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君臨帝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陰風法師被除去後的第三天,魔女國、閃靈族、夜狼族和直屬我的帝國軍抵達域外,在華茜的率領下,一眾領軍大將,歡天喜地開到日出城來。

    我坐在一輛由翼奇特製,用十六匹駿馬拖拉的華麗馬車上,沿著日出大道,離開皇宮,出城迎迓。

    走在車前是勝比天馬的飛雪。

    麗清郡主、西琪、榮淡如三人喜氣洋洋,陪坐我身旁。

    郡主手上抱著我的寶貝兒子,有了他,這蕩婦不愁我不遷就她。

    不知她是迫於形勢,向我屈服,還是真的從此洗心革臉,好好愛我。這始終是個要徹底了解的問題,否則可能會變成損害和平的禍根。她並非一個普通安分的女人。

    在未來這段時間裡,將是帝國最關鍵的日子。

    我須決定國家的模式、分配土地,使和平繼續下去。

    大道兩旁家家張燈結綵,日出城的人民擁到街上,夾道歡呼,鮮花雨點般往我們撒來,蘭特大帝的叫聲波浪般起伏著。

    陰風族的大軍遵從麗清的命令,撤往臨海的朝陽港,等待我下一步的指示,麗清這做法使我生出好感,表明她不會利用陰風大軍來威脅我,影響我的決定。

    是否只是一個假的姿態,以之來套取包大的利益,我卻不知道。

    榮淡如看著日出城人民前所未有的熱情,向我感慨道:「蘭特!你現在是帝國最有權勢的人了,你要這些人生,這些人便可愉快地安居樂業;要他們死,大地將充滿悲泣和苦難!」

    馬車到處,歡呼的人紛紛下跪致敬。

    我變成了他們心中的神,幸好是善神而非惡柙。

    我會好好利用這身分,他們的崇敬,絕非為了權力,而是為了和平。

    馬車在眾衛拱護下,昂然向城門前進。

    西琪把頭枕在我肩膊上,熱淚盈眶道:「蘭特,我感到非常幸福,不再和你算帳了,你是屬於他們的,你是該擁有無數美女的大英雄和帝皇。」

    我伸手過去摟著她的小蠻腰,在她耳旁低聲道:「只有在進入你們的身體時,我才感到擁有任何東西,其他都是虛假的過眼雲煙。」

    西琪嬌軀一震,熱淚終於掉下來。

    這妮子受到我的愛情滋潤後,散發著驚人的美態。

    那種美麗是震懾人心的,愈來愈像她的母親魔女百合,連淡如超眾出群的美色都不能將她比下去。

    唉!

    魔女是她的母親這回事把我困擾得很苦,若魔女真的未死,我可以把她們母女兼收並蓄嗎?在帝國這也是有乖常情的事。

    我向坐在身後抱著我兒子的麗清道:「郡主在想著什麼?」

    麗清冷冷道:「在恨你!」

    西琪和榮淡如齊齊愕然,扭頭往她望去。

    麗清瞪著我道:「蘭特你明知我年多來都沒有男人的慰藉,過去這三天來人家分分秒秒都渴望著你的寵愛,你則連指頭也沒有碰過我,言而無信,你說我應否恨你?」

    榮淡如嫣然一笑,道:「麗情不若你向蘭特申請,由我來侍候你,保證你的享受絕不會比蘭特給予你的失色多少,無論男人女人,我都可以令他們快樂無邊。」

    西琪聽得「啊!」一聲叫了起來,想起什麼似的俏臉赤紅。我心中一動,知道榮淡如定是向西琪做了一些事,否則這些天來西琪不會和她要好得尤勝親愛的姊妹。

    以麗清這麼老練和有城府的人,也不由粉臉一紅,橫了她一眼道:「你最好檢點些,若攪得蘭特討厭我們兩人,我絕不放過你。」

    榮淡如纖手搭上我的肩膀,媚態橫生地「啊喲」一聲道:「麗清,若沒有了蘭特,你更捨不得殺我了。」

    麗清驚惶地看我一眼,垂下頭去,使我知道兩女定有不尋常的肉體關係。

    榮淡如的媚術,本就是不分男女對象的。

    說實在的,我並不計較她們兩人以前是否搞過特別的性愛玩意,她們始終都是我的人,又是過去了的事,卻關心西琪這經驗尚淺的純真少女,轉向西琪道:「琪琪!淡如是否碰過你了?」

