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刑室之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零時前一刻鐘。

    腳步聲由遠而近,不一會鎖著的鐵柵打了開來。

    我不敢抬起頭看他們,只看到五道長長的暗影,被燈火映照地上,逼近過來。

    一把雄壯但帶點蒼老的聲音冷冷說了兩個字。

    我雖跟灰鷹學了幾天巫國話,旱晨晚安等或可聽得懂,但卻非這兩個字,到刑室四角的風燈全給弄熄了後,我才明白那聽來是陰風的人下的是「熄燈」一類的命令。有人走出刑室外,把長廊的燈火全弄熄了,四周陷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

    只有輕微的呼吸聲,和一些嘶嘶的怪響,當是陰風那兩條風蛇毒舌吞吐時發出的嘶響。

    我還末應付過這類活的兵器,定要小心一點。

    「當!」

    一聲清響,震盪迥響整個刑室虛寂的空間裡。

    我嚇得差點跳了起來,心中叫道!這傢伙要對我施展離魂大法了,連忙苦記巫神書內灰鷹譯給我聽的法門。

    巫神書上說,離魂法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控制被施術者的心靈,最高境界,當然是像巫帝骰把邪力輸入對方心靈裡,使被施術者變成對自己絕對忠誠的工具。

    較下焉者就是植入簡單的指令,使對方去執行,或在某種情形下發出某種施術者要求的反應。

    當日我對淡如香豔的指令,就是這類形式。陰風或者因在這種巫術上浸淫了一段比我長得多的日子,怕亦遠未能達到巫帝的境界,否則他已是另一個巫帝了,極其量是不像我般幾日後指令的效力便消失了。

    巫神書上指出,施法的第一步,是要製造一個夢幻般不真實的環境,減弱被施術者對現實彼我的執著。

    所以陰風先以藥物迷住翼奇的神經,現在又把燈光全弄熄了。

    第二步是要吸引對方心神,使對方除了施術者外,不再注意其他事物。

    這下金屬的脆響,正是要驚起我的注意力。

    我是真的給嚇得全身一震,裝作茫然的抬起頭來。

    在這樣的黑暗裡,縱使我的夜眼也看不見東西,故也不信陰風可看出我是假貨。我暗運心力,斂起眼內的光芒,往前望去,一看下差點失聲叫了起來。

    我看到了五大兩小七對眼睛。

    這確是驚人之極的事,那兩對小眼是血紅色的,不用說也是風蛇惡毒的小眼睛。另外五對,正面對著我的雙目閃著幽深的青光,就像黑夜裡亮起的兩盞微型小風燈。另外四對幽暗多了,打橫排在陰風身後,有種邪異凶殘的味道。

