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稱雄帝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回到地面時,淡如和灰鷹控制了大局。

    淡如的劍橫架在麗清的粉頸上。

    我抹掉了化□,摟著撲入懷裡的西琪,滿身血汙地來到麗清臉前,苦笑道:「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縱使你得到了天下,睡的不過亦是那方圓的數□地方,那及得在我的懷內那麼寫意舒服!」

    麗清低聲道:「蘭特!我確不如你,求你親手殺了我吧!」

    我嘆道:「你明知我下不了手,也不會下手,你想我做自己孩子的殺母仇人嗎?」

    麗清道:「你好狠心,竟利用自己的兒子來害他母親。」

    榮淡如嬌笑道;「麗清你弄錯了,蘭特不是要害你,而是要救你,跟著巫帝乾盡傷天害理的事,會有什麼好結果。」

    我道:「放開她!」

    榮淡如收起長劍,笑道:「現在你和我們合謀殺了陰風法師,巫帝定不會饒你,你想想應怎麼辦吧!」

    我教西琪走到一旁,來到麗清身前,用手托起她花容慘淡的俏臉,凝視著她藏著複雜之極感情的鳳目,道:「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不和你計較,但你須由今日起,好好作我兒子的母親,肯答應嗎?」

    麗清低聲道:「除非你答應肯和我再做愛,否則我情願自殺。」

    媽的!

    始終是淫婦本色。

    我望向西琪。

    西琪熱淚盈眶,暗暗點了一下頭,表示不反對。

    我望向秀麗法師榮淡如,她向麗清耍笑道:「麗清啊!到今天你才明白世上最快樂的是什麼事。」

    翼奇這時走了人來,報告道:「城內的所有將領均在外面等候大劍師的召見。」

    我湊過嘴去,在麗清嬌豔的紅唇吻了一口,道:「我們出去吧!」

    跨出門檻時,萬歲的聲音轟天響起。

    曠地內圍滿了帝國的將領和武士。

    我望往天上明月,知道自己的功業,就若天上皎潔的圓月,照亮了帝國每一寸的土地。

    戰爭終因我而結束。

    和平亦將由我而開始。

    我伸手過去,摟著西琪的小蠻腰,湊到她耳旁道:「小西琪,那天在地洞裡,我確是蓄意佔你便宜的,若非那時我受了傷,你的初夜不會留至昨晚才給我。」

    淡如由身後把我摟個死緊,以最注感的語音道:「蘭特!我已忍了十多天,你要好好地作出補償。」

    我想起山美說的話,只有男女最熾烈的愛火欲焰,才能洗去戰爭仇殺帶來的悲傷和失落,至此才明白其中那永□的真義。

    麗清向眾將高聲道:「大劍師陛下著我宣布,全城今晚狂歡慶祝,迎接南方來的大軍進城!」

    歡呼聲再次潮水般響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