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神池殺機(下)-今夕何夕(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馬車循原路朝皇城方向馳去,護車的羽林軍由副統領左則法率領,百多騎浩浩蕩蕩,恐怕武曌在宮內的陣仗,不外如是。

    兩人並排而坐,胖公公壓低聲音道:「這輛是設有護甲的特製馬車,不虞外面的人聽到我們說話。」龍鷹問道:「今回怎辦好呢?」胖公公哂道:「別忘記自己是貨真價實的邪帝,雖仍比不上當年的石之軒,亦該所差無幾,你說石之軒怕過誰來?」龍鷹慘笑道:「可是石之軒不會蠢得像我般被人關在這個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鬼地方。」

    胖公公正容道:「一切沒有分別,武曌早猜到你練成魔種,而仍肯大費周章去籠絡你,當然另有圖謀。她召我們三人去說話,先單獨見來俊臣,然後是太平公主,最後是我,現時她對你的情況瞭如指掌,不說其他,只看你不怕來俊臣的毒刑,以huā間女的身手在那麼樣的情況下仍沒法殺你,不曉得你異乎尋常的就是大笨蛋,何況武曌。現在你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隨機應變。唯一的本錢,是自己都弄不清楚的魔種。」龍鷹道:「武曌戒備森嚴下,我可以有甚麼作為?」

    胖公公奇鋒突出的問道:「你曉得武曌如何竊奪大唐江山嗎?」龍鷹本想答知道,到要說出來,發覺根本不清楚。

    胖公公道:「當時高宗還是皇太子的身分,太宗李世民病重,高宗去照料父皇,小解時,當時仍為太宗才人的武曌乘機貼身伺候,捧著盛有熱水的銅盆跪於一側。高宗見她嬌艷迷人,忍不住漠視禮法借洗手用水濺濕她的臉,並吟詩「清水灑粉臉」武曌則以「仰承雨露恩,回應,就此結下孽緣。以高宗的見慣美女又在李世民的病榻之側怎會這般沒有自制力?」龍鷹搖頭表示不明白。

    胖公公道:「關鍵在於武曌入宮前,已精擅「姹女大法」這是本門先賢集〖房〗中術和採陽補yīn異術大成的厲害功法,李淵當年便曾中招。知道嗎?如非公公我向王皇后獻計,建議她讓高宗納武曌以制爭寵正烈的蕭淑妃,壘墅今天休想登基稱帝。接著的你可以推想,憑藉「姹女大法」武曌不住削弱高宗的體質,逐步控制朝廷。」龍鷹不解道:「這些事和現在的情況有何關係?」胖公公凝視他一字一字的緩緩道:「當她弄清楚你的魔種是怎麼一回事後,她或可憑「姹女大法,竊奪你的魔種以她現今集兩派六道大成的蓋世魔功,誰敢否定這個可能性?」「上陽huā木不曾秋,洛水穿宮處處流:畫閣紅樓宮女笑,玉簫金蘋路人愁:幔城入澗橙huā發,玉輦登山桂葉稠:曾讀列仙王母傳,九天未勝此中遊。」上陽宮位於皇城西南隅,南臨洛水,西拒谷水,東接皇城主殿正門皆向東。宮南沿洛水築曲折長廊,延亙一裡,蔚為奇觀。又引谷、

    洛二水入宮,綴以亭台林園,遍植huā木,清渠縈回,竹木森翠襯托得殿宇院落更是美輪美奐,勝景無窮。

    龍鷹、胖公公等依例在正門下馬落車,步過正門樓,氣象萬千的主殿觀風殿矗立前方,守門衛士從殿台排玉階而下持戟,甲胃鮮明,氣象肅深。盡顯大周天子武曌如rì中天的威勢。

    此時一位女郎在司禮監的殷勤引領下,從石階走下來,打扮樸素不攜兵器,本不該引人注目可是眾人的目光卻沒法從她身上挪開。

    遠看過去,已覺此女非常出眾,不但因她擁有修長美腿身形高挑,更因她不作髮髻任由烏黑閃亮的秀髮垂流兩邊香肩,襯得冰肌玉、

    骨般的膚色勝比霜雪,奪人眼目。

    羽林軍副統領向隨來的八個手下喝道:「是靜齋來的特使,避道!」龍鷹和胖公公隨他們避往一旁,好待對方經過後,方繼續行程。

    若依禮法,尤其對方是女性,避道者須兩眼望地,不准平視。可是靜齋仙子的朵兒太響了,開國時匡助李世民登上天子之位的師妃暄便艷絕一時。龍鷹不用說,其他人包括胖公公在內,無不按捺不住好奇心,趁女郎離他們尚有一段距離,金睛火眼的打量。

    女特使閒適自然,步姿優美,在洛水吹來的長風下秀髮隨風飄舞,風妻綽約,令人更想一窺玉容。

    到五十步許遠的距離,眾人終於看清楚,登時呼吸屏止,連心中讚嘆都給忘掉。她的美麗是不該屬於這個塵世的,即使傾盡所知的形容詞,也不過只能描述她仙姿妙態的萬一,在她不食人間煙火,純淨潔美得如煙如水的氣質前,任何語言均告乏力。

