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都洛陽(下)-神池殺機(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洛陽最著名的景點是天津橋,其「天津曉月」為洛陽八景之首。橋南更為洛陽最熱鬧的肆市,兼之風景迷人,乃遊人必到之地。市內青樓林立,足令自命風流的sāo人名士流連忘返。加上武曌剛遷徙關內雍、同等數十萬戶往洛陽,以充實洛陽的戶口,令人口超過百萬之眾,其況之盛,可以想見。

    可惜龍鷹暫時無緣觀光,被送上馬車,車窗垂下簾幕,本該仍可隱約看到外面的風光,卻給左右護衛的騎兵阻隔視線。旋明白過來,武曌該收到太平公主先一步送往京城的報告,知悉刺客一事,故如此大陣仗。

    唉!終於要面對世上最可怕的女人,自己這便宜邪帝會否三招兩式就給她收拾?兩帝相遇,自己遭殃居多。忽然想起向雨田,若這個「真邪帝」處於自己目下的處境,會怎麼辦。

    車子緩緩減速,停下,門開,大將軍李多祚登車坐到他身旁,親切的道:「終於抵達端門,例行檢查後入皇城,直赴宮城。我看過機密報告,鷹小兄真的命大。俗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在小兄身上確是應驗如神。」

    馬車再次起行。

    龍鷹一頭霧水,道:「我有甚麼後福?」

    這個年輕將領三十一、二的年紀,卻是位高權重。乍看他算不上好看,只是五官端正,可是由於體型彪悍,有及得上龍鷹的高度,兼之臉容清癯精明,雙目閃閃有神,愈看愈感渾身是勁,魅力非凡,故得武曌寵信,負起皇宮保安重責。能佔上這個位置,他不單是武曌的心腹大將,且在大週軍系裡該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尤得龍鷹好感者,是他態度親切,不打官腔,但如站在目下他與武曌的敵對立場,龍鷹靈銳的魔種感應到他內外功均臻化境,不會輸給那風過庭多少,屬江湖頂尖級的高手。武曌手下人才濟濟,難怪魔門一旦給掌握行藏後,兵敗如山倒。獨是此君便不易應付,想起「催魔。」不由手癢。

    李多祚欣然道:「聖上召我去說話,千叮萬囑我須以上賓之禮接待,務令小兄賓至如歸。小兄得聖上如此重視,不是後福是甚麼?」

    龍鷹心中苦笑道:「不是聖神嗎?」

    李多祚壓低聲音道:「十二天前改的,今後我們一律尊稱聖上。」

    龍鷹隨口問道:「覲見聖上須注意甚麼禮儀?」

    李多祚訝道:「胖公公沒告訴你嗎?」

    只此一句,知李多祚並不曉得他囚犯的身分,搖頭表示胖公公沒告訴他。

    李多祚道:「一般臣民,初謁聖上須行三跪九叩之禮,小兄傷體初癒,此禮可免。」

    龍鷹道:「大將軍現在領小弟去拜見聖上嗎?」

    李多祚微笑道:「聖上對小兄的關懷無微不至,曉得小兄旅途辛苦,吩咐先讓小兄好好休息,黃昏後在上陽宮接見小兄。」

    龍鷹大訝道:「那我們現在到何處去?」還以為武曌會迫不及待的見他,難道自己和胖公公表錯情,心裡不舒服起來,又心中好笑,自己該開心才對,這種心態真矛盾。好像以為拿的是重東西,拿上手才知是輕如無物般不是味兒。

    李多祚道:「榮公公正在宮城南大門恭迎小兄,他自有安排,rì後起居,由他打點照拂。」

    龍鷹的頭皮開始發麻,如此待遇,是他入宮前沒想到的。

    馬車進入宮城,遮窗的簾幕被掀起,現出午后陽光普照下殿宇群井然有序地巍峨矗立、攝人心魄的壯麗景象,看得龍鷹這初到貴境的鄉間小子目瞪口呆,嘆為觀止。

    大將軍換上了年不過三十的太監頭目榮公公,此人長相不俗,口才了得,坐在龍鷹旁隨口介紹沿途殿宇名稱特色,妙語連珠,口若懸河。

    榮公公道:「這座是萬象神宮,乃城內主宮,規模最大。宮城內殿、台、館共三十五所,大都面南坐北,高低相同,沿中線的神道展開,次序井然,錯落有致。」

    龍鷹見殿堂相峙,樓台林立,籲出一口氣道:「真大!」

    榮公公湊到他耳邊道:「初入宮時,我不時迷路。這裡已好一點,如果將你矇著眼送到都城西面的神都苑,保證你沒一個時辰絕走不出來。我們最愛玩這個遊戲。」

    龍鷹心忖這是個皇宮中人的獨有遊戲,換過他的小石屋,蒙著眼都可以輕易找到出口。指著東面城牆後建築物露出的方頂,奇道:「那是甚麼地方?這麼古怪。」

    榮公公神氣道:「那是含嘉倉城,東牆四里一百九十七步,南北各一里二百三十步,南與東宮相接,城內糧窖四百三十六座。龍先生感到奇怪,是因倉窖成倒梯形,口大底小,若所有倉子全部儲滿,可納糧六百萬石,是全國最大的糧倉。」

