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超級刺客(下)-神都洛陽(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啞口無言。

    太平公主緩緩道:「女刺客來得突然,時間地點拿揑精確,肯定有內奸提供消息情報。只有深悉情況的人,才會知道你是關鍵人物。」

    龍鷹點頭道:「理該如此。」

    太平公主道:「我們今次行軍做足保密工夫,隨行高手不到百人,到揚州才與丘將軍的三千精騎會合,沿途不入郡縣,晝伏夜行。洛陽知道此事者沒多少個,現在竟有消息洩漏出去,必掀起風波。以聖神的一貫作風,今趟會有很多人遭殃或被牽連。我的確心如鉛墜,卻不是為了你這死小子臭小子。」

    龍鷹聽得大感沒趣,又見她罵臭小子死小子時似欲咬碎銀牙的表情,登時心灰意冷,閉目道:「我很累了,公主不用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我這死小子臭小子身上。」

    太平公主噗哧笑道:「有種!敢發本殿的脾氣。好吧!我閒著無聊時說不定會見你一次。」

    龍鷹被她的忽冷忽熱摧殘至體無完膚,睜眼看去,她離去的背影映入眼簾,始驚覺她一身貴女打扮,寬裙大袖,腰纏革帶,勒出纖纖蠻腰,與龍鷹見慣她的勁服比較,別有一番動人風韻。

    烏黑閃亮的秀髮反綰於頂,攢鳳釵,現出修長優美的玉項,更使龍鷹心迷神醉。

    忽然間,他怨氣全消。

    忍不住嚷道:「終有一天,我會教公主為小弟灑下情淚。」

    太平公主頭也不回嬌笑道:「好!我們走著瞧吧!」

    出門去了。

    胖公公來到床旁,劈頭問道:「我很久沒見過太平那丫頭這般喜翻了心兒的可愛模樣,你向她使了什麼手段?」

    龍鷹大奇道:「開心?她理該拉長臉孔怒氣沖天才對。」

    胖公公搖晃像個冬瓜般擱在肥頸上的頭顱,坐在床邊道:「究竟發生什麼事?當時你千真萬確斷了氣。」

    龍鷹猶有餘悸的反問道:「其他人知道嗎?」

    胖公公道:「幸好有我為你掩飾,我還盡人事輸氣進你體內,竟給反彈回來,差點受傷,故不敢造次,唯一可以做的是拍打你臉頰,呼喚你的名字。」

    龍鷹道:「斷氣的時間有多久呢?」

    胖公公答道:「約六到七下呼吸的光景。」

    龍鷹回憶道:「當時的感覺很可怕,像有股龐大的力量,硬要扯我離開,我拼命掙扎,忽然間痛得要命,卻清楚活過來,然後昏迷過去,直至今天。昏迷不是真的昏迷,只是與某一種玄之又玄超乎這天地的某一力量結合,起始和終結再沒有任何分別,此正為種魔大法第五篇魔劫和第七篇養魔的情況,潰敗轉化為征服,毀滅始有創生,從死睡裡甦醒。寫出道心種魔的人肯定經歷過這一切,否則怎會知道?」

    胖公公道:「這麼看,你已經登上種魔大法第七重的境界。非常好!真的很好。」

    龍鷹問道:「公公曾說過我必須練至第九重‘成魔’,方有本錢與武曌周旋,究竟有何根據?你怎會知道呢?」

    胖公公一臉緬懷過去的神色,緩緩道:「我十六歲入宮,有關道心種魔的事是聽先師韋憐香說的,因他少時曾得向雨田指點。向雨田親口告訴他,已練至成魔的階段。當時的向雨田是所向無敵,能在他手下走上三五招的人,已屬能獨霸一方的級數。武曌雖說集聖門各家之長,怕尚未曾超越向雨田,所以我有那番說話。」

    龍鷹心滿意足的道:「最難捱的我全捱過去了。第八重催魔過程最悠長,也最精彩有趣,就是和人動手過招,務令魔種發揮得淋漓盡致,魔種人心兩者水乳交融,神意匯流,變化無窮。人再不是人,魔種也不是魔種,而是……而是一種沒法形容的東西。哈!」

    胖公公笑道:「只要你亮出邪帝的大橫匾,保證你夜以繼日的打個不亦樂乎。」

    龍鷹苦惱道:「我並不想當邪帝。」

    胖公公道:「種魔大法給你練至過半,仍有選擇餘地嗎?命運注定的事誰改變得來?」

    龍鷹記起一事,問道:「公公因何為那女刺客隱瞞?」

    胖公公微笑道:「因為我猜到她是誰。」

    龍鷹大訝道:「她是誰?我從未想過世上有像她般厲害的高手。」

    胖公公沉聲道:「不死印法當然不同凡響。」

    龍鷹道:「不死印法?」

    胖公公雙目射出崇慕的芒光,悠然神往的道:「不死印奇功由隋唐時橫行天下無人能制,我聖門第一高手,身兼花間補天兩派的‘邪王’石之軒所創,想當年西京無漏寺之戰,大唐開國之主李淵親自領軍,宗師級高手傾巢盡出,聚眾圍攻被困方丈室內的石之軒,仍被他從容脫身。你給我說說,那晚看守你的算老幾,不給花間女全宰掉是她手下留情。嘿!不過如公公肯全力出手,她怕沒溜得那麼輕鬆容易。」