    黑白分明的一雙美眸,完美無瑕地嵌在若刀削般分明的輪廓上,為她的美麗作出無可挑剔的封印。傾國傾城之色,不外如是。眾人把禮法拋往九霄雲外,忘掉該是垂下目光的時刻。

    龍鷹亦被她空山靈雨般的氣質和清麗脫俗的容貌震懾,忘掉武曌,全心全意飽餐秀色。特別是她一雙眸神若如兩泓深不見底的清潭,引人入勝至極。

    負責送客的司禮首先向他們投以責怪的眼神,只是見到帶頭的是胖公公,不敢有太多表情和動作。

    靜齋特使倒似沒甚麼,像看不到他們般神色恬靜,安步而來。

    胖公公首先如夢初醒,正要以身作則,領各人隨他致禮,特使輕描淡寫的往他們瞧來,左則法和一眾手下與她目光相觸,如遭電亟,jǐng醒過來,又生出自慚形穢的感覺,紛紛垂首避開她契合劍道的眼神。

    胖公公心呼厲害,她使的分明是一種厲害功法,純以目光即可降魔伏妖,不戰屈人之兵。亦可見此女與當年厚道的師妃暄作風迥異,不饒過他們的無禮來個小懲大戒。

    當特使的目光與狠盯著她的龍鷹相觸,美女驀地嬌軀輕顫,秀目採芒爍閃,秀眉輕蹙,額頭現出三道可愛波紋,頓使她多添幾分人氣,生動活潑起來,又是另一種迷人美態。

    特使瞬間收回目光,驚異神色一閃即逝,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般越過他們去了。

    眾人正要舉步,發覺龍鷹佇立原地,雙目緊閉,渾體輕顫,搖搖yù墜。

    胖公公抓緊他胳膊,駭然道:「甚麼事?」

    左則法和眾衛大驚失色,難道剛才觀美之際,龍鷹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暗算了?

    龍鷹艱難的撐開少許眼簾,向湊近的胖公公道:「催魔!」

    言罷倒入胖麼公的懷抱去,不省人事。

    無鷹回復意識,一時以為仍在太平公主坐駕舟的艙房裡,皇宮內發生的事不過南柯一夢。

    繼而心湖泛現一雙明眸,猛然省起前事,駭然坐起,發覺自己擁被睡在羅帳垂罩的床上,這個大如廳堂的起居室由榻窗至一几一椅,無不用料講究,極工精巧,不少更是鑲金嵌銀,極盡奢華之能事。

    目光不由落到被子的刺繡上,是由多種繡象組成,認得的有rì、

    月、星、山、龍等經美化了的形體,心中一震,已曉得這是武曌的龍房,而他奶奶的自己正睡在她的龍床上。因為被子的圖紋大不簡單,是皇帝專用的,其他人用就是僭越,像他現在般更是犯下殺頭死罪。

    剎那間靈覺提升至極限,搜索遠近,出乎料外的竟聽不到任何人聲足音,如果這是武曌的起居室,理該有成群結隊的太監宮娥在外候命。

    難道只是個清醒的夢,他在夢中醒來又陷進另一個夢去?

    「龍鷹!龍鷹!到朕這處來。」

    龍鷹登時嚇得出了一身冷汗,曉得不是夢境,而只看她能透牆穿壁的把聲音送進自己耳內,光是這個能耐,已是獨步天下,無人能及。

    龍鷹來到院落間的園林,夜空星羅棋布,偌大的院落杳無人跡,只有洛水在遠方流動的響音,寂靜得不合常理。

    「篤!篤!篤!」

    敲打木魚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龍鷹循聲尋去,穿過一片竹林後,一座宏偉的佛堂赫現前方,在佛堂透出的燈火映照下,堂外擺設齊腰高的爐鼎內插有三炷巨香,煙氣彌漫堂前。

    堂門左右昂然立著兩座天王力士的石雕像,高大威猛。

    木魚聲悠然從堂內傳出。

    龍鷹硬著頭皮進入佛堂,做好一切心裡準備,有甚麼不對勁立即有多遠逃多遠,逃不了只好認命,就在他右足踏上登堂第一道石階觸地的剎那,木魚聲同一時間收止,然後他看到她。

    毫無困難地認出她是武曌,因為太平公主至少有五、六分肖似她。不過武曌橫看豎看,只像是公主的姊姊,且年紀不差太遠。如此駐顏有術,龍鷹大開眼界。公主繼承了她一雙斜飛入鬢的鳳目和撩人遐想的身型體態,卻欠了她帶著濃重滄桑感的風華神韻,正凝視龍鷹的眸神異采攝人,內裡似糅集某種澎湃而又壓抑的感情。

    她盤膝坐在一個蒲團上,素白貼身便服,容色蒼白,沒有半點脂粉飾物,黑髮挽上結髻,玉頸修長優美,眼皮竟有點紅腫,似是剛哭過來。縱然如此,仍不露絲毫衰老之態。身後是尊金碧輝煌的釋迦牟尼坐佛,高達兩丈。佛台上點燃一排九盞燈,燈火將她的影子投往前方,古佛女帝,情景詭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