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心靈筆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賓館內。

    眾人聽過我的計畫後,都點黜頭稱善。

    西琪欣喜地道:「那就好了!蘭特不用四出姦淫婦女,我也不用心中不安了。」

    榮淡如對小風後笑道:「想不到他不用邪術就輕易把你收伏了。」

    小風後寧素真道:「你又抵抗得了多少天?。」

    榮淡如苦笑道:「怕都有三、四天吧!」

    眾人笑了起來。

    寧素真道:「法師!我要隨你同往巫宮去,還想帶葉鳳一齊去,她是可以絕對信賴的。」

    我向淡如打個眼色,想由她出口拒絕,豈知巨靈插入道:「我贊成!」

    我們愕然望向他。

    戰恨呵呵一笑,摟著他的大肩道:「我支持我們的大情人,只要葉鳳小姐聽他說上半天情話,我保證會向這好兄弟投懷送抱。」

    我們啞然失笑,原來如此。

    西琪提議道:「不若把戴青青召來,法師索性帶著巫國三大美人,招搖餅市,如此會更使狂雨弄不清楚我們在攪什麼,這對戴青青亦公平一點。」

    我一方面信任她的智慧,另一方面覺得如此驚人之舉,甚對脾胃,可是仍有一點猶豫,皺眉道:「我們那有耽擱的時間呢?」

    寧素真嬌笑道:「不用擔心,若我沒有猜錯,最遲明早戴青青會到達這裡,因為前天我接到她的傳訊,著我把你們多留上兩天,那時我還以為她想找你算帳,現在才知道是耐不住相思之苦。」

    眾人無不莞爾。

    那晚風後宮內舉行了盛宴,我拋開陰風的邪功異行,巧妙地向寧素真的手下傳出訊息就是表示我這陰風的巫功已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轉化了氣質,再不會作姦淫之行,寧素真是真的愛上了我,而不是被我控制了。

    當這消息傳到狂雨耳裡時,必會使他滿懷猜疑,莫測高深。

    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設法阻止我進見巫帝,另一方面他亦必須首先戰勝我,不讓我征服屠姣姣。

    我會令他失望的。

    沒有女人可抗拒懂得巫術的蘭特的。

    我有這信心。

    次日戴青青在一大隊黑叉軍的護疊下,抵達風城,其中自有一番欣喜之情。

    為了爭取時間,午後我們立即起程,由水路乘中型風帆往紅魔人的首都「紅京」進發。

    船上全是我們的人,所以氣氛和洽,輕鬆愉快。

    我們會很快進入紅魔人的勢力範圍,事實上反而安全起來。

    紅魔人縱使膽比天大,亦不敢冒大不韙攻擊一艘載著兩大法師的船,尤其是還有小風後和戴青青,所以鬥爭已轉移成為我和狂雨法師兩人之間的事。

    關鍵人物就是「龍女」屠姣姣。

    她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大美人呢?