    我暗呼一口涼氣。

    對方果是有著邪異靈力的兇人,換了以前的我,定逃不出他們的毒手,幸好今天的我擁有了同樣的異能,否則真是不堪涉想。

    陰風的邪眼亮起兩點精芒,緊攫著我的眼神。

    一時間我的腦什麼也不能去想,整個天地彷似只存在陰風邪惡的眼神。

    「你是誰?」

    陰風的聲音在前面響起,又若來自遙不可測的另一世界裡。

    我暗呼厲害,任由他控制著自己的心神,只留下一點靈光,保持神智不滅,依著巫柙書上所描述被施術者的情況,張開口來,不住喘氣,硬迫冷汗由額上流下來。

    憑著異能,我可以輕而易舉控制著身體的狀況,瞞過對方。

    陰風再次道:「你是誰?」

    我的喘息更急了,辛苦地道:「你是誰?」

    陰風的眼神更凌厲了,喝道:「我是誰?」

    為了滿足他,我跟著道「我是誰?」

    一點火光在陰風腰間亮起。

    我定睛一看,一點藍色的光焰在陰風曲起的中指尖處魔火般跳動閃舞著,情景怪異無倫。

    這是沒有列在巫神書的事項,我不知應作如何反應,惟有瞪著茫然的眼看著。

    那點附在陰風指尖上的藍燄逐慚上移,最後來到陰風的頷下寸許的位置。

    我終於看到陰風的臉。

    那簡直是個奇蹟。

    若不是灰鷹告訴了我陰風是陰女師姊妹的父親,真是打死我也不肯相信。

    他實在太年輕了,只應作陰女師的兄弟。

    那是張英俊至沒有瑕疵的臉,和他蒼老陰沉的聲音絕不匹配,難道他戴著臉具?他肩上盤著兩條粗若兒臂、渾體純藍的怪蛇,頭作三角形,兩對蛇目像兩點血焰,緊盯著我。

    到這刻我才明白淡如的話,就算陰風睡著了,也沒有人能暗算他而不被這對形狀可怖的蛇發覺。

    我更是小心翼翼,將心神退隱至心靈的秘處內,任由他控制著我心靈的表層。

    陰風嘴角掠過一絲詭異的笑意道:「你覺得很疲倦了,睡吧睡吧!」

    我裝作倦極而眠,發出均勻的鼾聲。

    「當!」

    又一下清響。

    我驚醒過來,看到他另一手上吊著一對用線連著的金屬圓球,聲音發自兩球相撞的剎那間。

    我剛張眼往他望去,陰風雙目邪光大盛,目光像兩枝箭般射來,直刺進我眼內,再潛入我的心靈去。

    我知道這是最關鍵的時刻,我再不能被動地任他為所欲為,因為只要讓他控制了我的心靈,我便真的成了他的奴隸,那可不是說笑的一回事。

    我依著巫神書的教導!就是以意導靈的法則。

    只有意志才能控制靈力。

    意志力是不受物質限制的,因為它是心靈的產品。

    我立時收攝心神,凝聚所有心志之力,把體內的異能集中到雙目內,再像兩條巨龍怒吼般藉眼神送出,往陰風那兩枝「箭」迎去。

    目光相觸。

    陰風渾體一震。

    猝不及防下,我的靈能破人了他的邪力內,反攫他的心神。

    陰風像陷在一個不能醒來的噩夢裡那樣,雙目現出要掙扎醒來的神色。

    我心中大喜,正要拔出背後魔刃斬掉他的頭,淡如說那是破去巫師死前咒語的方法,不料異變突起。

    紅光驟閃,那兩條風蛇以比風還快的速度,把我連著身後的鐵柱纏個正著,一往我下陰咬去,一往我咽喉噬來。

    這麼懂揀地方咬的蛇真是聞所未聞。

    我大喝一聲,兩手由環扣脫下,剛好收在身前,捏著張口咬來的兩條蛇頸處。

    「呀!」

    陰風眼耳口鼻噴出血霧,兩目一睜醒了過來,往後退去。

    他指尖的藍燄消去。

    刑室回復伸手不見五指的絕對黑暗。

    就在他七孔噴血的同時,我的胸膛如受雷擊,口中一甜,也吐出一口血來。

    這是什麼可怕的巫術。

    但我卻知道他雖成功反擊,脫出了我的離魂術,但已受了傷,比我重得多的傷。我手一顫下,知道拿不住這兩條力大無窮的惡蛇,順勢將兩蛇往室頂全力擲上去。

    它們堅硬的蛇身拖得我皮開肉綻,鮮血淌下。

    風聲撲面,那四名陰風奴無聲無息揮劍撲來,保護他們的主人。

    「啪!」「啪!」

    兩條風蛇猛撞頂壁後,迅速墜下。

    我反手抽出魔女刃,完全憑聽覺捕捉風蛇跌下的速度和位置,魔女刃以最高的快速橫劈而出。

    去死吧!我才不信魔女刃會劈不斷這兩條大毒蛇。

    魔女刃劃過兩條蛇頸。

    蛇血激濺。

    陰風生出感應,慘叫一聲,聽步聲又再往後退了兩步。

