大放,在車廂的「暗室」裡,身旁又是尊貴的大周公主,風sāo放蕩,任他瘋言瘋語,浪漫旖旎處,比之剛才的生死血戰,活像兩個不同的天地。順手解下兩支護臂,湊到她小耳,先吹一口熱氣進內,道:「煩公主遣人把護臂歸還胖公公。」

    太平公主嗔道:「癢死人哩!這種下三濫的手法是從哪裡學來的。本殿不碰剛殺人的凶器,放到後座去,本殿自會處理。」

    龍鷹大樂,想不到竟有調戲她而不遭掌摑的今天,移近少許,緊貼香軀,同時分她心神道:「公主似乎對假和尚沒什麼好感。」

    太平公主沉聲道:「他一雙手染滿我李唐宗室的鮮血,你幹掉他本殿不知多麼痛快。否則怎肯讓你這假色鬼大占便宜。」

    龍鷹失聲道:「假色鬼?」

    太平公主狠狠道:「真色鬼像你那樣子嗎?由榮公公千挑萬選出來的俏宮娥,恭候鷹爺沐浴登榻,鷹爺卻到望台吹風挨箭;這邊廂說身負創傷,不宜男女魚水之歡,隔不了幾個時辰威風凜凜的決戰假和尚。這叫色鬼嗎?見你的大頭鬼才真!」

    龍鷹從後伸手繞過她,輕輕挽她腰肢,頭則挨往香肩,嗅吸發香體香。不知人間何世的嘆息道:「公主有所不知,請容本國賓稟上,小人不知忍得多麼辛苦,怕的是公主以為我移情別戀,令小人痛失親公主香澤的機會。」

    太平公主笑得前仰後合,喘著氣道:「在戰場你是第一流的高手,在情場卻是第九流的低手。還敢在本殿前重提什麼一親香澤,想起來恨不得宰掉你。」

    龍鷹摸不著頭腦道:「那句話有什麼問題?」

    太平公主氣鼓鼓的道:「當時你是怎麼說的?」

    龍鷹苦思道:「我是怎麼說的?」

    太平公主生氣道:「可知你們男人,為滿足一己之私,信口開河。事後忘得一乾二淨。」

    龍鷹抓頭道:「那晚我尚未來得及和公主海誓山盟,已給公主趕出去,究竟我忘掉哪句使公主含恨在心的話?」

    太平公主呆看他片刻,柔聲道:「龍鷹你是個很離奇的人,可以變得不可一世、英雄了得,也可以像現在般似個市井無賴,胡言亂語。是否種魔的影響?」

    龍鷹道:「當時你在八方館嗎?」

    太平公主哂道:「除聖上和胖公公外,宮內重要人物全體在場,只是掩飾得好!你哪看得見人家呢?只顧著和端木菱公然眉來眼去,打情罵俏。自己的名字都忘掉了。」

    龍鷹大樂道:「公主竟為我吃醋,事後有沒有氣得掉情淚呢?」

    公主大嗔道:「吃醋,吃醋!有什麼好稀奇的,哪個女人不吃醋,挪開你的手,滾遠點,不知自己滿手血汙汗臭。」

    龍鷹反把她摟個結實。岔開道:「我們到哪裡玩兒?」

    馬車停下。

    公主餘氣未消的道:「你不懂滾落去看清楚嗎?」脫出他的魔掌,自行下車,不再理睬追在身後的龍鷹。

    宮城以萬象神宮為主殿。居前方的正zhōngyāng,原址為隋之乾陽殿,後被燒毀。高宗在原址建乾元殿,極盡奢華,不過武曌仍不滿意,命薛懷義督工,不顧朝臣反對,將乾元殿夷為平地,每rì勞役數萬人,花九個月時間建成明堂,再易名為萬象神宮。宮殿內外結構獨特,乃當時建築藝術的巔峰之作,充分體現武曌異乎常人的氣魄和野心。

    神宮高起三層,底層正方形,每方配以不同顏色,象徵四時,四面開窗。中層十二邊形,供奉十二生肖,象徵十二時辰。上層二十四棱柱體,象徵二十四節氣。圓形殿頂由九條雲龍捧拱,zhōngyāng飾金鳳凰昂首傲立,前爪伸開向端門,正是武曌攫取天下的雄心。