    正艙裡。

    我們圍坐餐桌,共進晚膳。

    我和戰恨兩人各坐長台的一端,巨靈和葉鳳坐到一起,態度親熱,看來這個傢伙已得了我左右兩邊坐著戴青青和西琪、寧素真和榮淡如。

    灰鷹則在艙外忘情工作,負起防務和航行的重任,他確是個很積極投入工作的人。

    席間各人談笑風生,因有青青和素真隨在左右,使我心情大佳,寧素真更是萬種風情,媚態橫生,嬌嗲到不得了。

    話題很快轉移到屠姣姣身上。

    寧素真道:「姣姣是個相當驕橫任性的女孩子,人卻冰雪聰明,很不易應付。」

    戰恨道:「不理她如何驕傲,我都不信她能逃,大劍師撒出的情網,只怕狂雨將她送到別處,使我們連見她的機會也沒有。」

    榮淡如道:「這你就無須擔心,若狂雨這麼做,這殤巫術之戰應算狂雨早已輸了,因為誰也可由此看出他是膽怯,膽怯的巫神何能服眾,何況他亦會因膽怯而使法力退減。」

    戴青青皺眉道:「這點我始終不太明白,為何屠姣姣失身於陰風,會代表輸家是狂雨呢?」

    榮淡如道:「道理很簡單,這是狂雨通過屠姣姣和陰風作的一個鬥爭。臉具後的陰風又老又醜,絕吸引不到女人,他倚仗的只有是巫法,若屠姣姣真的被陰風勾引了,正代表狂雨沒有破解陰風巫法的能力,保護不了一個女人。」頓了頓續道:「而且嘛,情勢是對狂雨有利無害,因為屠姣姣是受過狂雨訓練的人,應能對抗最厲害的巫術,她本身對陰風又惡感甚深,在一骰情況下,陰風根本無所施其技。所以狂雨甚至會製造機會讓我們這個陰風施法,因為狂雨若能一舉破了我們這陰風大法師的妖法,他不但勝利了,還可將陰風變成他聽話的奴才,永遠受他控制。」

    巨靈失笑道:「可是事實上大劍師向屠姣姣施展的並非巫術,而是情術,屠姣姣如何抵擋?狂雨又如何去破?」

    西琪冷靜分析道:「不要這麼快洋洋得意,就算大劍師向屠姣姣顯露真臉目,說盡甜言蜜語!由於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屠姣姣會以為這正是巫術一種最高的境界,到時說不定會弄巧反拙。」

    眾人想了想,都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高漲的情緒立時萎退。

    我道:「其實我們真正的目的,只是要進入巫宮,找巫帝算帳……」

    榮淡如打斷我道:「我明白你在說什麼,因為你並不明白巫宮守衛森嚴的情況。守衛巫宮的人叫巫奴,這批人只有十多個,但都像陰風奴那樣,被狂雨以藥物激發起體內的潛能,力大無窮,悍不畏死,耳目靈銳,要闖過他們實是難比登天,所以最好的方法還是先勝過狂雨,最好能真的把他制伏,我們才可安然入宮。」

    戰恨道:「假若我們一抵紅京,狂雨立即接受我們的要求,讓我們進宮,豈非所有難題迎刃而解,我們今次來,是要把聖女西琪獻給巫帝啊!」

    榮淡如嘆道:「狂雨豈是如此易與的人,以前我們每次往見巫帝,都因為巫帝要召見我們;今次我們這樣去見巫帝,實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狂雨怎能不懷疑我們的動機,所以若我們提出要獻人,他會先要人,然後推說讓巫帝自行決定是否肯見我們,你說大劍師捨不捨得把我們的乖琪琪疊進險境裡去?」

    戰恨啞口無言。

    寧累真道:「要過狂雨這關,定要把他制伏,不過要征服屠姣姣,還有另一項難題,就是屠姣姣和她父親兩名年輕大將柳客和機鋒正陷進三角戀愛的苦局裡,即使在正常的清況下,大劍師想插上一腳也不容易,所以事清並不樂觀,大劍師雖有狂雨破不了清法,可是要在短時間內取得屠姣姣的芳心,卻殊不容易哩。」

    說到這裡,眾人都感到前路一片黑暗,況且若露了底,在紅魔人的強大勢力下,逃命已不容易,何況深不可測巫帝就在那裡呢?誰能測到他有怎樣的驚人法力?

    巫神河是巫境內最大河流,起點是風城之南,往北流去,經過十多個紅魔人的城市。

    紅魔人的首都紅京是這片陸地北端臨海的大城市,也是巫境內最宏偉的都會。紅京南郊有個奇異的天然地窟,岩壁布滿美麗的鐘乳石,令人聞名喪膽的巫宮,就是建在地窟內最廣闊的主洞內。

    這地窟又名巫淵。

    到巫國來就是要到那裡去。

    我能否及時把公主營救出來呢?

