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天之驕女(下)-牛刀小試(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欣然道:「我有個不情之請,待會他們送上門來時,由我一個收拾他們。」

    眾人齊聲反對,群情洶湧。

    令羽怕他弄不清楚情況,道:「這個小佛爺在神都有點名堂。師父是僧王法明四**駕弟子之一的羊舌冷。他本身頗有家底,在星津橋附近開了所佛堂,修的是歡喜禪,與張氏兄弟過從甚密,更怕來惹事者中雜了張氏兄弟的手下,否則明知我們人強馬壯,豈敢公然挑釁?」

    龍鷹仍想說服他,小馬雙目放光的瞪著窗外的天津橋,忘情嚷道:「我的小魔女來哩!」

    再沒人有興趣去理什麼大佛爺小佛爺,包括令羽在內,個個爭先恐後擁到廂房內的兩扇槅窗,往下望去。

    龍鷹好奇心大起,透窗外望。

    七、八騎出現天津橋上,催馬疾馳,逢車過車的朝酒樓的方向奔來。帶頭的一騎是個彩衣少女,長得俏秀無倫,奪人心魄。其他追在她馬後的,是六、七個一看便知是權貴子弟的年輕俊彥,怒馬鮮衣,意興飛揚,眾星拱月般轉眼隨小魔女消失在下方視線之外。

    眾人返回座位,仍是情緒高漲。

    令羽笑道:「鷹爺勿要怪我們,這小嬌娘確可迷死人,是國老狄仁傑的么女,豔壓全城,最愛找人比武,真敗在她手上的人為數不少,但假敗的肯定更多。」

    小馬雙手抱胸,裝出心迷神醉的誇張表情,夢囈般道:「若能與她真個**,我甘願減壽十年。」

    另一人笑道:「減一百年也不行。」

    足音傳入耳內,其中一人足音特重,以掩蓋其他十多人的腳步聲。龍鷹微笑道:「小佛爺來哩!」

    令羽驚異的瞥他一眼,因直至這刻才聽到足音。道:「引他們進來,不要闖出門外。」

    眾禦衛點頭答應,無不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反是龍鷹有少許緊張,因為這是他首次主動出擊。魔種絕不可以用任何武功或心法去形容,而是超乎任何武功的奇異力量和靈覺天機。沒有招式,沒有成法,不囿限於任何武器的運用。

    據向雨田所說,只有把自己投身於生死立判的險境,不論單打獨鬥。又或以寡敵眾,始能晉入魔種的境界。伱的武器不單是本身的力量,而是整個的環境。那是人魔合一的戰術。在不斷的戰鬥下,魔種一點一滴的釋放出來,當魔種被催發至淋漓盡致,催魔成魔,那時人和魔種將無分彼我,謂之小成。

    來人佇立門外。其他人散往兩旁。

    令羽打個手勢,眾衛紛紛起立,散往廂房各戰略位置,準備如敵人殺入廂房,來個迎頭痛擊,能當上武曌禦衛者,個個經千挑萬選、身經百戰,訓練有素,這種江湖硬仗。根本不放在心上。

    只餘龍鷹和令羽安坐原位。

    一陣長笑聲在門外響起,然後笑聲倏止,重歸寂靜,彷似外面的人忽然消失了。

    龍鷹雖仍看不到敵人,但對敵況卻是瞭如指掌,無有遺漏。全身經脈氣勁澎湃,不宣洩出來,會比大戰連場更辛苦。此際他心中再無絲毫顧慮,還興致勃勃的希望能弄清楚現在的他厲害至何等程度。

    一個鏗鏘含勁的聲音在門外不屑的道:「諸位御衛大哥有什麼好緊張的,我小佛爺只是慕名而來,向龍小弟請安問好,看他如何和我交朋友吧!」

    廂房門終於打開。

    一個身穿黃色袈裟,年輕英俊的和尚立在門外,雙手合十,雙目邪光閃爍,看都不看令羽,只狠盯龍鷹。

    龍鷹啞言笑道:「我交朋友的方式,假和尚伱恐怕消受不起。」

    話剛說完,他像一溜煙般離桌欺到小佛爺身前,在他旁邊的令羽也看不到他如何完成離椅、起立等連串動作。

    小佛爺臉色微變,他恁是了得,往旁閃開,龍鷹想也不想的闖出門外。

    令羽等大叫不好時,門外廊道的激戰早全面展開。

    龍鷹終於身歷其境體會到魔種在戰鬥中的動人天地。就在他閃出房門,踏足長廊的一刻,位於他右方的小佛爺下面踢出一腳,取他小腿的位置。另一人從左邊攻來,一手做出yù攻未攻之狀,另一手揮拳抽擊他腰側。一敵閃往前方,意圖正面攔截,尚差少許始進入攻擊的位置。

