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前因後果(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籲出一口氣,道:「竟然如此!」

    胖公公笑道:「不過武曌的奼女**太厲害哩!薛懷義撐不住,給他心生一計,於眾弟子中挑選了長得俊秀又資質不凡的兩個弟子,就是張氏兄弟,傳以採補之術,好讓他們從其他女性取得補充,再以兩人代他一人,形成今天的局面。」

    龍鷹嘆道:「明白哩!今天的薛懷義對武曌再沒有利用價值,此人又不懂收斂,驕橫如故,令武曌心生殺機,但又不願張氏兄弟曉得她想殺他們的師父,故激薛懷義來找我晦氣,若薛懷義死掉,只好怪他學藝不精,不自量力,怎都扯不上武曌。」

    胖公公道:「你看漏了最關鍵的一點,就是端木菱來訪。薛懷義是由武曌一手捧起來的白馬寺住持,該寺為佛門聖地,佛門怎容這個假和尚弄得聖寺烏煙瘴氣,但礙於薛懷義有僧王法明在背後撐腰,而僧王法明隱為靜齋以外的佛門第一高手,誰有本領捋他虎鬚?今趟端木菱來見,向她大興問罪之師,為的是兩件事。一是薛懷義霸佔白馬寺。在如今皇嗣未定的形勢下,與端木菱對撼是下下之策,雖然慈航靜齋正是魔門後武曌的另一主要目標。故此殺薛懷義是武曌對靜齋的緩兵之計,把白馬寺交回端木菱又如何?佛門早被武曌弄得分崩離析,自有法明出手對付端木菱這漂亮妮子,說不定可收為內寵,不用她親自出手。若說厲害。恐怕十個薛懷義都不是法明對手。」

    龍鷹咋舌道:「法明竟如此高明?」

    胖公公道:「我不宜逗留太久,法明方面的事有機會再說。剛才武曌頒下嚴令,不准薛懷義和張氏兄弟踏足上陽宮半步,以添他們對你的恨意。不用知道過去未來也清楚,你何時離開上陽宮,薛懷義何時來殺你,時間絕不夠你吃一頓飯。」

    又道:「告訴我!你善用什麼兵器?薛懷義用的是一根齊眉鐵棍。未曾嚐過敗績,如你能斬下他的臭頭,保證你立即名揚天下。至少在我心中大振聖門之威。」

    龍鷹道:「有或沒有都可以,似乎什麼東西都可變成我的拿手兵器,包括整個環境在內。」

    胖公公大喜道:「這就成了!」

    湊到他耳邊說了一番話。

    龍鷹回到御書房開工。想起當rì所謂「拖延之策」,現在看來只是笑話。又想起武曌指他是第二個練成種魔**的人那句話。第一個指的當然是向雨田,胖公公亦不知此事,其中關鍵處,該與武曌不惜一切想得到種魔**的原因有關聯,想到這裡,記起向雨田曾提及一個叫燕飛的人。

    思索間,俏人雅回來,依然從後門躡手躡腳進來,該是想嚇他一跳。以報復早前被他嚇至魂不附體的一箭之仇,一臉純真可愛。龍鷹詐作埋頭疾書,好讓她jiān計得逞。

    「鷹爺午安!」

    縱管她大聲疾呼,仍是那般柔柔韌韌的瀝瀝鶯音,沒絲毫嚇人的威力。

    龍鷹詐作被嚇至魂魄出竅般渾體一震。沒拿筆的手在空中揮了兩圈,最可恨是另一手仍寫個不停。

    兩人四目交投。

    人雅不依道:「鷹爺是騙人的。」

    龍鷹哈哈大笑,擱下毛筆,到別處搬張椅子來,放置幾子另一邊,硬迫人雅坐下。道:「我愛看人雅在我面前磨墨的俏樣兒。」

    人雅駭然道:「怎麼成,給人看到不得了。」

    龍鷹按著她香肩不讓她離座,道:「若有人看見,人雅可把責任推在我身上,說是被我用劍架著脖子強迫坐在這裡磨墨。」

    人雅「噗哧」一笑,有如鮮花盛放,抿嘴忍笑的道:「鷹爺何來劍呢?」

    龍鷹坐回原處,提筆續寫,道:「武林高手,左手是刀右手如劍。明白嗎?」

    人雅聽話的取來墨硯墨條,捋高衣袖,磨起墨來。又忍不住的輕輕道:「可是鷹爺不是武林高手。」

    龍鷹見她肯和自己有講有笑,大有進步,分外感到得來不易的愉悅,道:「你怎知我不是武林高手?」

    人雅道:「武林高手個個兇神惡煞,而鷹爺怎看都不像那種人。」

    龍鷹盯著她充盈天真神色的秀眸,微笑道:「我像哪種人呢?」

    人雅剛想衝口說出心內想法,忽然兩邊玉頰泛起紅暈,害羞垂首,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龍鷹看得心神皆醉。

