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決戰皇城(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龍鷹從敵方的棍子上走過去,展開攻勢。如此奇招,確是想所未想,聽所未聽。

    薛懷義當機立斷,放開從未試過在戰鬥中離手的鐵棍,任它落往地面,絲毫不理砸下來的椅子,矮身坐馬,一拳朝龍鷹胯下要害轟去。

    任誰也知龍鷹贏了賭注,第二招即令薛懷義兵器離手,但犧牲的肯定是他的小命。

    「砰!」

    椅子在被擊中要害前,先一步砸中薛懷義,勁氣交擊下,化為漫空碎片。出乎料外,本該對堪稱當世橫練大家薛懷義毫無威脅力的木椅,像暴風摧殘嫩草般,把本穩如鐵塔般的薛懷義打得踉蹌橫跌開去,硬撞往他右旁的桌子,碰得椅裂桌翻,桌上的東西一股腦兒傾瀉地上,杯碎碟破,情景混亂,薛懷義還血流披臉,全賴伸手按地,方沒變成滾地葫蘆,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原來所謂外家橫練,是要練得皮膚肌肉堅硬如鐵石,能抵得住等閒拳腳刀槍,不過遇上有內家真氣的對手,則只能起輕微的阻擋作用,故被視為下乘功夫。

    像薛懷義的內家橫練,練的是內家真氣,可勁隨意轉,從內而外應付敵人的攻擊,等若護體真氣,比之外家橫練,有天淵之別。

    剛才由於薛懷義力求一舉斃敵,將體內近八成真氣全集中往攻向龍鷹下yīn的一拳,抵擋龍鷹一擊的護勁只餘兩成真氣,而在一般對敵的情況下。該是足夠有餘,豈知龍鷹貫滿椅子的真氣並非凡氣,而是超乎真氣來自魔種的奇異能量,立即破去他已嫌不足的護體真氣,純憑外家橫練硬挨一記,哪還不被打得東倒西歪,內腑受創。

    早前胖公公密告龍鷹的正是他橫練氣功的虛實。令龍鷹對他瞭如指掌,反之薛懷義對龍鷹一無所知,在龍鷹一手營造出來的形勢下。吃了個大虧,丟盡臉子,激起兇性。進一步失去高手應有的冷靜,陣腳大亂。

    龍鷹如影附形,左腳尖觸地,右足疾掃薛懷義耳鼓穴。

    薛懷義使出渾身解數,憑按地的手撐得軀體離地,收縮伸張,撐出其中一腳迎擊龍鷹。

    「砰!」

    這次雙方均沒占絲毫便宜,龍鷹給送往屋樑,薛懷義終滾跌地上,當龍鷹回落實地。薛懷義藉腰力彈起,雙目噴火的朝龍鷹殺去。

    眾人看得怵目驚心,沒發出任何聲音,只餘沉重的呼吸聲。

    龍鷹先往後移,然後衝前。與薛懷義戰作一團,全是埋身搏擊的功夫,且是招招不顧己身,只避開要害,務以擊中對方為主的戰術。

    薛懷義採取此一戰術是理所當然,因為他一向以這套名之為「玩命拳」的功夫名震洛陽。顧名思義,就是以命博命,憑著天生異稟和練至登峰造極的內家橫練,一旦敵人被逼至不得不和他打這種方式的硬仗,從沒有一人能在他手底下活命。

    龍鷹卻似是主動和薛懷義如此拼過高低,以硬碰硬,你擊中我一拳時我回敬你一腳,場面火爆目眩,兩人均以高速進退閃躍,此來彼往,一時間沒人弄得清楚任何一方中了多少招,誰勝誰負。

    薛懷義則是心中暗喜,因為龍鷹此刻打到他身上的勁道正不住減弱,大不如前,在這方面他是經驗豐富,儘管對手起始時氣勢如虹,但終在氣脈和挨揍上比不上自己,敗象已呈,只要加重壓力,龍鷹肯定挨不過十招。

    場中眼力高明者,亦從速度和氣勁上看出採用這最不智戰術的龍鷹落在下風。

    而事實確是如此,不過卻是龍鷹一手炮製。

    胖公公指出要擊敗薛懷義,江湖上能辦到的肯定在二十人以上,但能殺他的不出寥寥數人,正因他這套以命博命的戰法。加上他須隱瞞袖裡的乾坤,為此多吃了最少四拳一腳。

    驀地龍鷹踢出妙至毫顛的一腳,掃在對方股腿肉厚處,魔功迸發,薛懷義應腳橫跌,今次龍鷹是不求傷敵,但求脫身,接著往後疾退,猶如一道魅影般仰身穿窗,投往外面廣闊的空間去,登時惹得外面傳來cháo水般起伏的驚譁聲,可想見無緣登樓的觀戰者終於盼望到的那種興奮心情。

    龍鷹的聲音傳回來道:「兀那假和尚,還不撿起爛鐵,下來和龍某再戰三百回合。」

    薛懷義確起過撿棍之心,剛才雖占上風,但得來不易,被龍鷹的能捱善攻打怕了,如能以鐵棍對龍鷹空手,當然有百利而無一害。只恨給龍鷹公開點破,他再厚顏無恥,也沒法在眾目睽睽之下撿起鐵棍。

