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之驕女(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大感錯愕,不過定神一想,自已現在確不會開溜,因為在這裡他仍看到一線生機希望,到外面去只要武曌來個公告天下,他勢成公敵,那時做人還有啥樂趣。

    令羽道:「小將立即備馬,召集兄弟,奔馬神都,人生快事也。」龍癭道:「可否坐艇子呢?」

    令羽一拍額頭,恍然道:「小將忘了鷹爺是要觀光,遊河是所有遊人必做的事。來!我們到正宮門外的碼頭去。」

    三艘快艇從上陽宮的碼頭開出,同行的八人,全體平民便服,個個年少氣盛,一派好勇鬥狠的惡少模樣,對龍鷹態度尊敬,且是心悅誠服,顯然他在麗綺閣露的那一手,震懾了他們。對武人來說,只有高手可贏得他們尊敬。

    龍鷹坐在船頭,縱rì四顧,遙闊的洛河長風陣陣,在漸明的天色下,一邊是壯觀的皇城,一邊是充盈生活氣息人車漸多的里坊民居,不由心情開朗,大有離開囚籠的痛快,逍遙自在。

    令羽坐在船中處,後面是划艇的御衛,望東滑去,把上陽宮拋在後方。

    令羽提議道:「先遊河,鷹爺飽覽神都美景後,我們到最著名的董家酒樓用膳。找位子並不容易,幸好司禮監會為我們妥善安排。」

    接著欣然道:「我們是叨鷹爺的光,方有機會去大吃大喝,賬單當然由司庫支付。」

    快艇右轉,進入支流,望南而行,整個天地像忽然改變了,雖是支流,仍非常寬闊,即使舟船往來頻繁,水上交通仍保持暢通。

    岸邊遍植楊柳,沿岸是車水馬龍的長街,其旁宅宇如林行人如聊都城的熱鬧繁華,盡收眼簾。

    快艇從一道支流轉入另一支流,又多轉兩次後,龍鷹早眼huā繚亂,不辨東西,亦深深享受其中樂趣。自小以來,他生活圈子狹窄,很多時只他一人留在聖帝府,荒谷的五年更不用說,現在忽然間多了這麼多夥伴置身處又是中土最繁盛的大都會,自然另有一番感受,真有點捨不得離開的滋味。

    左方出現一片園林,隱見樓閣亭台,景色佳絕。

    龍鷹問道:「誰的府第?」划艇的御衛代道:「稟上鷹爺,那是huā得起銀兩的人的府第,神都首屈一指的青樓芳華閣,老闆聶芳華,曾是紅極一時的名jì後下嫁洛陽幫的老大,幸老大早死,讓她可以重出青樓,否則今天便不會有個這麼好的地方。

    令羽笑罵道:「小馬聽到青樓兩字便〖興〗奮,不過他光顧的只是比土窯子好上一點的地痞青樓。唉!這小子又愛鬧事,前天因小事與黃河幫的人起衝突,累得我要出面為他擺平真想揍他一頓,或調他去守正門樓,只恨這小子是我同鄉,他父母又囑咐我照顧他。」

    龍鷹心中一陣溫暖,宮城之外一切都不同了身邊所有人像變回自己,從森嚴的宮城規條中解放出來,有血有肉。

    隨口問道:「這樣在宮外生事,朝廷不萃嗎?」

    令羽肅容道:「我們神都五大軍系,是飛騎禦軍、左右羽林軍、左右禁衛軍、城備軍和外駐軍,均奉有「不得擾民,的軍令誰敢觸犯天條,輕則革職,重則斬首。至於江湖的事卻可由我們私下以江湖手段解決。」龍鷹開始明白武曌的天下何故如此穩如磐石,因為她確是愛民的皇帝對她不由增添三分好感。只要任何人到洛陽走上一回,也得承認武曌將天下管治得井井有條,政績斐顯。民間和朝廷形成強烈的對比,宮內人人自危,百姓則安居樂業,這是個怎麼樣的國度。

    令羽見他沉吟不語,還以為他心懸芳華閣,抱歉道:「芳華閣小將實在愛莫能助,因為沒法也不敢向司庫那班管錢管到滴水不漏的大人們申請。」龍鷹本來沒這個想法,聞言心中一動,想起可向胖公公借銀兩,微笑道:「或許我有辦法。」小馬大喜道:「全賴鷹爺提攜,想不到我終於盼到這一天。」天津橋在望,三艇緩緩靠往碼頭,眾人表演似的躍往岸上,令羽給手下扯到一旁密談,龍鷹意識到發生了不尋常的事,果然令羽回來後,與他登上長街時湊近耳語道:「我們的兄弟發覺有內供奉的人在字門外盯梢,目標顯然是鷹爺,還跟了我們好一陣子,說不定待會有好戲開鑼。」