    事了後,我將什麼也不管,帶著我心愛的女人和骨肉,在淨土找處環境優美的人間勝景,和她們享受畢生戀愛的甜蜜滋味,讓利劍積塵好了。

    我在船尾憑欄眺望月照下蓋著白雪的兩岸,和閃爍著燈光的寬廣河道。

    巫神在巫國是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的,他代表著巫帝,所以我們要到紅京去,沿途的紅魔人絕不敢阻攔,只要一天我的身分不被揭穿,我是大致安全的。

    那天若非有狂雨在背後撐腰,術由亦不敢向我們施詭計。

    西琪來到我旁,靠著我柔聲道:「蘭特!我從末感覺到你像現在般那麼心緒不寧,是否失去了信心呢?」

    我點頭道:「自從知道巫帝並不是人類,我連一點把握和信心都沒有了。」

    西琪道:「千萬不要失去信心,否則我們必敗無疑。」

    我嘆了一口氣道:「放心吧!當一個好劍手出劍後,他的心神會與劍合成一體,只知要取勝,其他一切都忘卻了。」

    西琪欣喜地道:「我相信你!」

    寧素真來到我另一邊道:「可以加入你們嗎?」

    我笑道:「若我現正和琪琪在床上做愛,你絕不須說這句話,脫精光爬上來加入就行了。」

    寧京真頓足嗔道:「你真壞!」

    我想起一事,問道:「你父親是怎樣給巫帝害死的?」

    寧累真神情一黯,默然片晌道:「父親自從成功除去巫帝對他的心靈禁制後,一直找尋種種藉口,拒絕巫帝十年一次的召見,巫帝因而動了疑心,指使陰風來殺害父親,他催眠了父親的一個寵婢,在她體內藏了一條極毒的小蛇,當父親和那寵婢歡好時,他在別處施法,使毒蛇由寵婢體內鑽出來,咬著父親的咽喉,那寵婢則發了狂般纏著父親,使他不能及時取藥解毒,就那樣慘死了。」

    我聽得毛骨悚然,這樣的巫術實在太恐怖了。

    寧素真低聲道:「我還未多謝你給我報了大仇呢!」

    我伸手過去摟著她,愛憐地道:「你已以身相許我了,還有什麼比這謝禮更珍貴呢?」

    寧素真道:「父親由巫帝的作惡工具,變成與巫帝完全對立,是一個長期的鬥爭,他把這過程詳細地記錄了下來,你要不要看看?」

    我大喜道:「那會是至關緊要的一件事,我要立即細心讀讀。」

    寧素真道:「待會到睡艙時,我拿來給你吧。」

    我點頭道:「由今晚起,除了和你們歡好外,床上的另一節目就是讀這日記。」

    榮淡如和戴青青剛好走了進來,淡如伸手摟著我和寧素真的肩頭,笑著向寧累真道:

    「小風後你慣不慣和另三個女人,同時在一張床上與一個男人歡好?」

    寧素真俏臉一紅道:「我也不慣和一個男人在一張椅子上做愛,昨天還不是那樣做了嘛?」

    我聽得心中一酥,向站在我身後的戴青青道:「你又怎麼說?」

    戴青青輕輕道:「我早給你以巫法勾了魂魄,你要我做什麼便做什麼吧。」

    我大笑道:「如此良宵,豈能虛度,我們立即打道回艙,免得誤了看書的時間。」

    「開竅成為巫神後至今三十年了,這些年來,我從沒有一天懷疑自己所做的事是錯的,直至那天晚上,在巫帝的神像前,當他與我心靈接觸時,不知基於何種原因,我看到了他的真面目,此後每晚我都在噩夢中度過。那是否只是一幻象?不是的!我的深心知道那是一個事實,多年的靈修使我有著超越常人的直覺。我感到絕對的悲觀。我知道巫帝在懷疑我洞悉了他的真相。我知道有一天我會被殺害。巫帝是不會容許任何人知道他的真面目的。這是沒有人曾經歷過的可怕經驗。巫帝並不是人,而是藏在地底裡的一種可怕生物,或者尚欠缺某些條件,終有一天他會走出來的,人類悲慘的命運早注定了。

    有機會讀到我寫下來的這些事的人,切勿以為我是瘋言病囈,我所寫的每一個字,都是千思萬慮後得出來的結論。在巫術的領域裡,我最感興趣的是人類秘異莫測的心靈……」

    接著下來的十多頁,都是記述他如何鍛鏈自己的心靈,也是在這修練的過程裡,他發現了巫帝加諸在他心靈裡的禁制。

    縱使在溫暖的被窩裡,又有青青和素真火熱的赤裸胴體緊纏著我,西琪和淡如的相伴,我仍看得手足發冷,卻沒法停下來不看,因為我急切想知道巫帝的一切,愈多愈好。

    這筆記對我的用處之大,將有難以估計的價值,使我對人類廣闊無邊的心靈,有著跨前了一大步的認識。

    筆記繼續寫道:「巫帝加諸我靈魂的邪力,充滿了冷酷和仇恨,那是一種我全然不了解的邪惡感覺,對抗的唯一方法,就是人類的愛,只有愛才能助我化解這禁制,讓靈魂重獲自由。」