    龍鷹心中喚娘,只是含嘉倉的儲糧,足供神都吃上幾年。若以剛才護送自己來此的羽林軍作標準,兵精糧足當之無愧,難怪武曌登基前的數起叛亂,都被她派軍迅速蕩平。暗嘆一口氣,自己本如虹的鬥志,已被大周皇朝景象萬千的氣魄大幅削弱,非常不妙。

    忍不住探頭出去,吸一口深冬清寒的長風,瞥見前方湖光樹色,景緻極美,迎風嚷道:「竟有這麼的好地方?」

    榮公公欣然道:「那是宮城內最美麗的處所,賜名神池,池中有兩洲,東洲有登春閣,西洲的麗綺閣,正是聖上指定龍先生安駕的行所。」

    在前八騎開路,馬車載著新一代邪帝龍鷹不住深進宮城,一切是那麼不似真實,如夢如幻,實在和幻景再沒有明顯的分界。

    馬車越過長達二百步的麗綺橋,來到宛若海上仙山的西洲,在榮公公的引領下,龍鷹走下馬車,踏足蒼翠環繞的林間碎石徑,路旁遍植名花,杜鵑、百合等隨處可見,鮮花爛熳,香氣襲人,前方豁然開朗,隱見殿閣樓台,比之他的荒谷小屋,幾疑是天上凡間之別。

    榮公公道:「龍先生好好休息,大將軍吩咐下來,待先生用過晚饍,會親自來接先生到上陽宮見駕。」

    又低聲道:「只有外國來的君主和使節,聖上才會這麼隆重款待。保安問題不用擔心,西洲是最易守護的地方,只要使人把守麗綺橋,又在池岸佈防,神仙都來不了,先生可以恣意享受聖上的恩賜。」

    龍鷹嘀咕還有甚麼娘的恩賜,忽然遠處台階瀝瀝鶯聲轟然響起道:「奴婢向鷹爺請安問好!」

    龍鷹昏頭脹腦朝嬌音來處看去,一時間目瞪口呆。

    迎接龍鷹大駕的是八名綺年玉貌的嬌俏宮娥,燕瘦環肥、高矮不一,但無不青春煥發,健康活潑,跪伏兩旁,最要命是眾女各穿不同顏色的宮服、腰圍玉帶、頭飾步搖,看得他眼花繚亂,如此脂粉陣勢,只要是正常男人誰不心蕩性搖,神迷意動。

    麗綺閣別具特色,主樓前雙桂當庭,一派江南庭園美景,宅園毗連,引入池水,成溪成池,奠定全園山水骨架,只看僻處宮城一隅的樓閣如斯氣派布局,可窺見大周皇朝極盡奢華的宮廷生活。

    主廳三間七架,上懸「麗綺閣」三字的橫匾,龍鷹一眼認出武曌的手書。

    龍鷹尚未有機會讓腦袋清醒些兒,眾女早在榮公公的指示下,將龍鷹簇擁進小過轎廳,抵主廳。正廳屋宇軒昂,雕花樑架,左右兩牆大理石掛屏,又懸掛書軸,陳列古瓶,益顯得擺置的紅木家具古意盎然,洗塵滌心。

    榮公公透過窗看天色,作老朋友狀湊到他耳旁輕輕道:「太陽快下山哩!聽說聖上今天特別忙,鷹爺何不好好休息,讓她們伺候你。一天鷹爺在宮內,她們就是鷹爺的人。奴才上承聖意,從過萬宮娥裡挑選她們來伺候鷹爺,全是未經人道的處子,不論鷹爺對她們有任何要求,她們只會歡喜,慶幸承恩受澤。」

    他改口稱自己為鷹爺,聽得龍鷹心中苦笑,此時眾女點燈的點燈,有以香料熏過的綿巾為他淨手抹臉,穿花蝴蝶般在他四周團團轉,但都不忘回眸淺笑,或拋個媚眼兒。若太平公主的是假色誘,她們肯定來真的。同時他很懷疑榮公公的話,看她們眉挑眼逗、浪蕩迷人的風情,年紀雖小,卻似人人於男女方面經驗豐富的模樣,與理該含羞答答的處子扯不上半點關係。

    榮公公離開龍鷹的耳朵,高聲道:「你們給聖上好好伺候鷹爺,若鷹爺有半句微言,絕不輕饒。」

    眾女嬌聲答應。

    榮公公向龍鷹欣然道:「她們曾經專人訓練,各有一套伺候主子的功夫,鷹爺試過便清楚。」

    眾女吃吃嬌笑,有的還作害羞狀,登時一廳皆春。

    龍鷹大感吃不消,他絕非守禮古肅的君子,且長年生活在以禦女為樂事的同門中,對男女之防意識bó弱,正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問題在今趟他面對的是最嚴酷的挑戰,對手是威凌天下的女皇帝武曌,還要和她談判講條件,死中求生。如果和眾女來個男歡女愛,顛鳳狂龍,試問他怎還能挺起胸膛,在武曌的龍駕前表現出新一代邪帝的膽色和風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