    一動無有不動,廊內的十三個敵人,無不因應形勢的變化,尋找加入戰圈的機會,但因受廊道的限制,致互相影響,互相阻礙,沒法掌握龍鷹的情況,形成威脅。

    由於事情發生得太快,對方的武技又參差有別,有人便因欠缺默契產生碰撞,無法在剎那間發揮出以眾凌寡的威力,予龍鷹可乘之機。

    龍鷹的感官靈覺全面提升,一層一層、重重疊疊的氣味進入他鼻腔,在腦海中形成氣味的地圖,令他特別注意的是來自小佛爺踢過來的一腳,帶著草藥的氣味,他直覺感到其中暗藏玄機,同時醒悟過來。

    事實上他一直不明白因何小佛爺明知他是武曌的國賓,仍這般的欺上門來鬧事,理該給他個天作膽也不敢殺傷自己。關鍵就是他們根本沒殺他之意,只是要向他施毒,而這種毒只會損害他某方面的能力,破壞他和武曌的關係。

    他皮膚的感覺也是非凡,幾可說即使失去視、聽、嗅的能力,仍然可以純憑皮膚感應到壓力的輕重、形態,分毫不差地把握敵人攻擊的位置、遠近和速度。

    聽覺更不得了,敵人勁氣強弱,經脈內真氣運作的情況,體內一切變化,莫不收入他的靈耳內。

    而魔種的異能則以氣勁的方式充盈奇正經脈,似是無有窮盡。當他意有所想,道體天然作動,與他的道心契合至天衣無縫,水rǔ交融,達致心知止而神yù行,意到手到的武學至境。

    所有這一切形成他無與倫比知敵的超凡能力,能在戰鬥任何一刻做出最精確的判斷,釐定最佳策略。

    龍鷹倏地後移,兩邊來的攻擊同時落空,小佛爺和左方的敵人差點撞成一團,大駭退後時,龍鷹先一腳踢往小佛爺縮回去的腳,「啪」的一聲,小佛爺裝在鞋頭用心不良的毒針立告折斷,龍鷹一個旋身,來至廊道正中處,騰身而起,一個空翻落往左方,兩敵連什麼事尚弄不清楚,早給龍鷹凌空照天靈穴各贈一指,像喝醉了酒般搖搖晃晃,東歪西倒,使已亂成一團的敵人亂上加亂,潰不成軍。

    龍鷹利用敵人的混亂,鬼魅般在左方敵人的空檔間左閃右移,展開魔種式的埋身格鬥戰術,敵人在衫角都摸不到他的情況下,紛紛中招倒地。

    此時令羽等從房中撲出,加入戰圈,同時將殺往龍鷹的敵人斷為兩截,他們見龍鷹已放倒近半敵人,士氣大振,人人如出柙猛虎,變成他們以眾凌寡,殺得敵人四處奔逃,叫苦連天。

    廊道上其他廂房的客人始發覺外面的激戰,不住有人推門探頭來看,當然沒人走出來,怕遭池魚之殃。

    形勢劇變,本氣焰鋪天的小佛爺忽然變得孤伶伶地面對龍鷹,一時凶性大發,拔出隨身匕首,朝龍鷹狂攻過去。

    龍鷹往後稍退,讓小佛爺可展開攻勢,哈哈笑道:「不用那麼急於交朋友呵!」輕輕鬆鬆的隨手揮打,掃中對方劃過來的匕首,蓄滿的魔勁山洪般爆發,小佛爺慘哼一聲,匕首甩手脫飛,虎口破裂,驚駭也來不及之際,被他側身撐出的一腳命中小腹,整個人往後拋飛開去,重重落往地面,發出「砰」的一聲。

    戰鬥結束,敵人躺滿廊道上,都是只傷不死,但再無人能爬起來。

    令羽仍在善後之際,刑捕房的人來了,原來武曌非常重視洛水區的治安,故刑捕房於此區探子密布,有什麼風吹草動,絕瞞不過他們。

    令羽亮出龍鷹國賓和自己的身分,刑捕房的人不敢怠慢,連忙召集人手,把失去抵抗力的小佛爺當場拘捕,安排押返皇城的官署。

    龍鷹等興高采烈的離開酒樓,來到人擠車多的大街。

    龍鷹問道:「此事必上報聖上,張氏兄弟罩得住嗎?」

    令羽低聲道:「張氏兄弟肯定被嚴斥,不過由於牽涉到僧王寺,結果很難說。」

    龍鷹還想追問,靈鼻從街上彷如氣味的大雜燴裡,捕捉到一絲熟識的香氣,暗吃一驚,忙扯著令羽加快橫過長街,又怕給他發覺異樣,分他心神道:「先前離開上陽宮,發現有人吊在我們後方,究竟是何模樣?」

    令羽目光被大批策騎馳至的刑捕吸引,不在意的答道:「看得不清楚,他坐在船尾划艇,竹笠拉低至掩蓋臉孔,不過跟蹤的手法頗為高明,曉得我們注意到他,泊往一邊登岸去了。」

    龍鷹更落實心中的推想。

    刑捕們紛紛在酒樓外甩蹬下馬,自有人領馬群到酒樓後方的馬廐去,人人行動迅捷,高效率兼有秩序,其中一人越過車馬道走過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