    我心中一動,想到我助淡如脫離巫帝的控制時,用的不正是我對她的熱愛。

    筆記至此完結。

    我禁不住大為失望。

    素真的巫神父親為何沒有寫出巫帝的真身分究竟是什麼來的,也沒有具體寫出他解除禁制的方法。

    我禁不住苦惱地嘆了一口氣。

    西琪爬了起來,露出美麗的赤裸上身,滿臉通紅地向我道:「蘭特!睡吧!」

    我再嘆一口氣道:「我需要多一點的愛,否則定會發噩夢。」

    西琪兩眼燃燒著情欲的火焰,甜甜一笑道:「讓你的乖琪琪給你好嗎?」

    我心中一動,似乎掌握到某一重要的關鍵。

    西琪吹熄油燈,跨過戴青青,在黑暗裡伏到我身上輕輕道:「你不要動,讓琪琪服侍你,莫要吵醒她們。」

    翌晨餐桌旁的四女特別嬌柔可愛,出奇地愈來愈冷然自若,超脫於肉慾的西琪尤其嬌媚橫生,不時俏臉紅紅地偷看我,使我心癢難熬,忍不住湊到她的小耳旁低問道:

    「為何我的乖琪琪今早變得如此可人,發生了什麼事在你身上。」

    西琪羞不可仰,做了個只有淡如才會做的動作,從台下伸手過來按著我的大腿道:

    「昨夜你在看筆記時,我把自己的心靈和你的連在一起,陪你一齊細心去讀,忽然間你的心湧起強烈的愛火,把我整個人燃燒起來,完全不由自主地向你求愛,那感覺直到現在仍留在身體的至深處,自母親引發我的潛能後,我還是第一次這樣,那感覺很好!真的很好!蘭特我愛你。」

    我一呆道:「是的,這些天來你是第一次這麼熱情奔放。」

    西琪半喜半嗔地橫我一眼,台下的纖手大力捏了我一下。

    淡如奇怪地地望向西琪。

    我靈機一動,向西琪問道:「當日百合告訴我她把愛輸進魔女刃去,使刃內的龐大能量能轉移到我體內,那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西琪把小嘴也湊往我耳旁道:「魔女刃內藏著父神輸進去龐大無匹的能量,那是一種能與人類肉體精神結合的靈能,玄妙無比,但如何與脆弱的人結合,卻是不可逾越的大難題,即管母親的體質亦受不了。」

    「於是母親想出了一個妙想天開的方法,就是首先要愛上一個男子,然後她再以心靈的力量把自已的愛輸進刃內,與那龐大得可以使萬物重生的靈能結合,以愛為引導,使靈能名副其實地‘愛上了你’,所以也不會傷害你,就像男女的結合那樣,這也是沒有女人能抗拒你的原因之一。」

    我一震道:「昨晚你定是受到這靈能的刺激,所以情不自禁向我求愛,是嗎?」

    西琪甜笑地點頭,台下的玉手抓得我更緊了。

    戰恨剛在捧餐上來十二游女最美的兩女之一穗兒的臀上輕摸了一記,向我咕噥道:

    「大劍師大清早便和你的小情人喁喁私語,弄得琪琪臉孔耳赤,看得我妒忌得要命,是否在示威了那是我們夜狼人的方式。」

    淡如白了戰恨一眼道:「你自己不滿足嗎,昨夜把我的穗兒弄上床去了,我還未和你算帳呢。」

    巨靈拖著葉鳳的手踏進艙內,聞言笑道:「這艘船讓我們名之為愛之舟,我今天是一生人來第一次沒有在日出前起來練劍,那感覺真的很好。」

    青青和素真想起夜來的荒唐,俏臉紅了起來,心下則對巨靈的話大大認同,起了共鳴。

    淡如向西琪取笑道:「乖琪琪何時懂得主動向男人挑情的,不是起床還不到半刻,又想和你的男人回到床上去吧?」

    西琪立時臉紅耳赤,台下的手仍不肯放過我,垂頭來個默認。

    眾人不論男女,都被她前所未有的風情盪態惹得怦然心動,楞在當場。

    我心中再動,知道她因感受到我體內結合著愛的靈能,牽動了心內對我的熱愛,竟致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同時想到淡如和她之間微妙的情意,也是因為兩人身上同時擁有我的「愛能」,所以才互相吸引著。

