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神池殺機(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聽到自已軟弱的道!」究竟甚麼時候去見聖上?」

    榮公公道:「鷹爺放心,大將軍方面自有安排。」又喚其中一女上前來道:「麗麗為八婢之首,一切沐浴更衣、推拿按摩、正膳小

    吃,吩咐一聲便成。」

    龍鷹見此女眉目如畫、高挑纖美,姿色為眾女之冠,暗付若只是她一個,自己已把持不住,真想扯著這年輕太監,央求他不要棄下自己留在此眾香之國。

    榮公公甫施禮告退,眾女一哄而上。

    龍鷹把心一橫,拋開顧慮,先來個緩兵之計,長笑道:「且慢!請問姊姊們,麗綺閣最佳景觀的地方在哪裡?」在太陽沒入西面湖林前的餘暉灑射下,閣東觀月書軒外的觀月台視野遼闊,景致迷人。可以想象明月當空之際,憑欄賞明月,低頭弄月影的人生樂事。

    龍鷹安坐椅內,後方兩女為他推拿肩膀,左右兩女伺候臂膀大腿,婢女之首的麗麗則半跪腿側,一口一口餵他香茗,令他開始明白為何不論在開始時治理國家如何有聲有色的英明君主,到最後都變成只顧享樂的昏君。

    龍鷹成長的過程異乎常人,不知父母是誰,自幼由杜傲教他認書識字,傳他大法首篇的心法內功,又鼓勵他讀府內豐富的藏書。魔門派系的藏書當然不包括孔孟經典,又或大談禮義廉恥、仁義〖道〗德的儒家著作,反而甚麼《**經》、《玉房指要》、《房內秘訣》、《彭祖養性》等倒很齊全。龍鷹愛讀的是魏晉南北朝時煉丹談玄,充滿荒誕頹廢色彩和將老莊思想極端化的作品。有關天星術數、yīn陽五行、江湖旁門左道的東西也看過不少,所以他修的雖是玄門正宗,但思想卻是離經叛道,不受約束。

    加上魔種是超乎現實玄之又玄的異物,對他情性起啟蒙作用的向雨田本身又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思緒彷似天馬行空,超乎俗流的卓絕人物,故養成他天不怕地不怕不甘被困囿於某一狹窄範圍的智慧才情。故此於獨處五年忽遇上絕色美女太平公主哪還理他娘的甚麼尊卑之別,敵我之分,一切君子好逑,最後當然鬧個灰頭土臉。

    左後側年紀最小,尚在豆蔻年華的宮女留美忽然摟著他,俏臉湊到他頸項,心迷神醉的道:「鷹爺真香,比茉lìhuā香更迷人。」

    無鷹心中一動,記起向雨田曾說過,魔種與人的結合過程漫長會逐漸改變體味,自己習慣了難以察覺,加上現在松弛得要死,體味外洩,被小妹妹嗅到了。

    半跪身前的麗麗乘機發動溫柔攻勢,先把手捧的香茗放到椅旁小

    幾,然後雙手環抱他小腿,香腮枕到大腿處,半閉秀眸仰起俏臉,驀地嬌軀猛顫,大訝道:「不是等lìhuā,是龍涎香的氣味,奴婢從未從任何人身上嗅到過。」龍鷹的心差點融化,心想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橫豎自己從未和女子合體交歡,不若就由眼前美女群開始,扮作受不住誘惑沉迷美色的樣兒,然後再隨機應變。雖明知是為自己找藉口,但的確抵不住她們的諸般挑逗。身後另一女往前移他直覺感到對方下一步是坐到大腿上,投懷送抱。

    心中jǐng兆忽現,他整個人驚醒過來,目光投往神池去。

    池水輕響,一道黑影從平靜的湖水裡彈離水面。此時天已黑齊,刺客從離他們三百步許外的池面騰升全身被黑布包裹,搭箭彎弓,剎那間將弓弦拉至滿月勁箭離弦疾去「颼」的一聲朝他筆直射來。

    龍鷹晉入忘我的至境不單忘掉自己,也忘掉魔種,心靈晶瑩剔透,無有遺漏,奪命勁箭登時像變慢了,他還可以掌握勁箭會先穿透麗麗的嬌軀,最後插進自己心窩,其角度拿捏的準確,顯示出刺客乃百發百中,膂力驚人的神射手。

    龍鷹先彎身探前,摟著麗麗的小纖腰,抱得美麗宮娥整個坐上膝蓋,到胸腹相貼,再把她稍往側移,另一手同時探出,取得放在几上仍餘少許香茗的三彩杯,還有時間把香茗一口喝光,置杯口於胸前。