    下一刻他空手撲至窗旁,見在官署間廣闊的空地上,以千計的人正往四周呈圓形的退開去,以騰出空間讓兩人決鬥。

    龍鷹剛好落在以人築成圓形空地的zhōngyāng,離八方館足有百多步,背向他。

    薛懷義心中獰笑,知龍鷹已是強弩之末,只要自己乘勝追擊,可取對方狗命。大喝下去道:「明年今夜此刻,就是小子你的忌辰!」

    言罷躍往窗外去,食堂內的人一哄而上,擠到窗旁。

    燈火映照中,龍鷹看著薛懷義躍離八方館的三樓,清楚明白時辰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對方。

    翻離三樓的一刻,他確是傷勢頗重,但薛懷義的橫練真氣畢竟與先天真氣有別,只能傷他的肉身,魔種的元氣元神夷然無損。當他踏足實地,魔功已運轉九個週天,復元至十之**。

    龍鷹動了,像一股龍捲風般轉動著飆移往薛懷義的落足點,令尚在凌空當兒的薛懷義生出無從入手的沮喪感覺。而令他大為震駭的,是依龍鷹的來勢,剛好於他足尖觸地前的一刻殺至。他的橫練功夫大半苦工全在下盤上,如不能沉腰坐馬,功力勢要大打折扣,不過此時他再沒有回頭路可走,又想到對方是外強中乾,遂全力催發真氣,一手護臉另一手護下yīn,好硬捱對方攻擊,還想到著地後反攻之法。

    龍鷹左刻乾右刻坤的兩支護臂,滑入手中,但由於他遮掩得宜,加上燈火在長風下閃動搖曳,旁觀者全看漏眼。

    遙對兩邊的樓上樓下,加上空地上的觀戰者,過萬人透不過氣來的瞧著這場勝負未卜、驚心動魄的苦戰。

    龍鷹挨至此刻,早出乎絕大多數人料外。

    薛懷義終於足尖觸地,龍鷹煞止轉動,變成欺身直逼對手,在眨眼的高速中,雙手左右開弓,連續朝薛懷義胸腹狂擊十多記。

    在所有人不能置信眼睜睜的目光下,薛懷義像個扯線傀儡般不住跳躍,臉上現出驚駭yù絕的神情,鮮血不住從眼耳口鼻濺出。

    龍鷹再一個旋身,在薛懷義傾頹前,乾坤回到袖內,撮指成刀,劃過雙手軟垂的薛懷義粗壯的脖子,掌未至,刀刃般的魔功勁氣,早橫過這死有餘辜,作惡多端的假和尚的頸項。

    人頭甩飛,屍身還站了片刻,然後「砰」地一聲傾金山、倒玉柱的栽在地上。

    全場過萬人,沒有人發出半絲聲色,呼吸聲似都消失了。決勝負的一刻出現得太突然太快,更是大部分人做夢沒想過的結果。

    龍鷹昂然傲立,雖是身染血汙,其氣定神閒卻像沒發生過任何事。

    龍鷹的感覺很古怪,清楚自己剛開殺戒,第一次殺人,但心境仍若不波止水,與自己決鬥前猜想的截然不同,恐怕該與魔種的特性有關。

    魔種的特性,變成他的特性。這場決戰標誌著他真正踏足江湖,陷身你不殺人別人殺你的江湖局。

    「聖上駕到!」

    眾人怎想得到武曌競選此刻親臨戰場,循聲望去,一行數百騎朝他們的方向馳至,領頭的是高居馬上,龍袍帝冠的武曌,稍後是胖公公和御衛大頭子、被賜武姓的大將軍武乘川,再後是輛馬車和分作六排的御衛,忙避往兩旁,黑壓壓的跪滿地上,高呼萬歲。

    武曌神情肅穆,策馬直抵仍傲立在身首異處的薛懷義旁的龍鷹前方五步的位置,在馬上低頭俯視龍鷹,似想擠出點笑容,卻沒法辦得到,目光轉投往薛懷義的屍身,鳳目射出複雜的神色,語調卻是寒若冰雪,冷冷道:「梁國公漠視朕之jǐng告,不但未能虛心自省,且持兵器硬闖皇城,實是咎由自取,又是不自量力,致招身首異處之禍,與人無尤,若有任何人敢藉此生事,再起爭端,朕立殺無赦,罪誅一族,不得異議。」

    她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在官署廣闊的空間飄盪,過萬人竟靜至落針可聞,盡顯天威。

    武曌從薛懷義處移開目光,掃視全場,沉聲續道:「姑念梁國公撰《大雲經疏》曾立大功,德被眾生,朕賜准其遺體送返白馬寺,火化後造塔葬之。至於其所度僧徒,悉數流配遠州,有生之rì,不准踏足神都半步。」接著聲音轉軟,向龍鷹道:「龍先生為朕之大周國賓,竟被此愚不可及之徒sāo擾先生清靜,是朕之過。請先生上馬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