    榮淡如笑得花枝亂顫,半邊身挨了過來,俯前探頭向西琪道:「乖琪琪!版訴我們的夫君吧!」

    西琪手足無措,扭身倒入我懷裡,小嘴湊到我耳旁道:「如姊昨晚摟我抱我,弄得人家,嗯!模模糊糊間給她吻了,就像給你吻那樣,西琪以後不敢了。」

    我柔聲道:「還有別的嗎?她有沒有用手愛撫你的身體?」

    西琪含羞搖頭,道:「沒有摸我,但和她接吻是否不對呢?如姊吻得很好,不過當時我只想到你。」

    榮淡如公然咬啜著我的耳珠道:「蘭特!對不起,乖琪琪長得太美了,對我有很大的誘惑力,而咀她是你的人,就等若是你,不過沒有你點頭,即使我膽大包天,淡如還是不敢真正和她好的。」

    我為之氣結,知她確有媚惑同性的魅力和手段,有了她這個嬌妻,或會平添樂趣,亦會在我的妻妾群裡造成另一種難以預估的局面,必須小心處理。

    我伸手過去,用力一捏她的蠻腰,恨恨道:「遲些再和你算帳。」

    然後轉身過去,伸手輕撫我兒子嫩滑的小臉蛋,俯身吻在麗清闊別久矣的紅唇上,不理自己是千萬道目光的目標。

    麗清開始時故作冷淡,不旋踵熱情如火地反應著,嬌軀抖顫。這久曠的怨婦情動了。

    終於出城了。

    華茜、寒山美兩人在巨靈、戰恨、白丹、英耀等人簇擁下,馳馬過來。

    雙方的人紛紛跳下馬或馬車。

    最先奔過來的是寒山美,哭著投進我懷裡,想不到以她的開朗堅強,仍免不了這小女兒情態,擁著她,不由愛憐大生。

    兩方的人圍攏起來。

    我正奇怪戰恨見到淡如,為何仍能忍著不去向她討點便宜,他身後走了位俏佳人,怯生生向我叫道:「采蓉見過大劍師。」

    原來如此。

    華茜見到麗清,眼中閃過複雜之極的神色,低叫道:「郡主你好!」

    麗清乃有謀略的英雌,知道若不能和這既曾是最寵愛的下屬,也是情敵兼對頭的美女打好關係,以後休想有好日子過,走去摟著華茜的腰,把她帶往一旁說私話。我知道以華茜這麼重感情的人,定會原諒她的。

    寒山美這時才有閒情打量我身邊的人,見到西琪一呆道:「你生得真美。」

    西琪含羞道:「你也很美。」

    我心中大樂,順著夜狼族的族風,拍拍寒山美的隆臀,吩咐道:「你們到一旁親熱親熱,各自向對方介紹如何被我蘭特收伏的經過。」

    兩女一齊白了我一眼,然後手拖手走到一旁去了。

    榮淡如在我耳旁輕快地道:「剛才其中的一句話,千萬不可和我說,否則淡如會誤會的。因為我愛上了西琪。」

    話畢不容我有說話的機會,緩緩往戰恨走過去。

    眾人都瞪大眼睛,想看她要幹什麼。

    戰恨呆頭烏般看著她的接近。

    榮淡如和戰恨擦肩而過,一手拖起采蓉便去,嬌笑道:「美麗的小妹妹,讓我收你為徒,教你怎樣管束你那頭餓狼。」

    眾人不禁莞爾。

    巨靈走過來和我緊緊擁抱了一下,才分開來,喜嘆道:「大劍師!我們的夢想成真了,大地是我們的了。」

    戰恨走了過來,頹然道:「真洩氣,仗都沒打過一場,就大獲全勝了。」

    眾人開懷大笑。

    我向各人道:「待黑臉來後,我們立即舉行會議,決定帝國的統治形式和土地的分配。」

    眾人轟然應諾。

    那天舉城歡騰,狂熱慶祝。

    戰爭和仇恨終成了過去的事。

    通宵達旦地狂歡了半天一夜後,到近天明時,所有人都支持不住,離開主殿舉行盛宴的場所,各自回去休息。

    我帶著眾女,返回寢宮。

    淡如不愧是以媚術著稱的秀麗法師,不到一天就和華茜、山美、美姬等混得親如姊妹,屈服在她懾人的魅力下。

    這秀麗法師確是我的勁敵,幸好她對我著了迷,就若我對她的迷戀。

    淡如再不能沒有了我。

    我感覺得到。

    唯一的難題是麗清,她對權力的野心並不是愛情所能替代的,她曾以事實證明了這點,不過我將會對症下藥,把她制個帖服,乖乖的做我兒子的好母親。

    剛才席間淡如和西琪成了眾人鬧酒的目標。

    淡如特別疼愛西琪,給她擋著了大部份的攻勢,縱使如此,西琪未離席已醉得不省人事,反而淡如談笑自若,戰恨等逐一敗倒她杯下時,她仍只是腳步飄浮,那種美人帶醉的風姿,配合著她舉手投足都毫不經意揮發出的風情,誰能不深為傾倒。