    龍鷹見他神態輕鬆,暗讚他不愧禦軍的二號人物,禁得起風浪,問道:「內供奉是什麼傢伙?」令羽帶點不屑的道:「內供奉就是聖上的「後宮佳男。集仙殿是他們的地盤,為首者張易之、張昌宗兩昆仲。最得聖上寵幸,氣焰rì張,在宮內一向橫行霸道,只是仍未夠膽碰我們飛騎禦軍。據聞他們對鷹爺得聖上悉心款待非常仇視,所以藉故鬧事絕不稀奇。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如果今天敢來惹我們,肯定有強手助陣。鷹爺若怕麻煩,我們可立即折返上陽宮。」

    龍鷹為之毛骨悚然,想不到自己竟被寵男們視為對手,不知好氣還是好笑,淡淡道:「副統領怕惹麻煩嗎?」令羽露出兩排整齊雪白的牙齒,笑道:「小將今天排的陣容,正是為應付硬仗,最妙是承旨辦事,鬧得如何大仍不成問題,一切看鷹爺。」龍鷹想到催魔,豪情奮起道:「我們先醫好肚子再說。」

    談笑中,眾人橫過長街,朝高掛「董家酒樓」的宏偉建築物走去。

    洛陽最興旺的區域,全集中到洛水兩岸,統稱洛河區。

    洛水等若洛陽的「心脈」大小碼頭無數,具規模者首推洛河碼頭和新潭碼頭,只後者可泊逾千艘商船,令洛河區成為全國最興旺的貨物集散地。朝廷於此設有司表稅關市,武曌銳意革新促進,減低關稅,簡化手續,刺激商貿至空前活躍。

    故此洛河區成了商旅雲集之地,客棧、酒樓、行館、銀號、騾馬行鱗次櫛比,將洛水南北兩市經天津橋聯成一氣,成為洛陽「晝夜喧呼、

    燈火不絕」的不夜天。次一級的街道上青樓林立,只大小押店足有六十多間,盛況空前。

    大周皇朝上承太宗政策,頒行賭禁,故洛陽只有私窩沒有明堂,好此道者賭癮起時只好偷偷到私窩去碰運氣。武曌對此隻眼開隻眼閉,因知自古以來,一piáo一賭兩大玩意,總是屢禁不絕。

    洛陽也是八方土產、四海黃珍的交易場。來自國外的綾羅、人參、牛黃、鹿皮、犀牛角等,只有在這裡方可賣得好價錢。

    洛陽另一特色是多重樓,董家酒樓便是格局宏大的三重樓,經多番擴充改建後,古色古香,典雅宜人,大得詩人sāo客的垂青。而由於少帥寇仲和徐子陵曾多次光顧,故江湖中人也視此為必到之地。從早到晚,座無虛席,沒點辦法的人,休想可不經輪候隨便找到位子。

    他們由宮內司禮監出面,董家酒樓當然給足面子,尤其知招呼的是武曌視之為國賓的貴客,不敢怠慢,安排他們去沒點資格休想踏足只設廂房的第三層樓。

    令羽見廂房可俯瞰天津橋美景,大感滿意,招呼龍鷹坐到景觀最佳的位置,司禮為他們點的菜餚已流水般奉上。

    先來的是兩大碟堆得像小山般熱氣騰升的餿頭,接著小吃美點,瞬間擺滿桌面,眾人放開一切,大吃大喝。

    敲門聲起。

    眾人你眼望我眼,都猜不到誰人如此不識相,於這時候來sāo擾他們。

    令羽正要命人去開門,一個故意弄得有點娘娘腔的聲音以極盡諛媚的誇張語調道:「龍鷹壯士呵!我們星津佛堂由小佛爺到洗洗抹抹的下人,都對壯士非常仰慕,尤其壯士你在左擁右抱下仍能以小杯子擋箭那一手,更是有聲有色,弄得我們男的無不想一睹尊容,女的卻是心如鹿撞。現在我們小佛爺在二樓筵開一席,恭候大粵,盼望壯士移駕一聚,大家交個朋友。」

    房內人人勃然大怒,這番話擺明是冷嘲熱諷,暗譏龍鷹是武曌男寵,故稱他為壯士,又暗指以杯擋箭誇大失實,而愈說愈不堪,配合那種討厭的語調,確極盡侮辱之能事。

    令羽沉聲道:「不論你是誰,再聽到你一句話,保證你後悔做人。」龍鷹心中大訝,令羽怎忍得下這口氣,旋又想到令羽該是對什麼小

    佛爺頗有顧忌。但他卻沒有任何顧慮,還對有人送上門來求之不得,現在他是魔種已結,只欠催魔。哈哈一笑道:「你的什麼小佛爺若想見龍某,就滾上來見老子,龍某立即交朋友給他看。」

    足音遠去,果然不敢哼半聲。

    御衛小曾冷笑道:「兔崽子就是兔崽子!」

    另一禦衛小賈憤然道:「管他小佛爺三頭六臂,這麼欺上門來,頭子呵!我們怎能沒點表示?」令羽喝罵道:「你們懂什麼?有勇無謀,像鷹爺便智勇兼備,現在他們上來又不是,不上來更不是,這叫主動盡在我手,明白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