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今夕何夕(下)-天之驕女(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自結魔後,龍鷹最明顯的進步是感官上觸角和靈敏度的提升,令他擁有以前夢想不到的超凡能力。只是聽覺和嗅覺,比用眼睛去看更清晰。

    生命的所有秘密宛如一個個的鎖,而魔種則是開啟這些鎖的鑰匙,可是佛堂內的女皇帝卻是首個他沒法打開的鎖。

    嗅不到任何氣味、聽不到任何聲息,完全感應不到她、掌握她。她彷彿坐在那裡,但卻只是徒具形相的幻影,如此魔功,確臻出神入化的至境。

    龍鷹看得遍體生寒。

    「賜坐!」

    他頭皮發麻的進入佛堂,見到離她五步許處放置了另一個蒲團,只好就蒲團學她般盤膝坐下,心忖此時的她活像暗夜裡出沒美麗尊貴的厲鬼,隨時可追魂索命,逃都逃不了。

    武琞容色一黯,俏臉現出一閃即逝不可名狀的哀傷,似是憶起生命中某段令她神傷魂斷的往事,輕柔的道:「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口龍先生或會奇怪為何仙居院內不見有人,事緣今天是朕一個至親至愛尊長的忌rì,每年今夜朕會獨自靜處。她的恩情朕永遠報答不了,唯一可以做的是完成她將天魔冊十卷收歸於一的心願,龍先生願助朕玉成此事嗎?」

    她說話的聲音低沉溫婉、悅耳動聽,不含絲毫威凌天下的氣焰,且有種滄桑歷盡,娓娓道來的感染力,本身已教人難以拒絕。

    龍鷹沒想過她竟會對自己如此客氣,且帶點央求的味兒,不過如果自己斷言拒絕,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若她所言屬實,今夜的會面確巧合至令人心寒,難怪她說冥冥之中,自有主宰。

    恭敬答道:「聖上著小民何時動筆,小民何時動筆。

    事實上他是有恃無恐,只要不將向雨田的批註一並默錄出來,包保武琞練不成種魔大法。同時生出奇怪的感覺,身處的佛堂宛如武琞於宮闕的繁囂之外,犁耕出自己幽秘的淨土,只有在這裡,她方可做回真正的自己。

    武琞露出猶如射破yīn雲一抹陽光般的笑意,頓然令她的花容生動起來,顯露醉人的風采媚態,欣然道:「如此朕必以國賓之禮待先生。當朕看通大法,說不定可以為先生解去迫在眉睫之前的大禍。」

    龍鷹不解道:「大禍?」

    武甲悠然道:「先生可知因何會暈倒於殿外?」

    龍鷹心中大惶,驚的不是甚麼臨頭大禍,而是從甦醒過來後,武闡占盡先機,掌控一切,要他往東便東,往西便西。

    迎上龍鷹詢問的目光,武甥道:「仙胎魔種,天性相克,勢不兩立,其間沒有絲毫轉園餘地。想不到端木菱那丫頭年不過二十,竟練成劍典的仙胎,上臻劍心通明的至境,毫無疑問是繼師妃暄後靜齋最出色的高手。勿被她潔美如仙的表象所惑,這是仙胎功法有諸內形於外的現象,事實上她的人如劍般鋒利。當時她的仙胎觸發了你的魔種,由於史無先例,她一時尚未能掌握發生甚麼事,可是只要她進入禪定,她的慧心會令她明白過來。」

    龍鷹咋舌道:「她會殺我嗎?」

    武罩淡淡道:「大概會廢去你的武功,而你的魔種將永遠不能復元過來。」接著嘆一口氣,道:「看你的樣子,知你把朕的jǐng告完全不放在心上。你的危機,是一個身分的危機。本來朕只要出一個公告,可解決所有問題。只恨你的確修得魔種,不論你願意與否,你就是新一代的邪帝,試問武林千辛萬苦鏟除肆虐多年的魔門後,肯否容忍另一個邪帝的冒起?肯否容許魔門死灰復燃?除非你永不踏出宮門半步,否則將是寸步難行。」

    龍鷹倒抽一口涼氣,自被押離小谷後,要動的腦筋全用在眼前女帝上,現在與武琞的緊張關係至少表面緩和了,卻又陷身另一個危機中,這算甚麼運道。

    武琞忽然長身而起,嚇得龍鷹慌忙肅立,頗有點手足無措,因不知如何方可合乎君臣禮節。更不敢打量她曼妙動人比之太平公主更具誘惑力的身材。

    她緩緩移動龍軀,婀娜多姿的來到龍鷹觸手可及處。忽然間,以他魔種的角度來說,她從幻影化身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龍鷹首次聽到她心跳、呼吸乃至於血液微僅可察的脈動,滿鼻她獨有的芳香。