    自懂事以來,他從未試過這種感覺,只希望眼前美景能永遠繼續下去,直至天終地極。

    為了使她不那麼樣著窘,龍鷹岔開道:「我還以為人雅今天不再回來哩!」

    人雅興奮的道:「奴婢被召返仙居院伺候聖上,也以為沒得來伺候鷹爺,幸好聖上開……噢……」

    龍鷹大樂道:「開什麼?是不是開恩?」

    人雅面紅過耳,避開他的灼灼眼神,道:「鷹爺不是好人來的。」

    龍鷹嘆道:「所以我是武林高手,因為不是好人。」

    人雅大窘,嬌媚的白他一眼。

    看得龍鷹驚心動魄,記起薛懷義對她「天生媚骨,女中極品」的評語。

    龍鷹放下毛筆,伸個懶腰道:「完工!今天工作完畢,我們到什麼地方玩兒去?」

    人雅還以為他是認真的,懊惱的道:「不成呵!榮公公千叮萬囑,奴婢須立即趕返仙居院。」

    龍鷹聳肩灑然道:「那明天才去玩兒吧!保證人雅不用回仙居院報到,以後都不用回去。」

    見人雅一臉不能置信,又驚疑又驚喜的神色,忍不住探手擰她臉蛋。小美人兒任他施為,顫聲道:「鷹爺!」

    龍鷹差點失去自制力,愛憐的道:「明天將是人雅新生活的第一天!」

    步出御書房,腦海仍縈迴人雅的倩影,也知在武曌的手段下,愈陷愈深,至乎失掉亡命天涯的資格,帶著人雅可逃到哪裡去?而最惱人是,明知是陷阱仍心甘情願的投進去,且甘之如飴,這算什麼娘的命運。現在只好做一天和尚撞一rì鐘,在最惡劣的環境下創造最美好的未來。她是女魔帝而自己是邪帝,一天未分高下,鹿死誰手尚未可知。而他唯一的生路,就是撃敗武曌,而在現今的形勢下,這是絕無可能的。

    恭候他的是令羽而非榮公公,令羽先領他到御花園無人的僻靜角落,將一個長方錦盒交到他手上,道:「這是胖公公著人送來交給你的,他對你相當看重。」

    見龍鷹似要拆開來的姿態,忙道:「小將稍作回避。」

    龍鷹道:「沒關係!這是一對名為袖裡乾坤的護臂,乃八十年前江淮杜伏威的獨門兵器。」

    令羽兩眼放光的道:「我聽人說過,那是兵器中的極品,價值不菲。」

    龍鷹笑道:「待老子乾掉薛懷義後,拿去押他娘的五百兩銀,不是可一起去花天酒地嗎?」

    令羽忙道:「這是有銀兩也買不到的寶物,而且鷹爺何須到青樓去胡混,誰及得上我們上陽宮最漂亮的俏宮娥?」

    龍鷹大訝,肅容道:「副統領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令羽聳肩道:「這是上陽宮人盡皆知的事,聖上特別挑了人雅貼身伺候鷹爺,令我們一眾兄弟羨慕得要命。」

    龍鷹暗罵,武曌故意放出風聲,薛懷義曉得後,會失去僅餘的一點理智,若他還有理智的話。

    裝好護臂,把空錦盒交給令羽處理,朝離宮的方向走去,見令羽yù言又止,道:「大家兄弟,有什麼話儘管說出來,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令羽嘆道:「鷹爺最好不要離開上陽宮。」

    龍鷹道:「避得一時避不開一世,我還要到宮外吃喝玩樂。」

    令羽苦笑道:「小將明白鷹爺英雄了得,不過薛懷義非比尋常,若他來惹鷹爺,除非聖上下旨,否則沒人敢插手其中,包括我們飛騎禦衛在內。此人天生神力,最驚人是能把外家橫練轉化為內家橫練,不懼兵刀,普通真勁根本奈何不了他,兼之身經百戰,未嘗一敗,所以雖是仇家遍地,到今天仍活得八面威風。想不到小佛爺竟是他的人。」

    龍鷹拍拍他肩頭,微笑道:「他的好運道將會在今晚結束,我斬了他的臭頭後過兩晚和你們去喝酒。」

    令羽知沒法說服他,沉吟片刻,道:「今天鷹爺問清楚被跟蹤的情況後,立即提議獨自划艇,是否預悉會於途中被人行刺?」

    龍鷹見他對自己有情有義,不忍瞞他,點頭道:「正是如此!但不要問我個中內情。」

    令羽難掩驚異神色,嘆道:「鷹爺真神人也。」

    龍鷹道:「比之那女刺客,薛懷義如何?」

    令羽無話可說,轉變話題道:「鷹爺和推事院的來俊臣有交情,對吧!」

    龍鷹奇道:「你怎會曉得?委實算不上什麼交情,只是泛泛之交吧!」

    兩人步入主殿所在的大廣場,離觀風門有數千步的距離。

    令羽現出理該如此的神色,道:「因為現在來俊臣正在門樓外等待鷹爺,這種人鷹爺最好敬而遠之,宮內沒人喜歡他,他亦沒有任何朋友。如果有一天他橫死街頭,陸大哥肯定沒法抓到兇手,因為想殺他的人實在太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