    同一時間我往橫閃開,憑記憶退到一件像個圓筒的怪刑具後。

    「叮叮噹噹!」

    陰風奴的四把劍全劈在原先「鎖」著我的鐵架上,砍了個空。

    室內倏地靜止下來。

    這刻誰也看不到誰。

    「僻啪!」

    一團耀人眼目的光焰在室中的上空亮起,煙花般狂閃著,照得整個刑室亮若白晝。

    這時無瑕計較誰擲出這照明魔彈,站在室心的四名猙獰巨漢持劍撲來。

    幾乎是才見他們移動高達七□的巨軀時,四把大劍已分四個刁鑽的角度劈來,封死了我所有退路。

    倘若退後,我就會被逼在牆角,連劍勢也難以施展開來。

    我還末試過遇上這麼高明的好手,證明了人類的潛能確是可怕,尤其在以之為惡時。

    我一咬牙齦,左手掣出腿上的黃金匕首,往旁移去,避開了右側兩人,往左側兩人迎上去,魔女刃亦全力挑出。

    「鏘!」

    黃金匕首先架上最左那人側劈而來的長劍上,再一扭匕首的角度,把反映其上的金光照在另一人的眼上。

    那人受強光蔽目,滯了一滯。

    我竄到他長劍不及的右側,魔女刃準確無誤地刺入了他的心臟。

    那陰風奴驚天動地一聲狂吼,長劍墜地,兩手內收,抓著魔女刃的劍身,竟沒有氣絕當場。

    我大力一抽,竟抽之不動,就是這片刻間,最左那名陰風奴,巨體前衝,長劍借身體之力壓過來,我的黃金匕首差點反刺在自己身上。

    另兩名陰風奴由右攻至,寒鋒撲臉。

    我見形勢危急,狂喝一聲,運腕一絞,那被刺穿心臟的陰風奴十指似枯枝般斷下。

    「鏗鏗鏘鏘!」

    刀劍交擊。

    我由那垂死的陰風奴旁閃出包圍圈,同時左股中了一劍,左臂被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而我卻破天荒第一次不能把傷我的人刺上半劍。

    忽地由光轉暗。

    那怪彈終燃盡它照明的力量。

    我心中一動,一把撈著那搖搖欲墜的陰風奴身體,趁轉回全黑的剎那,把他往我剛才竄出的方向推去。

    垂死的陰風奴往那方向跌步而去,就像一個受了傷的我。

    剩下的三名陰風奴同往那假的我撲去。

    這些奴才可能因陰風餵藥太多,本能發揮得很好,偏是腦筋不大靈光。

    我暗笑一聲,無聲無息先往右移,憑感覺追在兩人身後,魔女刃揮出。

    「啊呀!」

    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嘶,來自那個假的我。

    三把劍把他劈作了三截,這次我才不信他還死不透。

    同一時間,魔女刃橫過其中兩名陰風奴的粗脖子,把他們的頭顱送上了室內的上空。

    兩把劍墜在地上。

    更想不到的可怕事發生了。

    地動山搖的步聲響起,接著是兩聲慘叫。其中一把是陰風的,狂喝道:「蠢材,把我放下來!」

    我嚇得往後退去,直至背脊撞上牆壁。

    我眼雖看不到東西,但卻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那兩個無頭的陰風奴死後竟比生前更厲害,無體的屍身竟瘋狂地襲擊身旁的人。第一個遭殃的是那另一個陰風奴,接著是那想上來偷襲我的陰風法師了。

    接著是摟打掙扎.痛苦呻吟和野獸般的嚎叫聲。

    最後只剩下微弱的喘息。

    我想不到事情會如此了局,頭皮發麻,忙點亮了火種。

    眼中情景慘不忍睹,找連看多一眼也不願,來到被無頭陰風奴曳倒地上,身體變了形,眼耳口鼻全是鮮血的陰風法師面前,嘆道:「自作孽,不可活!」

    我蹲了下來,伸指點在他眉心處,輸入異能,我當然不是救他,況且這種傷勢什麼異能亦派不上用場,只是想他說出遺言。

    他虛弱的道:「你是蘭特。」我點頭道:「是的!我就是蘭特!」

    陰風法師回復了點精神,獰笑道:「你逃不了,廢墟的怪物亦活不長,當主人得到新的身體後,就是你們末日的來臨了。」

    新的身體。那是否指公主。

    我的心抽搐著。

    陰風法師雙目一閉,斷了氣。

    他或者是可怕的高手,可惜卻連出招的機會也沒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