    萬象神宮高二百九十四尺,四邊各寬三百尺,氣象萬千,莊嚴雄偉。

    神宮後起天堂五級,比神宮高出百尺,夾著超巨型大佛像。天堂後為貞觀殿,為武曌在宮城內的主寢宮。西是武成殿,是武曌聽政和召見群臣的殿堂。附近有中書省、史館、命婦院、內醫局和供給內寢的重要部門尚食廚。

    以張易之和張昌宗為首的美男團居於貞觀殿西的集仙殿,再西行的洛城殿,更是天下士子翹首企望的聖地,於此武曌親自主持殿試,選拔人才,建構出新的統治班底,令大周政治空前穩定。

    太平公主的行宮陶光園,處於貞觀殿東北,夾河而建,河深逾丈,鳥魚翔泳,此河往西注進神池,正是龍鷹麗綺閣在處。

    雖然實際上陶光園和麗綺閣相隔頗有一段距離,但以宮城的規模和標準來說,可算鄰居。昨夜龍鷹下車處正是以河林美景稱絕的陶光園,由此可見武曌對這位最小女兒的恩竉。

    太平公主逕自進入行宮,留下龍鷹讓一眾太監宮娥招呼,直至被送入宮室安寢,不要說一親公主香澤,瞥一眼的機會也沒有。

    這天一早醒來,雨聲淅瀝,大雨中的陶光園又是別有一番滋味。宮娥來喚他起床,梳洗更衣,伺候周到,還以為就這麼被「逐離」陶光園之際,太平公主使人來邀他到望河軒共進早點。

    喜出望外的龍鷹隨太監抵達望河軒,太平公主不施脂粉的坐在軒外,凝望大雨迷離的河林。

    龍鷹坐到擺滿小點的桌子一側,見她默默含愁,像失去說話的興致,不敢惹她,逕自吃喝。

    雖是不施脂粉,且鬱鬱不樂,太平公主仍是那麼明艶動人,減三分艶光,多添幾分秀氣。

    太平公主終於說話,淡淡道:「昨夜睡得好嗎?」

    龍鷹很想說沒有公主怎睡得好,幸好知道在這種氣氛下絕不宜說這類話,免致火上添油,改口道:「啟稟公主,小人睡得相當不錯。」

    太平公主先是臉無表情,接著忍俊不住似的嫣然一笑,橫他一眼,目光重投雨茫茫的前方,搖頭道:「昨夜人家詐作生氣,是逗你玩兒,只是後來收到一個消息,弄得人家心情大壞,並不是故意冷落你。」

    龍鷹立告心情大佳,原來如此,特別她自稱人家,將兩人間的關係大幅扯近,問道:「公主究竟為何事心煩?」

    太平公主像失去說話的力氣,嘆息一聲,沒有答他。

    龍鷹呆看眼前美女,心想的卻是打從荒谷石屋「邂逅」這誘人至極的大周公主,對她總是很口不擇言。為什麼會這樣呢?自己知自己事,遇上心儀的美女,他像變成另一個人,連對著道貌岸然的端木菱,又在大庭廣眾之前,仍無法按捺得住。難道是因被押離小屋前,一直沒有接觸女性的機會,而卻看過不少,一切只能在想象中進行,養成對美女肆無忌憚的作風,至於是否如此,只有老天爺清楚。

    太平公主的聲音傳入耳內道:「你在想什麼?」

    龍鷹心中一動,道:「公主現在的神態,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可否讓我猜猜公主的心事,如果猜中的話,公主賞我一個香吻。」

    太平公主苦笑道:「真不知你是聰明還是大笨蛋,人家哪還來親嘴的心情,就算給你猜中,人家不過敷衍了事,鷹爺有樂趣可言嗎?昨夜人家想得心累了,現在事事提不起勁。」

    龍鷹微笑道:「那就事後親嘴!」

    太平公主大訝道:「你真的猜得到?」

    龍鷹試探道:「不是與你三皇兄有關,就是與四皇兄有關,對嗎?」

    高宗有八子,四個是武曌所出,而武曌把己出的四子長幼次序自行排列,因而排最後的李顯和李旦,從七皇子、八皇子,變成三和四。

    太平公主坐直嬌軀,秀眸撲閃撲閃地看他。

    龍鷹道:「此事可包在我身上,保證妥善解決,你母皇將沒有藉口降罪公主的皇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