    龍鷹一呆道:「花間派?花間派不是自‘多情公子’侯希白過世後絕傳了嗎?且花間派一向只收男徒,怎會忽然殺出個女的來?」

    胖公公苦笑道:「我像你般充滿疑惑,不過花間女使的千真萬確是不死印法。她的刺殺行動擺明針對武曌,殺了你,武曌永遠得不到種魔大法。先不說她如何能精確至此掌握你對武曌的作用,她與武曌怎會有仇恨呢?」

    龍鷹道:「花間女應知種魔大法對武曌的作用。」

    胖公公沉吟道:「理該如此,如果她知道你未死,肯定會在你把秘卷默錄出來前二度刺殺你,那你不是有機會問她嗎?想不到除你我之外,聖門尚有漏網之魚,且是如斯厲害的高手,碰上武曌仍有一拼之力。」

    龍鷹駭然道:「只是一拼之力?」

    胖公公嘆道:「你曉得一手培育武曌之人是誰嗎?武曌不單把我陰癸派的天魔功練至登峰造極的境界,又因得到魔門各派道的秘卷,故能集各家之長於一身。唉!這些事遲些再談,我不宜耽擱太久,致惹太平公主那丫頭起疑。」

    龍鷹意猶未盡的道:「除非她膽敢到皇宮行刺武曌,否則該不用擔心她。」

    胖公公詭異笑道:「你這麼想就大錯特錯。」

    龍鷹尚未有機會問個究竟,敲門聲起,婢女在外面高聲道:「稟上公公,公主有令,須為鷹爺梳洗更衣。」

    胖公公拍拍他,離房去也。

    「帝宅巍峨夾清洛,

    一代女皇定神都。」

    洛陽始建於隋大業元年,太宗李世民登位,深明洛陽戰略性的優越地位,命人修治洛陽城。到武曌登上后座,鼓動高宗詔改洛陽為東都,同時展開營建洛陽的龐大工程,於原有的設施上,堆山立宮,沿洛水而築的上陽宮更是奢華無比,顯勝一時。

    自永淳元年始,實際上高宗和武曌已遷都洛陽,不再返回長安。武曌如此處心積慮遷都洛陽,除政治上的考慮外,還有實質上的需要,目的都是為登上帝皇寶座鋪路。

    於政治而言,只有離開長安,方可擺脫和淡化官民對李唐皇朝根深蒂固的回憶和感情,利於更朝改代,建立新政權新秩序。

    從實際言之,由於長安人口大幅增加,農耕面積有限的關中區域早不敷應付,致饑饉連年。反之「三河四塞水陸通,何不長做洛陽夢」的東都,連接中土長江、錢塘、淮河、黃河、海河五大水系,更得大運河漕運之便,物產豐饒,可從根本上解決糧食的問題。

    單看這一石二鳥,連消帶打的東遷大略,盡見武曌的高明處。龍鷹被押送洛陽之前一年多,武曌登上帝座的一切條件均告成熟,敢反對的大臣不是誅家滅族,就是流放他方,唐朝宗室只殺剩李顯、李旦兩個兒子,於是武曌在「上尊天示」、「順從眾議」的萬歲聲中,登臨大寶。自此大唐被大周皇朝取代,武曌自號「聖神皇帝」。

    她從媚娘、才人、昭儀、皇后、天后、聖母神皇到聖神皇帝,經歷三十多年朝廷內外的激烈鬥爭,今天再沒有人敢挑戰她的權威。

    在江湖方面,她盪平了肆虐為禍數百年,於初唐尤烈的魔門兩派六道,贏得天下正道武林的景仰,於她個人而言,則盡收魔門經典,等若完成了從沒有魔門中人辦得到的一統魔道。她的成就是前無古人。

    龍鷹落網遭擒,不得不獻上「道心種魔大法」,實現她統一魔門的夙願,同時令她的威權攀上巔峰。

    所以龍鷹在天津橋北登上陸岸的一刻,對她是意義深遠。當然,背後尚有龍鷹、太平公主和胖公公沒法弄清楚的原因。

    對龍鷹的重視是無庸置疑的,她派出宮城衛軍的頭子羽林衛大將軍李多祚,率領二百精銳,從太平公主手上接收龍鷹,押赴皇宮。

    被封為神都的洛陽,以洛河為界,分都城為南北兩部分。都城西北為宮城所在,其他街、坊、市平均分布城南和東北部。平民聚居的洛南設有九十六坊,洛北三十坊。洛陽的一大特色是河道縱橫交錯,洛水橫貫全城,連接其他大小河道如伊水、漕渠、黃道渠等,故水上交通便利。陸上交通亦規劃整齊,縱橫各十條通渠大街,主道闊達百步,小街三十步。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