    心念電轉,龍鷹暗叫好險,知她適才一直運轉魔功,準備一言不合,隨時出手,幸好自己的表現合她心意,還成為了她的國賓。

    武甥柔聲道:「看朕!朕恩准你看。」

    龍鷹心中喚娘,她這兩句話語帶關,比任何直接露骨的話更具挑逗性,大有任君觀賞的含意。朝她瞧去。

    她雙目的採芒斂收,代之是如煙如霧深具朦朧美態的神色,令龍鷹記起她的姹女大法。

    武曌的高度比得上靜齋名副其實的仙子端木菱,再加上頭結高髻,只矮他寸許,正鳳目深注的看他,沒有半點太平公主式的浪蕩神情,一派端莊自持,溫柔的道:「朕感應到龍先生的魔種,你的道心純淨潔美,令它更是生機澎湃,此正為大法的精粹。」

    龍鷹問了個不得不問的問題,故作驚訝道:「聖上怎能對種魔大法瞭如指掌?」

    武闡往他移前小半步,再走一步就會將自己送入他的懷裡去,嬌喘細細的道:「起始時,魔門十卷並不存在,只是套筆記式的帛書,內中包羅萬有,到漢代第一代邪帝謝眺去蕪存菁,以他的通天智慧,寫成《道心種魔大法》和《魔道隨想錄》兩書,又自稱為魔,始有魔門之名。種魔大法為他的主學,隨想錄是他的雜學,此兩書實為魔門所有經典的源頭,在兩書的基礎下,他收的八個徒弟開枝散葉,各有著述,到今天能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只餘天魔策十卷,絕不只是十套功法,而是魔門前輩經驗智慧識見的總集,旁及千門萬類的技藝。朕是唯一看遍除種魔大法外其他所有魔門典籍的人,對種魔大法的來龍去脈當然清楚。快天亮哩!朕還要梳洗更衣,主持武成殿的早朝。」

    龍鷹愕然道:「我怎麼辦?」

    武甥伸出龍手,撫上他的臉頰,晶瑩玉白的手灼熱至不合常理,笑意盈盈滿心歡喜的道:「先生不是要為朕完成心願嗎?朕早安排了先生到朕的御書房辦事,還在上陽宮的宮女中挑了最嬌俏可人的小宮娥為先生磨墨作伴,早朝後朕親來陪你。」

    言罷輕拍他臉頰兩下,方愛憐地收回尊貴的手,好像龍鷹是她最珍貴的玩物。

    龍鷹給她摸得舒服透心,暗叫姹女大法果然不同「凡摸」。同時心中大罵自己,又罵來俊臣那壞傢伙。若不是自己問及青樓的事,來俊臣不會斷定他好色,而且若不是來俊臣將自己此弱點稟上武曌,現在就不用應付武甥一波接一波的美人計。

    武琞別轉龍軀,往大門走去,道:「隨朕來!」

    龍鷹跟在她身後,武滇踏出佛堂的大門外。

    「聖上神安!萬歲!萬歲!萬萬歲!」轟然響起。

    龍鷹目光越過武曌香肩,往外一瞧,登時呆了眼。

    宮娥、太監、親衛各式人等,跪滿爐鼎後廣闊的空地,超過百人之眾。

    一個太監俯頭躬身,將一疊衣物高舉過頭,來到脊挺肩張,變回睥睨天下,肯定是前無古人,也極可能後無來者的女皇帝腳下,另兩個太監小心翼翼地為她披上龍袍,戴上冠冕,然後退跪一旁。

    武闡冷喝道:「令羽!」

    有人大聲應道:「臣將在!」

    武甥道:「給朕好好招待龍先生。」說罷在眾人前呼後擁下昂然去了。

    令羽二十許歲,高挺瘦削,予人銅皮鐵骨的硬朗結實印象,言談舉止充滿江湖味,像個走南闖北的混混遠多於御衛軍系中的副統領,膚黑齒白,驟看長相平凡,但笑起來時很好看,透出一種懶洋洋的灑脫,令人很容易生出好感。閒聊兩句後道:「龍爺愛到哪裡用早餅?聽說龍爺自昨午到神都後,未曾吃過東西。」

    龍鷹與他漫無目的地沿廊舉步,遇上宮娥太監,無不向他們請安問候,鷹爺前鷹爺後的呼喚,忽然間「鷹爺」兩字成了他的專號,也不知為何弄成這樣子。累得龍鷹不住回禮,反而是令羽大模大樣,視如不見,聽而不聞。

    龍鷹隨口道:「有甚麼好地方?」

    令羽欣然道:「可以留在宮苑吃御筋房弄出來的東西,卻欠人氣。鷹爺愛熱鬧嗎?皇城內有四面樓,八方館和皇城軒,任挑一間該不會後悔。」

    龍鷹試探道:「到宮外去行嗎?我尚未有遊覽洛陽城的機會。」

    今羽若無其事的道:「當然可以,我早挑了幾個身手似點樣子的兄弟,鷹爺闖龍潭虎穴他們都可以奉陪。」

    龍鷹大訝道:「真不用請示聖上?」

    今羽低聲道:「小將怎敢自作主張,聖上吩咐下來,鷹爺愛到哪裡去就到哪裡去,縱然離開神都也不得阻攔。」!!!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