    麗麗不堪親熱接觸嬌吟聲起「當」!勁箭穿過台欄間的空隙疾射進杯子裡,再反彈掉往台地去,杯子安然無損,只有龍鷹持杯的手發麻酸痛,此一箭貫滿真勁,少點能耐都應付不來。

    刺客由最高點回降,沒入池水。

    眾女此時方曉得發生甚麼事,看著台地上在燈火下閃閃發亮的鐵箭,大駭齊聲尖叫。

    龍鷹的心也在叫叫的是……完蛋……這趟甚麼底細均告洩漏。

    羽林軍的應變能力,教龍鷹大開眼界,不到一盞熱茶的工夫,整個池區被重重包圍,以千計的戰士對神池的周邊區域和東西兩洲逐寸逐寸的搜索,數百個穿上水靠的羽林軍不住潛進池水,展開對池底沒有遺漏的搜查。

    李多祛氣沖沖趕至,見龍鷹安然無損,放下心頭大石,遣開其他人後,偕龍鷹抵達台欄處,籲出一口氣道:「小兄弟確是福大命大,刺客用的是箭頭糅合金質的鐵箭,淨重九斤,要射出這麼的一枝箭,用的必須是大鐵弓,還要手勁的配合,宮內夠資格射出此箭者不足百人之數。不過小兄擋得更漂亮,還夠時間喝掉杯子的熱茶,擋箭後杯子沒有半道裂痕。像小兄般擋格鐵箭,宮內能辦到的或許有二、三十人,

    但保證沒人有時間先來口香茗,小兄真教人驚異。」

    龍鷹先發制人道:「我隱瞞武功的事是聖上的意思,大將軍可以不使消息外洩嗎?」

    李多祛苦笑道:「宮內消息傳播迅速,遠非外人可以想象。此事已告通天,聖上都壓止不來,且會漏往宮外,轟傳洛陽,想不到小兄甫抵神都,立成名人。」

    龍鷹早豁出去,聳肩道:「希望大將軍不會因此事受責。」

    李多祛臉色一沉,嘆道:「幸好小兄安然無恙,多謝小兄關心。」此時有人傳唱道:「胖公公到!」

    胖公公的忽然到來,大出龍鷹意料,更想不到宮內的人亦以胖公公稱之,現在的他宛如盲人騎瞎馬,有胖公公指點,當然有利無害。

    胖公公從軒內走出來,胖軀移至兩人旁,李多祛肅立致敬,益顯胖公公的威勢。

    胖公公笑容滿面,神態輕鬆,道:「稟告聖上了嗎?」

    李多祛恭敬的道:「末將已遣人飛報聖上,只是恐怕聖上仍在接見慈航靜齋來的特使,未悉此事。」

    龍鷹心中一顫,慈航靜齋乃魔門最顧忌的門派,杜傲等時有談論,令他對此超然於武林之上的佛門聖地,知之頗詳。據說自大唐開國時靜齋門人踏足江湖後,近百年再沒有門人入世,現在竟有靜齋特使來見武曌,確事不尋常。

    胖公公顯然清楚此事,不以為意的道:「不見不見還須見,幸好有靜齋仙子來分聖上心神,否則大將軍或多或少吃點苦頭,大將軍放心吧!公公包保聖上不會降罪。」

    李多祛如釋重負,慌忙致謝,好像胖公公是武曌〖體〗內迴蟲,說的話等於武曌親口說那樣。

    胖公公目光掃視池面,從容道:「若公公所料無誤,大將軍可從池底找到物證,只要大將軍帶同所有物證,待聖上見畢靜齋仙子後予聖上過目,聖上不單不會責怪大將軍,還會稱讚辦事有效率。哈哈哈!」笑聲未止,一個搜池的羽林軍從近岸處冒出水面,手舉大鐵弓,〖興〗奮呼喊。

    對他預測本半信半疑的李多祛與龍鷹你眼望我眼,均感不可思議。

    李多祛yù言又止。

    胖公公親切地拍拍他肩頭,微笑道:「多問無益,大將軍放心去見聖上,我和鷹哥兒跟著便到。」

    李多祛施禮離開,看著他沒入軒內的背影,胖公公嘆道:「宮內像他般忠厚的人沒多少個。」龍鷹苦笑道:「虧你還有閒情理會誰是好人壞人。究竟是誰派人來殺我?」

    胖公公移往李多祛的位置,挨欄遠眺,令龍鷹真怕雕飾精美的木欄抵不住他的重量。這宮內的首席太監道:「不出武承嗣、武三思其中一人,而鐵弓則是廬陵王李顯或豫王李旦最近府內失竊之物。」

    龍鷹明白過來,雖不知他所提及的四個人是何方神聖,總離不開宮廷內的鬥爭,難解處是不明白因何以自己為目標。道:「如此顯而易見的插贓嫁禍,怎瞞得過英明神武的武曌?」胖公公淡淡道:「武曌需要的不是確鑿的證據,而是冠冕堂皇的藉口,否則皇城內不會有大開告密之門,專門〖鎮〗壓異己的推事院,來俊臣那jiān小子更不能升官發財,現在他不單是推事院知事,還兼御使大夫和刑捕院都尉兩大要職。」龍鷹嘆道:「你好像一點不擔心我現時的情況。」胖公公沒好氣道:「我的好邪帝,來吧!到車上再說。」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