    郡主是眾人第三個目標,他們既不能在戰場上和她見個真章,惟有在酒量上較一高下。

    麗清的酒量非常好,可終招架不住這麼多如狼似虎的酒鬼,成為繼西琪後第二個倒下的美女。

    山美倒沒有被人灌酒,只是她自己興高采烈多喝了幾杯,剛過午夜便倒在華茜懷裡酣睡過去。

    現在只剩下我和華茜比較清醒。

    我抱著西琪,華茜扶著山美,美姬扶著麗清,淡如藉按著我的肩頭那點助力,七個人興盡而返。

    我有種非常滿足的感覺,比當日收復淨土更感快樂,因為我很快可以回到淨土去,我曾答應過採柔她們,到巫國前我必先回淨土,這是一個承諾。我亦想目睹我女兒神聖的誕生。

    踏進寢宮內,立時呆若木雞。

    這是我一生人裡最大最豪華的睡室,足可容百人之眾,地上鋪滿厚軟得像淨土綠茵原野般的碧綠色帶暗藍圖案的羊毛厚地毯,一几一椅,莫不精美絕倫,這還不是我最吃驚的地方,最出意外是並排放著五張大床。

    淡如吻了我一口道:「蘭特大帝,這是你五位貴妃的床,你愛睡那一張就那一張吧。」

    我愕然道:「誰的主意?」

    美姬這時扶著麗清讓她躺到床上,向我拖了個禮,俏臉紅紅的逃了出去。

    華茜把寒山美放在其中一張床上,回頭嫣然一笑道:「這是我們五人商量後決定的,本來想設多一張給美姬,可是這妮子怎也不肯接受,惟有讓她睡在外室,你若想寵幸她,麻煩大帝你多跑兩步。」

    我泛起一種荒淫無道的昏君感覺,苦笑道:「請勿再叫我作什麼大帝小帝。」

    淡如道:「你想不當大帝別人肯嗎亍版訴你吧!們本有三個安排,就是一張特大的床,或是五個分開的寢室,和現在的五床聯排,最後仍是選了現在這樣子,你想知道背後的原因嗎?」

    我將懷內的西琪放在其中一張空床上,牽被蓋著她,坐了下來道:「說吧!」

    淡如和華茜親熱坐到我兩旁,後者笑道:「若只是一張床,怕你每晚都要把我們全相好過了才肯罷休。分房的話,我們又怕那種沒有你在旁邊的感覺。現在好了,你愛那一個就和那一個睡,又或一晚內睡遍所有的床,全部的妻子。」

    我向淡如道:「若我和華茜相好時,你在旁聽著豈非很難過嗎?」

    華茜聽得一拳打在我胸膛上。

    榮淡如自我一眼道:「你知道就好,不過以你的超人體能,就算連淨土的姊妹都集中在這裡,怕也可以每晚讓我們雨露分沾,應付裕餘。對嗎?」

    我失聲道:「那和一張大床有何分別。」

    華茜嗔道:「當然有!最後你只能睡在一張床上,那麼等得最久的女人將可獲得摟著你來睡到天明的賠償了。」

    榮淡如促狹地低聲道:「不過我怕那時天都亮了。」

    說罷兩女伏在我肩頭花枝亂顫地嬌笑起來。

    我伸手摟著她們香肩嘆道。「我以後再不用睡覺了!」

    榮淡如站了起來,一邊寬衣解帶,一邊媚笑道:「為了給你節省時間,我們幾姊妹定下了規矩,不理是否獲你寵莘,上床前都會脫個精光,那你滿意了吧?」

    她脫衣的每一動作都曼妙無邊,看得我和華茜目不轉睛,當她嬌挺如春花盛開的絕美胴體呈現跟前時,華茜都忍不住讚嘆道:「如姊!你真美。難怪蘭特差點敗在你手裡。」

    榮淡如溫柔地坐入我懷裡道:「事實上敗的是我,到現在淡如情根深種,難以自拔。

    若蘭特拋棄我,我定會自殺的。茜妹!你還不脫衣,讓我欣賞你的身體。」

    華茜雖感羞澀,仍乖乖站了起來,為我們寬衣解帶。

    懷裡的秀麗法師此時早開始了對我的挑情,在情焰高漲下,我逐一把她們佔有,連醉臥床上的山美和西琪都不放過;當最後我壓在麗清赤裸的嬌軀上時,這為我生了一個孩子的美女嬌吟道:「蘭特啊蘭特!你是這世上最可恨,又是最可愛的男人!」

    我粗暴地進入她,還自然而然地以最狂猛的方式恣意將她撻伐,以洩對她那愛恨難分的感情。麗清久旱逢甘露,那種熱烈的反應,差點把我融化了。想起眾女都在旁看書聽著,我竟感到前所末有的興奮,直至日上三竿才放過了這在滿足和快樂中求饒的女人。

    我知道自己再一次征服了她的肉體,至於她的心嘛,將也會落人我愛情的魔掌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