    也明白到為何以她聖潔的心靈,仍然一點受不起我的挑逗。

    更明白了為何異能既會有衰竭之時,可是當我為華茜治傷時,靈能不減反增。

    因為那是一種愛的交換。

    在爭奪淡如之戰裡,巫帝敗於我手下並非偶然,因為我擁有克制巫帝的愛。

    喚天巫神筆記中所指的「愛」,是否就是這樣?

    巫帝是一種只有仇恨沒有愛的邪惡生物,若給愛侵入他的精神裡去,他將完了。愛對他就像無比厲害的劇毒。

    因為他受不起。

    我的心狂跳起來,知道自己掌握了與巫帝鬥爭的一個重要關鍵,掌握了征服屠姣姣的必勝秘訣。

    西琪在我耳旁低呼道:「蘭特,求你立即和我回到床上去,你挑起了人家最原始最狂野的情燄。」

    我對她微笑道:「我指頭也沒有碰過你呵!」

    西琪低聲道:「是琪琪不好,由昨晚到現在,我的心靈都捨不得離開你,所以才弄到現在這樣子,不過你要負上責任的。」

    我心中大樂,凝聚起體內的靈能,但和以前不同的是心中激起了強烈的愛,往淡如望去。

    淡如正笑著往我望來,看樣子是要嘲笑我幾句,但一接觸到我的眼神時,嬌軀劇震,俏目被我牢牢吸著,艷麗如花的俏臉脹紅起來。

    我柔聲道:「淡如,你有什麼感覺?」

    淡如破天荒第一次羞不自勝地道:「你這壞蛋,這樣挑逗人家。」接著一呆道:

    「為何你竟懂得媚術?」

    當她動情時,我發覺成功地緊鎖著她的心靈,不讓她有絲毫逃遁的機會,忽然間我掌握了巫術的精粹,就是如何去控制別人的心靈,不過巫術要控制別人的靈魂是惡意的,我卻是善意的。

    巫帝以邪惡的力量控制人,我卻是以愛的力量。

    淡如俏臉更紅了,呼吸急速起來,這是因為我的愛裡含著情慾。

    我感到完全地掌握了異物輸進魔女刃內那龐大無匹的靈能。

    我放過淡如,往戰恨望去,洋溢著熱烈的友情。

    戰恨和我眼神相觸,呆了一呆,目光透出真摯的感情。

    我明白了。

    這靈能不但可駕馭物質的世界,也可以駕馭精神的世界。

    全因為魔女的愛。

    戰恨奇道:「你的眼光很怪,好像把無限的生機送進了我體內,使我感到整個天地都可愛了起來。什麼妒忌都沒有了。」

    巨靈好奇心大起道:「你也望望我。」

    我往他微笑望去,送出心中的感激。

    巨靈一震道:「果然厲害,我感到所有事物都活了過來,充滿著超越了人欲的愛意。」

    寧素真拉著我的衫角,低聲求道:「大劍師不要偏心,我也要你像逗如姊般逗我。」

    我暢快無比,往她望去,故意加強肉慾的成分。

    這小妮子本身對我迷戀至深,那受得住這靈能衝擊,嬌軀發顫,小嘴張了開來,臉上情思難禁,剪水雙瞳閃著慾望的火花。

    我為了公平起見,將愛欲由眼神往戴青青送去,這黑美人更是不濟,捧著胸口,耳根都紅透了。

    如此挑情引起強烈反應的滋味,我還是首次嘗到。

    淡如站了起來,一把挽起了我,狠狠道:「陰風法師,你吃早餐的權利因你邪劣的淫行已被剝奪了。快和我們上床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